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龙腾》

第13章

作者:云中岳

邱大爷前进无路,后无退所,被中海一逼,一一吐实。

中海听说交花红的人是双头蛇陈魁,猛忆起秦岭道上小襄王手下的老贼双头蛇来。那次小襄王假冒白衣神君的名号掳劫金凤,就是双头蛇出的阴谋诡计。

他沉住气,仍想套出主使的人,压下汹涌的心潮问:“双头蛇陈魁,不是小襄王的狗头军师么?”

“是的,目下他高升任香堂的主坛执法,在会主手下供职,已不受成少会主管束,我的话句句是实,不信你可以随成少会主到湖广找双头蛇问问。”

“我会问的,不止问双头蛇,还得问其他的人,免得委屈你。老兄,除了双头蛇之外,另一人是谁?”

“另一人我不认识,只知他姓屈,还是听双头蛇叫他屈兄,所以知道姓屈。那人比我年长十来岁长像阴沉而狞恶,像个从阴司地狱放出来的恶鬼。”

中海左手贴着墙角连连微扬,连扔三把飞刀。接着狂号声震耳传来,令人闻之毛骨悚然,“噗通通”一阵水响,奔来的四名持弓箭大汉,有三个中刀跌落池下去了。另一名箭手吓得浑身发抖,扭头狂奔,弓箭也丢了。

牟子飞心胆俱裂,骇然叫:“龙老弟,我答应还债,你怎么还杀我的人?你……”

13a中海脸色泛青,颊肉不住抽搐,大颗泪珠向下直落,用近乎嘶叫的声音问.”牟子飞,你真不知道那次你们杀的老夫妇是谁么?”

“我……我怎知道?你……”

“你知道鬼眼丧门目下在何处?”

“不……不知道。”

暗门中,闪出了两名大汉,左右一分,一名突然打出一枚钢镖,击中了瑟缩在墙角的最后一名保镖的小肮,保镖狂叫倒地,在地上翻滚哀号。

另一名大汉正想扑向牟于飞,中海厉叫:“不许动手!站在一旁。”

声如天雷狂震,把大汉吓了一跳,怔怔地问:“朋友,我夜枭孙德为何要听你的?”

中海大吼道:“我大地之龙的话,你非听不可。牟子飞,那次被你用虎爪分尸的老夫妇姓龙。”

牟子飞立时如被五雷轰顶,用半窒息的声音问:“你……你……姓……姓龙……”

“不错,我姓龙,绰号是大地之龙,你要知道鬼眼丧门陶宣的下落么?他死在福建黄泉坡,死在大豹的爪下,那是我大地之龙一手促成的,他已受到报应,九泉瞑目。被你们杀死的人,还在等你们偿还血债。”

牟子飞脸色死灰,用不象是人类的声音叫:“你……你姓……姓……龙……”

“那对无辜的老夫妇,是在下的双亲。』牟子飞扭头便跑,夜枭孙德和同伴同时双剑齐出,吼道:“血债血还,你的未日到了。”

“铮铮!”金芒疾闪,虎爪左右分张,两金剑全被扣住了,两人身形急退虎口流血,摇摇慾坠。

牟子飞虎爪一挥,两枝剑便脱爪而飞,人向暗门口急窜,捷逾电闪。

“打!”中海沉喝。

牟子飞知道中海的飞刀厉害,火速扑倒。

岂知中海已算定他必伏倒避刀,飞刀巳先取得必中的路线,半分不差,飞刀插入他的命门穴外方一寸处。

“啊……”他惨号着仆倒,丢掉虎爪向前爬,仍想爬入暗门。

夜枭孙德赶上一脚踏在他的腿弯上,冷笑道:“老贼,你认命吧,快打开藏珍室。”

夜枭的助手抓起一具尸体挡在身前,伸出钢鞭向扑来的中海喝道:“站住,咱们办完事之后便把人交给你。不然咱们宰了老狗,你将一切成空,血仇难报。”

中海不敢不站住,切齿咒骂道:“你这无耻狗贼!你要将姓命来换取珍宝么?大爷已经问出了口供,用不着牟老狗了。要命,你两个就给大爷快滚,要死,大爷不妨成全你们。”

夜枭将牟子飞提起向前推,急叫道:“龙兄,咱们好好商量。你为报仇咱们为财,何必何了和气喏!人给你,但必须请你老兄将开启藏珍室的机巧迫出,开启室门便成。”

慕地,后面的暗门冷风凛凛,衣袂飘扬。平时,这道暗门是进风孔,经常有新鲜空气进入,如果有人闯入。进风孔自闭,风由水牢的喷雾口透入室中。

水池旁的喷雾口突然力道急减,喷啸声倏止。中海扭头一看,看到剩下的三名箭手,正恐怖地躲在池角的短墙下,一步步向进入地道的小门移。

谁都没留意这阵风是否有怪,连中海也大意了,他感到鼻中嗅入一般奇异的幽香,吃了一惊,讶然叫:“咦!什么香?这是……嗯……”

话未完,他倏然地感到头重脚轻,眼前发晕,似乎灯光突然朦胧,所看到的景物都在旋转,“砰砰”一声摔倒在地。昏厥前片刻,他看到暗门里窜出三个人影,夜枭的朦胧身影已在他倒地之前先倒了。

暗门中窜出的三个人,为首的是白二爷,其次是天香姑娘和一名侍女。

天香姑娘的手中,仍抓着她施放迷魂香的紫巾,奔近牟子飞先将一些葯末涂向牟子飞的口鼻,急叫道:“二叔,快替爹起刀里伤。”

伤还未里好,牟子飞已经苏醒,狂怒地叫:“扶我起来,这恶贼并未打算一刀要我的命,射中命门穴旁,他定然想剐我消很,我要他好受。”

白二爷脸色泛青,急急地说:“大哥,先别管这家伙的事,大事不好。”

“怎么了?”牟于飞惊问。

“今晚两贼秃带了六个人同来,而狂丐却带了几个可怕的高手到了。第一起四个人引走了成公子第二批有二个人,由兵刃上猜出,定然是神驮杨彪和自衣神君。他们可能是追踪成公子而来的,十六煞神死了十名之多,人熊欧文被神驼的苍木盘龙杖击伤吐血,金锺罩也护不了身。”

“他们人呢?”

“追成公子去了,庄院仍在火海中,谁知道他们会不会去而复来?咱们……”

“先别管他们,你去照顾上面的人救火,万一事急时可以进入地道暂避,他们绝不会久留的。”

“龙师父是怎么回事?”白二爷注视着不远处的中海问。

“贤弟没看到刚才的事?”

“没有,小弟和侄女刚到暗门附近,便看到你被人所制,天香侄女便开启风门施放迷魂香。”

天香已替乃父包扎停当,向中海奔去,正想将解毒葯抹上中海的口鼻,牟子飞见状大吼道:“住手!开启地牢,将他扣上剥皮柱之后再将他弄醒。”

“爹,你……”天香讶然惊叫。

“他,他果然是来杀你爹的凶手。快,别废话,你难道不知射我的飞刀是他所发的么?”牟子飞狂怒地叫。

白二爷一怔,久久方说:“大哥,要我帮忙么?”

“你走,我一个人够了。”牟子飞挥手说。其实,他不愿白二爷在场,怕中海醒来时说出他的真姓名:“好,小弟告辞。”白二爷只好告退。

“杷她也带走。”牟子飞指着侍女说。

白二爷带着侍女走了,水池旁的三名箭手站在池旁,趑趄着不知如何是好。

牟子飞闭上暗门拾起去在暗处的虎爪,向天香低声说:“准备迷香,放翻水牢刑手。”

“爹……”

“不必多问,等会儿你就知道了。”

他走向壁间,按向一块方砖。方砖退下,现出砖下方的空孔,伸手入内推动一根铁柱,一面向水池旁的箭手叫:“赵老弟,你们过来帮帮忙。”

三名箭手指了指水池,说:“东主,两个和尚还未沉下去哩!”

“别管他们,池壁其滑如油,深有六丈,如果他们能逃生的话,早就逃上来了,你们阻不了他们的。这样好了,放下闸板。”

机轮声轧轧沉响,池侧壁间与池同大的一块巨型包铁闸板徐徐放下,厚约尺五六,有九根铁链扣吊,沉重无比。

三名前手直待闸板将水池盖实,方推上墙壁上的扳手,向这儿奔来。

先前牟子飞扳动内壁铁柱的左侧,此时出现了一座六尺高三尺宽的秘门,墙向内移,在四尺后停住了,人如进入,须从两侧的空隙折入室内,在外向里看,视线会被壁门所裆。

三箭手刚一走近便踉跄倒地。

牟子飞冷笑道:孩子,刚才姓龙的狗东西已将为父的真名号说出,这几个人全听见了,他们不死,为父将大祸临头。你去开启水牢盖,将这些人丢入水牢永绝后患。”

“爹,龙……”

“我要亲自料理他,看看是谁泄漏了我的底细。如果是双头蛇,那老狗他总有一天会受到报应。”

“爹,到底是怎么回事?”

“别问。总之,姓能的一天不死,为父一天不平安。”

天香不敢再问,走向开启闸板的机捩。闸板放下容易,升起困难,她一个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出了一身香汗,方将闸板升起。

池中,两个和尚已是奄奄一息,用裤子罩上空气做浮筒,为生命作艰苦的挣扎。

裤浮筒不太管用,气泄得特别快,而他们肚中装满了水,力道已尽,每次重新罩气,必定再灌入不少池水入肚。看来,两个家伙快完蛋了。

她毫不动容,转身去拖被迷昏的人,一次拖两个,五个人分三次丢,费了不少工夫。

牟子飞将中海拖入之后。地牢门却为了准备让天香在虑理了水牢的事之后再进来,所以并未关闭上。

而她却并不急于进入地牢,因为她不愿亲见中海被乃父用酷刑虐死,尽避中海已经拒婚,她仍然难将中海忘怀。眼不见为净,她只好藉故留在室外,“噗通通……”水击如雷,水柱上冲,两具尸体落水。

巴图活佛相距最近,一阵动荡,裤子做的浮筒向外荡,气体迅速泄出。巴图活佛“咕噜噜”喝了几口水,狼狈地重新做成一个浮筒,大叫道:“放我一条生路,贫僧发誓立即退出中原。”声落,人向下沉,好半晌方重新浮出水面。

天香站在池旁,冷笑道:“秃驴,你说的倒蛮轻松,将你的尸骨沉埋在牢尼喂鱼虾,不比放你返回故土好得多么?”

“放了我,我的朋友不会来找你们,不然,日后你们将后悔无及。”

『欢迎你的朋友前来送死,你不用指望了。”她冷笑着答,转身去拖另两具尸体。

地牢中,中海悠然醒来,首先,他看到眼前站着脸色狰狞、眼神怨毒的虎爪追魂牟子飞。他想动但已经不可能了,身入牢笼,大劫临头。

这是一座地方不小的地底牢房,右首一列共有三座铁栅小间,里面还有四个奄奄一息的囚犯。左面是刑室,陈列着各式各样的刑具。有上吊刑的吊环。有可打入铁箍的头箍.有四面有栓索的灌水台,有中有压膝板的老虎凳。有拉松筋骨的阎王架……那一列刑具架上,有各式利刀,从细长而薄的分肉刀至砍脑袋的厚重刽刀,样样俱备。

皮鞭、荆条、夹肉竹板、碎骨槌、脚板钢刷、脑凿……每一件刑具,皆令人望之心寒,魂飞魄散的。

他所站处,是一处下面有一深约半尺,圆径五尺余的浅坑,顶壁垂下一根木桩,两侧各有一条设有钢环的铁柱。他的头发被木柱上方的钢环扣系得结结实实,双手外分,左右铁柱上的钢环扣紧他的手腕,用牛筋纹得紧紧地。脚下也有两个钢环,分别以牛筋栓牢。除非有九牛二虎之力,不然休想脱身。

他那插着飞刀皮护腰搁在靠壁根的钉板台侧,衣裤尽脱,只留下一条犊鼻裤掩住下体,地底温暖他居然感到浑身发冷。

“完了!我落在老狗的手上了,当初我该一飞刀毙了他的。”他在心中暗叫,后海不迭。

身前不远,牟子飞正在系围裙,象个屠夫,壁根火刑炉炭火熊熊,烙具已在炉中发出可怖的红光了。

牟子飞系好防污围裙,在中海面前咬牙切齿地一站,脸色狰狞已极,先“劈劈拍拍”给了中海四记阴阳耳光,然后泛起阴毒的冷笑。

他以饱含怨毒的眼神盯着中海,问:“姓龙的,你知道你目下的处境么?”

中海已看情了四周的环境,绝了望,知道死期已近,反而倒无面谓了!死,也要死得英雄些,冷冷地说:“这儿是阁下的地牢刑室,先前只道你隐姓埋名已经改邢归正了,看了这座地牢刑室,原来你暗中仍在为非作歹。”

牟子飞阴阴一笑,毫不隐瞒地说:“不错,牟某仍在为非作歹,不然的话,下半世那会有好日子过,你以为有了田地便够开销了么,不够的,官府的钱粮丁役你该知道负担不轻呢,再说,早年我那些朋友仍在世间浪荡,他们一天不死,我的身份便会有暴露之虏,因此我必须替他们打算,请他们早日离开这乱七八糟的尘世。”

“哦!原来如此,难道你一口气杀了嵩高庄六十四个……”

“你大概还不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3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地龙腾》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