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龙腾》

第11章

作者:云中岳

“老弟,在下双目不盲,已看出老弟是非常人……”

“李大侠,天下间没有非常人,你我都是极平凡的人,所不同的是,你阁下是武林中声誉甚隆,有田地有家室的地方名人。而我呢?惭愧,凭一双手一双脚流汗吃苦混饭溯口,闯荡江湖旦夕为衣食而忧。阁下练武志在英雄豪杰,而小可却只为了免于饥饿不得不练些小技防身,只求温饱于愿已足,不敢奢望做大英雄大豪杰,更珍惜生命,不想和任何人伤和气。”

他的话相当不客气,但神情十分诚恳,最后说:“李大侠,小可所说的皆是由衷之言,决无丝毫讥讽挖苦之意,只不过表明小可对人处世的态度而已。小可在江湖闯荡,宗旨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不生事也不怕事,尽可能不和人妄论活计生意以外的事,以免恩怨牵缠遥无了期。咱们言尽于此,幸勿打扰。”

最后两句话就不客气了,简直是在下逐客令。

这时,店门口进来了俞老庄主,还有五个地方上主事的人。

寒剑李如陵知道无法再和龙郎中谈下去,只好苦笑着告辞,向俞庄主打眼色,七个人在左首一桌落坐。

酒菜送上,龙郎中迳自进食,吩附店伙替叫驴安排草料,不再理会。

邻桌的七个人客套一番;店伙送上香茗,寒剑李如陵神色凝重地道:“俞庄主,敝下接奉手书,既与周大嫂及张贤弟赶来,希能为庄主分忧,对贵庄与平邱集之间的争端,下书人语焉不详,到底内情如何,尚请详告。”

一面说,一面用茶水在桌上写:“说与这位郎中听听,俾能将其留下助贵庄一臂之力。须知风尘奇人大多皆有怪僻,请将不如激将。”

俞庄主醒悟,长叹一声道:“真是一言难尽,说起来一把辛酸。去年虞县决堤,形成了这一带万顷新土。我们都是经官府核准前来开垦的,全都是家境清寒无田无地的人,不然谁愿意离乡背井到这儿活受罪,来时平邱集的人不但不排斥我们,反而给我们不少方便,谁又知道他们心怀不轨呢?当时咱们舆泰山村的人挑黄河,老少们全出动,而平邱集的人却袖手旁观,十来里地的河堤,全是咱们与泰山村的人流血流汗成的。今年初夏麦子收成,他们却前来赶咱们走,展开枪收的血腥械斗,他们杀了我们十六个主人,泰山村也被杀了十五名。最后官府出面调停,总算事态不再扩大。月前高粱收获季到来,他们又大举杀人,请来了不少凶手,我们也旱有防备,但实力仍悬殊,他们不但抢收了本村大部份的高盘,且先后杀了我们四十四人。敝村派人向衙门投告,官府不予受理。他们更变本加厉,要敝村和泰山村迁离,不然将全部屠杀。他们已经志在必得,用金银买动了官府,他们会办到的。至目前为止,为了请人替我们主持公道,粮食已快卖完,只留下种子而已,我们已无力支持,唯一的指望,是李大侠三位了。”

寒剑李如陵长叹一声,黯然地道:“据在下所知,刚才那沂州双煞,只是平邱集近来所请的三批职业凶手中的一批而已。另两批都是江湖中的败类,杀人不眨眼的恶贼,只凭在下三人,我看……俞庄主,这……这……”

“李大侠的意思……”俞庄主焦急地问。

“我的意思是……贵村该早作打算,还是……是……”

“怎样?”

“田地事小,性命事大……”

俞庄主倏然站起,道:“李大侠的意思,是要我们放弃以血汗开垦出来的田地么?不!我们都是抛弃往昔的家业,离乡背井到这儿落业的,要放弃……”

“俞庄主请别误会了在下的意思,在下之意,是先不必急于冬耕,宁可过些时日辛苦些,先行忍耐些少时日,由在下至各地召请几位武艺高强的朋友,来和他们理论。”

“唉!但……但……本村的粮食已空……”

“庄主请放心,不必为银钱操心打算,在下自会慎重处理。侠义道的英雄豪滦,不会因银钱的事而……”

话未完,邻桌的龙郎中已酒足饭饱,离座到柜旁会账去了。

寒剑李如陵放弃了挽留龙郎中的念头,叹口气摇头,向俞庄主低声道:“看情形是无法挽留他了,任何事也打动不了他,咱们只好另行设法。”

“李大侠,我想,由我出面挽留他,也许……”

“我已试过了,他说过不愿多管闲事,任何人也留不住他的。请稍后十天半月,我往开封走一趟看看,请几位朋友前来助拳。在下未返回之前.庄主千万不可妄勤,小不忍则乱大谋,多死无益,务必管束村人忍耐。”

“老朽遵命,翘首静待大侠的消息。”

龙郎中四时出店门,外面闯入一名大汉,同里叫:“平邱集来了大匹人马,二庄主请庄主至庄门一行,他们要进庄了。”

俞庄主脸色大变,急急向外赶。

寒剑一把握住庄主的手膀,沉声道:“庄主,请记住,忍耐。”

龙郎中出了店门,站在凉棚下举目四顾,四周的村屋前,不少男女老少齐向小店默默地看望。店门前,一群村人皆用充满希求、可怜、无助的眼光,向他默视着。

他冷然注现看四周,木无表情地排众而走,到了拴马椿前,沉静地解,挟了山藤杖跨上了驴子背,扭头看了从店门奔出来的俞庄主一眼,一抖,驴儿徐徐地驰上了大道。

东面蹄声震耳,烟尘滚滚,八匹骏马像潮水般涌到了龙王庙前突然停住不动,八匹马一字排开,将道路全都堵死了。

八骑土中,中间靠左的那位老兄就是去而复来的于三爷,沂州变煞却不在其中。

小驴蹄声得得,直向前闯。

“就是他。”于三爷指着迎面而来的龙郎中叫。

另七名骑土全是精悍壮实的中年大汉,一个个粗眉大眼,恶形恶像,带了刀剑身穿劲装,一个比一个凶猛,一便比一但狰狞。

中间两人是三角脸,一是高颧骨凸下颚的大汉。

三角脸大汉肓了小驴背上的龙郎中一眼,冷冷地道:“就凭这么一个江湖小混混,也能将两煞赶跑?我不相信。”

高颧骨大汉鹰目炯炯,哼了一声道:“这人我认我。早些天在归德府小校场旁,他在那儿卖葯,吹得一手好萧。”

于三爷接口道:“那么,他不会是嵩高庄请来的人了。”

“管他是不是,我找他。”三角脸大汉说完,便待下马。

驴儿到了。龙郎中在三丈外勒住,淡淡一笑道:“借光,让我郎中过去。”

他的目光落在于三爷的脸上,又道:“于三爷,阁下叫这许多人来,真要和我走方郎中过不去?

我看还是免了吧!何苦来哉?”

最左首一名勾鼻大汉抽出插袋里的弓,扣上弦,弓弦徐引,冷笑道:“我神弹子田展要射他那张臭嘴。”

“嗡”一声弦鸣,一颗银星破空而飞,划出一道淡淡红影,一闪即至。

龙郎中下慌不忙,伸左手一抄,银星倏灭。他食拇两指抓看一颗指头大小银弹丸,装模坐样地注视片刻,顺手将银弹丢掉,滑下驴背,将驴赶下路左的龙王庙广场,点着挂有葯招的山藤杖,手在怀中掏,掏出一把明晃晃约六寸飞刀。

他用食拇指拈住刀尖扬了扬道:“神弹子田老兄.你的神技果然名不虚传。你听了,大概于三爷在半路上碰到诸位,没空将刚才的事告诉你们便急急地赶来找场面。我再说一遍,我龙郎中走江湖混口使吃,决不想称英堆道好汉得罪衣食父母,不惹事生事,但都不怕事,你老兄神弹了得,给在下一弹。俗语说:光棍打光棍,一顿还一顿,我郎中不愿白挨,来而不往非礼也。你下来呢?还是马上接刀?”

神弹子田展大怒,一声怒吼,弓弦狂鸣,弹出有如连珠一般,连发三弹,全向龙郎中胸腹射去,相距只有三丈左右,弦响弹到,想躲委实不易。

龙郎中屹立如山,举杖尾信手连点,“得得得”三声极响,三颗银弹全被震飞五丈开外弹落在地上。

“下来!”龙郎中冷喝,电芒一闪。

“唏……”神弹子的马突然悲号,发汪地蹦跳,马额中心只露出一星刀柄子,蹦了两下突然倒在地上。

马群大乱,受惊向左右急敝。

神弹子骑术高明,马未倒地人巳下地站稳,骇然撤下背上的长剑,左手仍抓住大弓做兵又,摆开驾势向前迫近,怒叫遁:“好小子,你该死,你……”

龙郎中微笑在一旁等待,左手已拈了一把飞刀,笑道:“你如果想死,我这一刀射你的咽喉,想活,射你的腿臂,老兄,你要死呢?还是要活?”

另一骑士已下马冲到,手中的鬼头刀冷电四射,从右侧急冲而上,一面怒叫:“田兄退,让兄弟剁下他的驴头做溺器。”

叫声中,招出“力劈华山”刀沉力猛,捷逾电闪;啸风之声令人闻之血为之凝,头皮发炸.龙郎中像是鬼魅幻影,左移三尺,刀尖从他的右臂前一闪而过,间不容发。

山藤杖一闪,看清的人不多,但见灰影一闪即没,然后才听到藤杖啸风的异响。

“啊……”使刀大汉发出一声令人心魄下沉的狂叫,“当”一声将刀摔出丈外,身躯疾转,转了两匝方始踉跄地冲出路旁,以手摸着右颊,“篷”一声摔倒在地不住地哀号。

地上,鲜血四溅,其中有块血团,那是颊肉。龙郎中那一杖,把使刀大汉的右颊擦掉了。

龙郎中虎目生光,向在两丈外发抖、脸色发青的神弹子冷冷地道:“我龙郎中行医济世,救人而不想杀人,但我这条命也不愿被杀。谁想要我的命,我将以牙还牙,你说吧,你想要我郎中射你那一部位?”

他那一记山杖,吓破了大汉们的胆,神弹子惊得手脚都软了,冷汗直流,颤抖着向后退。

于三爷急急奔上,伸双手乱摇,叫道:“请手下留情,有话好说。”

叫声中,硬着头皮拦在两人之中,向龙郎中不住地拱手。龙郎中冷笑了一声,道:“阁下,前倨后恭,你……”

“咱们有话好说,请高抬贵手。”

“哦!你老兄说得倒是挺轻松的嘛!”

“在下多有得罪,错不在田展兄。”

“那么,我找你罗?”

于三爷打一寒颅。退了两步道:“在下知罪,特请龙兄光临敝庄,为龙兄陪罪,尚请给在下一次机会。”

他一面说,一面打恭作揖。

龙郎中收回了飞刀,冷冷地道:“在下要赚钱糊口,无暇接受阁下的陪罪,你走吧l”于三爷心头一块大石落地,陪笑道:“龙兄如果要钱,小事一件,敝庄刻正招请保镖……”

“呵呵!斌庄要请保镖?”龙郎中打断了他的话,笑着问。

“是的,是……”

“贵庄出多少酬劳?”

“年酬白银八百两。”

“哦!被丰厚哩!,但在我来说,你们却未免太小气了一点。”

于三爷大喜,急急地道:“笼兄,这只是年酬而已,仅系指一些艺业稍次的人的酬金而言,对艺业超人的……”

“能给多少?”龙郎中抢着问。

于三爷心中更是高兴,还以为对方有意哩!笑道:“像龙兄这种超尘拔俗的高手,兄弟愿以年酬一千二百两聘请龙兄……”

“哈哈哈……”龙郎中狂笑,笑完道:“你老兄简直是太慷慨了,区区一千二百两银子要我替你们保一年镖。老兄,龙某受雇杀一个人是黄金一百两,折算白银是四百两,你却想用自银一千二百两替你们保一年镖,笑话!”

“龙兄,先到敝庄再说,咱们慢慢地商量。”

龙郎中去牵他的驴,摇手道:“没有谈的必要,近年来在下的杀人价格行情再涨,你们出不起,免谈。”

说完,跨上鲈背,山藤杖一挥,走了。

于三爷向大汉们挥手致意,上马追随小驴驰出了东庄门,跟随在龙郎中的身后,向平邱集缓缓的行去。

平邱集共有两座村,前村是赶集的所在,建有六座天棚,还右贩责牲口的畜栏。居住在前村的人们,全是来自各地的行商,百货杂陈,是座相当繁荣的大集。

前村至后村之间,中间有一条两旁槐树成荫的半里长村道。后村,是本地村民的宅院,比嵩高村整齐得多,房舍的格局也讲究得多,四周建有丈余高的寨墙,右四座寨门,四角建了碉楼。站在北面的寨门楼向北望,十里外的河堤像一条静静躺在那儿的巨蛇。

南寨门的村道阔约四丈,可以并行四部大车,笔直地通向全村。前村的市集在大道的北首,南面是贩卖牲口的地方,往来徐州与归德府的车马,事实上是贯前村而过。赶集的日子,前村人山人海热闹极了。

前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1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地龙腾》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