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龙腾》

第06章

作者:云中岳

神驼杨彪系三丐之一,乃是一个游戏风尘的奇人,江湖人背地里大多叫他为驼丐,只当面称他为神驼。其实他并不向市面乞讨,专找那些暗中不规矩的武林大豪硬索,由于他功力奇高,被勒索的人敢怒而不敢言,无奈他何。

神驼在世间无亲无故,孤家寡人一个,遨游天下,萍踪无定,唯一的嗜好是杯中物,得来的钱财随手送,身上经常一文不名。

他听中海问起海宇五雄大感奇怪,所以问中海找海宇五雄有何贵干。

海宇五雄的声誉太过恶劣,近年来逐渐成为江湖的风霎人物,无恶不作,凶横霸道残忍狠毒,恶迹如山,渐渐地引起了侠义英雄们的注意,经过多次的狠拚,出头管事的英雄人物死伤□□,海宇五雄更为嚣张,横行天下名头愈来愈响亮,逐渐与江湖十六高手齐名了。

海宇五雄崛起之后却极少在通都大邑出现,五人五骑出没在偏僻而富裕的地区,避免与大批出动的官兵冲突,飘忽如风,出没无常,罪行擢发难数。

加以那些不愿多事的武林名宿大多抱有独善其身的观念,事不关己便不愿过问,更助长了海宇五雄的凶焰。他们小心地避免在大名鼎鼎的高手名宿左近生事,却不时向那些一二流人物叫阵騒扰,甚至予以铲除搏杀,名头愈闯愈大了。

中海见神驼神色有异,冷冷一笑道:“小可要看看他们,希望他们是小可要找的人。”

神驼似乎心中一宽,说:“听你的口气,似乎像是找他们算账哩!”

“目前很难说,是敌是友,还得等见面之后方能断定。”

“你能将内情告诉我么?”

“不,小可不想打扰任何人,我希望他们是我要找的人,他们是七年前一椿灭门血案的唯一可疑的凶手。”

神驼神色凛然,沉声说:“小老弟,我警告你,如果你贸然找他们拚命,死的必将是你。老实的说,我穷要饭的曾经自命不凡,与天玄剑叫过阵,和五妖魔分别动过手,但如果要我和海宇五雄火拼时,我还得愤重考虑后果,他们五人同进退,动手时五人联手,势如雷霆,出手疯狂恶毒狠辣,锐不可当,你……”

中海冷冷一笑,说:“即使他们个个皆有霸王之勇,我又何所惧哉!扁凭勇悍自然没有用,我宁可斗智不斗力。”

接著,他将拳头捏得紧紧地,虎目中爆发著怨毒的火焰,咬牙切齿地说:“老前辈,惨死在泉下的人死不甘心,活著的人决难忘怀,生遭荼毒,死痛衔哀,父母之仇不共戴天,你想我会知难而退的么?老前辈,不会的,绝不会的!”

神驼一手按住他的肩膀,沉声道:“等我一等,大病离体后,我助你一臂之力。”

中海沉重地摇头,惨然一笑,说:“老前辈,如果小可想假手他人,我会去找白衣神君,或者找大峪山主,他们决不会袖手旁观。但我不能,我要忍辱负重独力完成报仇的事。再说,在未抓住真凭实据之前,我不能冒失地胡乱指人是凶手,我不是穷凶极恶之人,别说了,饭菜快冷啦!”

“咦!你与白衣神君有交情,和大峪山主……”

“是的,承他们看得起我,肯折节下交,大峪山主的少公子雍玉,喉生双蛾被庸医所误,命在须臾,是我从鬼门关里将他拖回阳世的,雍少山主要亲送我还乡,我拒绝了,我绝不假手他人。”

神驼不住点头,但不以为然地说:“你志气可佳,但有点意气用事,处事如果过份任性,易趋错失。这样好了,我替你引见老友幻形老狐余亮,要他传你易容幻形之术,相信对你大有好处。”

中海略一沉吟,问:“余前辈目下在何处?”

“在九江庐山。”

中海摇头苦笑道:“远水救不了近火,小可心领了。”说完,埋头大吃,会账毕,匆匆辞别,迳自走了。

神驼目送他去远,自语道:“好一个傲骨天生的小伙子,如果能控制他自己的情绪不难成功。可惜我目下自顾不暇,不然倒可助他一臂之力,我先养好病再说,也许能赶去为他尽力,受人之恩不可忘,我该管这档子闲事。”

中海回到西方禅寺,立即拾夺准备上路。他不是不想学艺,事实上他报仇心切,确是没有时间。要想获得练武人所说的艺业,谈何容易?即使是一套庄家把式,也得花上一段时日去体会其中的妙用处,三更灯火五更鸡,只有苦练方可有成,决无速成的秘诀,因此他拒绝了神驼的好意。

脚下加紧,黄昏时分,他到了雁石巡检司。

由龙□到漳平,沿龙溪河谷下行,至雁石巡检司恰好是中站。漳平是漳州府至延平府的必经要冲,以下沿九龙江下放,有船只往来;往上,经东西洋巡检司--即后来的宁洋县--进入延平府地界,雁石巡检司控制往来要冲,往来小道上的行旅,一律必须受到盘查,检验路引,十分麻烦。

他来得正好,这几天巡检衙门迁往□林口,兵勇们忙于公务,关卡上没有官兵把守,被他平安地进入市镇,无惊无险,也因此一来,他失去打听程家的对象。

为免打草惊蛇起见,他不落店,悄悄地出了镇西,找到一个村人打转程厝村的所在。

真糟糕,在这一带问路,等于是哑子碰上聋子。他不懂闽南语,对方也听不懂官话,比划了半天的,仍然是白费劲,用石头在地上写字,对方又不识字,他只好作罢。

这一带全是山,只河谷两旁有些少田地,果真是地瘠民贫,除了绵绵无尽的原始山林之外,人烟稀少得可怜。

他钻入一座山坳中,在山脚下整顿了一个草窝,暂时安顿下来。入暮时分,吃饱了干粮,换上一套夜行衣,带了匕首,开始登上山脊向西用目光搜寻。他认为程厝村既然出了个官拜九品的巡检大人,必定与众不同,小地方出了官,那还不神气?

丙然不错,左首西北角一座山谷中,一座小村的中间,可以看到两盏明灭不定的门灯。

往右看,下面溪旁的雁石旧巡检衙门依然挂著天灯,卡口也有检查行旅的警示灯闪闪发光。

“先到那儿去看看。”他向自己说。

真糟糕!距小村还有里把路,怎么村中出现了许多灯笼?同时,狗吠声此起彼落,显然村中有事发生,隐隐二可听到嘈杂的人声,接著,锣声震耳。

他略一迟疑,仍向村旁掠去。人声嘈杂,对他是有利的,至少可以避免村中的狗专向他吠叫。

正走间,突见右面的小径中,两个黑影向南狂奔,脚下居然甚快。

接著,狗吠声惊天动地,呐喊声如雷,灯球、火把拥近了村口,有人大叫:“快追!贼人往雁石跑了的。”

人和狗追出了村口,沿小径狂追两个黑影。

中海心中大喜,此时不入村,还待何时?他脚下一紧,从西进入,利用瓦面飞腾,迳向村中心最高的楼房欺近。

村中灯火通明,家家大门敞开,男妇老幼挤在在屋前议论纷纷,他一句也没听懂,干脆不听。

他在屋顶掠走,兔知鹘落身形似电,接近了前面出现的二层楼房。

这一带的建筑,一般都是三合院,又低又矮,前面是院门,中间是院子,两侧是厢房、柴房、和农具房、谷仓。中是大厅,厅两侧与两厢相连处是侧院和厨房,厅有后进,但很少有超过三进的,这一来不但有三进,而且有二楼,院门外挂有门灯,一看便知是村中的大户。

他伏在脊角的暗影中,等待乱止。

大概没追上逃贼,村人不久便一一转回,直至三更将届,全村方始重归沉寂。

很糟,这一家的院子中,共豢有两大两小四头黄犬,经常从犬洞中进进出出,如果他下去,必定会惊动那些讨厌的畜生,他油然兴起找江湖人弄些辟犬葯的念头,走江湖的好汉是少不了这些东西,要不就找些虎皮、虎骨、虎粪等物带上,方便多多。

斗转星移,牛夜了,他像一头灵猫,闪到二楼的一扇长窗下,倾听里面的动静。里面声息全无,他放了心。

看光景,这是二进厅的二楼,后进却没有楼,定是主人的居室。在想像中,他似乎看到室内的光景:程狗官正搂著心爱的女人,在床上翻云覆雨、想像中,他父母亲的阴灵,正从窗孔中冉冉进入室中,在狗官的床前向狗官索命。

他恨上心头,拔出匕首力贯刀锋,向雕花磁乱漆的窗格子徐徐按下。

窗格子应刀而折,还得撬开内窗门,内窗上了插闩,他没有断闩的工具,只好撬窗而入。

搬开窗子,他小心地闪身而入,依然轻轻闭上,倚在壁上运耳力倾听动静。

里面黑得伸手不见五指,一阵阵奇异的幽香中人慾醉,他心中一怔,忖道:“唔!可能是女人的香闺。”

香闺是内室,正好,但愿这是狗官的姬妾的房间,希望狗官今晚就睡在这儿,免得多费手脚。他不是做贼的材料,这种偷偷摸摸的勾当,他实在不胜任,憋得难受。

他蹲下身躯,伸手探道向前走,要摸近床前,或者找到摆灯的妆台。

邻室中原来有灯光,但在这一面是无法看到灯光的。这时,灯光倏灭,一个黑影从床上跃下,拔出床前的长剑,推开画轴,画轴后有一条秘缝,可以看到中海所进入的内房。中海无法发现邻室的事了,黑影的举动太轻了,声息全无,像一个幽灵。

被他摸近床口了,乖乖,奇香更浓,已可认定是女人的闺房了。

他站稳了,一面作势制人,一面取出火摺子。

邻室中,黑影伸手去垃开门闩,原来这两间房的后部相连处,有一扇可互相往来的小门。

火刀轻响,火焰一闪,火摺子吐出火舌。

床上一无动静,但确是有人。

身旁就是妆台,他伸手点燃了台上的银灯。

挑开了罗帐,他怔住了。

床上只有一个人,一床薄衾掩盖著一具曲线毕露的胴体,灯光下,好一幅美人春睡图呈现在眼下呢!

那是一个少女,只露出侧面,好梦正甜。看年纪,大约只有十六七,五官清丽,一条右臂搁在衾外,露出半段羊脂白玉似的小臂,无邪的睡靥像似绽开的一朵花。

他摇摇头,自语道:“你不是我要找的人,你年轻,你没有罪。”

他在少女的睡穴上点了一指头,离开令人心动神摇的牙床,打量四周。

首先,他看到房门,正想往前走,却又看到了房后的小门,便向小门走去。

他始□不知自己已落在别人的监乱中6秘旦中的眼睛,一直注视看他的一举一动。

他先贴在门缝中倾听,然后伸手轻轻推门。

敝!门应手徐开,声息亳无,里面黑沉沉地。

他略一迟疑,以匕首掩身,悄然闪入。

痹乖,这间房中的醉人幽香似乎更浓。

他不再摸索,擦亮了火摺子。

可是,他倒抽了一口凉气,僵在那儿了,一把冷电四射的长剑,正指向他的胸口。在火摺子的光芒下,眼前站著一个千娇百媚的美丽少女,穿著宽大的寝衣,拖地的长裤,曲线隐现。浑身上下银光闪闪,原来她的衣裤是出自苏杭名匠之手的银纱所织;她的剑,也是银光闪闪,锋利无比,冷电四射。

少女年约十六七岁,身材成熟,眉目如画。在娇美中,透露著一种难以言宣的风华,令人不敢逼视。

中悔怔住了,他觉得这女娃儿有点面善,但他却想不起是谁,他从未见过这样动人的女郎。

少女神色肃穆,低声道:“笨贼,把灯点上。”居然是中原口音,十分悦耳。

中海不得不听,若无某事地向床头的妆台走去,少女用剑抵在他的背心上,亦步亦趋。

他在打主意脱身,被人用剑迫在后心上真不是滋味,只要对方不立下杀手,机会多的是。

银灯大明,他从容地问:“你打算怎么办,在下听候你的吩咐。”

“你何不先说说来意?”少女问。

“找人。”他简洁地答,看不见身后少女的神色,他不敢妄动。

“我以为你是小茜姐的意中人,是找她么?”

“不。”

“怪!你却又不像偷香贼,你找谁?”

“你可是姓程?”

“不,哦!你是到程厝村找人的?”

“不错。”

“程厝村离这儿还有两里路,你这笨贼,做案也不先打听打听,对了刚才入村偷牛的两个蠢货,是不是你的同伴。”

中海耸耸肩,苦笑道:“不能怪我,人地生疏,言语不通,如何打听?找错了门路,打扰姑娘,我这里先道歉。你说吧!你打算怎么办?”

“把你困上,送官究治。”

“我无所谓,你叫人来好了。”

“你堂堂一表,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6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地龙腾》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