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 刺 客》

第四十章 晋北群盗

作者:云中岳

狄村,大唐名臣狄仁杰的故乡。目前,狄村与其他历代大名臣的故乡一样,由盛而衰,已经找不出几个有声势地位的人了,破败的景象,比西安韦曲杜曲的景况更凄凉些,往昔的荣华富贵,已成了过眼烟云。

村西北,一处旷野中的一座白杨林,巨大的白杨树下,依然生长着衰枯的杂草,枝头上,剩下的枯叶已经不多,秋风一吹,哗啪响的宽大枯叶满天飞舞。

林彦和龙姑娘在林外下马,信手将缰绳搭在一株小树上,两人并肩向杨林深处缓步而行,谈笑自若神色安祥。

前面树后踱出一位豹头环眼大汉,抱拳行礼说。“在下飞虎周荣,奉命迎客。”

“周山主,不敢当,请多指教。”林彦回礼客气地说。

“这里没有路,请随我来。”飞虎冷冷地说,态度不见得友好。

“有劳了,请。”林彦依然保持泰然的风度。

飞虎周荣带着他俩在林中左盘右折,绕东转西,就在这方圆不过三两里的白杨林中兜圈子,无休无止。

两人心中早有准备,沉住气不闻不问。

久久,领路的飞虎反而沉不住气了,在一株树下止步,转身冷冷地问:“你们知道走了多久了?”

林彦淡淡一笑,抬头透过凋零的树枝看着日色说:“大概过了六刻时辰。”

“还有兴趣走下去吗?”飞虎问。

“为何不?”林彦仍在微笑:“你们也知道,这段日子在下与芝姑娘闲得无聊,梁剥皮在陕西还没动身呢。”

“你们很有耐性。”

“我彦哥长处多得很,耐性更是首屈一指的。”芝姑娘得意洋洋地接口:“在最艰苦、最恶劣、最凶险的处境中,谁能平心静气支持到最后一分一秒,就是胜利者;他从来就没有失败过。”

“很难得,这次他也没失败。”飞虎笑了:“我以为他会等得不耐烦发威呢。”

“不会的。”林彦说:“在贵地,在下与龙姑娘皆算是客人,至少应该保持做客人的礼貌。再就是闯荡江湖,忍字最为重要,不小心则乱大谋,不能忍的人,早晚会碰大钉子没有好结局的。”

“你是一位识大体的人,现在。”飞虎微笑着用手向东一指。“往东一直走,云中山主在林外等着您。两位随我飞虎这种小人物,浪费了将近一个时辰宝贵时刻。在附近潜伏认为你狂妄自大,要找机会惹事生非的人,皆十分满意地离开了,他们决不会再和两位生闲气。两位请自便,在下告辞。”

送走了飞虎。林彦向姑娘低声说。“晋北的绿林道,作风与晋南不同,像这种考验人的耐性,真不像强盗的作风。”

芝姑娘不在乎什么考验,有林彦在身边,她什么都不在乎,她说:“平心而论,这种手段也真够狠的。”

“狠?”林彦大惑不解:“你的意思是……”

“彦哥,你知道吗?你已经是名震天下的名人,武林十一大奇人的光芒已经在江湖消失,说你是武林第一人决不为过。”姑娘颇为得意地说:“这些强盗们严格地说来,不算是江湖人,强盗就是强盗,打家劫舍洗寨攻砦,胆大敢拼就是好汉,杀人放火没有什么技巧可言,所以在武林排名中,从不将强盗列入。不客气地说,他们用这种手段来对付你,简直是小鬼戏金刚,你能够容忍他们,不谨是证明你气量恢宏,也等于是给足了他们面子。如果你不悦反脸,他们一定会恼羞成怒群起而攻,后果相当可怕。像今天这种情形,武林中稍具名望的人,也会被激怒的,而你却泰然自若不温不怒,难怪他们一个个溜之大吉自感惭愧了。”

“我想,我会好好利用他们。”林彦胸有成竹地说。

“利用?”

“不错,声势愈大,成功的希望愈大。如果梁剥皮毫无戒心无所畏惧,我们便失败了一半。走吧,看看那位云中山主是不是真的不好说话。”

出了杨林,眼前出现一处杂乱无章的小起伏丘陵地,枯草连绵,灌木丛东一堆西一团,视界有限。向南望,狄村远在三里外,六七十家烟火,一片荒凉死寂、没有一家高大宏伟的楼房,鬼才敢相信那是功著社稷,泽及苍生,功柄回天,斗南一人的狄梁公故里。

在一座平坦的土丘顶端,盘膝端坐着一位村姑。青帕包头,青粗布衫裙。

在山西郊外,决难看到穿绸缎的妇女。

村姑那一双黑而长的眉比常人要浓,而且眉梢上挑,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清澈明亮,无形的煞气因眉毛的衬托而显得逼人。她身旁,搁着一把沉重的连鞘大剑——雁翎刀。

她那双颇有威严的凤目,不转瞬地逼视着逐渐走近的林彦和芝姑娘。

她的腰带上,悬着一只掌大的翠玉有翅飞熊。

碧玉飞雄左玉,云中山主晋北绿林第一人,大名鼎鼎的女强盗。

看清了女强盗的面庞,林彦一怔,没料到这女强盗如此年轻,而且很美。

“你们坐。”碧玉飞熊指指前面的草地:“你把我那些大强盗小强盗都羞跑了,你在黑白与绿林道中,声誉之隆空前绝后。”她转盯着芝姑娘:“小妹妹,你好福气,但也很麻烦,跟在一个光芒四射、举世瞩目的人身边,必定有许多烦恼。”

“左山主,小妹并不觉得烦恼。”芝姑娘笑吟吟地坐下。

“我与林大哥同甘苦共患难。我欠他太多了,抱一颗感恩之心追随在他左右,只有安慰而无烦恼。”

“哦!你对他并无所求?”

“我一个女孩子,从不多愁善感,也不作白日梦,有什么非份之求呢?”姑娘情意绵绵地凝注着在旁坐下的林彦:“我所获得的太多太多,超出我所冀求的,上苍对我,可以说已经太仁慈了。哦!左山主,你不是来问小妹有否烦恼的吧?谢谢你的关心。”

“你很纯,我知遣你的事。上次汾河湾夜斗的事,我知道得并不少,九地冥君与神荼乐玉姑……”

“请不要提他们好吗?”芝姑娘凄然接口。“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我们都年轻,要活在希望里而不是活在回忆中,那是老头子和老太婆的事。左山主,你说是吗?”

“好,那就谈希望。”碧玉飞熊粲然一笑:“如果我向你借你的林大哥,你介意吗?”

“我会介意的。”姑娘勇敢地说:“我林大哥不是随便的人可以借的,他是世间的奇男子大丈夫。他的所行所事,有他的主意、原则、目标,决不可以借的。”

“你知道你无法阻止我吗?”

“不见得。”姑娘正色说:“左山主,你是一山之主,晋北绿林道的发令人,你的雁翎刀勇冠三军。马上马下眼前无三合之将,但你不可小看了江湖人。譬喻说,如果你我反脸,你绝对无法在我手下侥幸。”

“真的?”碧玉飞熊的笑意消失了。

“我不骗你。”芝姑娘认真地说:“我知道你穿了掩心甲但那没有用。你的神刀。也无从发挥。”

“也许你真的很厉害。”碧玉飞熊说:“在我面前,还没有人敢说这种大话。不过,我不会怪你。”

两个女人斗上了嘴,必定没完没了。林彦一看气氛不对赶快接上说:“左山主的武艺根基,在绿林可说无人不知的龙姑娘的暗器,也的确不弱。你两位千万不要反脸。不然就失去左山主宠召的盛意了。左山主,在下接到柬帖,便立即赶来就教,但不知山主何以教我?”

“今天本山主请你们来,是晋北同道公议推举的,公举本山主作代言人。”碧玉飞熊睥睨着他:“晋北同道公议要本山主向阁下提出两件要求,相当合情理,两件要求,希望阁下任选其一”

“愿闻其祥。”

“其一,请阁下指挥晋北群雄,全力共图梁剥皮。其二,请阁下离开山西;有你在,梁剥皮便不会走山西道赴京,他那些金珠宝玩就没有我们的份了。”

林彦一怔,低头沉思。

“做刺客未免有沾阁下的身份。”碧玉飞熊继续说:“你在陕西闹得轰轰烈烈,结果如何?梁剥皮仍然是粱剥皮,而支持你的咸宁知县满朝荐,与蓝田知县王邦才呢?他们已身入天牢,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阁下,斩草除根,你需有强大的帮手。”

“左山主,恕在下直言,你们如果打算强劫梁剥皮,不啻自掘坟墓。”林彦坦率地说。

“什么?”碧玉飞熊变色问:“你小看了咱们晋北群雄,你……”

“左山主。请听我说。”林彦有耐性的解释:“梁剥皮所豢养的亲军,都是千中选一,久历沙场的悍士,三五百名好汉想接近他的车驾,那是妄想。沿途官府必定已奉到严令,必须集中全力保护钦差的安全,仅太原附近,便有五卫兵马。左山主.卫军对付你们流窜,也许穷于应付,但你们如果倾巢而至时,便失去天时地利人和,你们能应付得了八面围剿吗?”

“这……”

“所以,山主所提的两件要求,在下都不能答应你,其一,行刺势在必行,在下应付得了。其二,山西道人烟稀少,兵马众多,梁剥皮一定走这条路.所以在下必须在山西送他下地狱,不能离开,除非梁剥皮不走山西。”

“那你与咱们晋北群雄,有了列可避免的利害冲突。”

“事实正好相反。”

“为何?”

“梁剥皮一死,那些金珠珍宝不会随他下地狱,仍然是你们的。他一死,树倒猢狲散,地方的兵马不会听命于死了的钦差,你们下手是不是要安全得多?”

“哦!这个……”

“所以在下的出现,对你们是绝对有利的,在下真不明白,你们为何要赶在下走路,在下要的是梁剥皮的命,你们要的是金珠,各行其是,各取所需.可以互壮声势,山主难道没想到这一点?”

“唔!你的话有道理。”碧玉飞熊不住点头。

“本来就有道理,要赶在下走的人很多.但决不该是你们,最希望在了滚蛋的人该是官府。”

“好,算你有道理。”碧玉飞熊拾剑而起:“咱们各行其是,各取所需,互不干涉。不过,听说你很了不起,本山主从不轻信传闻,所以要向阁下领教领教.阁下不会让本山主失望吧?”

“这个……”

“点到即止,大家不记仇,如何?”

芝姑娘毕竟修养有限,自从双方照面,碧玉飞熊那双令女性妒嫉的眼睛,一直就在林彦身上转,令她感到不是滋味。

再加上先前打交道时话不投机,心中更是耿耿。

“左山主,小妹有心领教山主的绝艺,不知山主肯否让小妹见识见识?”姑娘终于忍耐不住了,也整衣而起:“山主号称飞熊,轻功超绝神刀惊人,小妹不愿自甘菲薄,希望在轻功与斗力方面,与山主印证一二。”

_她敢向对方的所长挑战,自有她的理由。她的轻功根基本来就打得扎实,练得更勤,目下已接近颠峰状态,她相信不至于输给对方。斗力,她本来体质就比左山主差,但与林彦相处的两年中,林彦将玄阴真气传给她了,针对她的体质,传授这种韧力无穷,而且可借力为用的绝学,在内力火候方面,她已日渐精纯。艺业突飞猛进,艺高人胆大,她就敢向左山主所精的两门绝学挑战。

碧玉飞能哪将她放在眼下,傲然一笑说:“小妹妹,敢打赌吗?”

“打赌?”她一愣。

“你如果输了,留在我的山寨当一年女强盗。”

“这……”

“我输了,计划完全取消。”

“什么计划?”姑娘又是愣。

“本来本山主计划挟持你们的,本山主作事,一向计划周详,算无遗策。”碧玉飞熊击掌三下:“身为晋北群豪司令人,智慧、魄力、技艺皆必须高人一等”

四面八方的草丛灌木间,共出现两百以上骠悍强盗,阵容相当浩大,声势惊人。

“我得先考虑考虑。”姑娘慎重地说。

倒不是两百余名强盗唬住了她,她考虑的是留在山寨当一年女强盗的事。她转头向身侧的林彦投以询问的目光。林彦脸上有令她心安的笑容,笑容中包含有鼓励,祝福的情意令她心中大定。

“你怕吗?”碧玉飞熊用上了激将法。

“就算我怕好了。”她笑笑:“但我仍然得答应你。愿赌服输,希望你我都有输得起的风度。赌是你提出来的,我已经失去了优先提出印证方式的权利,现在就请山主提出来好了。”

“看到那座小土丘吗?”碧玉飞熊向右首不远处一指。那儿,有一座与这面外形相差不远,大小高度概略相等,像座大坟般的小土丘,相距约三丈余。

“看到了。”姑娘说。

“你我各在丘顶画一个一尺圆圈作立足点,经相互认可后,便各占一圈,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四十章 晋北群盗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 刺 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