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 刺 客》

第四十六章 再接再励

作者:云中岳

驮队进了开封府城,直趋南关丰源宝号的栈房。

货物清点完毕,五十驮货物完整无缺,中州镖局取得货物安全入栈的凭证.责任已了,三阴手暗中额手称庆。他对丰源宝号的印象完全改变,对一向被人轻视的花花公子杜二东主,怀有说不出的恐惧。

杜二东主在丰源宝号喝过了庆功宴,踏着夜市的灯光,由一名店伙掺扶着,醉态朦胧进入了自己的大宅院门。那位老门子早知主人从远地归来,在门内已久候多时,接到人忙向送主人返回的店伙道谢。

“二东主喝得太多了。”店伙好意地说:“给他喝一碗醒酒汤.让他好好睡一觉。这些日子以来,千里迢迢长途跋涉,真也苦了他。人已平安送到,小的告辞了。”

老门子将醉得糊糊涂涂的主人扶入,里面已抢出两名健仆一位仆妇,将人捧凤凰似的往大厅走。厅内灯火辉煌,杜二东主的妻子洪氏,早已率领仆妇使女枯候乃夫归来,接到的不是久别归家欣喜莫名的丈夫,而是一个醉得不知身在何处的醉鬼。

杜家一阵好忙,从前厅忙至内院。

一个跟在两人身后的面目阴沉中年人,绕至宅右的小街。看看四下无人,轻灵地跃登瓦面,三两起落便消失在杜宅的后院内。

半个时辰后,已经是三更正未之间,杜宅灯火已熄,所有的人皆已安睡。

隐伏许久的中年人,重新出现在杜宅的后院瓦面,从后面的房舍逸走,轻灵地飘落小街,从容向不远处的大街街口举步。

小街暗沉沉,大街却有门灯照耀。距街口还有三二十步,后面突然传来清晰而细小的语音:“阁下不要走了,阁下所办的事尚未获得结果。”

中年人一惊,火速转身。

小街太暗,仅可看到一个黑袍人的模糊身影,相距不足五尺,伸手可及。

“咦!阁下真像个鬼。”中年人不胜骇异地说:“天下间能无声无息跟在我身后而不被发觉的人,没有几个,你阁下……”

“你把我算在几个中的一个好了。”黑袍人接口。

“贵姓呀?”

“届时在下会告诉你的。”

“你跟踪在下多久了?”中年人硬着头皮问。

“你出丰源宝号,在下便盯牢你了。”

“跟踪在下有何用意?”

“看你们是不是要杀杜二东主灭口。”

“什么?你……”

“真人面前不说假话。”黑袍人说:“在丰源宝号吃庆功宴的杜二东主,根本不是刚从凤翔押货返家的花花公子本人,送回来的这个醉鬼,根本不曾离开过开封,是不是隐藏在丰源的地窖内躲了几个月了?他的脸色毫无风霜的遗迹,完全是个被酒色掏空了的空架子。”

“胡说八道!”

“是否胡说你心里明白。你们派人把他灌醉送回来,他如果今晚不回家,岂不是露出马脚了?而你潜伏在他房外枯等,等他安静了你才离开,其中的作用只有一个。”

“在下不听你胡说。”中年人向后退。

“你想听得很,因为在下正是你想等的人。你要办的事,就是看是否有人跟来追查真像。可惜,你阁下不够机警,也修为不够,居然被在下跟踪了许久而毫无所觉,栽到家了。现在,你肯与在下合作合作吗?”

“你阁下口气好大,亮名号?”

“你真要知道?”

“当然.你阁下一定是冒充横山大怪的人了。”

“你猜错了。”

“你是……”

“狂剑荣昌,这名号对你不陌生吧……”

中年人大吃一惊,猛地飞退丈外,手一秒,从衣袂下拔出一把匕首,反应奇快。

匕首尚未完全出鞘,黑影迎面压到,“扑”一声响,手腕换了一脚,匕首飞抛出三丈外。

“拍!”中年人自卫的功夫相当老到,左手拍中狂剑的大腿侧,掌力相当凶猛沉重。狂剑浑如未觉,右手疾挥,一臂掌劈中肩膀。左掌穿出,削中胸口如中败革,两掌全中快速绝伦。

“哎……”中年人厉叫,马步大乱踉跄后退。

“扑扑!”两劈掌落实,打击之迅疾有如雷电,一掌比一掌沉重。

“砰!”中年人仰面摔倒,浑身痛软了。

狂剑在一旁背手而立,语气奇冷:“现在,你可以亮名号了。”

“你……我是天……天下十一高人之首。”中年人摊开手脚像具死尸:“天下武林公……公认的英雄豪杰,我不信你敢把我怎样。”

街边屋角踱出一个穿劲装的人,轻笑一声说:“荣老前辈不敢把你这赖汉怎洋。正所谓好汉怕赖汉。而在下却是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什么怪事都可以做出来的,朋友,你的运气太坏了。”

“荣大侠,你不能把我交给他。”中年人狂叫:“你是武林共尊的……”

“不要用这种话来扣我。”狂剑徐徐后退:“那不会有用处的,在下事忙得很呢。这里己没有我的事了。阁下,碰你的运气吧。”

中年入狂乱地翻转身躯,但爬起来逃命,已经来不及了,腰背上被人一脚踏住。脚重得像一座山,压得凶内脏分向上下挤.似乎胄部要往外翻,手脚更软,眼前发黑痛人心脾。

“你愿意招供吗?朋友。”踏住他的人平静地问,平静得令他汗毛直竖。

“放,放我……一马……”凶哀声求饶。

“你如果不招,更坏的运气将会接踵而至,坏得出乎你想像之外。现在,报上你的名号,你很自负,口气极狂,居然敢说天下间,能无声无息跟在你身后而不被发觉的人没有几个,可知你决不是无名之辈,极不平凡。说啦!我在听。”

“在……在下姓……姓罗,罗北极……”

“好家伙!崂山孤鬼罗北极,曾经大闹泰山慈云庵,力拼庵主炎阳雷上官兰近百招,破解庵主威震武林的两打残花十八掌,最后被庵主用般若大真力,击伤左臂含恨远离山东,难怪你敢吹牛。阁下在离开山东之前,曾经做了三年走狗,在江湖客手下替太监陈阎王做刽子手。喂!这次你又做谁的走狗?说呀!”

“替……替丰……丰源的徐东主作保镖。”

“可敬可敬。徐东主与陕西的梁剥皮勾结,你敢说你不知道?”

“罗某没听说过。”崂山孤鬼罗北极坚决否认:“丰源交通官府确是实情,要说他勾结梁剥皮,绝无此事。”

“杜二东主由谁化装易容冒充的?”

“这……我不清楚。”

“你推得一干二净,看来,不给你三分颜色涂涂脸,你是不会招供的。好,第一次用刑,该从何处下手?从脸部开始,阁下没意见吧?从脸上剔出两三条肉,死不了的,对不对?”

“我发誓,我……我真的不知道。”崂山孤鬼嘎声叫:“恐……恐怕连徐东主也不知道,他完全受人摆布的,与他接头的人神出鬼没,他只能听命行事。”

“哼!你不知道我知道,千面客闻健,阁下对这名号不陌生吧?”

“听说过,但谁也不会见过这人的庐山真面目。”

“这次你随驮队到过些什么地方?”

“在下一直就在开封替徐东主保镖。”

“哦!扮奚总管的人是谁?”

“在下真的不知道,人从前面进来,片刻便从后门走了,走时又变了另一个人。接着是从地窖里放出真的杜二东主、奚夫子、范老七,出来到前面应酬,连在下也几乎无法分辨他们是真是假。”

“看来,只有把徐东主弄到手,才能知道他们的秘密了。”

“那不会有用处的。”崂山孤鬼说:“据在下所知,他与那些神秘人物勾结,恐怕已有两三年岁月了,但他根本不知道那些人的底细,被人牵着鼻子走,如果是你,你会暴露自己的身份吗?在下愿供给你一些线索。”

“谢谢你的合作。”

“徐东主的确不时接到从陕西传来的书信。”

“我知道。”

“十一道死在荣大侠门人大刺客林彦之手的前两月.曾经专程秘密潜抵开封,是不是曾与徐东主接头,在下就不知道了。”

远处传来了更柝声,更夫将要接近了。

“阁下十分合作,在下不为难你。记住,今晚的事,阁下必须守口如瓶,以免荣老前辈再找你。”

背腰上的压力消失了,崂山孤鬼吃力地撑起上身,发觉附近已鬼影俱无。

狂剑光临开封,追查丰源驮队秘密的消息,第二天使传遍全城。

徐东主躲起来了,崂山孤鬼也失了踪。

狂剑的门人大刺客休彦大闹陕西,杀毒龙屠江湖客与十一道,与梁剥皮公然叫阵的事迹,早已传遍天下。这次狂剑亲自出马,追查丰源驮队之秘,驮队来自陕西,恰好碰上梁剥皮被召返京,这件事当然并非巧合,敏感的人早已想到必定与追杀梁剥皮的事有关。

没有人敢信梁剥皮会利用丰源的驮队返京,这是不可能发生的事。

南关大街丰源宝号的店面有五间,规模宏大,经营南北百货,交易额相当大。由于该宝号批发而不零售,所以上门的顾客都是在商场颇有地位的人士,没有一般商号那种门庭若市的拥挤情形,现金交易的情形也不见多,大概未牌左右,店面就显得清闲了。但今天,丰源宝号有点反常,未牌后,进出的人反而多了,而且来的都是些粗胳膊大拳头的人。

本地有些声望的武林名家、武师、江湖名流,都成了丰源的佳宾。原来今天丰源宴客,客人包括了中州镖局的各镖师。

遗憾的是,中州镖局借口局主已保镖外出,只派了三阴手和两名伙计为代表赴宴,敷衍的成份显然可见。

丰源这一手是相当厉害的,把握住本地武林人胳膊往里弯的心理,在这些人身上下工夫。一方面否认与陕西梁剥皮之间有所牵连,强调这次买卖是清清白白的。一方面摆出受害的人委屈姿态,坚决表示狂剑荣昌和大刺客林彦,前来开封騒扰丰源是不合情理的事,要求武林朋友主持公道,阻止荣、林两人在本城无理取闹。

开封的武林人为数不少,百分之九十的人没在外地闯荡过,有一半的人不知陕西是红是绿,大多数的人不知狂剑到底是何人物,更不知大刺客是高是矮。吃了丰源的酒席、丰源是本城的大商号,在一面之词的挑拨下,哪能不同情丰源?又怎能忍受外地人向丰源騒扰?结果是群情汹汹,那些名义上是本城武师,事实是本城地棍头儿的人一起哄,吵吵闹闹拍胸膛保证,要一致对外把荣、林两人揪出来整治,至少也要把荣、林两人弄得在开封无处容身。

参加宴会的三阴手并不是名镖师,声望也有限,而且他也不敢出面揭发丰源的秘密,他也不能代表中州镖局声明赞同这些人的作为,心中暗暗叫苦。

掌灯时分酒席方散,立即地棍满街走,搜寻荣、林两人的落脚处,连班房的巡捕也到处乱窜,客店酒楼痞棍们进进出出,令旅客们大起反感。

如果荣、林两人真被找到,很可能发生不幸的事故。强龙不斗地头蛇,出了事落了案,后果是相当严重的,白道英雄落了案就不再是白道人物了。

地棍们不怕英雄,怕的是那些杀人不眨眼的黑道亡命。狂剑荣昌与大刺客林彦都是英雄,没有甚么好怕的。

第二天傍晚时分,三阴手离开镖局,懒洋洋地走向南大街,要返回南黄门附近的家。今晚他不值夜。本来有四五天假期,但他心中苦闷,白天宁可回镖局与同伴聊天打发日子。

夜市方张,宽阔的大街上行人往来不绝。正走间,街角一条小巷口踱出一个青饱人,嘿嘿一笑与他走了个并排,放低嗓音说:“张大镖师愁眉不展,有什么心事吗?”

他一怔,眼中涌起疑云,警觉地问:“老兄,咱们认识吗?”

青袍人那双阴森森的三角眼,似笑非笑地盯着他,盯得他浑身不自在。他直觉地感到,这双怪眼不陌生。

“你大镖师真是贵人多忘事。”青袍人背着手与他并肩信步而行:“咱们见过。哦!贵局主这趟匆匆忙忙起镖赴徐州,怎么事先没听到丝毫风声?是红货吗?”

红货,意思是指镖局主在保暗镖,问的相当无礼,等于是直接侮辱中州镖局。中州镖局天下四大镖局之一,哪有镖局主去保暗镖的道理?

三阴手居然不介意,笑笑说:“这趟镖早半月前便安排好了。至于其中详情,在下从陕西回来,所以不知其详。老兄你……”

“你叫我赵宋好了。”青饱人向前的一条小巷伸手虚引,说:“借一步说话,小巷子里有朋友在相候。”

“你……”

“张兄,你怕什么?天掉下来,有高个儿去顶,压不到你对不对?”

“如果在下拒绝……”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四十六章 再接再励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 刺 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