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龙腾》

第08章

作者:云中岳

著中海问。

天玄剑摇头否认,笑道:“不!是一个值得造就的好孩子……”他将不久前在崖上的经过说了。

六指琴魔不住打量中海,突然老眼放光,向中海问:“娃儿,你在江湖中混了多久?”

中海躬身道:“晚辈不是江湖中人,此番出来只为找寻灭门凶手。”

六指琴魔向茅庐举手虚引,向天玄剑说:“先到我那蜗居坐坐。此子终非池中物,终有飞腾变化的一天;你认为他值得造就,委实不错。老实说,不是我夸口,只要我这具天雷琴在手,要制天下间的任何高手名宿亦无因难,即使缥缈仙子等三位前代高人仍健在人间,恐怕也难逃琴音之劫。我想传此子克音之学,日后他便可以不受我的琴音所制,那家伙便得亲自出手了。克音之术首重定力,心专易精,他的内功火候将因此而臻于化境,岂不两全其美?”

“我怎地没想到这一步。”天玄剑鼓掌叫好。

中海却困惑地说:“老前辈,克音何难之有?用布塞耳岂不……”

六指琴魔用一阵大笑打断他的话,笑完道:“不必用布,你可以用手掌捂著双耳试试看。铨老弟你站在我身后,让他体会体会琴音的妙处。”

中海依言将双耳紧紧地捂住,死盯住六指琴觉的六个指头伸向琴弦,眼看对方勾住一根弦一扣一弹。

他耳中听到的弦声并不大,却感到浑身肌肉猛地一抽,脑门似乎“嗡”一声闷响,像被人击了一记闷棍。

“利害!”他大叫。

不但皮肤和肌肉猛地一紧一松,连怀中的针盒都在跳动,而且脚下的石地也似乎抽动了一下。

六指琴魔捧著琴,笑道:“娃儿,以音克敌杀人不见血,你这下该知道利害了吧?走,我那儿有好酒,一醉解千愁,一切俗事暂且抛开也罢。”

当晚,天玄剑和中海在茅舍中度过一晚,在两位武功顶尖儿的高手指点之下,他获益良多。

第二天近午时分,天玄剑首先告辞,临行向六指琴魔慎重地说:“七星旗主已赴漳州请长春子的门人海天散人,他曾经在漳平一带找神驼杨彪,可能也遇上困鸡了。这人功臻化境,爪牙遍江湖,如果也被江湖神秘客所用,江湖大乱将迫在眉睫,有空何不劝劝他呢?”

八指琴魔不住摇头,说:“难难难,他这人怎放得下名利的枷锁?算了吧!”

中海也告辞,叩谢了两人,迳奔冷府。

第三天,他赶回延平府。从天罡星的口中获知海宇五雄的一切消息,打消了到祟安送回吴济慈骨灰的事,免得耽误时刻。

到了建宁府,他将行李和骨匣留在客店,里面留下一封致吴家的信,说明吴济慈身死卫所的经过郑重地交待店家,说是自己要出外访友,假使十天内不见回店,可将所有的物品送至祟安县南大街祟安葯局。留下了店钱和送行李的脚钱,他取道奔向府东北的松溪。

丙不出海宇五雄所料,他一步步向死亡陷阱里钻。在受到两位宇内高人的指点后,他的信心增强了,事实上除了剑术可以立即看到明显的进境外,内功修为却看不出有何成就;这是必须经过长时期大□心和毅力苦练方有所成的艺业,短期间怎可期望一蹴而成?天下间决无一旦可成的神技,一分耕耘一分收获,决无丝毫侥幸可言。

天玄剑要他过些时再找海宇五雄,用不著操之过急,急必偾事。但他急于找到真凶,反而迫不及待地驰往松溪。

海宇五雄只派人到松溪传信,他们已在五天前从高泉巡检司翻越丛山峻岭,到达碧云谷北面的芳尾村,把芳尾村蹂躏得像是遭了兵祸的屠场,大半的房舍被大火所焚,村民扶老携幼逃到碧云谷栖身了。

碧云谷的大户吴琨山立即动员村人防范,一面派人赴府城求救,一面整理军械严加戎备,村四周的寨墙日夜赶工加高,长枪弩箭把守住南北两端要道。

可是,海宇五雄早已经过详尽的准备,在智多星沧海神蛟的安排下,碧云谷不啻成了死谷,两端的出路已被堵死,派至府城请官兵派兵保护的人,第二天便陈尸在村口的大树下,身畔有一封致吴姓族长吴琨山的信。

信上的具名是海宇五雄,要碧云谷村在五天后送十匹驮马至谷北百里的黄泉坡谷口,每匹驮马必须由一名美女牵驭,驮马上各带黄金两千两,白银五百两。而且十名美女中,有一名必须是族长吴琨山的二女儿,其他九名皆是村中的大闺女,十个人的姓名写得清清楚楚,不许用人冒名顶替。

条件不多,只有两样,可是,没有一样吴族长能办得到。

老天爷!偏僻的山村,那儿来的二万两黄金五千两白银?又那儿来的驮马?村里连水牛也不过二三十头,一辈子也没见过马是什么玩意的人倒有不少。

吴琨山的祖上虽任过银坑的场长,确也是附近府城各县的首富。但决不如外界所传言的富可敌国,墙基更不是用巨型的银方所砌成的。

芳尾村许家的上一代,也曾任过场长,谣传也被说成富比王侯的大财主。事实上,海宇五雄攻入村中搜劫时却大失所望,不但没搜到珍宝,只找到大小银块不足五百两,看得上眼的女人也只有三名而已。

吴姓族人在芳尾劫后余生的村民口中知道了海宇五雄的残忍手段之后,皆不由心胆俱裂,整座村子已被愁云惨雾所笼罩,想依言屡行条件也无能为力。

吴琨山派人手执白旗求见海字五雄,要求谈判,但先后派出的五名使者皆被吊死在村口的松林中留下的书信说:如不届时将指定的物品送至指定地点,照例是屠村,毫无讨价还价的余地。

狈急了跳墙,人到了无路可走的地步时,胆小如鼠甘愿听天由命的人也敢拿起刀枪拚命。

近二百名老少妇孺在同仇敌忾的心情鼓舞之下,一扫笼罩在村中的悲观绝望气息,拿起一切能拚命的家伙,誓死与海宇五雄决生死,与村庄共存亡。

唯一通向府城的小径已被封死,谷中的两座村庄与外界断绝了一切声息。

村前村后,隐常可以发现出没如风的人马,那是海字五雄,不分昼夜监砚著村口的一举一动。

三天过去了,这是期限将届的最后两天;距芳尾村的被屠,则是第九天。

碧云谷成了一座死村,与外界完全隔绝了。两侧是难以攀越的高山大岭,谷口通向外界的窄小比口已被倒下的巨树所阻断,而且有人把守,想冲出去可说是比登天还难。

午间,谷外的小径中,大踏步地出现了近十天来的第一个人,而且是个极为罕见的异乡人,他就是赶来找海字五雄的大地之龙。

梅字五雄为了避免和中海见面,已先一步隐身在暗中侦伺,开放谷口让中海进入。

中海不知海宇五雄的一切作为,对五雄的罪行也了无所知,沿途他只感到奇怪,怎么这一带三四十里之内不见有人?附近既有村落,为何也不见人迹?

他懒得推敲,反正已问清了碧云谷的路径,管它呢!

绕过一座奇峰,到了谷口外面的平原,一线溪流从北流下,东面最近的山村也在五六里外。远远看去,五里外的碧云谷显现在谷下,双峰夹峙,古木参天,一线清溪从谷口流出,小径在溪右向谷中盘升。

峰顶上,白云缭绕,峰顶附近全是巨大的乌柏树,如果在秋天,满山红叶,衬上白云飘浮,看上去极为绮丽,所以叫故碧云谷。

他穿了一袭青直褛,金针盒用布袋盛了,栓捆在腰背上,没带行囊,袖中藏了一把匕首,居然敢前来找海宇五雄,可谓胆大包天。

到了谷口,他怔住了,怎么路上堆满了树?

右面峰脚下的密林中,老五夺魄无常戚雄掩在树后,头戴英雄巾,黑巾蒙脸,青劲装,腰上排列著不少飞刀,挟著一双骑士用的皮护手。背上系著一把厚背薄刃单刀。怪眼中厉光闪闪,注视著中海的一举一动。

在潜山九虎的口中,他们已完全清楚中海的身材像貌,只消看到中海的魁伟身材和打扮,便知是正主儿来了。

他站在高处,隐身树后叫道:“什么人,站住!”

中海正待越树而进,听上面有人喝问,站住向上打量,但看不到人影,只好说:“过路的人,尊驾是谁?”

“你可是大地之龙么?”

中海一惊,他已在天罡星的口中知道潜山九虎已先一步来找海宇五雄了,在暗处喝问的人,如不是潜山九虎,必定是海宇五雄。

他沉住气,叫道:“正是区区,尊为可是海宇五雄?请现身一见。”

“你找海宇五雄有何贵干?”

“慕名求见……”

“是么?嘿嘿,你可到村北里余的黄泉坡见他们。”

夺魄无常说完悄然走了。

中海急叫:“请等等,在下……”叫声中,他向上急掠。

身后,蹄声震耳。他扭头一看不由怔住了,来路上,七匹枣红色健马绝尘而至,马上的骑士一身翠绿,身材娇小,鞍后有马包。从骑士们肩后飘扬著的剑穗来看,这七个女骑士极不等闲。

夺魄无常本来想和中海试试艺业的,就因为看到有人马到来,所以匆匆走了。他们早已定下诡谋误认中海是江湖神秘客派来的说客,他们不甘心受江湖神秘客的驾驭,但又不敢让人看到他们已和说客见了面,要将来人杀死灭口,万一日后江湖神秘客大兴问罪之师,他们尽可推得一干二净。

碧云谷村距谷口还有三四里,在谷口是无法看到的,他飞步攀下谷中,奋起狂追。

一见来人是女骑士,中海不再过问,向上急掠。等他到刚才夺魄无常藏身的地方向谷中看时,一匹健马正向谷中飞驰,绝尘而去。

中海绕过两座山峰,前面的一人一骑早就不知去向,身后却蹄声震耳,七名女骑士蜂拥地到了。

他脚下一缓,让在道左。

进了山谷,山势外张,两侧全是难以攀登的陡坡,五六十丈之下全是野草,以上则是参天古木,人如果向下爬升,老远便可一目了然,无所遁形,而且也不易攀上。

蹄声如雷,第一匹健马到了。

“停!”马上的女骑士高举右手的马鞭娇呼。

蹄声徐落,七匹健马鱼贯屹立,烟尘滚滚中,第一匹健马上的女骑士向他问:“喂!这里可是碧云谷?”

居然是纯正的官话,声如银铃,虽然口气不太礼貌,但听来仍然十分悦耳。

中海不知对方的来路,抬头向对方看去,心中喝采道:“好美,只可惜太艳太俏了些。”

七个绿衣女骑士都美,第一位尤为出色,珠帕包头,绿劲装把浑身的曲线衬得更为突出,饱满的胸部夸张地挺出,小蛮腰只剩一握,挂著百宝革囊,臀部浑圆得十分岔眼。脸蛋是瓜子型,看去俏极大眼睛水汪汪,圆而丰满的小嘴,薄施脂粉,艳极媚极,一望即知,决不是大闺女。

他无所畏惧地接受美少妇眼神的挑战,说:“区区也不知是不是碧云谷,恕难奉告。”

“哎!你是中原人?”少妇问。

“在下是甘凉人。”

“你怎会来到……”

“在下也是前往碧云谷找朋友的。”中海抢著答。

少妇嘻嘻笑,扭头向第二匹马上的同伴叫∶“二妹,你看这人是不是武林中人?好壮的汉子,充满了男子汉的魅力。”

二妹点头笑,道∶“大姐说得不错,问问他可是海宇五雄?”

中海剑眉紧锁,心中骂道:“这浪货好粗的话,没有丝毫教养,贱而下流,天生的婬贱货。”

“喂!你贵姓?是不是海宇五雄?你排行第几?”大姐叫。

中海心中不悦,懒得噜苏,说:“海宇五雄可能在碧云谷村,他们要洗劫那座村庄。诸位姑娘如果要找他们,何不紧赶两步?”

“你知道他们?”

“刚才他们入谷而去为时甚暂,可循路上的蹄迹追赶一程,而且得赶快些。”

“好,等会儿还得向你请教。”

七匹马绝尘而去,每位少妇轻过他身旁时,都扭头向他注目,灿然一笑。

中海直待七女去远,仍然怔在当地,忖道:“不好!等会如被她们缠住,岂不要坏事?听说江湖中有许多不知羞耻为何物的女婬贼,转做些倒采花掳健男的勾当,这几个女人定是这种货色,我可不能大意,且先躲上一躲再说。”

他不愿惹事,说躲便躲,往山根的草丛中一钻,且先歇歇脚再说。

他的百宝囊中,盛有神针冷冰所赠的防蜮葯。这种葯其实只能内服□毒,却不能防蜮虫的袭击。

因此,必须发现被蜮虫所伤,方可服用,平时不可事先服下预防,因为解毒葯本身也具有毒性。

这儿离开建宁府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8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地龙腾》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