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龙腾》

第05章

作者:云中岳

冰巡检带了司里的丁勇和请来的几个高手,到三山集围捕中海,去得正是时候,中海预设下的计时火恰在他们到达时冲上屋顶,扑了个空,徒劳往返。

他心中有数,认为遇上了劲敌,不由勃然大怒,发誓要尽全力缉捕中海归案。

返回巡检司衙门之后大发了一顿雷霆,把兵勇们骂了个狗血喷头,骂他们不小心走漏了风声。

送走了请来的高手,使监督文牍办好呈报的一切文书,然后返回后衙私室洗漱沐浴,由两名伴睡的仆妇伺候他进入内房。

这期间,伏在梁上的中海早巳等得不耐烦了,乘整理房间的仆妇退出的空隙,飘身落下房中,闪在门后恭候巡检大人的虎驾。

巡检大人是当地的地头龙,八面威风。老百姓不怕官,只怕管;巡检大人正是管他们的人,怎能不怕?

因此,这些家伙平日作威作福,讹诈勒索欺压良善,看不顺眼便入人于罪,无恶不作,谁也不敢招惹他们,敬鬼神而远之,尚且惟恐不及,更没有人敢在他们的面前撒野。所以,巡检衙门是最安全的地方。

然而今天晚上不然,来了一个恨重如山的龙中海。

整座内堂只有巡检大人和五个女人,另三名仆妇已经各自回房安歇了。

冰巡检推开了房门,房中灯光明亮,他却没有料到房门后面有人。

两个年青仆妇前脚进房,后脚刚跨入,中海巳闪身而出,“噗噗”两掌劈中两女的耳门,人应手便倒。

冰巡检果然了得,警觉性甚高,一听身后声响不对,猛地倏然转身。

中海已打定他必闻警转身,早就准备停当。快得令巡检大人连人也无法看清,大拳头已然闪电似地在他身上开花。

“噗噗噗!”三记重拳重如山岳,结结实实地击中巡检大人的小肮。

“啊……啊……噢……”巡检大人嘎声叫,声音在喉间进退两难,上身前屈,双手绝望地护位腹部。

“噗噗!”两拳头继续在巡检大人的两颊著肉。

“嗯……”巡检大人再叫,上身急挺,向后倒撞。

中海伸手一把抓住巡检大人将倒的身子,向左一带,右掌疾吐,“噗”一声顶在巡检大人的胸口左手亦松。

巡检大人毫无还手的机会,变化太快也太突然,打击又够沉重,一连六记重击,几乎要了他半条命。

这一掌力道恰到好处,恰好将他震退到壁板处,“砰”一声背部重重地撞向墙壁,他感到天旋地转,眼前发黑,浑身脱力,腿支不住沉重的身躯,人向下滑。

中海闪电似的将门关上,拔出树叉冲到,及时将向墙根下滑的巡检大人叉住,不偏不倚叉住大人的脖子,树叉不大不小恰好与巡检大人的脖子同样大小。

中海一不做二不休,叉住对方的脖子抵实在墙壁上,左手出拳狠揍。

“噗噗拍!”三拳打击在腹胁之间,拳拳著肉,力道不轻不重恰到好处。

巡检大人咽喉被叉住,叫不出声,怪眼连翻,双手死死地抵住树叉,恐怖的神色爬上了他的脸部了。

中海知道差不多了,再打便要出人命啦!顺手抓过小几上的一壶酒,泼在巡检大人的头脸上,让他清醒清醒,然后抓出匕首,抵在对方的肚皮上,冷笑道:“老兄,挨揍的滋味如何?”树叉又松了些许,巡检大人可以呼吸了,好半天才缓过气来,看清了中海,脸色泛灰,浑身在抽搐抖动,想站稳脚又不听指挥,也没有力量站稳,但不站稳不行,喉噗被叉抵在壁间,上不得下不能呢。

他只好倾全力撑著身躯,强忍著无边的痛楚,压抑著要向外翻的胃,口中的血不住地往外倘,他居然能支持下来,依然顽强地说:“你胆大包天,你将因今夜的鲁莽举动而终生后悔。”中海发出一阵可怕的怪笑,恶意地说:“大人,求求你,求求你在拳头和笔杆上超生。”说完,匕首向上移,移到巡检大人的嘴巴,向里塞。

巡检大人知道口头上的威吓起不了作用,只能替自己带来更大的麻烦。真要命!匕首尖锋利无比银青色的光芒令人望之生寒,退不了,更不敢动,怕刀锋割破嘴chún。

他还真有种,干脆张开嘴,让刀尖进入口中,冷冰冰的刀尖,令他不由自主毛骨悚然,一阵寒颤通过全身,再也英雄不起来了。

中海的匕首尖停在他的舌根上,阴森森地说:“你很威风,大人,但我可以叫你威风不起来。撬掉你的牙会,刚听你的舌头,我不个你边能倒持你的狗官架子。你听著,好好回答龙某的话,不许胡扯,也不必鸡猫狗叫示警。你这儿我已仔细勘查过了,住得最近的仆妇卧房也远在五六丈外,不高声嚷叫没有人会听见,如果有人闯来,第一个死的人将是你。大人,你好好斟酌斟酌,仔细权衡利害。”声落,刀尖离口,仍抵在巡检大人的肚皮上。

巡检大人终于屈服了,用半窒息近乎麻木的口音含糊地说:“好吧,你问吧!”“出乎尔反乎尔,你为何又将彭小虎的命案加在我的头上?”郭巡检似乎松了一口气,说:“我已查出实情,公是公私是私,我与郝俊亮的交清,不能与人命关天的命案相提并论,必须公私分明,为死者伸冤。”“哼!看不出你倒是个好官哩!狈东西!你还想抵赖,俊亮已将那晚的事私底下告诉你了……”“这是天大的冤枉,他没告诉我。”郭巡检抢著叫。

中海用匕首柄在他的胁上击了一记,冷笑道:“你还敢赖?你忘了到我家中教训我的事了?如果他没告诉你,你怎会向我教训那些话?”郭巡检痛得龇牙裂嘴,浑身抽搐,不再分辩。

中海的虎目中冷电森森,切齿问:“说!谁授意你嫁祸于我的?”郭巡检完全屈服了,说:“我……我错了,我只是想邀功领赏而已,的确没有人授意,完全是我贪心误事,与任何人无关。”“哼!你的话毫无诚意,唆使你的狗东西定然是公门中人,隐身幕后要置我于死地而后甘心。说是谁?今晨我进城打听消息,那人必定也在暗中得到实情,所以通知你赶快下手,是不是?”郭巡检呼出一口长气,摇头道:“你完全错了,我发誓决没有任何人介入其中。你迫死我并无不可,但找决不能胡乱指证莫须有的人连累别人受罪。”中海凝神捉捕对方的眼神,可是,他失败了,他只看到对方怕死恐惧的神色,无法找出撒谎的神情。他后悔,不该先将这位巡检老爷狠狠地痛揍一顿,以致令对方情绪反常,无法捕捉可疑的表情。

他一咬牙,转变话题问:“前任那位程巡检,走时是不是留下了首尾让你收拾?”郭巡检猛摇头,说:“没有,没有……”“没有?”中海厉声问。

“真的没有。想想看,他用得著要我收首尾?你流役十年,生还的希望微乎其微,令尊令堂亦已谢世,他没有顾虑的理由。再说,他根本用不著怕你找他;十年河东十年河西,你怎知道他到何处去了,天下茫茫,要找一个小辟的下落谈何容易?”中海哼了一声,冷笑道:“这就是我今晚找你的第二个原因。”“前任的事与我无关,你找错人了。”“找你并不错,你得将那狗官的下落告诉我。”

“我怎么知道?”“哼!你接他的任还能不知道他的下落,找你并没有错,你犯不著替他抵命。”“抵命?你要杀我?杀官等于造反,罪名是族诛,你……”“你如果不说,大概要抵他的命。族诛吓不了我龙中海,天下间我是孤零零的一人。那狗官清理我的家,贵重的东西全收入私囊,家传的祖母绿宝石簪天下间不会有第二枚,祖传的一盒雕龙治病针天下无双,这都是万金不易的宝贝,在下誓必将失物追回。你不说,我宰了你然后到州城找知州大人他大概会知道下落的。”“如果我说了,你不杀我?”“我杀你恐怕污了我的手,但不说又当别论。”“他已回福建去了,你可以到福建布政司找他。”“他是福建人,调回本地了?”“不,他已经辞官享福去了。”

“他是福建那一府的人?”“漳州府龙□县,那一乡人我可不知道。”中海收了匕首,阴森森地说:“你好好活下去,别死得太早,我会回来找你的。如果你瞒了些甚么,咱们后会有期。”声落,丢掉树叉,但见人影一闪,便消失在房外。

他出了村口,向三山集狂奔,取走骨匣和行囊,连夜启程,暂时告别故乡去找程巡检。

他柏郭巡检派人在后面追赶,所以抄小道向百绕。

在他出村的同时,南面大道上有一个黑影进入村南。

其实他多虑了,郭巡检已惊破了胆,浑身痛吉难当,他一走,巡检大人已经昏厥房中。

取了包里和骨匣,连夜赶路,奔向万里迢迢的福建布政司,昼伏夜行急如星火。

他走了的第二天清晨,青口传出具有爆炸性的消息。

冰巡检竟被人一刀杀死在室内,两名仆妇也被人割破咽喉,三个人死在一块儿。墙壁上留下了两行用布帛蘸鲜血所写的大字:“有冤报冤,有仇报仇。杀人者,龙中海。”血案如山,官府中行文天下,画影图形,捉拿杀官要犯龙中海。

这一狗,反而无形中帮了中海的忙,他可以在江湖中鬼混,可以和黑道朋友绿林中的人攀攀交情了。

这次他离开故乡天涯访仇,第一步是找程巡检,转说长找彭小虎遗书中所说的四名凶手。

出了湖广地境,他还不知道官府捉□他的消息,自然也不知道郭巡检已经被杀的凶耗,只顾昼夜兼程赶路,出了湖广地境,他用不著昼伏夜行了。

湖广到福建,中间隔了鱼米之乡江西。至福建北部,可由长沙府进人江西中部。到南部,则由彬州进入赣南。他走的是南道,从宁远经衡州府属的桂阳州,横出彬州踏入重山峻岭,越贵阳县进入赣南地境。

四月下旬的阳光十分可爱,但这一带的重山峻岭,在走路的人来说却不怎么可爱了。除了山,很少看到大平原。没有大路,只有扑朔迷离的小径。人烟少,稍不留心,连问路的人也不易找。

中海总算幸运,没在重山峻岭中遭遇兽吻,沿途问路,居然让他摸到章江河谷。

横贯湘南有五座大岭,也就是大大有名的五岭,形成一连串山脉,像是天然的省界。最西,是粤西境内的越城岭;最东,是江西安南府的大庾岭。

章江的正源,自古皆认为是在上犹县崇义里日----那时崇义还未设县----的聂都山,但事实上西面xxxxxxxxxx还有小支流,可远达湖广的宜章县,所以聂都山以西的山间峡谷,统称章江河谷。这一带根本就是人烟稀少,猛兽成群的洪荒世界,也是盗贼宵小的遁逃薮,冒险家的狩猎场。

距南安府还有一日行程,这一程似乎更不好走,走上三二十里不见人烟,只有奇禽怪兽不时出没小径很难找,稍一大意便得走回头路,甚至会迷失在参天古林和绵绵无尽的山岭间。

好不容易找到一座山窝子里的小村,巳经是巳末午初了。丽日当空,山间凉飕艘地,漫山遍野的奇花幽香四布,没有香气的映山红,绵延数十里,人行走其间,情绪出奇地佳。

他到村中问路。村民告诉他,往东沿河走,错不了。但要小心,恐怕有强人劫路,最好是等几天附近将有山客携山货到南安,可以结伴同行,山客与强盗们有交情,不会受到干扰。

如果要单身赶路,身上最好不要带金银珠宝。同时,村民好意地向他提出警告。假使遇上劫路的大可不必害怕,了不起破财消灾,但切不可意气用事,仗恃有两下花拳绣腿功架自命不凡,让强盗斗杀当然倒霉,如果被强盗们认为是官府的眼线活擒,问题才真正的严重。

他身上只剩下七八两碎银和两百多文制钱,估量著恐怕只够挨到漳州府;这是说,盘缠是勉勉强强够了。但到漳州以后的活动费还没有著落。谁要是在他的盘缠上动脑筋,除了你死我活之外,别无商量。

他踏上东行的山径,翻越数座高山,降下一处小盆地。远远地,他看到前面山嘴前有座小茅亭,亭内似乎有入。

看看日色,已是午后了,该歇会儿啦!有茅亭,至少附近定然有村落,运气好还可以弄碗热汤买顿饭填饱肚子。

距茅亭还有半里地,突然歌盛震耳,有人在引吭高歌:“避世垂纶不记年,官高争得似君闲。倾白酒,对青山,笑指柴门待月还。”

拌声苍劲宏亮,直震耳膜。中海心中一动,忖道:“深山大泽,必隐龙蛇,这人定不等闲。”

接著,得意的狂笑声破空而至。另一个中气充沛的口音说:“落子呀,我看你如何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5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地龙腾》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