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龙腾》

第09章

作者:云中岳

中海却像一座山屹立不动,只用怨毒的眼神狠狠的死瞪着他。

“你不要太爷剐了你吧?小辈。”他叫着,已近至三丈了。

中海说话了,一字一吐直透耳鼓:“留下疤眼老三,你们可以逃命自去,龙某不想多杀人,冤有头债有主,龙某只找疤眼老三,不要迫龙某多开杀戒。”

几句话把沧海神蛟激得几乎发狂,一声怒啸,飞扑而上,咬牙切齿势如疯虎。

中海仍屹立不动,直待对方纵至两丈处,右手先动,左手随之。接着,飞刀一把把连珠似的飞出去,幻出一道道电虹,接二连三地破空飞射。恶贼的黄蜂刺已经发完,不需顾忌了。

“啊!”沧海神蛟狂叫,声震山谷,只躲开第一把飞刀,第二把便插在他的左胁下。

冲势太猛,半途受伤收不住势,他浑身一震,仍踉跄前冲。

远处锦毛虎站住了,突然扭头便走。

“飕飕飕!”第三至第五把飞刀,接连地插入沧海神蛟的身躯,左胸上方,右胁、小肮,飞刀的小木柄十分触目。

第六把飞刀仍在中海手中,两指头掂住刀尖,刀柄向前。比拟着已到了身前不足三尺的沧海神蛟但并未发出,两指一翻,飞刀调了头,刀尖转向前面了。相距太近,飞刀必须转向,但他并未再发,仅用刀指向对方胸口,冷然注视,身躯仍站在原地未动分毫。

“噗!”沧海神蛟的三角刺坠地,拖着重有千斤的双腿向前挪动,双手大张,眼珠子似慾突出框外,浑身在颤抖,抽搐,*挛,用近乎窒息的声音叫:“小……小辈,你……你胜……胜了……”

声落,向中海猛扑。

中海向侧挪了一步,将手中的飞刀插入腰带中,伸手拔剑,向锦毛虎退走的方向走去。

沧海神蛟站立不牢,仆倒臭水坑的边沿,骨碌碌向下滚,“噗通”一声水响,臭水四溅。他像是一条泥鳅,把一坑臭水烂泥翻得四溅飞扬,已无人可认出那是水性超人的沧海神蛟了。

锦毛虎瘸着一条腿,一拐一拐的向前狂奔,他知道危机巳迫在眉间,必须在中海杀了沧海神蛟之前逃开,不然性命难保。

中海根本不想找锦毛虎,他在找疤眼老三,到了先前与沧海神蛟交手之处找到了疤眼老三的足迹,疤眼老三用木棍代脚,一看便知。

急行半里地,前面是谷右方的山脚,疤眼老三撑着拐杖,一拐一拐地向山下奔去。稍前面,锦毛虎刚向山上奔去,快接近上面的参天古林。

中海强提余力,忍着浑身的痛楚,奋起狂追。

锦毛虎一拐一拐的向上爬,快接近古林边缘,扭头一看,中海已快到了,他心胆俱寒,低叫道:“老天爷保佑,让我逃生,我发誓今后再也不姦婬掳掠杀人放火了。”

老天爷果然保佑他,让他逃近了林缘,跌跌撞撞上两步退一步,已拉远至七八丈了。

中海也快筋疲力尽,一步步向上爬。

锦毛虎不得不感谢老天爷的照顾,看样子,中海如追上疤眼老三,必要耽误不少时光,只须给他些许时间爬上森林,老命便有救了。

正在沾沾自喜,突然发现山下有两个人影纵跃如飞而来,一青一绿相并而行,已接近至两里之内了。他看得见下面的人,下面的人也自然看得见向山上爬的人。

“这两个人是谁?是敌是友?”他自问。

然而,眼前的形势已无暇容他多想,下面中海就快追上疤眼老三啦!逃命要紧,即使是友,也远水救不了近火,还是及早脱身为妙。

他气喘吁吁,浑身大汗,拼命向上爬,近了,救命的树林似乎张开大慈大悲的手,等待他投入菩萨的怀中。

“得救了!”他喜悦地低叫,爬向绿林。

相距还有丈余,蓦地抬头一望,煞时手脚发酥,滑下了五六尺,他眼中泛起恐怖的神色,连呼吸也几乎停住了。

林缘一株巨树的横枝此时正蹲着一头长有六尺的金钱大豹,阴森森地瞪着他,做势下扑。他几乎可以数清豹口旁的钢须,似乎可以闻到它血盆大口中的腥味。

左侧不远处,树根下也伏着另一头大豹,正贴地向这儿爬行,钢毛耸起,铁爪徐张,徐徐前移。

如在平时,即时有十条大豹也吓不了他,这时却糟了,脚下受伤,精疲力尽,别说是两头大豹,一头山猫也足令他心惊胆跳。

他倒抽一口凉气,右手死抓住长剑,左手急忙去拔腰带上的小飞剑。岂知左手刚沾着小剑柄,发抖的身子支持不住体重,遽而向下滚去。

“哎呀!”他惊叫,手忙脚乱急抓茅草想稳住身子,愈乱愈糟!一连向下滚了好几滚。

“老大,抓住!”耳畔有人叫,有一条脱力的手将他的手勾住了。

他全力一抓,抓紧了伸来的手,仍滑了两尺许方行停住,原来是疤眼老三抓住了他,他反而在疤眼老三的下面了。

中海咬牙切齿地爬近了,厉叫道:“有宽报冤,有仇报仇。”

锦毛虎心胆俱裂,突然扭身扔出一把小飞剑,拚命向上一窜,窜到疤眼老三的身左。这瞬间,他感到左小腿一麻,窜上时不打紧,停下来便感到一阵剧痛;伸手一摸,摸到一把飞刀,钉在腿肚上,斜向上插,贴骨透肉。

“哎哟!”他痛得脱口大叫,人向下滑。

中海向侧一挪,小剑落到山下去了,接着向上一窜,便接近锦毛虎的脚下方,一把便将锦毛虎的左脚筋扣住。

锦毛虎只滑下尺余,突然伸手抓了疤眼老三的腰带,剑指向疤眼老三的下阴,向中海叫:“不许动我,不然我宰了老三,你便问不出口供了。”

中海并未放手,突然嘿嘿长笑,笑完,切齿厉叫道:“天下间竟有你这种卑劣无耻的人,你简直丢尽了世人的脸面。”

锦毛虎不住喘息,大汗满头地道:“道州做案不关我的事,你不能找我算帐,你说冤有头债有主的,放了我,你可以问老三。”

中海冷笑道:“作案的人有四个,谁知道有没有你一份?”

“咱们五雄结义乃是六年前的事,以前咱们兄弟素不相识……”

“且慢分辩,等证实确实没有你时再分辩也未晚。”

“我发誓,与我无关,放我走!”锦毛虎魂飞魄散地叫。

疤眼老三抓住机会,一脚疾飞,踢掉了锦毛虎的剑,冷笑道:“呸!怕死鬼,太爷只道你英雄过人,敢作敢为肝胆相照,原来却是这种货色;滚你娘的蛋!逃命去吧!没有你的事,太爷一人做事一人当。”向中海冷冷地道:“阁下,你要问就问吧!太爷知无不言。”

锦毛虎向侧爬,爬了七八尺,软弱地爬伏在草丛中,伸出颤抖着的手去摸左小腿肚上的飞刀,手忙脚乱地取出金创葯敷上,撕掉裤角吃力地里伤。

中海首先摘掉疤眼老三的剑,拉断他盛有五芒珠的百宝囊,咬牙切齿问道:“谁指使你做案的?

说!”

“我已告诉过你,不知道。”疤眼老三顽强地答。

中海手起剑落,“喀”一声刺穿疤眼老三的右大腿,钉在地上,大吼道:“你再说不知道,龙某要剐你一千刀。”声落,拔出一把飞刀,抵在疤眼老三的疤眼角上。

疤眼老三痛得浑身抖动,居然没叫出声来,龇牙裂嘴叫:“我的确不知道,剐了我也是枉然。别人给我一百两黄金,叫我去杀人,连要杀的是谁我也摸不清,只记得地名是三山集而已。咱们干这一行的人忌讳甚多,照例是概不过问其他的事,得人钱财与人消灾,决不过问。”

“那么,谁给你一百两黄金?难道你也不知道?”

“那……那是……是……我不能说。”

中海劈胸一把将他抓起,摇幌着厉叫:“说!说!你犯不着替人挡灾,让真凶逍遥自在。”

疤眼老三感到骨架快被摇散了,叫道:“是虎牙追魂牟子秋,他给我一百两黄金,叫我随他去杀人。”

中海心中一震,他记起冯略的管家霍远说过,主人冯略有一个远亲叫虎爪追魂牟子秋,在江湖上混得不错,无所不为,是个江湖恶贼。

“另两个呢?”他再问。

“我不知道,只知是两个花甲年纪的人,两个都用剑。据我所知,牟子秋也是请来下手的人,四人中只有一个人与出钱的人商谈,找一个人做帮手,再由帮手请牟子秋,牟子秋又请我,我是最后一个参与的人,除了知道请我的人是牟子秋外,旁的便一无所知了。”

疤眼老三倒也干脆,一一说了。

中海心中暗懔,暗中主使的人显然经过了周详的计画,以单线收买凶手,如果经手的人死了,任谁也找不到主使的人了。

“牟子秋目下何在?”中海再间。

“我也不知道,咱们这六年来早已不通音讯。”

“谁定下的分主意?”

“当然是出钱的人,只为了避免惊动官府。”

“哼!你们好毒的心肠,分了还要放火……”

“冤枉,放火另有其人。咱们四个人先由一个老家伙使用迷魂毒烟将人熏倒,据说苦主是个手脚极为高明的入,所以用迷烟,然后由牟子秋用虎爪分,遗下虎毛故布疑阵,不许顺手牵羊掳走财钱物品,以便嫁祸猛虎脱去干连,事后,咱们四人各自东西,从未谋面,那晚我根本没有动手,迷烟已将人迷昏,只牟于秋用虎爪分,另两个家伙大概也仅砍了一两剑而已。”

“你还知道什么?”中海问。

“知道个屁!杀一个村夫,只须五两银子就有人干,杀一个不太有名的武林人,代价也不过是五十两,我杀一个没没无闻的人,便得了一百两,我还用再知道些什么自找麻烦么?我什么也不去打听便到衡州府快活去了,远走高飞尽量少管闲事,想不到七年后仍被你将我找到,算我倒楣。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太爷认了命,你下手吧!傍我个痛快,你去找牟子秋,他可以指示你一条明路,但我警告你,他朋友甚多,千万别枉送性命。

“另两个老家伙的长像如何?你说来听听。”

“没有用,咱们是在晚间村外会合的,黑暗中谁也不会留神去打量对方,找线索只有从牟子秋身上追,别无他途。

蓦地,下面有人大叫道:“龙老弟,抬头!”

中海一惊,抬头一看,茅草簌簌而动,两头金钱豹已飞扑而下。

他吃了一惊,想不到大豹会反常地从上坡住下冲,大概是饿急了。

他找出刺在疤眼老三大腿上的剑,喝道:“快走!逃命去吧!”

声落,大豹到了。

不远处,刚包里好伤处的锦毛虎惨叫一声,与另一头大豹缠成一团,一人一豹向下滚,大豹的吼叫声令人毛发直立,动魄惊心。

下面的人又叫了:“向旁闪,攻腰。”

中海出身于狩猎世家,当然知道闪向侧下方,但他想保护疤眼老三,不能闪。

大豹来势如电,贴地扑到,一声狂吼,巨爪凶猛地抓到,血盆大口倏张。

以对付猛兽的兵刃来说,最差劲的便是剑,用剑斗虎豹,简直是拿自己的老命开玩矢。中海浑身是伤,精力将尽,竟然想在爪下救人,用剑迎击向下扑的巨豹,不啻以卵击石,自寻死路。

还好,他刚挺身扬剑,左手将用来对付疤眼老三的飞刀全力掷出,重心倏移,脚下茅草又滑,身不由已向下滚,骨碌碌地滚下山去了。

下面的人是神驼杨彪,将手中的飞燕荆萍,推跌丈外,向上飞抢。

飞刀贯入大豹胸口,大豹的双爪下搭,一口咬住疤眼老三的肩膀,一人一豹同时向下滚,紧跟在中海身后。

神驼杨彪到了,一把将中海拉开向侧移。

“救疤眼老三。”中海大叫。

神驼丢下中海,苍木盘龙杖疾挥,“噗”一声响,大豹脑袋开花,松了口,滚下山去了。

神驼一把抓住疤眼老三,苦笑道:“晚了,大罗天仙也救不了他。”

另一面,咆哮声惊天动地,另一头大豹已滚至山脚,一阵抓、咬、撕、摔,锦毛虎肉碎骨裂。

慢慢的,大豹也静上下来了,摇摇幌幌的向一侧移动,腹下血如泉涌,被锦毛虎的剑剌人腹中,走了五六丈,低吼着躺下来。

疤眼老三胸曰被抓裂,肩膀全碎了,瞪着怪眼抽气,血肉模糊。

中海抢近,叹口气道:“我不想杀他,但……唉!也许是他恶贯满盈,终于难逃死劫。”

疤眼老三口角抽动了几次,想说话,但却没有声音发出,怪眼一翻,双脚抽动,渐渐气绝。

神驼丢下体,道:“老弟,不用替这种人惋惜,他杀人上百,死有余辜,这样子死还算便宜他了呢。我来晚了一步,总算老天爷保佑,看到你平安无恙我很高兴。我的天!你的伤…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9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地龙腾》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