《大 刺 客》

第三十八章 礼尚往来

作者:云中岳

芝姑娘一听天骄夫人说林彦未历情关,不知愁滋味,不由暗然低喟。她含情脉脉地凝注着林彦,伸手紧握住林彦的大手,充满灵气的明眸,传送她鼓励、祝福、抚慰的情意。

白衣修罗,还有绿苑兰宫的萧乐婉。

“情关!情关……”她心中凄然低唱:“还有我,我不是也处身在情关吗?彦哥,彦哥……”

“年轻人。”天骄夫人坐下继续说:“人生在世,男与女对世事的看法是不同的。男人为了名利权势,不惜抛头颅洒热血奋不顾身全力以赴。女人最大的希望,就是被心爱的人所爱。”

“你的希望没有达到,所以放不开而走极端,要把你心爱的人杀掉泄愤,只因为你爱他而他不爱你,是吗?”林彦苦笑着问。

“不错。”天骄夫人毫不脸红:“不是爱就是恨,这就是我与耿庄主合作的理由。”

“你这种想法很可怕。”林彦摇头:“难道说,符前辈曾经伤害过你吗?”

“他害得我一气之下,赌气嫁给天狼乔义,这种伤害还不够吗?”天骄夫人说得理直气壮。

“哦!原来你是天骄夫人,天狼乔义的妻子冷剑飞仙迟爱玉,武林三美之一。”芝姑娘恍然说:“爱是双方面的事。如果你真爱符前辈,就不该赌气嫁给天狼乔义。你这样做,不但伤害了你自己,也伤害了符前辈和尊夫天狼,以及那些不幸被卷入漩涡中的无辜。”

“你懂什么?”天骄夫人摆出训人的面孔:“哼!你还不配批评谁是谁非。”

“现在我听你的一面之词,就已经知道你错了,还用得着批评谁是谁非?”芝姑娘大声抗议:“你不要倚老卖老强词夺理,将心比心,你扪心自问……”

“鬼才问你的意见,你的歪道理我一个字也听不进去。”天骄夫人烦恼地抢着说:“现在要紧的是如何把门外那两头孽畜毙了脱困再说。”

“抱歉,在下要等候符前辈”。林彦一口拒绝:“在下兄弟是来作客的,不介入你们的情爱纠纷。”

“你是来找那该死的东西的?”

“不错。”

“是他的朋友?”

“见了面就是朋友了。

“见你的大头鬼!”天骄夫人冷笑:“你是耿庄主领来的人,那该死的东西会认你作朋友?你少做清秋大梦了。目下他公母俩到后山去对付耿庄主,这里只有一些扁毛畜生和恶兽把守,如不及早脱身就只好等死了。”

“不行。”林彦断然拒绝,毫不让步。

“你……”

“要走你自己走。”

“可是……我对付不了那些孽畜。”

“那是你的难题。”

天骄夫人左手一伸,便扣住了林彦放在桌上的右手脉门,右手如指点向他的锁骨下气户穴。

林彦安坐不动,早就暗中留了神,任由对方扣住脉门,任由对方的手指插压穴道。

天骄夫人的手指劲道奇重,真有三五百斤内力;制穴的劲道百斤便可任意制穴了。制住穴道,顺手上拂下捺,整条足阳明胃经因而中断。

“我已用独门手法,制了你的经脉。”天骄夫人放了他:“如果你两人不帮助我杀兽脱困,一刻时辰之后,你将血溃内腑而死。

“真的?”林彦揉动着脉门笑问:“你是行家,何不仔细再检查检查,看是否真把在下的足阳明胃经制住了。不要害羞,你偌大年纪,摸摸在下的胸怀,在下决不会误认你在引诱良家子弟。”

“该死的!你……”天骄夫人终于脸红了。

“嘻嘻!我打赌你一定找不到我大哥的经脉和穴道。”艺姑娘忍不住笑了:“你摸摸看吧,我不会怪你的。”

姑娘对林彦有坚强的信心,隐脉移经术是林彦的绝技,根本不怕内家高手点穴制经。天骄夫人的修为有限得很,怎制得住林彦?”

天骄夫人再次出手攻击,再次急扣林彦的脉门。

一声长笑,天骄夫人不但没扣住他的脉门,反而被他抓住了手臂,在长笑声中,将人扭身摔出。

“哎呀……”天骄夫人惊叫,头前脚后向门外飞去。

糟了,门外的大马猴和巴山人猿,不约而同人立而起,四条大毛爪同时抢接飞来的人。

天骄夫人总算了得,不愧称冷剑飞仙,猛地头手向下急沉,来一记前空翻消去冲势,脚一点地身形飞跃而起,倒翻而回,姿态妙曼已极。

“好!飞仙的绰号名不虚传。”林彦叫起好来。

天骄夫人双脚落地,由于已脱离兽爪,未免心神一懈,脚下更重了些。

“哎呀……”三个人几乎同声惊叫。

整个厅堂的地面急速下陷,桌凳齐堕,眼前一黑,只感到心向上浮。

砰一声大震,急降的地面在大震中停顿下来。接着是一阵轰隆隆怪响,顶门上空约两丈处,两面伸出沉重的石板,把坑洞闭上了。

三人成了坑中之囚。

林彦亮火把子察看处境,长叹一声说:“符老前辈防险的措施,真花了不少工夫。”

这是一座天然的巨大坑洞加以改建的隐坑,茅屋建在坑上。坑上窄下宽,修凿成丈余见方,恰好与厅堂相同大小。以半尺厚的木板作盖,上面抹了半尺厚的三合土作成地面。四角设了承力的插闩,预先计算不同程度的压力承载活动滑槽,超过负载插闩便会滑落。地面下沉滑落之后,两侧斜坡形的沉重石板,因地面滑落而自动除去石卡,石板便以自身的重量沿滑槽滑下,封闭了坑口。

坑深有两丈余,下面丈余逐渐广阔,底部形成不规则的椭圆形。妙的是还有外室,洞向侧延伸,可容一人直立行走,向右一折,深入两丈左右,就是外室小穴,开了一个半尺大的小圆窗,壁厚不足一尺风从窗口吹入。就窗下望,令人头晕目眩,下面舣舟往来、,人小如豆。

坑洞西端,有一座三尺见方的石门,上面也凿了一个五寸圆径的窗孔,风就从窗孔中逸出的。石厚约两尺,是从外面下闩的,坚牢得有如天生而就,想破门而出,必须有巨锤或铁凿,普通刀剑毫无用处。

经过详细察看,林彦泄气地说:“我们是插翅难飞。现在,只有等候主人的处置了,没有任何方法可以从这种绝地逃生。”

天骄夫人发疯似的用剑把敲击石壁找寻出路,一面找一面咒骂。

“彦哥,我们怎么办?”芝姑娘焦灼地问。

“等。”林彦叹.口气说:“都怪我大意,也没想到整座厅堂可以下陷的,难怪大马猴不进屋,厅堂中家俱稀少。我想,符老前辈会来找我们的,希望未绝。”

一个时辰后,临江的小窗孔,传来了虎啸猿吼的刺耳声浪,骤急的鹰鸣与凄厉的叫号声齐起,兵刃交击声间歇地传入。

“耿庄主终于发动了。”天骄夫人兴奋地宣布:“老鬼夫妇两个死定了,他那些畜牲不足恃,这次他难逃大劫。

“在下的看法恰好相反。”林彦接口:“耿庄主显然估计错误,并不知道六合瘟神已有准备,被阻滞了一个时辰,两面无法配合,可说已输了一半。其余的一半即使幸运,也无法将符前辈置于死地。”

“哼!你的想法看法将会被事实所粉碎。”

“那就坐下来等吧。你们利用在下探道,就证明你们根本不知道符前辈的动静,知彼的工夫差得太远,如能成功,除非是老天爷站在你们的一边。”

“这也是不得已的事。”天骄夫人不得不承认事实:“这鬼地方只有一条绝路,十天半月也没有半个人走动,想派人侦伺又怕打草惊蛇。符老鬼机警得很,事先探道必定引起他的注意,拍拍腿溜之大吉,今后到何处去找他的下落?耿庄主在官清等朋友,知道你打听姓符的人,便将计就计利用你吸引老鬼的注意,我们便好突然急进发起袭击。没想到老鬼事先已经知道有警,我们也没料到老鬼会驯兽设防。利用你吸引老鬼这步棋算是白费劲失败了,但老鬼并未逃走,我们也算是成功了一半,在众多高手的围攻下,他想逃也无路可走。”

“符前辈在这种罕见人迹的地方隐修,居然被你们查出来,耿庄主神通广大,不愧称武林三庄之一的凌霄山庄庄主。

要不是鬼使神差让我恰好碰上,八辈子也休想找到符前辈的下落。

“你真是来找符老鬼的?”

“你要我说几次你才相信?”

“找他有何责干?为恩?为仇?”

“事不关已不劳心,你不需要知道。外面听不到什么声息了,似乎耿庄主已经退走啦!天骄夫人,你已经没有希望了。”

“说不定老鬼公母俩已经见阎王去了。”天骄夫人走近窗孔大叫:“外面有人吗?我是天骄夫人,喂……喂…”

“留些精神吧,叫破喉咙也没有人理睬你的。”林彦说,与芝姑娘退至内洞,两人并肩坐下倚壁假寐。

天骄夫人叫嚷了许久,最后又发疯似的敲敲打打找出路,似乎一定有奇迹出现,必可找到秘门户脱困。

外洞的窗孔光线已经消失,漫长的一天过去了。

天骄夫人浪费了太多的精力,首先感到不支,倚坐在斜对面的壁根下,安静下来了。

“你们带有水吗?”黑暗中传来天骄夫人有气无力的语音:“我渴得受不了,而且这鬼石洞好冷。”

“又不是赶路,谁会带水囊?”林彦说:“饥渴交加,像你这样浪费精力,支持得了多久?”

“你们不感到饥渴吗?”

“我们事先在心理上已有准备,比你要好一些。”

“你们能支持多久?”

“三天。”

“我……”

“你会最先倒下来。”林彦的语气毫不激动:“双方皆志在必得,拖上三五天平常得很,不会有人分心理会陷在机关内的人是死是活,忍耐不住只有死路一条。你最好早些向上苍祷告,求上苍保佑他们早些解决这场无谓的纷争,只有分出胜负之后,才会有人来看我们的死活。如果两败俱伤,那……”

我们就没有希望了。”

“大概是的,这里就是咱们暴骨之所。你的绰号称天骄,骄则气盛,忍受不了饥渴,所以第一个倒下的人一定是你。”

“不要再刺激她了。”芝姑娘低声说:“她自以为自己是天骄,其实是一条可怜虫。再拖上一天,她要发疯了。”

“她发疯我们就有生路。”林彦附耳说。

“为什么?”

“有人在监视我们。”林彦的语音只有姑娘方能听到:“六合瘟神不会要她的命,毕竟他们早年曾经有过一段情。”

“你是说……”

“这石洞另有门户。”林彦说:“她一到达崩溃边缘,就会有人出面了。门户就在我左首不远。”

“你早已知道了?”

“是的。小芝,千万不要胡思乱想,要定下心神忍耐。我知道你又饥又渴,我……”

“彦哥,有你在,我什么都不怕。”姑娘用手掩住他的嘴:“你有何打算?”

“引诱外面的人入室。”

“引诱?这……”

“天骄夫人一定会发疯的。记住,我们应该……”林彦面接机宜。

这一夜,天骄夫人就在敲打、咒骂、叫嚷、嘶喊中度过的。而林彦和芝姑娘,却相拥着沉沉睡去。石洞中即使是白天,温度依然不足,不像一般土洞冬暖夏凉,相拥而眠可减少寒气入侵。

一天一夜过去了,外面毫无动静。一男两女相处一室,长时期共处,尬尴的事在所难免。好在除了外洞有光线透入外,内洞漆黑难分昼夜,患难之中,尬尴的事也就无关宏旨了。

一阵剑鸣声,把相拥而眠的一双爱侣惊醒了。

“铮铮铮!”剑鸣震耳。石屑四溅,火星直冒。

“符老鬼!放我站去!你这该死的瘟神;”天骄夫人用剑猛砍后洞的小孔穴,砍一剑骂一声:“放我出去!放我出去,你该死,你……”

后洞黑暗,小孔穴前面地方狭小,无法全力运剑,剑砍在这种坚硬的青石上;只能砍下一些碎屑和石粉。经过一天一夜的折腾,这位天骄夫人想必已狼狈得不成人形了。

“老鬼!”天骄夫人发疯似的猛力挥剑砍劈:“放我出去,我恨你八辈子,恨你!恨你……”

“铮!铮铮……”

“算了吧,天骄夫人。”林彦用平静的口吻说:“符前辈也许被耿庄主杀了,耿庄主更可能已经带了爪牙上了船,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啦!”

“老鬼!你一定在。”天骄夫人声嘶力竭地尖叫。“耿庄主是个怕死鬼,你已经有备,他无奈你何,发动期迟了一个多时辰就是明证。我知道你在外面,放我出去!”

“耿庄主更是有备而来,符前辈凶多吉少。”

“如果耿庄主杀了老鬼,不会丢下我撤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八章 礼尚往来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 刺 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