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 刺 客》

第四十二章 勇闯贼巢

作者:云中岳

林彦不认识啸天王,也懒得在火狐卓超口中探问,反正也已经来了,个强盗头子在他眼中算不了什么。

“如果碰上了伏桩,你有何应付办法?”他问。

“宰了。”火狐卓超不假思索地说:“啸天王既然已被狗腿子们收买,已经敌我分明,没有什么好说的。”

“你错了,活口要紧。”他说:“先问清情势,知己知彼方能稳操胜算。”

“天太黑,恐怕不容易。”火狐说。

“我会处理的。卓兄,如果有任何变故发生,不必顾虑我,你按你的办法办事。”

“好。”

他对夜战有丰富的经验,火狐却比他差得太远。

降下一处山尾,前面是一片矮林。火狐卓超只顾在前面拨枝开道,没留心身后的变化。

前面四五丈外,突然传出一声唿哨。

火狐向下一蹲,手搭上了刀靶,扭头回顾,吃了一惊,后面鬼影俱无,没有林彦的形影。

前面又传出一声唿哨,其声略为短促。

已无暇思索林彦失踪的因由,火狐长身而起,钢刀已无声出鞘隐于肘后,回了一声唿哨。

矮树下,黑影暴起急冲而至,左方也有了响动,共出来了三个人,分三方面围住了。

“好家伙!咱们已换了暗号,居然还有人用唿哨回答。阁下,你是何方的姦细?越野摸索,便以为可以混入咱们的山寨吗?”

一比三,火狐卓超并不在意,派来做伏桩的人,了不起是个小头目而已,不由胆气一壮,嘿嘿怪笑说:“在下并不是要混入贵山寨,而是要毁你们的垛子窑,痛宰你们这些朝秦暮楚的无义匹夫。”

“喝!你好大的口气,必定不是什么小人物,亮阁下的万儿。”

火狐卓超不想亮名号,心中一动,突然挫身后退。

“阁下走得了?哈哈……”发话的黑影狂笑,三个人不约而同,猛冲而上。

火狐卓超不敢用背部向敌,同时也无意示弱撤走,只想弄清林彦目下在何处,所以快步后退,脸部仍然面向扑来的三黑影,一看三黑影凶猛快捷的身法,不由心中一懔,小头目哪有如许凶猛快捷的身手呢?声势与杀气就足以慑人心魄,碰上劲敌了,想加快退走已经不可能啦!

“吠!”火狐怒吼,刀光一闪,劈向眨眼便已近身的第一个黑影。

“铮!”刀剑凶猛地接触,暴出一阵火星。

火狐惊叫一声,被震得虎口发麻,巨大的震力撼动了马步,踉跄侧倒。

“嗯……”震倒火狐的黑影闷声叫,冲势倏止,下体向前冲,上体却向侧扭,砰然倒地。

黑影乍现,一闪即至,另两名黑影连叫声也来不及发出,突然栽倒在树丛中,枝叶摇摇。

火狐刚滚身挺起,三个黑影已经倒了,另一个熟悉的身影,正在抓起一个人。

“咦!你……”火狐讶然叫,真没看到林彦是如何现身的。

“三个都是活的。”林彦说。

“刚才你……”

“我比你先一步发现状桩。”

“哦!原来如此。刚才用剑接下我一刀的人,恐怕不是啸天正手下的头目,那狗东西的手下,没有人能用剑将我震倒,得好好问问。”

“他的轻功提纵术极为高明,八成儿是黑狼会的高手,我会好好问他的。劳驾,请到前面替我警戒。”

火狐真有点毛骨悚然,叹口气说:“林兄,我真是服了你,眨眼间你就活捉了三名高手,而我在旁边什么都没看见,难怪你一个人,就敢与咱们晋北绿林群雄约会。咱们这些只会打家劫舍的人,除了倚多为胜之外,真派不上用场。你问口供吧,我到前面去警戒。”

林彦不愿多说,径自去拖俘虏。

不久,他到了在矮林前警戒的火狐身旁,说:“三个人中,有两个是黑狼会的狗腿子。卓兄,你可以回去了,明早希望你们能赶到土狼谷。”

“土狼谷?那是山寨东南三里地的一处绝谷,四面坍壁无法攀登,谷口称为一线天进出不易,里面崩泥林立,有草无树,一度曾是狼窝,那儿……”

“左山主一行二十二人,死伤大半,幸存的人逃入土狼谷,守住一线天拼命。”

“哎呀!那儿没有水……”

“已经拖了三天,黑狼会的人要困死她,逼她出来投降,所以你们最好尽快赶到。”

“那你……”

“我先去。”

“你一个人……”

“我会小心的。黑狼会已收买了啸天王,他们要把旱山寨建成保护梁剥皮的指挥站,要把龙姑娘弄到手,逼我和他们决战,所以我必须先击溃他们,先下手为强。明天你们赶来,切记不可分散,不要与黑狼会的人单独逞英雄挑战,摆开堂堂阵势和他们拚。啸天王的噗罗本来就不多,听说是要保护梁剥皮的,就有一半人不耻啸天王所为,已经作鸟兽散。你们五十几个人如果不逞英雄,他们想击溃你们并非易事。当然,我会在旁协助你们。”

“可有龙姑娘的消息?”

“要找到左山主才能知道。”

“龙姑娘会不会在左山主身边?”

“不知道,所以我得赶快进行。如果你们不能吸引大批走狗,我成功的希望不大。”

“我们一定尽力,请放心。”火狐拍胸膛保证。

“我信任你们,明早土狼谷见。”

“彼此珍重。”火狐卓超由衷地说,抱拳一礼循原路急急走了。

啸天王的山寨在蛇冈岭的岭尾,那是四周丛林绵绵无尽如森林区,埋伏上万人马也无从寻觅,一连串的小山连冈串阜,人走过去极易迷失在内。山寨建在山顶,形成三座木寨,每寨相距约一箭之遥,犄角建立相互可以用弓箭支援。寨外围以合抱粗的巨木为栅墙,外是深濠,濠外缘有尖木桩阵,然后是阻止骑军冲锋的鹿砦。三五百名官兵如想攻寨,保证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寨内有木城,每隔百步设有碉楼,四周遍立箭垛,足以封锁最前线的鹿砦,如想用马匹将鹿砦拖倒,不知要牺牲多少人马才能办得到。

山寨是木造的,房舍简陋,小队官兵前来围剿,强盗们毫不在乎。如果大军出动,强盗们老早就撤了无影无踪。官兵焚寨班师,强盗们随即返回重建,山区木材多,重建山寨容易得很。所以说官兵捉强盗,你来我去,你去我来;在太行山区数千里山林中,这种你来我去的把戏经常发生,千百年来无休无止,了无穷尽。如果当政的皇朝政治修明,民生乐利,没有天灾,强盗们便是靠山吃山的良民;反之,就变成打家劫舍的强盗,化外的流民,啸聚上千人马平常得很。

平时,贼人的暗哨远派出一二十里外,与派在城内的眼线联络,以牛角传递信息,百十里片刻可以至,官兵尚未出动,山寨已得到信息。因此林彦在心理上已有所准备,贼人该已知道群盗前来援救左山主的消息,黑狼会的人派出任外围伏桩。便是最好的说明,山寨附近必定戒备森严,步步凶险。

但他必须冒险潜入,即使没有龙姑娘失陷的事故发生,他也必须一举击溃黑狼会,先发制人剪除爪牙,以保证除姦大计顺利成功。

当然,他也了解黑狼会正在加紧步调来图谋他,他必须早一步发动袭击,不能等对方完成部署而陷于被动挨打,出其不意的凶狠打击是必要的,他必须好好利用有利的情势。真妙,晋北群盗现在成了他可以利用的得力帮手。

从俘虏口中,知道了山寨的虚实,他已成功了一半。

天下无难事,只怕有心人;他穿林人伏,一步步接近了山寨的南面。

南面有出入道路,向南伸展与东西大官道衔接,从这面接近相当冒险,这一带的警戒必定极为严密的。

艺高人胆大,他要从不可能接近的地方接近。

这是一场智慧、经验、实力、耐性的斗争考验,能否通过也得靠一点运气。

他终于到达通向山寨的大道,不会迷失方向了。

按常情,夜间警哨必定从山上移至山下,注意力放在道路上,探寨的人决不可能从不辨方向的山林接近。

夜间的山林并不寂静,山狗的吠声此起彼落,唤狺的狼嚎令人头皮发麻,各种枭鸟的啼声有如鬼哭,夜风吹过松林梢,松涛声一阵阵令人闻之汗毛直竖。

大道在林中,黑沉沉难辨方向,要不是走近,在十步外也不易发现宽仅丈余的道路。幸而强盗们皆以坐骑代步,因此路面清晰可辨。

他避开道路,看准方向从路右面推进,时走时停,逐段向里。

推进里余,他估计十分正确,道路必定在前面折回,因为山势有了改变。

果然不错,山口前道路重新出现。

很糟,山口那一边有条小河,道路绕过山口,他的走向正好在近河一面。这是说,他必须越过道路去,改从路左推进,而路左的山坡相当峻陡,推进不易。

不易也得走,他察看片刻,立即接近道路,猛地长身飞跃,越过丈余宽的路面,落入路左的树林。

依他的估计,这附近不可能有伏桩。可是,他估计错了,刚沾地向下一蹲,前面突然传出一声冷哼声,眼一花,一个黑影已在他身左不足两丈现身,看清人影方听到枝叶轻微的抖动声。

原来人是从树上飘落的,落地无声像是幽灵幻现。

“什么人?鬼鬼祟祟不是好路数。”黑影用中气充足的嗓音发话:“站起来!不必妄想逃走。”

他将弓交到左手,徐徐站起沉静地迈步逼进。

“你又是谁?”他反问:“做强盗的人,当然不是好路数。”

“你不敢表明身份,擒住你之后,不怕你不将祖宗三代的狗屁倒灶的事招出来。”

话说得恶劣,委实令人受不了,决不是什么有教养的人。

林彦不是受不了,而是有意激怒对方冒火动手。

“你这狗东西说的不是人话。”他火爆地咒骂:“阁下的祖宗三代不知造了多少孽,才养出你这狗东西……”

一声厉叱,黑影狂怒地扑到,罡风乍起,沉重的厚背单刀行雷霆一击。

林彦身形疾闪,斜掠八尺。右手一沾一株树干,借势绕树疾转。

“克嚓”单刀追袭走空,砍在树干上枝叶摇摇。枯叶飘舞而下。

合抱大的巨树,厚背的单刀不易砍人,但这一刀竟深入近一尺,力道骇人听闻。

不等黑影拔刀,林彦左手的大弓已从侧方贴树点出,快逾电光石火,黑夜中根本无法看清,奇准地点中黑影的右膝盖。

“哎……”黑影惊叫,身形下挫,刀拔不出来了。

“噗’”一声响,弓臂敲破了黑影斗大的头颅。

刹那间生死已判。从钢刀砍树,与及袭击声势的狂烈程度估计,黑影的身手,足以济身武林一流高手之林,竟然被怒火冲昏了头,暴怒中放手抢攻,终于不明不白被弓臂夺去性命,死得很冤。

就是弓臂击中黑影头颅的瞬间,林彦的身影前倾,扭身便倒,先一刹那着地,比黑影倒下快一步。

两人都倒了,寂然无声。林下黑暗,两个人体分躺在树两侧,模模糊糊不易看清。”

久久,右方不远处一株大树上,突然传出叫唤声:“公羊头领,你怎么啦?”

没有回音。

“公羊头领。”叫唤声急切了。

仍然听不到声息。第三次叫唤声过后树上有了声息,一个黑影轻如鸿毛向下飘落,人未落地剑已出鞘,沾地立即斜移,奇快地隐身在另一株大树后。

“公羊头领!”黑影发出第四次叫唤声。

毫无声息,黑影终于忍耐不住,悄然向两人躺倒的大树下掩近,脚下甚缓,踩在枯枝败叶与枯黄的蔓草上,居然声息全无,可知这人极为小心。

剑是向前微伸的,随时可以发招应变。

近了,终于看到了躺着的第一个人体,只消看第一眼,再笨的人也该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

“公羊头领,你……”黑影吃惊地叫,急奔而上。接着,警觉地折向急闪。

可是,已来不及了,躺在另一面诈死的林彦,已抖出腰带,闪电似的缠住黑影的颈脖,一拖一带,黑影毫无挣扎的机会,砰然倒地。

林彦一跃而起,抽紧了腰带,一脚踏住对方背心,手上用了三分劲,冷笑着说:“再挣扎就勒断你的颈子。你两个自持了得的家伙,贪功逞强,居然未将警讯发出,该死!”

“嗯……”黑影被压仆在地说不出话来。脖子被勒住,怎能说话?

“夜间伏哨决不会少于两个人,你们轻敌大意,在下却谨慎得很,所以死的是你们。”他改为膝压,慢慢解脱腰带:“后一组警哨是谁?在何处?招了饶你不死,谎招在下回来再收拾你,说!”

“在……在山坡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四十二章 勇闯贼巢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 刺 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