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尘怪侠》

第11章

作者:云中岳

这位郝宫主高大如巨熊,巨眼虾须狰狞可怖,手中的刽刀刃薄背厚,吹毛可断,横刀而立象个巨灵。

玉房宫主的头衔相当唬人,其实只是一个看守囚犯的牢头而已。但许彦方一点也不敢大意。聚精会神攻出试探性的一划。蓦地狂风乍起,刽刀幻化为漫天电虹,刀过处发出飒飒风声,可怖的刀山怒张,再向中汇聚成万流归宗的狂流,裹住了猛烈挣扎的剑影。

“铮铮铮……”剑影萎缩至最大限,狂乱地封架无孔不入的狂野刀光。

直攻了百十刀,却无法击破萎缩的剑影。

最后传出一声轻响,剑光流泻而下,脱出刀山的重压,刀与剑向两侧分张。

“驭光绝魂十三刀!”远处两丈外的许彦方沉声说,脸上颊肉抽搐,鬼脸更显得狰狞可怖:“你是传闻中的刀魔郝光斗,失踪了甘年居然躲在这里做屠夫看守,璇玑城难怪敢称为金城汤池。”

“你知道在下的名号,也就是你的死期到了。”

刀魔郝光斗傲然地道:“璇玑城象郝某一样的高手多如牛毛,你过不了任何一关,再接我的驭光绝魂十三刀!”

刀山再次涌发,势若雷霆。

许彦方哼了一声,怪披风突然无风自张,剑光疾升,他的身躯似乎陡然增大了一倍,飞起的剑光也暴涨一倍,迎着来的汹涌刀山电射而入。

“铮!”刽刀陡然外张,刀山瓦解,剑光长躯直入。

“嗤!”剑光鍥入刀魔右肩井穴,锋尖直透后肩。

所有的囚犯都在厅内集中,共有三四十个人,其中有五个女的,有三分之一的人不会武功,他们是各地的富豪。每个人瘦骨如柴,大半的人曾经受过各种毒刑。

其中没有流云剑客刘家兄妹。

要带这些人冲出璇玑城,那真不堪想象。

“兄台,你要救的人如果不在此地,结果有两种可能。”一位手长脚长的中年囚犯说:“奇功异学或秘密财宝,已经完全交出来了,半途便已处决。一是仍有利用价值,押到别处去引诱他人,尚未押回。”

“鄱阳王一生,喜好三样东西。”另一个受难的人说:“奇功秘学、钱财、美女、是三样东西的收藏家。他的爪牙在各地掳回来的人,被认定尚未压光榨干之前,是不会被处决的。兄台要找的人恐怕支持不到身入玉房宫,在途中便被毁尸灭迹了。”

“这里的刽子手,通常不知道外界的事,你不可能从他们口中问出线索的。”

许彦方共盘问了十名打手的口供,打手们众口一辞,不知道流云剑客刘家兄妹的事。

刀魔郝光斗难充硬汉,招出上次许彦方出现绛宫之后,城主夫人曾经派人查问囚禁的人中,有否流云剑客兄妹。在最近半年中,玉房宫从没接收过姓刘的人。

面对三十四位身在绝境的男女,许彦方感到无助,这些人根本不可能从悬崖逃走,即使能用绳索垂下,也逃不过汹涌的涡流。

而且,他仍有重入璇玑城打算,悬崖的进出路不能提早暴露,再就是有一半人不识水性,死路一条。

想到这些人从内城杀出外城。可说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何况还有三分之一的人不会武功,怎么闯?

置之死地而后生,他决定了最大胆的行动。

曙光初现,警钟声响彻全城。

人群形成一串奇怪的行列,出现在内城的城门口。

三十五个人,押送着二十五名打手,其中包括玉房宫主魔刀郝光斗。打手皆制了气门穴,反绑双手,下加绊脚,前拖后推。

许彦方手握锋利沉重的刽刀,走在前面开路。

这是全城唯一的出入大道,无法建造大型机关埋伏,全靠充足的人手加以封锁,所以走大道最安全,许彦方就选择这条路强行出困。

路侧陆续赶到不少人,绛宫的城主尤夫人也带了高手赶到,但投鼠忌器,不敢下令攻击,一两百支火把,照得附近光亮如画。

铁叶城门紧闭,门前一字排开把守城门的十二煞神,一个比一个狰狞,十二把刀剑光芒闪烁。

许彦方举手示意同伴止步,独自扬刀上前。

“诸位如不让路开门。”他声震九霄,豪情迈放:“在下只好杀开一条血路,你们将是刀下亡魂。内城的人,都是尤城主的心腹亲信,比你们守门的人更亲,你们希望咱们杀了甘五名亲信,再和你们拚斗吗?”

“咱们守门有责,不问其他。”为首的煞神大吼:“退回去,此路不通!”

“在下只好大开杀戒了,苍天谅我!”许彦方举刀怒吼,突然狂风似的挺刀冲进。

“杨老二,暂退!”城门楼上面的大总管铁掌开碑沉喝,人如大雁向下飘落,五名随从也随后飘降,好精纯的平沙落雁身法。

十二煞神应声后退,大总管与五名随从,取代了十二煞神的位置。

许彦方已到了两丈外,横刀屹立壮历如天神。

“不要迫咱们作困兽之斗。”他舌绽春雷声震四野:“若出不去,咱们杀掉人质,回头杀入九宫,八方纵火杀一个赚一个,璇玑城将成为血海屠场,去请尤城主前来打交道,谅你也负不了这重责大任。”

“你敢!你……”大总管厉声说。

“你不要轻估了决死的人,敢不敢立可分晓,先杀三位人质给你看。”他扭头高叫:“推三个人出来。第一个是玉房宫主魔刀郝光斗。”

后面廿步外的难友,连拖带推把魔刀与两名打手推出五六步外,将人推跪在地,举手待砍。

“准备!”他举手大叫。

“住手!”侧方十余步外,大群男女簇拥着的尤夫人高叫:“阁下一而再至本城撒野,留下名号?本夫人放你一条活路。”

“还没到留名的时候。”

“本夫人坚持。”

“你没有什么好坚持的,除非你希望在下砍掉你这些忠心耿耿的爪牙。”他拂了拂钢刀,语气转高:“千军万马,在下杀得进去,冲的出来,你要在下杀出血路吗?”

尤夫人银牙一咬,向大总管打手式。

内城至外城的大城门楼,足有一里以上。内城门绞起了,沿途不再有人出面阻拦。

内城门打开,吊桥放下了。

许彦方堵在吊桥头,廿二名人质一排跪倒在桥口,三十四位难友,相互扶持沿大道向县城急急逃去。

桥对面火把通明,人山人海,数百人怒目而视,咒骂声此起彼落。

大总管领了八个人,大踏步过桥。

刀徐徐上升,刀口举在刀魔的顶门上空,只要往下一落,刀魔的脑袋必定中分。

大总管抽口凉气,不敢再接近。

“流云剑客只是一方的小武林人物。”大总督厉声说:“犯得着你替他强出头?”

“什么人物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道义,这就是稍有骨气的武朋友可爱的地方,义之所在,赴汤蹈火义无反顾。人既然不在玉房宫,那就表示你们已经将他兄妹俩处死了。”

“在下曾经仔细调查过,刘家的房地产,是他兄妹失踪后三天,经由正式手续出售与州南汤家的,价值是一万两银子,而田地房产的实值,该值三万两以上。”

“这表示你们掳走他兄妹,用尽手段逼他们画据按指模,完全取得刘家的财产,所以不需把他兄妹押回璇玑城。”

“冤有头,债有主,尤城主不能躲得稳稳地,避免与债主见面。阁下,下一次在下光临,这里将血流成河,信不信由你。”

“阁下话不要说得太满了,璇玑城还接待得下你这位不敢以真面目相见的人,本总管要和你单挑,看阁下凭什么敢如此猖狂,你敢接受吗?”

“哈哈!以后再说,在下当尽可能成全你。”

“不必以后,选日不如撞日!”

“今天在下无此雅兴。”

“在下坚持。”大总管坚决地说,举步接近。

“在半个时辰之内,在下不接受任何挑战,不要再过来了,你不希望在下先砍下刀魔的脑袋吧?退回去!”

他声色俱厉,刀尖指向躺在脚下的刀魔郝光斗的脖子。

“好,今天算你狠!”大总管恨恨地后退:“璇玑城三十年来,首次受到阁下的騒扰侮辱,你最好早和本总管了断,不然今后上天入地,本总管也要将你搜出来零刀碎剁,方消心头之恨。”

“用不着上天入地找我,我可以向你保证,我一定会再来的。”许彦方沉静地说:“你是璇玑城的大总管?”

“不错,铁掌开碑秦君山。江湖上小有名气的人,都知道秦某的底细来历。”

“你是个有担当的人吗?”

“当然,天掉下来,秦某也敢一肩挑。”

“有种,在下有事请教。”

“请教什么?”

“贵城十大统领中,庚字号统领贵姓大名?”

“你问这……”

“你夸过海口,天掉下来你也敢一肩挑。”

“这不是本总管所能知道的事,内城职司各行所属,本总管不管司以外的事……”

“狗东西!你是什么玩意?你没有种吹什么牛?”许彦方破口大骂:“你们把璇玑城看成天老爷第一,你们第二,自以为可以称王称霸,一个个摆出有担当了不起的嘴脸,居然连一个爪牙的名号都不敢公布。我已经看透你们了,你们给我记住,下次来,我要把你这里变成血海屠场。”

“阁下……”

“退回去!你如果想在嘴皮子上逞能。后果自负。”

大总管恨得几似咬碎钢牙,恨恨地退走。

时辰一到,他一声长啸,刀光飞腾中,人倏然远去。

“不可追赶!”大总管喝住要抢出的人:“好可怕的轻功,很可能真是缥缈神魔。”

尤凤将风尘浪子恨入骨髓,发誓要剥他的皮。

璇玑城被人攻入玉房宫,救走囚犯警讯传到,她不肯干休,不肯放下这里的事,仍在孙家大院逗留,指使一群蛇鼠,穷搜五老峰每一角落,搜了三天,群豪疲于奔命。

这几天中,最感焦虑的是范云凤,许彦方失踪,她怎能获得定时丹的解葯?

她不理睬尤瑶凤的指使,带了两名傍女,回府城落脚在狱麓宾馆。

范世超不争气,带了山庄的人,替尤瑶凤跑腿,表现得颇为积极。

回鹰谷的人,更是把全部人力投下了,几乎成了尤瑶凤的听差爪牙,搜山搜得比任何人都勤快。

姜少谷生心怀鬼胎,挨了那一顿狠揍,却不敢声张,寄望在尤瑶凤身上,让璇玑城的人替他出口怨气。

另一个有心人是姜玉琪,她也悄悄退回府城,落脚在狱麓宾馆附近的客店,暗中盯牢了范云凤。

也许这是女人的直觉,她有预感可以从范云凤身上,获得许彦方的下落。

她少女的心靡,已为许彦方敞开,虽然乃兄与许彦方的仇恨愈结愈深,她并不介意。

璇玑城出了意外的消息,在江湖上轰传。

璇玑城残害江湖同道,以及掳劫大户勒赎的秘密,引起江湖同道的愤慨和仇视,凤起云涌暴雨将临。

被救出的三十四个人,把璇玑城的罪恶到处宣扬。

在府城的江湖人士,谁也没对风尘浪子起疑。

璇玑城的人在五老峰搜捕风尘浪子,与璇玑城出了意外是两码子事,五老峰与璇玑城相距在百里外呢!

最重要的是,风尘浪子的份量,还不够在璇玑城露面,他算老几?

眼看日下西山,晚霞满天,第一批搜山返回孙家大院的人,就是主人双头蛟孙奇。

他带了九名亲信,人多势众,搜了一整天,甚至爬上五老峰背的七里亭,跑遍了青莲谷,除了飞禽走兽。连一个游客都没碰上。

十个人垂头丧气,累得象拉了一天车的老牛,一个个筋疲力尽,叫苦连天。

尤瑶凤逼他们穷搜,他们本来就心里一百个不愿意,难免情绪低落,少不了怨天恨地。

山径在山坡的松林中盘旋,松林下野草稀疏,视野可远及半里外。

五老峰的松天下闻名,三五百年树龄,高度仅两三丈,但这是指峰上的松而言。

峰麓的松,依然是正常生长普通松树,枝浓叶茂,林下生长的杂草不多,所以并不影响视野。

距大院不足两里,到家就有酒有菜的地方休息啦!

“大爷,这样乱闯是不行的。”一位亲信一面走一面说:“就算出动一万兵马,也搜不出那许小辈来,就算是一个村夫吧!也不容易找得到。你看吧!什么地方不能躲,恐怕躲在咱们院墙外,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1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尘怪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