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 刺 客》

第四十三章 将计就计

作者:云中岳

林彦并未见过四天天王,但一看四人的长像,他便知道他们是谁了。狭路相逢,将有一场险恶的生死相拼。

另两人他也感到陌生,但他心里明白,两个家伙的墨绿劲装左襟上,绣了一只漆黑的黑狼图案,黑狼会的主脑到了。

那位面目极为阴沉,面庞灰黑的人,定是传说已南下赴西安的会主阴狼宰森;那位矮身材的家伙,定是副会主赛方朔晏天长了,其实身材一点也不长。

六比一。他扭头一看,晋北绿林群豪远在半里外,仍在与残贼恶斗呢。

“我只有自己一个人了。”他想。

“你已经胆怯害怕了,扭头回顾表示你心虚。风天王傲笑着踏进两步:“那些强盗不会助你,他们是为左山主而来的。

据本天王所知,你在太原目下只有一个人了,连从西安赶来兴风作浪的千里追风也没有力量帮助你。”

“在下并不需要任何人助我。”他镇静地说:“奇怪,你们这许多高手,困了左山主三天,居然仍未得手,可知你们的武艺,委实有限得很。”

“那贼婆狼善用迷香毒葯,很难冲入一线天。咱们要活的,要她甘心情愿投降,这与人多不多无关,女流之辈还不配谈武艺的高下。”

“原来如此……”

“听说你很了不起,本天王却是不信,先试试你的斤两。

咱们四六天王横行关外二十年,马上马下未逢敌手。会主却一而再以时机未至为借口,一直就在设法阻止咱们与你放手一拼。今天,是时候了,打!”

说打就打,沉重的三尺六寸大剑一挥,剑动身动,跨两步便拉近了近丈距离,挟雷霆似的声势,劈面就是一剑,力道与速度极为惊人。

与体格如熊的人拼力,决难讨好。林彦并不是逞强的人,大敌当前,没有与对方硬拼的必要,他向侧一闪避开正面,退了两步。大剑从他身前掠过,罡风与澎湃的浑雄劲道逼体,令他心中懔懔。

“这家伙比毒龙差不了多少。”他心中暗叫。

风天王以为他不敢接招,气势更盛,一声狂笑,把握优势抢攻,乘势抢入,剑发似奔雷,排山倒海似的连攻五剑,步步进逼。

林彦在对方强烈的攻势压迫下,换了几次方位,又退了三四步,他并不是不接招,而是谨慎地避开正面从侧方还击,共回敬了并无多少作用的三剑。

风天正得意非凡,突然停止攻击,支剑狂笑:“哈哈哈哈!

大名鼎鼎的大刺客林彦,如此而已,小子,每个人都估高了你。本天王在关外只称无敌,在关内仍然可以称无敌。”

“你很不错。”林彦半真半假地说。

其他五个人,仍站在原处。这是说,风天王目下所站处,距同伴已在十步以上了。

“下五招,就是你的死期到了。”风天王傲然地说。

“真的?”林彦撇撇嘴说。

“立可分晓……咦!你敢走……”

林彦转身便走,怯态已露。

风天王急冲而上,“飞星逐月”一剑点出指向脊心。

调天王看出危机,跃进大叫:“老大危险……”

叫晚了一刹那,双方已猛烈接触,响起一串急剧的利器着甲声,在电光石火似的刹那间,风天王的胸、腹、胁三处,最少也挨了五剑之多,铁叶甲中剑的响声清脆无比。

调天王到了,铁琵琶已没有机会放出。

林彦却在调天王到达前侧掠丈外,恍若电火流光。

铁叶甲挡住了剑,中剑处未能造成伤害。但风天王的右小臂与右颊,也中了两剑,皮开肉绽血流如注。

除了调天主抢先扑出抢救外,其他四个人也后一刹那抢进来,来势汹汹,显然要开杀手。可是,林彦已机警地退出纠缠现场。

林彦脚一沾地,立即飞出丈余,身形倏止,握剑的手稳定如铸,虎目神光炯炯,扫视前面已完成五面半弧合攻的五个人一眼,沉静地说:“在下已算定你们会一拥而上,所以退出安全距离外再让你们开开眼界。风天王得意忘形,你们突然围攻的诡计落空,很后悔是不是。”

风天王凶焰尽消,由两天王帮忙撕腰带裹伤,已失去再战的勇气和能力。

赛方朔举手一挥,六个人左右一分。裹好伤的风天王移至在首,站在最外侧咬牙切齿,头脸包在布巾内状极滑稽,神色更显得獐恶。

“风天王的确得意忘形,自乱脚步。”赛方朔独自逼进说:“咱们确是事先说好了,先由风天王叫阵,交手中途后退引你深入,再突然发起围攻,没料到你精明得很,先示弱反而引风天王冒失抢进,你果然难缠得很。”

“好说好说。”林彦徐徐引剑。“你一个人上,其他四人似乎并没有一拥而上的打算,是你自信可以对付得了我呢,抑或是另有诡计?”

“不错。”赛方朔毫不脸红地说。

“真的?”

“你以为咱们扼守在谷口,只有这几个人吗?”

林彦心中一动,脸色骤变,猛地向下一仆。

晚了一刹那,身后十余步的矮树丛中,飞出十余枝五尺长的强劲标枪。地下相距约五六步的草丛突然坍陷、掀起,三个人分从三个穴洞中扑出,一根九节鞭、一柄流星锤、一根虬龙棒,全是可软可硬的兵刃,灵蛇般贴地攻到,速度骇人听闻。

掘穴隐藏,这把戏他曾经使用过,今天,对方以牙还牙也用来对付他了。

前后受敌,后面标枪攻上盘子飞而至,密如暴雨。下面鞭扫膝,锤缠胫。虬龙棒绞小腿,任何人也难逃大劫。

如果他不及时伏下,身上恐怕最少也贯入四支标枪,标枪的劲道可怕极了,练了几成气功的血肉之躯,决难抗拒非死不可。

他躲得了标枪贯心之厄,躲不开贴地攻到的三般兵刃。在九节鞭的怪响声中,流星锤首先下落,扑一声重击在他的左背琵琶骨上。

然后是几节鞭斜扫在右胯上,虬龙律的律带也凶狠地抽中他的左肋。

三面的打击压力奇重,他只感到全身如中雷殛,气血翻腾眼前发黑,身上的骨头似要崩散了。

难怪这几个家伙向两侧分开,他现在才知道这些家伙在这里等候的用意了,难怪昨晚他騒扰啸天王的山寨,并未发现高手出面应付。

三下重击,几乎打散了他的护体玄阴真气。

对面先一刹那伏倒的赛方朔,也先一刹那爬起,兴奋地挺剑扑来。

身后三个高手也一跃而起,三股软兵刃举起了。

生死关头,他忘了痛楚,一声怒吼,咬紧牙关一滚,左手暗藏的三枚扁针在滚转中发出,滚至第二匝斜窜而起,剑发魔幻七散手,拼命了。

“啊……”三个使软兵刃的人,几乎同时被扁针贯人胸腹,兵刃尚未攻出呢。

“铮”一声轻鸣,冷虹剑从赛方朔的剑侧锲入,直贯右肋深抵内腑。

同一瞬间,会主阴狼与三位天王两面乍合。

这期间,那些用标枪袭击的十余名悍贼,已陷入重围;原来是千里追风的人赶到了。而且,五个戴青头罩仅露双目的人,以令人难以置信的轻功飞掠而至。

“蓬蓬蓬”三声闷爆,三颗怪异的弹丸先一步在林彦的上空爆炸,灰蓝色的烟雾迸射。

“毒烟!退”阴狼骇然大叫,身形倒纵而退。

三天王也不慢,庞大的身躯灵活万分,疾退两丈以上。

“毒王王腾蛟的追魂弹,快走!”阴狼接着急叫,脚不沾地飞掠而走。

站在远处的风天王也走了,没走的是赛方朔和三个使用软兵刃的人,因为四个人都死了。

林彦也力尽倒地,也被烟雾弄昏了。

两个戴黑头罩的人奔到,扶起他急喂丹九。其他三人分三方戒备,禁止有人接近。

他终于悠然苏醒,发觉自己躺在地上,四周有五个戴头罩的人向外亮剑戒备,不许任何人接近。

没听到呐喊声,恶斗已经终止。

南面,千里追风带着十二位同伴,其中有陶三爷,正在含笑将几十名助阵的绿林好汉拦住,请他们不必向林彦致意,善后的事要紧。

北面,飞虎周荣与火狐卓超,掺扶着神色萎顿、嘴chún干裂的碧玉飞熊左山主。这位美艳的女强盗,已变成有气无力、一下子苍老了十年的普通妇人。

他挺身站起,发觉背心与胁胯一阵疼痛,头仍然感到昏沉。他的目光落在北面两个戴头罩穿青袍的人背影上,这才记起昏倒时有戴头罩的人赶到救应,正想出声招呼,被两个戴头罩阻在外面的左山主嘎声说:“林爷.龙姑娘的确不在我手中,我无法将人交出来,我把命给你好了。”

他心中一凉,厉声问:“什么?你……”

“我云中山的人并未带来太原,那天借用的两百余人,是啸天王的手下喽罗。”碧玉飞熊在山主硬着头皮说:“本来我想试试你的真才实学,诚意邀你合作的,没料到你竟能抗拒迷魂毒烟走掉了。”

“龙姑娘……”

“龙姑娘是由走在后面的人带走的,事后发现那两个家伙失了踪,龙姑娘也不见了。我以为是啸天王把人带走的,因此不动声色跟来旱天寨,打算向啸天王索人,没料到在山寨前的大道上,竟发现啸天王的狗头军师阴司秀才白聪,与黑狼会的高手飞天豹子蒙昆走在一起,知道不妙,但已来不及了,埋伏发动,我十几个亲信死伤过半,最后逃入土狼谷苦守等死。我发誓,我说的字字皆真。请相信我。被困的当天,啸天王便派人入谷作说客,要我投降交出龙姑娘,可把我弄得一头雾水,不知这恶贼的话是真是假,人落在他手中,他为何仍要我把人交出?显然是借口杀我,所以我宁可在一线天与他们格斗而死,宁死不辱,以必死之心死守,才能支撑到现在。”

“你的鬼话我一个字也不相信。”他暴怒地叫:“今天,你如果不交出龙姑娘,我可以向你保证,这里将血流成河……”

“林爷……”

“住口!”他愤极拔剑:“你们一群毛贼,居然不知自量要妄想行劫梁剥皮。梁剥皮远在数百里外呢,这条路上便会大军云集,道路戒严山区封锁,三五百喽罗还不够官兵做点心,你们凭什么打劫?林某与你们山西绿林一无仇怨,二无利害冲突,你却在下帖要求会晤时,公然违反江湖道义设伏计算,用迷魂毒烟暗算掳走了龙姑娘,目下却说龙姑娘不在你手中,你要我相信?我举剑发誓……”

他简直是在怒吼了,冷虹剑向上一伸。蓦地,他僵住了,虎目张得大大地,剑慢慢向下沉落。

面向外阻止左山主三个人接近的两个戴头罩的人中,一个正转头向他注视。他从那双明亮的大眼中,看到了些什么。

“锵!”他掷到入鞘,脸上要吃人的神情消失了,伸手抹抹脸上因激动而沁出的汗水,然后挥手说道:“你们走吧,不要让我改变主意。”

“林兄……”飞虎愁眉苦脸叫。

“你们的人我答应释放,你们快走。”他不耐地挥手赶人。

强盗们开始退走,千里追风带着十二位同伴走近。

五个戴头罩的人,也收剑转身向他注视。

“谢谢诸位隆情高谊。”他抱拳行礼,罗圈揖向众人道谢。

千里追风走近,呵呵一笑说:“你走得太快,而且神不知鬼不觉便到达中枢要地,直捣腹心。我们这些自命不凡的高手。逐一铲除伏桩吃力不讨好,太辛苦了。呵呵!老弟真不愧称大刺客,神出鬼没来去自如,了不起。怎么,不追究龙姑娘的事了?”

“我记起了一句话。”他说,目前落在左首那位戴头罩的青袍人身上。

“什么?你只想起了一句话?”千里追风感然问。

“田姑娘说了一句话。”他伸手指指那位戴头罩的青袍人:“她说:你先走。”

“这句话……,,“我现才明白,她也要来。同时,她曾经问过我对龙姑娘失踪的意见,她是怎样知道这件事的?”

“这……”

“他们五位临危援手的人,至今尚未取下头罩,是在考验晚辈的智慧与眼力。”他向田姑娘招手:“田姑娘,谢谢你啦!”

头罩除去,田英露出本来面目,但梳的仍是发结,可知仍是男装,笑盈盈地走近说:“你好坏,你早知道我女扮男装?”

“我上过几次当,所以不会再受骗了,第一眼我就看出你是一位美丽的小姑娘。是你把龙姑娘救走的?”

“你猜。”田姑娘俏巧地说。

“不用猜。龙姑娘居然听你摆布,你一定是值得她敬重的人。”他向另一人把手:“小妖怪,你还不过来?”

那位在他举剑要发誓,而恰好转首回顾的人,扑嗤一笑脱掉头罩说:“人家是一片孝心嘛,先救我再去求你,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四十三章 将计就计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 刺 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