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 刺 客》

第四十八章 烟消云散

作者:云中岳

就在林彦与龙姑娘离开大梁庄后的第三天,也就是临治关冀州客栈抬出第一具死尸的同一天。

近午时分,广宗县与冀州南宫县交界处的石井冈。

这条官道比起磁州至京师的大官道,简直不可同日而语。前者仅可容两车对向而行;后者可容六车相错。但这里的道路比较平坦,河流也少,人也少。

冈下的石井店有二十余户人家,有一座歇脚站,那座小食店居然颇具规模,店前广场两株榆树已是光秃秃地。两匹坐骑已卸了马衔鞍辔,正修闲地吃草料。

虽是近午时分,大太阳斜挂在南天,似乎热力已经消失,从西北刮来的金风凉飓飓地,夹衣不胜寒。”

店堂中冷清清,十二副座头只有一副有客人。今天似乎路上旅客甚少,小二哥乐得休闲。

两位客人一男一女,女的美得出奇,而且年轻。按理,那流里流气的两个健壮店伙,贼溜溜的视线应该不会离开这美丽的小姑娘。可是,他们不但不敢逆视,甚至连偷瞄一眼的勇气都消失了;因为小姑娘带了剑,那一身水湖绿绣云雷纹图案的劲装太抢眼,真令人害怕。再就是那位男的,更是英气勃勃人高马大,想找麻烦的人,真得事先考虑考虑是否吃得住他。

两人切了一盘烧卤,几味小菜,一壶酒似乎并未动过,倒是那盘油饼已少了一大半。

官道南面,传来了隐隐蹄声。由于地势高,站在店门前,可看到官道前后两三里的景况。

“老三,准备照料牲口,南面来了不少客人。”站在店门外观望的店伙扭头向里叫。

“算算他们也该到了。”男食客似在自言自语。

“哦!客官与他们是一路的?”在店堂内的店伙老三信口问:“官客也是从南面来的。”

“不是的,但也差不多。一起走了两天,今天在下兄妹先走一步而已。”

“那也算是熟人罗。”

“对,熟人,熟得不可再熟了,等会儿你就知道啦!你们这里地近山东,可听说过山东税监陈阎王的事?”

“别提啦!客官?”老三失声长叹:“山东来了两个绝子绝孙的混蛋,陈阎王和马堂。陈阎王离我们这里远;马堂却在咱们南面的临清府,搞得他娘的十室九空,烟消火灭。客官,他们不是人,真的,那是妖孽。”

“陕西出了一个粱剥皮梁永,他与陈阎王一样出身御马监,是个养马的,你知道吗?”

“陕西?陕西在什么地方?远不远?”老三问。

“哦!很远,很远。说陕西你不知道,该知道秦始皇做皇帝的地方吧?”

“哦!知道了知道了,那不是叫长安吗?”

“现在叫西安,被梁太监把那地方搞得一点也不平安,他比陈阎王、马堂狠上百倍,毒上百倍。”

“苍天!妖孽妖孽!老天爷为什么不报应他?你说,天上真的有神佛?地底下真有地狱恶鬼?”

“我也不知道。不过,地面上就有梁剥皮、陈阎王、马堂。”

“天杀那些妖孽!”

“天不会杀他们,我杀。”

“你……”

“梁剥皮快要来了,你不要怕,因为你没有做坏事。”

蹄声止于店门外,老三没工夫体会食客的话,匆匆出外照顾新来的旅客。

旅客共有四名,南面官道远处,尘影中可看到驮影,有一队商旅正蜿蜒而来。

店中出来了两名小厮,在店伙老三的指挥下,上前接坐骑。为首的骑士真像个行商,一身上打扮毫不起眼,腰间栓了个褡裢,朴实的面孔晒成古铜色,身材高大手长脚长,将马鞭往腰带上一插,扳鞍下马,将缰绳递给老三和气地说:“伙计,辛苦些,咱们后面有二三十个人,要在你这里打尖。好好照顾坐骑,鞍不要卸,供些水草就好。”

“爷台请放心,保证满意……”老三话没说完,突然愣住了。

男女两位食客,不知何时已出现在店门外,并肩而立有如金童玉女。

四名骑士全都现出惊讶的神情,眼中有强烈的警戒神色,目光全落在门口并立的男女食客身上。

“辛苦辛苦,你们才来呀?”男食客含笑打招呼:“大名府这条路虽然没有京师大道方便,这条唯一的顾忌是有小毛贼劫路,你们人多势众,没有任何小毛贼敢捋虎须,顺利自在意中。”

“朋友话中有话,很有意思。”骑士一步步接近。“在下姓伏,咱们交个朋友,两位贵姓呀?”

“哦!你们四位一定没在陕西耽过。”男食客也向前走:“阴狼宰森与千面客闻健是老江湖,他不会把曾经在陕西亮过相的人留在身边,所以你们都不认识我。尊驾姓伏,这个姓并不多见,江湖上有位以天罡指绝学威震武林,在徐州坐地分赃的大豪也姓伏,绰号叫莫测高深伏天罡,是阁下的本家吗?”

“正是区区在下。”莫测高深在丈外止步。

“那就对了,这条路阁下最熟,附近的不法之徒啸聚之所,阁下了若指掌,难怪会请你带路罗。”

“阁下到底贵姓大名呀?似乎对伏某的根底知之甚详呢。相见也是有缘,咱们亲近亲近……”

“不要再过来了。”男食客伸手相拒:“阁下的天罡指力,八尺内可洞穿金石。你已经默运真力,手一抬在下可吃不消啦!在心坎上来上一指头,整颗心穿一个大孔,哪有命在?”

另三名骑上,已取下大马包挟在胁下,两面一分,冷热袖手旁观。

“朋友语含玄机,伏某真不明白阁下用意何在……”

“呵呵!你明白在下的意思的,当在下说出陕西二字时,你就明白八九分了,何必反穿皮袄装羊?喂!千面客这次不再扮杜二东主了吧?扮谁呢?他的易容术的确宇内无双,很了不起”

“咦!你……”

“阴狼宰森真也不愧称燕北第一霸才,千面客的运筹帷幄也宇内称尊,可惜智者千虚,必有一失。当初狂剑堵住了柳园口渡头,走狗们居然一哄而散,从此不再渡河,岂不透着古怪?如果我是千面客,主子真的在耿在主的车马中,哪怕出动全开封的所有人手,也要拼命渡河赶到前面去接应。但居然没有人再试,任由狂剑堵住渡头三天之久。而两批车马一徐一疾北行,互相掩护,前后呼应相当灵活.行止牵制似有人从中牵线,可是,两批车马中都没有千面客和阴狼在内,这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千面客与他的主子必定在距此不远处,可保持有效的联络。因此,在下回到邯郸去查,果然查出邯郸至府城大道,夜间曾有人飞骑往返。这一来,在下想到了这条上京师的间道,与大道相距百里,快马一天可往返传信,果然被我料中了。呵呵!你们是从兰阳道过来的,没料错吧?你们前后一共派了三批人,三路齐进虚虚实实,神鬼莫测,可惜仍然逃不过在下的手掌心。这一段时日里,彼此有输有赢,你们赢的次数一直领先,但最大的一注,你们终于输了。”

“你胡说些什么?”莫测高深伏天罡沉声问。

南面来的驮队,已接近至半里外了,队前的四骑上已看出店前的情形有异,绝骑开始加快。

“哈哈哈哈……”男食客狂笑,向女食客说:“龙姑娘,你告诉他们好不好?告诉他们我大刺客林彦从不胡说,我发誓不让梁剥皮活着返回京师,我这誓言是神圣的,无可更改的……好厉害!”

指风破空的锐啸入耳,莫测高深突然下毒手出指进攻,先下手为强,可惜却被林彦及时闪开了。

打空指力不可能连续攻出,聚力不是刹那间便可办到的事,莫测高深的功力,无法到达连续出指的至高境界,一指落空,收手吸腕踏进两步,眼中冷电四射,一声沉叱,第二指虚空疾点。

警啸发出了,三骑士从马包中取出刀剑,丢掉马包拔兵刃列阵。

林彦不想试对方的指力,向左跨步说:“这才是第二指……”

左脚尖一沾地,身形反而右闪,快得有如电光一闪,似乎他刚才并未离开原位。

果然不错,莫测高深沉叱出指是虚招,天罡指力并未发出,等林彦的身形随左足横跨而移动的同时,天罡指这才重新点出,劲气破空的尖啸令人闻之毛骨悚然。

第二指落空,林彦说:“你还有一指的劲道。瞧,你已经在冒冷汗了,气息粗浊,说明刚才第二指你妄用了真力,竭泽而渔,犯了练气的大忌。”

“伏兄接剑!”一名骑士大叫。

莫测高深像是背后长了眼睛,伸手抄住了从后面抛来的连鞘长剑,一声龙吟,长剑出鞘。

“林老弟,冤仇直解不宜结。”莫测高深正色说:“梁钦差奉君命行事,他与陕西的人无冤无仇,君命在身,事非得已。老弟,你怪他是不公平的。你在陕西,已经屠杀了不少江湖高手名宿,为何不留一条活路,让咱们这些江湖人过几天好日子?老弟,凡事都可以商量,能不能平心静气谈谈?梁钦差所带的珍宝古玩价值万金,愿意全部奉赠与老弟,只要求你放他一马,尚请高抬贵手。”

四骑士到了,人落马剑已出鞘,左右一分。

驮队停在半里外,二十余人结阵相候。

“哈哈哈哈……”林彦狂笑:“姓伏的;不要用国法人情来说服我。我林彦所念念不忘的是,万千枉死的鬼魂在哭泣。你,所过的日子还嫌不好吗?梁剥皮手中的每一文钱,都沾了陕西人的鲜血。如果没有你们这些人助纣为虐,梁剥皮怎敢为所慾为?毒龙做第一号走狗,每年从梁剥皮手中接到十余万两银子,他自己也自行搜刮十余万两。自己养了两卫贼兵。你们这些江湖败类,把这种丧心病狂的作为当作是过好日子?”

“林老弟……

“我给你们一条活路走,我林彦不是赶尽杀绝的人。”林彦拔出冷虹剑,神色庄严地举剑:“你们走!走得远远地,今生今世,我不希望见到你们贪婪的嘴睑。天下各地共有百余名税监,其中也有不少人性未泯的人,只要你们这些人不去投奔他们唆使他们作恶,这世间仍然是美好的。言尽于此,生死任君择,在下已情义两相全,诸位可以决定了。”

“你已经逼得咱们无路可走。”莫测高深咬牙说:“得人钱财,与人消灾;我伏天罡的声誉不是轻易得来的,今天是有你无我。朋友们,联手!”

八个人形成半弧,刀气迸发,剑气森森,开始徐徐走位。

“哈哈哈哈……”屋顶传出震天狂笑,符瑞与表妹傅天奇俏立在屋脊上,符瑞的笑声震耳慾聋:“八个人要围攻林兄弟,那又不是拼命,而是送死。千手神魔的得意门人,在同一瞬间杀八个高手,可说易如反掌,这些可怜的人,怎会愚蠢得妄想围攻的?这不是有意逼林兄弟下毒手吗?哀哉!”

“表哥,我们也下去分几个。”傅天奇笑吟吟地说。

“不要。”符瑞断然拒绝:“你瞧,连龙姑娘都退出圈子了,我们下去帮着收尸吗?”

千手神魔,那位令武林朋友心凉胆跳的暗器祖宗,真有令人闻名丧胆的威力。

莫测高深的脸色,突然变得苍白失血,举手一挥,示意同伴后退,说:“林老弟,咱们凭真才实学公平一决生死,你可愿意?”

“在下乐意奉陪。”林彦沉声说:“但你的人必须退出五丈外,免滋误会。”

本已退出两丈外的七个人,依言重新后退。

“伏某承情。”莫测高深说,立下门户准备进手:“下手不留情,在下候教……”

林彦不再客气,一声轻叱,毫无顾忌地走中宫突入,剑出似电耀霆击,以火爆的冲刺猛然急压,一看便知他要以力胜,速度惊人,逼对方硬接,闪避不及就得对架,不给对方有制造空门的机会,闪避必将受到更猛烈的追击。

莫测高深确是无法闪避,斜身减去正面的压力,“铮”一声封住攻中宫的一剑,火星直冒。

糟了!封的力道不足,连人带剑被震得向左移位,马步不稳。

马步不稳,重心必定移动;这是说,已完全失去了反击的机会。

冷虹剑连续吐出一道道快速的光华,一剑连一剑。一步赶一步,以雷霆万钧的威力加紧压迫,不让莫测高深有任何重稳马步的机会,剑尖着着不离对方的胸、腹、胁各处要害。

“铮铮!铮……”莫测高深发狂似的封架,左闪右扭马步大乱,根本无法摆脱吞吐如电的剑虹,除了缩小受攻击的正面,紧守住致命的中宫要害外,不要说反击,连伸长手中剑的机会也未能抓住,剑不伸长当然没有攻击的能力。只片刻间,被逼得换了十余次方位,向斜后方退了两丈余,手忙脚乱惊怖万状,右上臂已出现了血迹。

“铮!”最后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四十八章 烟消云散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