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龙腾》

第16章

作者:云中岳

中海被矮寿星的虬龙棒擦伤左肩,同时小腿适才被九合金丝带所缠,也感到火辣辣地生痛。矮寿星的雄浑内力令他心中懔懔,再不走,老命恐怕得丢在这儿了。

他奔近屋旁停放的马车,后面青虺四娘行将追及,已无暇多想,收了剑喝声“打”!右手连发三把飞刀,全力向后猛掷。

青虺四娘追得太急,而且也太大意,双方相距不足丈五,冲势既急又猛,飞刀的迎击更加快得匪夷所思,已没有任何回避的机会,银芒甫始入目,飞刀已至。

“铮!”一把飞刀被她的蛇齿矛震落。

“噗!”第一柄飞刀击中她的右胯骨,划破了裤管,但飞刀被她的护体奇功所挡,震落地面。

“嗤!”厉啸刺耳,从她的顶门掠过,打散了发髻,带走了不少头发,金簪从中而折。

她大吃一惊,身形倏止。

中海跃上车顶,转身向后戒备,反纵而起,直升两丈上了瓦面。脚刚沾着瓦面,身后劲风压体,原来瓦面上早已有人潜伏,一只大掌巳向脊骨拍到。

他虽然向外留意是否有人跟踪追上,但眼角看到左肩后有人影,事急矣,猛地向右一扭,左转身一肘顶出。

身后突袭的人一掌拍空,中海反击的左肘已经迫近面门,百忙中向后急退。

一肘落空,中海如影附形迫近,反掌便拍,直取对方的脸部。

暗袭的人是个穿着褴褛的中年人,是原来把守在城门口的暗椿,身手居然了得,再退两步,避开反掌一击。

这一招叫做“连环顶心三击”,是跟踪袭击的狠着,肘攻心坎如果落空,对方不管是侧闪或后退皆逃不出接肿而来的猛袭。侧闪,掌便削出。后退,则反掌击到。即使避开反击一击,第三式是翻掌登出。一招三式一气呵成,打击连环而至,不易化解,更不易避开。

中海欺身直上,翻掌一登,“噗”地击中对方的右胸。

“啊……”褴褛中年人狂叫,身躯向后便倒。

中海贴身迫上,俯身抓住对方的双脚,喝击“打”他以敌人做兵器,旋身将人向后扔出,砸向刚跃上瓦面,但脚尚未落实的火眼毒猴。人扔出扭头便走,穿房越脊纵跃如飞,向市中心走了。

“砰”一声,火眼毒猴被飞来的人撞中下身,两个人同向下堕。

下面大乱,高手们纷纷跃登瓦面,在屋顶狂追已经远出十丈开外,越过五六间屋顶的中海。

这次遂平狠斗,大地之龙的名号脱颖而出,一鸣惊人,名震江湖,谣言愈传愈离谱,再加上有心人的故意宣染,事实反而失真。有人说,大地之龙大闹遂平,在龙虎风云会百余名高手围攻之下,击毙杀伤二十余名功力奇高的会友,力退天南三剑,击伤燕山四毒,在光天化日之下,从容而退,如入无人之境云云。

由大闹遂平的事,便牵出福建击毙海宇五雄、诛歼凤阳七女中的五女等等事迹,消息不迳而走,江湖震动,武林騒然,大地之龙的声誉,跃居江湖十六高手之列了。

城北闹事,市面张惶。中海越屋而走,进入城南闹市,甩脱追踪的人,然后,从偏僻处越城而出奔入乡间隐身。

城中大乱,龙虎风云的人大举搜查,整整闹了一天,毫无结果。

入暮时分,中海在一处村落中买食物充饥,饱餐一顿,然后再次向城中走。

由于黑旗令主属下的出现,他想起了穷学究临死前所说的话,说是安庆双丑已经投奔黑旗令主,机会来了,何不前往找人问问安庆双丑的下落?

经过白天的纷扰,城中巳是步步危机他竟然会去而复来。谁也没料到他仍然胆敢回到高升栈生事他在城外等到二更将尽,方始越城而入。夜市已收,街上行人稀少,他穿街越巷到了高升栈的后面小街,翻越院墙向右侧第三进上房掩去。

三更初的豉声远远传来,是时候了。

上房的外侧,是招呼上房客人的店伙计住处。他必须先找伙计问明底细,不能乱打乱撞。

所有的房间灯火全无,只有店伙计所住的房中有灯火,菜油灯的光芒暗淡,从门缝中出更是朦胧不清。他蹑手蹑脚模近门旁,侧身倾听。运气不错,里面的人还未睡,正在聊天呢。

他先不急于入室,定下心仔细听他们说些什么。先是一个年青人的声音,神情愉快地说:“老天爷,送走了这群黑道好汉,可松了一口气啦!接了这种豪客,整日里胆战心惊,真不是味道。”

“谁说不是?动刀动枪打打杀杀,真要命,一个弄不好,把老命赔上才冤枉呢!”另一个中年人的声音说。

“李叔,黑旗令主这群人,说好在咱们这儿落店,怎么又勿匆走了?怪事,这些人行事委实令人莫测高深,他们该不是搬到永顺老店去投宿吧?”青年人问。

“永顺老店?见鬼!他们大群人马出了南门,往确山去了。他们的坐骑都是千中选一的骏马,保险天没亮便可赶到确山。”

“不会吧?既然要到确山,怎么遗留下两个人在咱们这儿住宿?”

“谁知道他们是什么用意?连他们自己也搞不清是怎么回事呢!别说了,睡吧,明天要早起呢。

咱们在这儿胡猜乱说,犯了他们的禁忌,被他们知道,咱们脑袋明天可能就不会在脖子上了咦!你…你……”

中海突然出现在房中,两名店伙惊得直打哆嗦,恐怖地往床旁退。

中海以黑中蒙脸,两店伙无法看出他的身份。他堵在房门口,平静地说:“诸位不用害怕,请问黑旗令主留下的两个人住在那间上房?”

“在……在西……西跨院上……上房。”

“劳驾,请带在下前往一行。”

“这……这……”店伙恐怖地叫,语不成声。

“走罢,你只须站在远处指点……”

话尚未完,中海突然将灯吹熄,迅疾地贴在门后。

门外廊下暗影处,传来低沉的低喝:“老兄,出来吧,不必劳驾店伙指引,咱们湘西谭氏兄弟恭候大驾。”

中海大踏步出房,在廊下叉腰屹立。天宇中万里无云,星月交辉,洒下满地银光,寒露侵肌。他所站之处附近三丈内空荡荡地,左右皆植有几株扁柏,假使有人从扁柏下用暗器袭击,十分可虞。但他不在乎,向左面的柏影低叫:“两位若是黑旗令主的弟兄,便请出来说话。”

两黑影徐徐出现,黑头巾,黑劲装,左手握着连鞘长剑,身材中等,极有风度地缓缓走近。月光下,两人的脸孔皆无所遮掩,都是国字脸堂,留着短须,面色有如重枣,看来年纪约在五十左右,一看便知是亲兄弟,脸貌相同;打扮一式。两人在两丈外止步,左首的人说:“阁下的胆气高人一等,在下佩服。”

中海淡淡一笑,说:“老兄过奖了,语声发自三四丈外,两位的足音也瞒不了在下,似乎用不着顾虑两位在房外袭击,与胆气无关。”

“有道理。足下可否以真面目相见?”

中海拉掉蒙面巾,冷冷地说:“有何不可?在下并未打算偷偷摸摸。”

“咦!大地之龙。”左首的人讶然低叫。

“不错,正是区区在下,两位是……”

“在下谭家昌,舍弟家盛,在令主手下供驱策。”

“黑旗令主一代英豪,亦正亦邪,亦侠亦盗,为人不失豪杰之风,为何甘心受龙虎风云的驱策?

有说乎?”中海冷冷地问。

“这些事,尊驾最好不必过问。”谭家昌也冷冷地答。

“阁下找咱们的令主,请教有何贵干?”谭家昌接口问。

中海似乎有所发现,徐徐凝神四顾,一面说:“无事不登三宝殿,在下今晚的来意……”话未完屋顶陡地传来一阵长笑,有人得意地高喝:“尊驾的来意,定然是昼间以为有机可乘,所以晚上来说动天南三剑,有意进行策反阴谋,不错吧!可惜你枉费心机了。”

中海心中暗懔,但镇定地扭头上望,发现瓦面上站着三个黑影。远处的屋脊上,月光下,隐隐可见不少伏在瓦面的人影。对面屋脊上,五六个黑影也徐徐站起,刀剑的光芒闪闪生辉。

左面柏树影下,缓缓升起三个劲装大汉。右面屋角,幽灵似的闪出四个灰抱老人。他暗暗心惊,暗说:“糟!我陷入重围了。”

对面瓦面上,传来马面无常愤恨的叫声:“让他说完,看他能供出些什么来。”

谭家昌呵呵一笑,接口道:“大地之龙,你看清了么?”

中海暗中戒备,沉着地问:“阁下,看清什么了?”

“尊驾的处境,你难道没有看出凶险?昼间天南三剑籍故推托,让阁下从容脱逃。马副坛主料事如神;知道阁下必定与天南三剑有勾结,且料定阁下必定会去而复来,阁下的坐骑还留在店中呢。因此将天南三剑打发走,布下天罗地网等候阁下光临,果然不错,阁下来了。”

中海心中焦急,但仍从容地问:“阁下不是黑旗令主的人?”

“哈哈!当然是。但是投弃令主之前,咱们兄弟原是会主的亲信,奉命打入黑旗盟卧底。”

中海已留心退路,知道不能再拖了,正想走,对面屋上马无常已率领四个大汉飘下院中,掠近冷笑道:“阁下,你已进了网入了罗,想自恃了得硬闯,不啻是自寻死路。先定下神,咱们谈谈。”

中海呵呵笑,说:“没有什么可谈的,尊驾如想从在下口中套出口风,就不必枉费心机了。”

“真的?”马面无常怪声怪气在歪着脑袋问。

中海心中一动,忖道:“龙虎风云会与黑旗令主之间,存在着猜忌与不信任的种种问题,我何不利用机会,替他们之间增加磨擦,增加他们之间的冲突,岂不妙哉?”

打定了主意,他词锋一变,似乎软弱了许多,说:“在下相信是真的,你说吧,在下洗耳恭听。”

马面无常傲然地用手向四周一指,说:“你从后冲来,未进入店后咱们就盯住你了,所有房间的灯光全熄,你果然上当飞蛾扑火向唯一的灯光找来。瞧,四周全是本会的高手名宿,没有外人騒扰,你不可能再找到白天那么容易的脱身机会了。”“哦!你要说的就是这些话吗?”

“不必焦急,请听下文。马某的身份阁下知道么?”

“呵呵!大概是贵会的副坛主,谭兄已经透露过口风了。”

“本会会主之下,设有副会主分为内主坛和外主坛。主坛设坛主一人,副坛主四人之外分天下为五路,府州设立分坛。不论主坛分坛,皆设十六煞神与二十八宿,之下便是弟子。坛外的弟兄,则分称会友及会众,可以说,本会实力雄厚,天下豪杰归心,高手名宿网罗殆尽,风云际会龙聚虎集。阁下以区区一人之力,敢和本会作对,马某不能不佩服阁下的胆气,但也深对阁下不识时务的愚蠢行为感到不以为然,马某虽在江湖只算得小有名气的人,但荣任本会外主坛副坛主,负责与黑旗令主联系转达会主的令谕。”

“请教,黑旗令主在贵会……”

他是本会西路会友,但不久他将正式荣任归州分坛护法。”

中海冷哼一声,冷冷地说:“黑旗令主一代人豪,只配任贵会一位分坛护法?岂有此理!斌会这种用人作风,未免令天下英雄寒心。”

马面无常笑道:“阁下是替令主抱不平罗?”

“正是此意。”

“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本会的弟子,入会与否决不勉强,正式入会必须由坛中弟子引火上香盟誓参拜祖师圣像,不然只能任会友。黑旗令主能荣任分坛护法,已是破例的宠幸了。这是因为令主的黑旗盟总部在施州,归州扼三峡之中,也是令主的西路门户,所以让他任归州护法,可以照顾施州总部的事,不然还轮不他呢。”

“哦!原来如此。”

“昼间阁下的表现,深令马某佩服,论胆识,论艺业,足下皆高人一等,因此……”

“因此,阁下要誓除区区而后快罗!”中海轻松地接口。

“正好想反。马某在会中地位虽然不算太高,但举足轻重,在会主之前,说话甚有份量。因此马某不追究你击杀海宇五涟、击毙凤阳七女中的五女等等大罪,愿荐引阁下加入本会为弟子,所以用计骗走燕山四位前辈,专诚和阁下开诚布公谈谈。”

“燕山四前辈在贵会的地位是……”

“是外主坛护法。但足下不必担心,他们也许不会记怀昼间大意失手之恨。”

“阁下的意思是……”

“很简单,有两件事和你商量。其一,在下荐引你入坛加入本会共襄风云盛举。其二,把阁下与黑旗令主勾结的事说出,咱们好好研讨,希望及早纠正令主行事的错误,免得伤了足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6章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