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龙腾》

第07章

作者:云中岳

碧云谷的北面五里地,叫芳尾镇,也是大富翁许某的故乡。许某曾主事尤溪银屏山银矿场二十余年。

据说,房舍墙基,全是铸巨型银砖所砌成云云。

海宇五雄落脚处,是山西风景最优的孤园。孤园的主人据说是南浦城的首富,其实是闽浙地区的江洋大盗。

甭园后面,是一座散落著亭台楼阁的大花园,其中有成队的歌姬,有俊美的僮仆。海宇五雄被安置在园中。

这天荷花池旁的小亭中,海宇五雄与主人的三名爪牙在桌上画出碧云谷的地势,正在商量下手的步骤。

远处月洞门外勿匆奔来一个家仆,直趋亭下行礼叫:“启禀金爷,潜山九虎专诚求见。”

海宇五雄的老大锦毛虎金文硕,身材健壮如牛,生了一头有红有灰的头发,暴眼、朝天鼻、血盆大口,留著大八字胡,高颧骨,耳后见腮,年已五十出头。他暴眼一翻,大声叫道:“叫他们进来好了。”

仆人走了,老二活阎罗魏光耀哼了一声,说:“这几个小混混,大概是报财路来了。”

疤眼老三叫做鬼丧门陶宜,高高的身材,像貌狰狞可怖,豹头环眼,腮骨宽大,所以是国字脸。

满脸横肉,左眼角的刀疤拖得相当长,疤口隆卷,整个环眼变了形,看上去十分可布。

他桀桀笑,说:“如果不是报财路,咱们用他们的心肝下酒。”

老五夺魄无常长相更邪恶,用枭啼似的嗓音说:“不错,我想他不会是报财路,必定有所求而,老三的话我反对,这种人留著有用,杀之可惜。”月洞门人影出现,插翅虎领先踏入园中。

海宇五雄抹掉桌上的图案,散坐在四周的躺椅上,靴子往桌上一搁,一股子烂污劲,至于本宅的三个人,则早已走了。

潜山九虎在亭外排成一列,躬身而立,显得极为卑下,由插翅虎将梓潭山打劫运金队的经过说了,再将从天罡星处得来的有关中海的消息一一陈明。

表眼丧门静静地听完,“砰”一声,拍在桌上,倏然站起,鬼眼乱翻,怪叫道:“见他娘的鬼!我那儿来的这种朋友,大地之龙?哼!好狂的口气,我怎地没听过这号人物。瞧你他妈的说了一大堆废话,到底是真是假?”

插翅虎被怪叫声吓了一大跳,慌不迭地说:“千真万确,字字属实,晚辈岂敢在诸位前辈面前造谣生事?”

锦毛虎抱著肚子摇晃著脚,阴阴一笑道:“很好!很好!许久没遇上敢找咱们的人了,叫他来消遣消遣也不是坏事,欢迎他来。”

老四沧海神蛟姜杰素以工于心计著称,在五雄中,他是唯一的智囊,不但水性超凡拔俗,肚子里藏的墨水也不少,提得起刀剑,抓得稳笔杆,而且一表人才,像貌堂堂。

他冷静地扫了九虎一眼,慢吞吞地说:“唔!有一点不对劲,那大地之龙既说与老三是朋友,又说曾与老三联手做案而结怨,前言不对后语,大有可疑。如果他是高手名宿,不可能不知咱们的行踪。如果是初出道的小混混,岂会公然自寻死路来找老三?老三,想想看,你到底从前有没有姓海的朋友呢?”

“见他娘的鬼!那儿来的姓海朋友?”

沧海神蛟神色一正,说:“如果那小子真是找老三,咱们可能遇上对手了。”

“老四,何以见得?”锦毛虎问。

“他能以一个人戏弄九虎,自非等闲之辈。天罡星那家伙也是一山之主,功力虽不登大雅之堂,但平时口下从不留德,江湖上值得他称道的人少之又少,他既然说大地之龙了得,那小子想必不会差劲。他到处打听咱们的消息,如果没有所恃,难道他活腻了?因此咱们得留神些儿。”

“留神?见面我活剥了他。”鬼眼丧门大叫。

“老三,听老四的。”锦毛虎叫。

沧海神蛟仍然慢条斯理地说:“小心驶得万年船,咱们不能太大意。”

“依你之见呢?”锦毛虎问。

“咱何先不动声色,好好伺候他,看看背后指使他的人是谁?我有点怀疑是近年来那位武林神秘客派来找咱们的使者,如果咱们鲁莽,恐怕要受到可怕的报复,千万不可大意。”

“武林神秘客又能怎样?咱们决不受人驱策,他要是不愿意,咱们拚了。”老五夺魄无常大叫。

沧海神蛟摇摇头,说:“话不可这么说,能自由自在当然好,谁愿意听命于谁?但神秘客如果真要对付咱们,咱们也不能不慎重打算,何况连玉麒麟也被对方所收买,咱们委实别无自全之道。所以我认为走一步算一步,能自立一天算一天,尽量少和神秘客的人打交道,免得被他套住咱们的脖子牵著走。假使大地之龙是神秘客的使者,咱们可以和他虚与委蛇□套些口风并无不可。”

老二活阎罗插口道:“咱们可引他到碧云谷,在无人可见处和他见面,再……”

沧海神蛟以眼色制止活阎罗再往下说,并向下面的九虎瞥了一眼,示意不可泄露口风。

然后向下叫:“罗老弟,这消息还有谁知道?”

插翅虎恭钱地说:“不知道,晚辈没听天罡星说过。”

沧海神蛟举起左手的食指,在喉下虚拉两次,那是他们五雄之间的信号,意思是准备杀人。一面向同伴打手式,一面说:“罗老弟,可否将那家伙的面貌详加说明?”

九虎有两人那次盯了中海和天罡星足足半天,当然不陌生,于是便将中海的像貌一一详说了。

五雄逐个站起,伸伸懒腰向下走。

沧海神蛟一面问:“罗老弟,多承老弟前来报讯,十分感激,兄弟希望老弟们能助咱们一臂之力,自当厚报。”

插翅虎不知死之将至,笑道:“晚辈能为诸位前辈尽力,深感荣幸,岂敢望报?前辈能宰了那家伙替晚辈出口怨气,晚辈已感激不尽了!有何差遣,尚请明示,晚辈愿尽棉薄倾力以赴。”

沧海神蛟哈哈一笑,拍拍插翅虎的肩膀,说:“老弟真爽快。其实,兄弟只有一件小事麻烦诸位,就是请诸位到枉死城玩玩……”

“啊……”插翅虎狂叫一声,挫倒在地,左肩全碎,血溅骨肉飞,脖子也断掉一半。沧海神蛟的铁沙掌歹毒绝伦,一拍一削,插翅虎怎能不死?

同一瞬间,另四雄已同时发难。

夺魄无常双手一伸,“咭咭”两声脆响,自袖底飞出两丛青芒,每丛五道,急劲绝伦,一闪即至。活阎罗抓住身旁的一头虎,一声狂笑,一拳捣出,击中对方的咽喉,喉断颈折。

只刹那间,九具尸体横陈亭下,突如某来的袭击,九虎没有丝毫逃命的机会。

五人返回亭中,沧海神蛟凛然地说:“咱们不该自说自语,让这些家伙听出咱们对武林神秘客不满的口风,不宰了他们,后患无穷。”

锦毛虎往躺椅上一靠,蛮不在乎地说:“杀几个小辈用不著废话,说咱们该如何对付大地之龙?老四你倒是说说看。”

沧海神蛟坐下来徐徐发话道:“咱们先假定那家伙是武林神秘客派来的使者,也认为他是个了不起的高手。咱们既不愿受命于人,所以必须宰他。但咱们必须小心,不要让外人知道咱们已和他会过面,所以要将他引入碧云谷荒山野岭的无人地带,盘问清楚后再下手灭口,也许可在他的口中探出近来震动江湖那位神秘客的底细哩!”

“妙?”锦毛虎鼓掌道。

“在何处动手呢?”活阎罗问。

沧海神蛟在桌上重新将碧云谷的形势划出,指手划脚地说:“咱们有坐骑,可以从浦城的东泉巡检司入山。先在建宁放出空气,说咱们已到松溪做案。瞧,进入碧云谷只有一条小径,全是丛山峻岭,谷北是芳尾村,相距只有五里地。从东泉前往必须先经过芳尾。那家伙从府城来,必定先经过碧云谷,咱们暂时不向碧云谷下手,在谷中等他。两村中间,谷东岔出一条小比,十里地有一座平原。说平原是假,其实是一片黄沙碎石堆叠的河床,鬼怪出没,蛇蛇横行,叫做黄泉坡,是从来没有人敢进入的鬼地方,正是下手逼供的好所在,没有人会知道里面所发生的事情。当然,咱们假定他是唯一劲敌,即使他能接得下咱们五人围攻,也难逃一死。”

“为什么?”锦毛虎不解地问。

沧海神蛟桀筑怪笑,说:“我的故乡是福宁州,对这一带山川、地势、异物了如指掌。世人但知建宁府的梦水出产奇毒无比的短独蛇,也叫蜮,能含沙射影,中处溃烂而死。其实,黄泉坡的所谓鬼怪,就是这种龟形的三脚毒蛇在作怪害人。这一带的蜮比建宁府梦水所产的更大、更毒,我的暗器黄蜂刺就是用蜮毒淬练的,中者岂能不死?解葯只出产在本城西南百里地的太湖山上,山顶的湖叫圣湖,湖中的芙蓉石上便有这种解葯。咱们将他引到黄泉坡,如果他比咱们高明,便引他到蜮蛇多处,他将插翅难飞,必死无疑。”

“好,就这么办。”锦毛虎鼓掌叫。

沧海神蛟得意地狂笑,说:“算行程,那家伙当在这几天中到达,咱们必须立即进行,一面放出消息,一面前往黄泉坡勘察该地形势,以便布置天罗地网。同时,咱们早些到芳尾快活一段时日,听说那儿不但金银珍宝很多,值得销魂的女人也多著哩!”

“咱们明天就走,听你这么一说,他妈的!我的心里可痒著呢!”锦毛虎怪叫。

同一时间,中海已离开了延平府,踏上至将乐百丈山的旅程。

百丈山,在将乐的北面约百里左右,许久许久以前,这一带山区是禁区,是越国越王的避暑地,在山上建有亭台楼榭,开辟了一条大道,路程相当近。可是近两千年来,这一带已湮没在丛莽中,沧海桑田,已非往昔的胜境,只有一条小径满山盘旋,不辨东西南北,需要走上一天才能到达山上硕果仅存的破古庙。据说,山西北有一条秘径,可抵江西的南丰,但很久很久没听说有人走了,大概已无迹可寻了。

百丈山是总称,其实,那一带全是无尽的山岭和古林。距县北不足三十里,有一座插云奇峰,当地的土著也称它做百丈山。山南有一座小山村叫做百丈村,只有二三十户人家,这就是名医神针冷冰的居所。

百丈村看上去十分荒凉,相距最近的村落也在十里开外。在本地,神针冷冰的名号反而知者不多,只知他是个交游甚广,喜爱栽花种葯的怪人,人如某名,冷冰冰地极少有笑容。

有一幢大宅院,婢仆众多,不种田而富有,附近的人都称他为冷爷。

但在江湖朋友的口中,这位冷爷却是大名鼎鼎的人物,不少人不远千里而来,跋□前来就教,治伤、疗疾、配葯、拔毒,他不管对方的身份为人如何,来者不拒,但必须先缴交他指定的诊金,不然即使死在他的大门口,他也无动于衷,怪得不近人情。

因此,这条小径经常有外地人进出,当地的人也不以为怪,皆认为进出的是冷爷的朋友。

中海对神针冷冰所用的针,只抱著看一看的念头,当然也希望能发现他龙家的家传雕龙金针。但他身上无钱,想装病求治也力不从心,因此,他并不急于赶路,希望在途中遇上前往求医的人好结伴同行。

到武夷山必须从建宁府走祟安,所以他将包里和骨匣暂时寄存在延平府城的客店中,以一天两百里的脚程赶到将乐,在北门入山要道上等候机会。

县南面临将溪,是城区最繁华的地方,城北却是住宅区,相当僻静,只城外有一段小街,散处著不少贩卖杂物的店铺,供应附近村落的日常用品。

最北面街尾,有一座破败的小庙,叫做灵光寺。说是寺,不如说是庙倒来得恰当些,因为里面供的既有神,也有佛、菩萨,主持不是和尚而是庙祝,神佛一家,不伦不类。从前也许确是寺院,破落后便无人过问,主持挨不住清苦行脚云游去了,地方人士只好找来了两个孤老头来主持,把神像也搬入,便成了神佛一家的破庙。

中海缺少盘缠,只好在庙宇中投宿,晚间到达,被安置在庙后厢破败凌乱的禅房中安歇,老庙祝居然热心地替他张罗茶水,并不见外欺生。

一等三天,每天在庙门口留意过往的岔眼人物,愈等愈心焦,偏偏等不到至百丈山治病的江湖人士。

这天,他决定如果没有希望,必须走一趟百丈山了。一早,吃了一顿薯签野菜煮就的早餐,坐在庙前的石阶下,捺下焦躁留意往来的行人,希望有奇迹发生。

皇天不负有心人,居然被他等著了。

城门方向,一乘山轿缓缓而来,轿门下放,三面窗也放下了,可以清晰地看到轿中的乘客乃是一个脸色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7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地龙腾》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