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尘怪侠》

第12章

作者:云中岳

惜花小筑主人,正是三大婬魔之首,有收集美丽女人的恶名。

只要让他看中,他一定会设法弄到手才干休,美丽的大闺女固然好,艳绝人间的荡妇尤物他也要。

惜花小筑在何处?人言人殊,但谁也不知道究竟坐落在何处。

主人绰号叫花花太保,姓陈,陈忠,在江湖走动行踪如谜,但现身时必定以本来面目出现,少不了身边经常有不少英俊美貌的男女从人。

他有件值得称道的事,就是从不戕害到手的女人,不论是用何种手段弄到的,玩腻了好来好去,赏一笔金珠把女人打发走,所以,他的居处称做惜花小筑。

因此有些女人为了自己的名节,隐忍受辱的事不敢张扬,而一些荡妇婬娃,事后依然不时找他投怀送抱。

范、姜两人又急又怒,带了爪牙向府城飞赶。

报信的两侍女,并没说出许彦方也在狱麓宾馆现身的事,因此温飞燕与尤瑶凤不理会两位姑娘的死活,仍在孙家大院调派人手大举搜山。

姜士杰跑得飞快,一行廿余位男女,其中包括神鹰八卫,拚老命撒腿狂奔。

二十余里用全力狂奔,真够他们受的,奔了二十里左右,一个个汗流夹背,上气不接下气。

大道在一处坡脚转向,转向处突然出现一个红光满面,挟了方便铲的中年大和尚。

“南天阿弥陀佛!”大和尚流里流气地支铲念佛号,一点也没有敬佛的庄严神情:“呵呵呵!诸位施主好好喘息片刻,以恢复体力,贫僧有事与诸位商量。”

姜士杰是个霹雳火,乃妹被婬魔掳走,已经五内如焚,哪受得了大和尚的恶意拦路态度呢?

“滚开!”他怒吼,直冲而上,离火神功骤聚右臂,猛地向前虚空一抓,向外一挥。

六阳魔爪,急怒中用上了可怕的绝学。

大和尚哈哈狂笑,倒飞腾两匝后空翻远出三丈外,双手握铲助势,姿势轻灵美妙,轻功之佳,把以鹰翔轻功傲世的姜少谷主吓了一跳。

爪劲可及一丈左右,热流荡漾,劲气锐啸,却没沾上大和尚任何部位,大和尚大概知道他的爪功厉害,爪一伸便身形齐动,一爪无功。

神鹰八卫两面齐进,左右包抄。

扮随从的昊天一笔明豪一声长啸,从少谷主身侧电射而出。

“他是婬僧欢喜禅师普化!”昊天一笔及时向八卫提警告:“小心他的接引灵香!”

接引灵香,江湖最厉害的十种迷香之一。

惜花小筑主人花花太保的王者之香,也名列其中之一。

一般的迷香必须嗅入不少之后才生效用,但这十种迷香据道入鼻即香,而且一丝人鼻,水泼不醒,如无独门解葯施救,需一个对时才能更醒,十分歹毒厉害。

昊天~笔是老江湖,已看出大和尚的身份,假使叫晚一刹那,冲进的姜少谷主必定遭殃,奔跑太急,岂能不急剧呼吸。

欢喜禅师已在倒飞时,暗中洒出了引灵香,一听对方叫破了身份,知道接引灵香无功,不再停留,发出一阵狂笑,飞掠而走。

昊天一笔怎敢跟踪穷追?急急向侧飞跃,脱出接引灵香可能控制的威力圈,先恢复呼吸再说。

神鹰八卫更不敢追赶,屏住呼吸过久怎受得了?

后面半里地,范世超与十余名男女正飞步赶来。

欢喜禅师还在二十步外支铲而立,仰天狂笑。

“姜少谷主,你给我听清楚。”婬僧笑着说,声如汉雷:“你如果能把璇玑城的漂亮女人,骗往落屋湖东面的雁洲,贫僧负责向花花太保,讨回你的妹子作为交换条件,阁下同意吗?”

姜少谷主很得几乎咬碎了钢牙,悄然打出八方堵截的手式。

“和尚,咱们好好谈谈。”他强忍焚天的怒火,一面调和呼吸,一面向前沉着地接近。

阳光满湖,风从湖上向山区轻吹,接引灵香如不沉落,也被风吹走了,所以他敢从路上接近。

他也是用迷香的行家,他的七步断魂镖所泄放的七步大崩香,威力并不比接引灵香差多少,知道迷香在某种情况下有效。

迷香的葯物性质相差不远,不象毒葯千奇百怪性质各异。

七步大崩香的解葯虽则不可能完全克制接引灵香,当少有部份功能可派用场,这也是他有恃无恐的另一原因,知道对方的底细便可预先提防了。

“哈哈!你真该和贫僧谈谈,不过,目前你人多,还不是时候。记住,把璇玑城的漂亮女人引到雁洲,佛爷保证把你的妹子,原封不动壁还,再见……哈哈……”

在两侧的人抄近的前一刹那,婬僧狂笑着如飞而遁,穿林入伏快速无比,片刻便消失在山林深处形影俱消,轻功并不比姜少谷主差多少。

追不上婬僧,姜少谷主立即与范少庄主会合。

在消息灵通方面,范少谷主要棋高一着,一个黑道豪霸有许多黑道朋友可用,当然比邪道魁首灵通得多。

南康府城并不怎么繁荣,本身背倚庐山,前面临湖,没有广大的腹地生产丰富的物质,只能算是湖滨必经的一座城而已。

往来的船基多,但至少有一半船只不靠岸,要撤查往来的岔眼人物,还真不容易。有些船泊靠码头,片刻随即启程,事前又无预兆,怎么查?

有时候,光靠江湖混混不一定有效,反而需向一些民众或妇孺找线索,这些人很可能凑巧目击到某些怪事,或者某件怪事发生时,他们恰好在现场附近。

比方说,光天化日之下,从旅客皆已离店的狱麓宾馆,把两个小姑娘扛在肩上捋走,不管是从屋上或屋下撤离,店附近的街巷,岂能空阒无人?必定有人目击可疑的事物。

就算计划周详,店后的小街小巷安排有接应的人,也必须事先准备运人的工具,大白天扛着两个女人在大街小巷走动,这不是老江湖的作法,会引起大騒动惊动街坊。

大街小巷可能有人见过运人的工具,轿子、手推车,或者挑着的竹箩、油篓……

许彦方就是在大街小巷中,找到了线索,再进一步查出可疑的人撤走的去向。

出城沿小径绕湖滨而走,五六里便是德星湖。

其实,这一段湖面,统称为德星湖。湖形成的湖湾,水草繁茂,竹木丛生,芦苇密密麻麻,本地人称为落星湾。

湖中那座高出水面五六丈,周围百余步,上面遍生竹木的巨石,就是有名的落星石,也称德星石。

南康的附廓星子县,县名的出典就在这坐落星石上。

至于这座石是否真是从天上掉下来的落星,从来也没有人花工夫去考查求证真伪,反正石称落星,湖也叫落星湖,自古以来就如此称谓,谁有闲工夫去考证?

这里也是船避风的湖湾,在金陵造反的侯景船队在这里覆没,后来孟太后的船也在这里翻覆而获救。地虽偏僻,却是有名的历史要地。

往南一带湖滨,都是些零零落落的小渔村,渔民普遍地贫困,因此从不引人注意。

近午时分,许彦方出现在湾底的一座小村中。

这是一座仅有十余户人家的小渔村,湖滨泊了十余艘渔舟,湾中也停泊有几艘象是客船或货般的中型船只,静悄悄地罕见有人在船上走动。

他虽然穿了村夫装,青灰色的短外衣一看便知是穷汉,但人却出色,褴褛的衣着,掩不住他流露在外的气概,一看便知他不属于附近渔村的人。

最外侧近湖滨的一座小院式房屋,向湖的一面,居然建了一座竹造小楼,大概是预防水涨,所以基架离地四尺左右,颇为雅致脱俗。

屋前另有一座棚,大仅丈余见方,设有竹桌什椅,坐在里面品茗观赏湖景,太美了。房门紧闭,外棚却有一位老渔夫在品茗。

这一带的渔舟,通常傍晚出湖,夜间垂钓下网,天没亮带了渔货在府城与鱼牙子打交道,破晓时分驶回睡觉,午后才起床整理渔具。

因此渔村的上午,平静得象是空村,只有一些家畜家禽活动,偶而也看到妇孺进出,静悄悄象是与世隔绝了。

许彦方抬竹级而上,进入外棚。

“早啊!老伯。”他含笑打招呼:“今年湖水满,鱼肥虾壮,收获不错吧?”

老渔夫抬起布满风霜的脸,用看过太多世俗己不带感情的老眼,平静地扫视他全身。

“坐。”老渔夫指指对面的竹椅示意:“还过得去,想靠打渔发财当然不可能,年轻人,你想发财?”

想发财的意思很明显,老渔夫以手式帮助他了解,指指湖中的一艘双桅客船。

“船上有财吗?”他落坐,取过一只景德镇出品的细磁茶杯自己斟茶。

“你认为有吗?”老渔夫死板板地问。

“猜不着,估计船上有没有财,那是水贼们的专业功夫,小可这方面外行。同样地,船上的人是否打主意到岸上来发财,小可也猜不透,呵呵!老伯应该知道。”

“老朽应该知道吗?”

“是的,因为约一个时辰之前,也许一个半时辰,有人从这里借渔舟带了货登船。”

“晤!有这么一回事,你是……”

“小可是一步步求证,跑了不少冤枉路,再三被诱往错误方向,最后总算正确无误找到此地来的,老伯不希望小可就此走回头路吧?”

“我是问你的来意。”

“讨回所要的人。”

“人与你有何亲故?”

“反正有就是了。”

“讨回的本钱够吗?”

“还不知道。”

“你知道你要面对的,是些什么人?”

“三个月前,小可为了搜集证据,曾经在芜湖逗留过一段时日,曾经见过这艘船。”

他指指那艘客船:“也花了一些工夫,概略地知道一些消息,由于与小可无关,所以小可不再浪费时间,小可不是好管闲事的人。”

“你知道的消息是……”

“有不少风流猎艳者,结伙同游享尽人间艳福,以花花太保陈忠为首,沿途做下许多丧德败行的勾当。小可知道这些人武功出类拔草,财力雄厚,天不怕地不怕,聚在一起实力足以惊世骇俗。

可是,飞扬山庄与回鹰谷的实力,是十分令人畏惧的,对面璇玑城的声威,更是令人不寒面悚,诸位的实力,是不是嫌单薄了些?招惹这些号令江湖的……”

“年轻人,你也未免太高估了这些号令江湖的豪霸了。”

老渔夫抢着说:“你要知道,他们所倚仗的只是人多而已,人多缺点也多,一万头羊,也奈何不了一头猛虎。

你所说的这些豪霸,他们的声威对咱们这种人,没有什么真正的威胁,咱们就敢招惹他们,他们未必能在虎口中拨牙。”

“也许你们真有惊世的实力……”

“你不信?”

“有一点。

“你要试?”

“不试怎知。”

“哦!你是飞扬山庄的人?”

“不是。”

“回鹰谷的?”

“也不是。”

“那你……”

“那两位姑娘是我的人。”他语气坚定有力。

“什么!你是……”

“我要把她们带回去。”他信心十足地说。

“就这么简单?”老渔夫冒火地问。

“对,就这么简单。”

“好个不知死活的年轻人。”

“夸奖夸奖,如果我所料不差,沿途我留下了线索,回鹰谷与飞扬山庄的人,约半个时辰后,定可找到此地来。小可不希望与他们缠夹不清,早些把事办妥,可以避免不必要的麻烦。老伯,可以将人让小可带走吗?”

“老夫也要试试。”

“试什么?”

“试你的本钱是否充足。”

“也好。”

“话先交代,老夫只是试,没附带任何承诺。本来,我们的人发现最多最美的女人,是璇玑城的一群尤物,极对我们的胃口,可惜这两天她们不在府城,所以鱼抓不着,先抓两只小虾再说,聊胜于无。如果老夫试出你的本钱够,他们是否肯把小虾让你带走,老夫就不知道了。”

“事实如此,老伯作不了主,小可谅解。”

“你知道老天是谁?”

“红尘魔尊公羊化宇,昔年的章台公子。”

“你呢?”

“风尘浪子许彦方。”

“哦!原来你就是风尘浪子!论胆气,你比浊世浪子壮一百倍,那小子被花花太保的侍女擒住,便乖乖叩头投降,说出一大堆在府城作威作福的美女姓名,作为换命的条件,而且愿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2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尘怪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