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尘怪侠》

第10章

作者:云中岳

以目前的情势来说,假使许彦方真落在尤家的人手中。

她将得不到定时丹的解葯,结果如何?

她有点毛骨悚然的感觉,心中一急,急步向柴门走去,真得设法劝许彦方早早离去,绝不能让许彦方落在尤家的人手中。

姜玉琪向侍女们一打眼色,也举步跟上。

柴门突然大开,那位中年农舍主人当门面立。

“许爷已经从后门走了。”农舍主人大声说:“他留下的话,请诸位不要找他,留一分情义日后好相见。”

两人一惊,快速地抢入。

许彦方已经走了片刻,包裹也带走了,显然不打算回来啦!

许彦方根本不打算离开,也不准备躲起来。

一个老江湖,必定具有够感的洞察力。和明时势知兴衰的本能。

这里是鄱阳王的势力范围,南康之霸双头蛟是鄱阳王的鹰犬,这是任何一个稍有常识的江湖人,不需打听也可以明白的事实,任何活动,也无法逃过鹰犬们的耳目。

他另有目的,所以不作逃避的打算。

鄱阳王的人要找他,正是他所期盼的事。

时势造英雄,英雄也可以造时势。

他出现在五老峰的大道上,包裹早就藏起来了,一袭青衫飘飘,真象一位前往游山的读书人。

绕过一座小山坡,对面坡脚下的松树后,踱出两位中年青袍客,到了路中背着手,迎面拦住去路。

“是风尘浪子许老弟台吗?”

右面那位青袍客抱拳为礼,皮笑肉不笑朗声问。“正是区区在下,请问有何见教?”他的笑意也令人莫测高深:“两位是……”

“在下张一冲。”

“哦!原来是笑指天南张前辈。”他恍然:“张前辈与孽龙余成龙交情深厚,想必是太湖三水妖,已经把在下的事,向两位提及了?”

“是的,余老哥曾经向老弟求助,所以……”

“在下希望张前辈了解,在下不认识金陵三杰,也没有为了几个钱替人卖命助拳的习惯,张前辈出面,在下仍是一句老话,道不同不相为谋。张前辈,在下说得够明白吗?”

“老弟不必急于拒绝。”笑指天南说:“彼一时此一时,目下老弟应该知道情势已有了改变。”

“在下以不变应万变。”

“何必呢?老弟,从前,老弟可以置身事外,但目下璇玑城的人已经以你为目标。你已成为他们的目的物,何不与咱们联手,与他们作一了断?”

“你们敢与鄱阳王作对?”他颇感意外:“你们这样做聪明吗?”

“不是咱们与鄱阳王作对,面是他们已逼得咱们无路可走,这几天,璇玑城高手齐出,残害了咱们不少朋友。老弟知道阴手李奎吧?”

“知道,他曾经带了太湖水妖找找。”

“他被璇玑城的人掳走了,死在璇玑城,咱们得到消息之后,誓与璇玑城周旋到底。老弟,多一个人就多一分力量,联手时机已至,老弟意下如何?”

“张前辈,在下只对自己的事有兴趣,与璇玑城的纠纷,在下自会解决,请另找高明。”他断然拒绝:“请不要在我风尘浪子身上枉费工夫。”

“这……”

“张前辈,请记住,不要再使用太湖三水妹的手段来逼在下合作,彼此都有好处,如果逼我,你们将增加一个很可能毁灭你们的强敌,得不偿失,你们不能再增加强敌了,在下希望与你们保持友谊。再见。”

“老弟。同仇敌忾,希望咱们有合作的一天。”

笑指天南含笑致意。

“引蛇离穴,大有可为,保重。”

他笑笑抱拳一礼,大踏步走了。

“咦!他象是知道咱们的计划呢。”笑指天南向同伴说:“可能吗?”

“稍有见识的人,都该知道引蛇离穴的手段。”同伴说:“鄱阳附近州县,都是鄱阳王的地盘,咱们在他的地盘内与他拚骨,占得了便宜吗?风尘浪子武功差劲,但江湖经验与见识,并不比你我差,他当然知道咱们该采用何种手段行事,走吧!这里用不着咱们守候了。”

“再守下去,就走不了啦!双头蛟那狗娘养的正十万火急将人派出,要配合鄱阳王的人与咱们彻底了断,咱们不能再落单了。”

许彦方非常欢迎金陵三杰的大援到达,情势愈混乱愈对他有利,虽则风险也因之而加大,但他不在乎风险。

他不想卷入大旋涡,做零星买卖有利可图,所以断然拒绝笑指天南的邀请,他有他的打算。

五老峰在望。在南面看五老蜂,雄奇无匹目为之眩,真象五个大巨人,俯视着渺小的众生。

他无暇观赏风景,沿大道急走。

至孙家大院作客的江湖人,通常都必须走这条路,从孙家往府城。当然也必须经过这条路。

前面出现一座歇脚亭,亭内的五个大汉直待他接近至五十步内,这才互相一打手式,跳出亭劈面拦住了。

“好小子,你竟往山里跑,跑得了吗?”

为首的大汉狞笑着说。

“哦!咱们认识吗?少见呢。”

他也笑吟吟地说,神情轻松得很。

“你还不配认识太爷们,太爷们认识你,是你小辈的造化,知道吗?”

“说实话,在下的确不知道你们是老几。”

“你是风尘浪子姓许的,没错吧?”

“一点绝不错,风尘浪子的名号,虽然不算是金字招牌,毕竟在江湖仍然叫得响,你们一脸贼像,不会是打闷棍的劫路货色吗?”

“去你娘的!”大汉恼羞成怒大骂:“咱们是替鄱阳王尤城主跑腿的,尤三夫人下令要捉你,所以……”

“所以,你们这群跑腿的贱种,就摆出一付贼头贼脑在这里劫路?你们也未免太贱了吧?”

大汉被骂得怒火焚心,狂怒地冲上劈面来一记金豹露爪,要抓破他的五官,爪功居然十分高明,又快又狠劲道十足。

他一声长笑,上面一掌切中对方的小臂,下面一鞋尖踢碎了大汉的右膝骨,向路侧的树林撒腿便跑。

“哎……”

大汉狂叫,砰一声摔倒在地叫号。

四大汉留下一个照料同伴,另三个衔尾穷追。

“穷寇莫……追……”

他一面逃一面狂叫,明显地示怯逃命。

假使他逃的速度惊人,追的人自会知难而退,但他的速度十分平常,追的三名大汉认为吃定了他,怎肯半途而废?

追人茂密的树林,三大汉忘了遇林莫入的禁忌,依然紧追不舍,志在必得。

“砰!”

迫近至两丈内的一名大汉,突然撞在一栋大树干上,枝叶摇摆中,被反弹出丈外摔倒昏厥了。

然后,第二名大汉也倒了。

落后二十余步的第三名大汉,刚听到枝叶摆动声,便看到面前站着邪笑的许彦方。

“咦!你……”

大汉骇然叫,百忙中煞住脚步,几乎撞上了。

“我在等你呀!”

许彦方气定神闲地说,似乎刚才他并没有全力奔跑,脸上连汗影都没有。

相反地,大汉浑身大汗,发现只有自己一个人,心中大骇,急急拔剑出鞘戒备。

“你……你真……真是小……小有名气的风……风尘浪子?”

大汉壮着胆挺剑问。

“如假包换。”

“你……”

“我有事情教。”

“去你的!”

大汉咬牙叫,急进两步剑发飞星逐月,走中宫攻上盘,先下手为强发起猛烈的攻击,这一剑颇具功力。

叭一声,剑被掌拍偏,人影切人,噗一声耳门挨了一劈掌,小腹接着挨了一记重拳。

“你生得贱。”许彦方说,一脚将大汉踢翻,顺手夺了对方的剑丢至一旁:“现在,咱们来谈谈你的主子鄱阳王,最近他为何不见露面。”

“我……我不……不知道……”大汉惊恐地叫:“我只是外……外城的人,城里的事,严禁外城的人打听,城……城主的起居,连大总管也……也丝毫不知。”

“这么说,你对我已没有利用的价值了。”

“放……放我……一马……”

“我没有杀你的胃口,滚!”

大汉被踢得滚了两匝,爬起一看,许彦方已经不见了。

歇脚亭中,大汉细心地替同伴裹伤。

右膝是软弱部位,膝盖骨被踢裂,极难医治愈合困难,除了包扎妥当之外,别无良方必须找人来抬着走。

包扎停当,大汉开始收拾百宝囊收藏葯瓶。

“你果然回来了,阁下。”大汉一面收拾一面说:“在下的三位同伴,必定栽在阁下手中了。”

“不错,逐一解决并非难事。”站在亭栏外的许彦方说,大汉不曾看到他来,怎会知道他来了?”

“三小姐猜想你会回来的。”

“我也知道她埋伏在这里等。

“但你仍然敢来。”

大汉站起冷冷地说。

“我非来不可,面对面解决,总比让她在暗地里偷袭危险要少些。”许彦方向路对面的茂林挥手示意:“尤姑娘,出来吧!不久前在下将贵城的打手引走时,你已经到了百步内,不追赶却躲在此地守株待兔,料事的能耐超人一等,佩服佩服。”

枝叶一动,尤瑶凤领了五位侍女钻出树林,扭着小腰肢笑容极为动人,向歇脚亭走了过来。

“咦!你就是风尘浪子?”

尤瑶风脸上有明显的惊讶,水汪汪的媚目不转瞬地注视着他。

“如假包换。”他泰然笑容说道:“姜少谷主兄妹,一定把我说成一个落魄的无赖吧?”

“正相反,听姜小妹说,你是一位了不起的好汉,姜少谷主一记六阳神掌伤不了你,我想,武林四浪子中,你一定是武功最高明的一个。”

“好说好说。其实,姜少谷主那一掌并没击实,所以我幸而留得命在。尤姑娘,在下没冒犯贵城的人吧,为何派人计算在下?”

“昨晚你侵入我的快船騒扰,没错吧?”

“在下坚决否认。”他一本正经地分辨:“请记住,我的绰号是风尘浪子,而非风流浪子,也许你尤家的船上,真有数不清的绝世佳人,就算我自命风流吧,也不能打上船去唐突佳人呀!你这种无中生有的指控,无法令人心服,你尤家是有身份地位的人,可不能空白说白话乱入人罪是不是?”

“我会找人证明你……”

“哈哈!是姜少谷主吗?他是我的死对头,他的话能使人相信?尤姑娘,俗语说:小鬼难缠。象我这种小人物,你们这些大菩萨实在不宜劳师动众煎迫,就算能把我宰了,对璇玑城又有何好处?既不能增加贵城的威望,又无所利于贵城。万一宰不了我,你们的损失可大了,比方说,姜少谷主目下就进退缩谷,至少,我风尘浪子的名号,就比往昔响亮,身价陡增十倍。”

“晤!你还真象个无赖。”

尤瑶凤居然嫣然一笑。

“无赖并没什么不好。”他也笑:“老实说,闯荡江湖的人,十九都是无赖,只有无赖才敢在江湖玩命。玩得好,够幸运,那就是英雄豪杰,玩不好,运气差,那就是歹徒恶棍下流贼,活该下地狱沟死沟埋。令尊花了三十余年心血,他十分幸运,所以才有今天的地位,我羡慕他。”

“你一向都很幸运吗?”

“不好,也不坏。”他半真半假,似笑非笑:“闯荡七八年,总算小有成就,有许多许多武功机智比我高明多多的人,还没混得三流人物的地位就见阎王去了,至少我比那些人幸运些。当然我不能与姑娘比,也不能与姜少谷主、范少庄主这些人比,你们都有名师传艺,有赫赫门风家世好根基,所以出道一两年就威震江湖,声誊鹊起成为风云人物。不错,我怕你们,孤掌难鸣,但并不表示我被你们吃定了,除死无太难,我会尽一切努力来保护我自己,一个亡命是不在乎什么损失的,尤姑娘,该怎么办你说吧。”

“晤!你这三不管的浪人很不错。”尤瑶凤欣然说:“比那些言过其实的一流人物还要好。”

“姑娘夸奖。”

“我不计较你昨晚闯舟的图谋。”

“姑娘并不能证明是我所为。”

“不许多说!”

尤摇凤大小姐的脾气又发了。

“你怎么啦?”

“我愿意给你一次好运。”

“你能给我好运,你是主宰什么的菩萨?”

“本城人才济济,目下正当用人之际,你这种人才,正是本城所需要的新秀,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0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尘怪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