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尘怪侠》

第13章

作者:云中岳

远出三里外,姜少谷主下令歇息。

“范兄、贵庄的主要人手,可在最近期间召来吗?”姜少谷主之所以下令歇息,主要是想冷静下来商讨对策:“救人的事!十万火急,愈快愈好。”

“召集一二十位一流高手并不难,难在一流的高手也对付不了这些可怕的特等妖魔。”范少庄主苦笑:“老天爷!怎么偏偏碰上这些狗东西?我要剥浊世浪子那混帐东西的皮。”

“看来,只好向鄱阳王求援了。”姜少谷主自命不凡的神态已一扫而空,结算说出求援的话了。

“姜兄,他们并不在乎尤城主。”范少庄主正色说:“不但不怕,而且有意冲尤城主而来的,所以要挟咱们将尤城主的女人引至雁洲作为交换条件。”

“我不会做这种事。”姜少谷主坚决地说。

“我也不会。”范少任主表现得更坚决:“这是你我两家的事。”

“你们先冷静想一想。”昊天一笔郑重地说:“最好是立即通知鄱阳王的人,咱们两家则尽可能召集人手、朋友求援。”

这些宇内婬魔荡女固然很了不起,但只要咱们人手足,至少可以牵制住他们,甚至可以擒住他们几个人,作为交换的人质。鄱阳王的黑白无常已经来了,对付红尘魔尊即使不胜,也不至于很快地落败。”

“明叔,那老不死真的是红尘魔尊?”姜少谷主骄傲不起来了,人的名,树的影,对一个武功修为比乃师更高明的一代老魔,他确是心中凛凛。

“是他,没错。”昊天一笔犹有余悸,“相貌不假,那根蛟筋如意鞭天下仅此一根,天下闻名独一无二宝刃,只是……”

“只是什么?明叔。”

“据我所知,这老婬魔的邪门奇功已练至化境,比金钟罩铁布衫更厉害,即使用宝刀宝剑对付他,也破不了他的邪门奇功。”

昊天一笔见闻极为广博,与红尘魔尊是同一辈的人物,他接着说:“所以他与人交手,一向是勇猛绝伦,脾气也火爆,不管对手是何人物,他都会毫不迟疑,无所畏惧狂野的主攻,可是,今天他似乎性情变了,居然在一旁冷眼地旁观任由小辈的花花太保出面打交道充人样,这不是他的习惯,他绝不会放弃唯我独尊的地位,所以绰号叫魔尊。”

“明叔的意思……”

“很可能有比他更高明的人主持其事,我就担心其中另有可怕的人司令,这老婬魔已经令人胆寒,再有武功比他更高明的人主事,咱们的处境十分危险,恐怕鄱阳王也讨不了好呢!”

“明叔,咱们有一步走一步。”姜少谷主断然地说:

“咱们这就回城召集人手,我亲自去孙家大院找三夫人,把经过告诉她,我相信她一定激怒得跳起来,她怎受得了老婬魔登门挑衅?尤其是花花太保这群人的挑衅。”

船上一阵忙乱,花花太保惊怒交加。

红尘魔尊脸色十分难看,派手下两男两女亲随遍搜全船每一座舱。

看守这两女俘虏的妖艳女人,是花花太保的情妇之一,也是江湖上艳名四播的妖妇,叫朝云女史田迎香。

她不但武功媚功深不可测,而且道术迷魂大法火候精纯,绝不可能被人无声无息地制住,除非是自己人下的毒手。

这许多高手中的高手,竟然无法检查出朝云女史昏迷不醒的原因,当然也无法将人救醒了。

一识医术的人断然宣布,朝云女史是被巧妙的阴柔掌力,击中天灵盖或后脑,脑部受到不轻的震荡,短期间不可能清醒。

即使救醒了,也很可能有短暂失去记意的后遗症,不可能问出受袭的情景来。

被击中的三名警哨救醒了,三个人根本不知道是被什么人所击中的。

找到了击中警哨救醒的三段芦枝,每枝长六寸,所有的高手皆心中暗惊,知道来人的武功十分可怕。”

这种芦枝重量轻而脆,击中人体根本不可能造成伤害,飞行时必定旋转发声,居然把身手高明的三名警哨,在不知不觉中击昏。

只有已修至摘叶飞花亦可伤人的高手才能办得到,至少船上的人中,谁也没修至这种境界,所以不可能是自己人所为。

船上查不出结果,红尘魔尊岂肯甘休?人不可能凭空失踪或变化飞腾。

有人发现流刺网的浮筒有异,花花太保下令起网查看,果然发现十张网中,有四张只剩下浮筒,网已被剪断沉入湖底了。

湖面附近亭泊有几艘各型船只。

一阵狂搜,逐船搜查毫无所获,这些船只都是普通的商船民船,每艘船皆受到撤底的搜查,每个人都受到严厉的盘诘和拷问。

毫无所获,两位女俘虏确是平空消失了。

府城高手云集,璇玑城的人纷纷从五老峰撤回。

温飞燕确是怒不可遏,带了城中赶来搜山的众爪牙,不等搜山的人全部撤回孙家大院,便十万火急地赶回府城。

双头蛟在府城有巨宅,距狱麓宾馆不远,是一座连五进的大厦,府城有人称之为孙家大宅,立即成为安顿群雄群雌的招待所。

姜少谷主并不曾与温飞燕一群人同至孙家大宅,在城门口告辞,说定了回客店与自己的人会合之后,便带了所有的人,偕同飞扬山庄的人前来孙家大宅,一同商量前任落星湖兴师问罪。

温飞燕确是大感愤怒,立即派人过湖向璇玑城报讯。

本来,她率领的人手已经相当充裕,奉命赶来搜寻许彦方的黑白两无常,带了城中二十四名一等一的勇士听候调遣实力空前庞大。

黑白两无常,是把守璇玑城的门神,甚少外出亮相的,外面的事自有负责外务的人处理的。

可以说,这是最近十年来所发生的最重大事故:黑白两无常首次离城办事。

双头蛟也跟来了,这里他仍然是主人。

家中安顿了五六十位贵宾,他这个主人可真感到头大,不但怕招待不周,更怕有不知死活的仇家,冒险前来趁火打劫闹事。

金陵三杰的人很可能仍在府城潜伏,说不定真会不惜任何代价行险一击呢。

他带了几位爪牙和朋友,亲自安排警戒网。

七个人刚踏入东跨院的院子,院角的一丛花树下青影乍现。

“什么人?”他大声喝问。

是一个面目阴沉的中年青衫客,一看就知道不是他的贵宾之一,虽然没看见佩有兵刃,似乎不象是前来行凶闹事的人。

他的六位爪牙和朋友,不约而同左右一分向前合围。

“有封书信,烦交璇玑城的人。”青衫客的语音也阴森森带有鬼气。

手一扬,一封书信从袖底破空飞出,飞旋的速度迅疾无比,呼啸着凶猛地向他的胸口疾射。

马步一沉,他身形略转避开正面,伸手默运神功猛地急抓快速射来的书信。

对方有明显的示威意图,他不能不露两手硬接。

怪事,信入手轻飘飘毫无劲道,这怎么可能?

包围中的青衫客已经失踪,象是平空幻化了。

“不必劳师动众,不会有人入侵的。”屋顶传来青衫客刺耳的语音,原来人已上了屋:“自相惊扰,你会辱没了鄱阳王的名头,好自为之。”

声落人影眨眼间便形影俱消。

七个人大吃一惊,这人的轻功身法高明得令人心惊胆跳,似乎已到了白昼幻形境界,幸好语气友好,是友非敌,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双头蛟居然醒悟,作了正确的判断,喝住要上屋擒人的爪牙。

“不可鲁莽,追不上了。”他沉声道:“你们到各处走走,我去见三夫人。”

温飞燕在客院的大厅,正怒火冲天地向黑白无常以及城里来的高手大发雷霆。

“好象你们都是些饭桶!”她拍着案桌大发娇嗔:“这一群妖孽潜来府城,显然已有一段时日,所以知道府城近日所发生的变故,你们居然毫无所知,连家门口的事你们都忽略了,象话吗?”

“三夫人明鉴。”又高又瘦一身白袍,脸貌可怖的白无常哭丧着脸说:“这里是航道要津,船往来不绝,不可能知道往来船只的底细。

他们躲在船上不露面,谁知道他们的底细?天灵宫派有最精明的眼线在水上活动,他自然要受到惩戒,要不要把他们的管事召来责罚?”

“办事不力,当然该罚,派人去,把他们找来……”

双头蛟出现在厅外,不敢妄闯,因为两名侍女把住门,迎面把他拦住。他不象是这里的主人,倒象是个跑外务的听差。

“我要求见三夫人,有人要我将书信面呈给她。”他谄笑着向侍女表明来意,将书信亮了亮。

“让他进来。“温飞燕在里面发令:“谁的书信呀?”

双头蛟急步跑入,呈上书信放在桌上。

“是一个神秘的青衫人,年约四十上下。”双头蛟退下说:“轻功极为惊人,大白天变幻自如,留下书信使匆匆走了。”

一名侍女上前,先查验再拆封,打开信笺退下。

温飞燕看了第一行,脸上的怒容突然消失了。

“谢谢你啦!孙叔。”她叠好信笺向双头蛟嫣然一笑“你忙你的,请便。”

双头蛟一头雾水,这位美丽的三夫人怎么不再发怒,变得如此和气可人了?

但他不敢有所表示,乖乖知趣地行礼告退。

“不必找天灵宫的人了。”温飞燕向白无常和气地说:

“赶快派人撤回驶往落星湖的船,这里的事你们不必过问,全力追查风尘浪子的下落。”

“可是,三夫人……”白无常也是一头雾水。

“告诉你不必过问,知道吗?”温飞燕微温地说。

“是,属下不问就是。”

“你们歇息去吧!回鹰谷的人与飞扬山庄的人到来,你们不许在场。”

“是的,属下告退。”

救人加救火,必须尽快展开行动,因此姜少谷主与范少住主来得很快,寄望温飞燕能出动璇玑城的高手相助,希望及时前往落屋湖救人。

尤瑶凤恰好从孙家大院赶来会合,她带了一批人深人五老峰嫂寻许彦方,接到温飞燕派人通知要她速返。

赶回孙家大院时,温飞燕已经先走了,她也就尽快赶回府城,还弄不清是怎么一回事。

温飞燕在客厅接待范、姜两人,尤瑶凤恰好赶到,客套一番。

“三姨,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尤瑶凤性子急,稍一客套便开门见山提出疑问:“传信的人语焉不详,只说本城来了一群邪魔外道,掳走了范、姜两位姑娘,到底……”

“你急什么呀?”温飞燕笑问:“坐在一旁听,不懂我再告诉你好不好?”

姜、范两人大感诧异,这位三夫人先前怒火炽盛,怎么,这时突然态度完全转变了?

“好吧!我在听。”尤瑶风悻悻地说。

“姜少谷主,我有件事请教。”温飞燕向姜士杰笑问:“令妹落在那些婬魔手中,名节生死都是大事,两位似乎不怎么介意,是吗?”

“三夫人的话中之意……”姜少谷主更惊讶了。

“你本来可以按他们所提的交换条件,把我们诱往雁洲的,为了两位小妹妹的生死,你们……”

“三夫人,恕在下无礼。”姜少谷主可不是什么能忍的大丈夫,顿时脸色一变:“夫人的态度突然转变,委实令人莫测高深,似乎已经发生了意外变故。”

“是吗?你没还回答我的问题呢!”

“好,在下回答你的问题。”姜少谷主剑眉一挑,冷冷一笑:“回鹰谷不是浪得虚名的所在,家父毕竟是堂堂一代邪道至尊。在下不才,至少自以为是堂堂英雄豪杰,舍妹在江湖闯道,她知道该面对些什么风险,生死祸福她自己负责。不错,我是她的兄长,我当然介意她的生死祸福,但要我做出不义的事,来交换她的生死名节,办不到,家父也办不到。范兄。你呢?”

“我承认我是黑道枭雄。”范少庄主怒形于色:“黑道朋友重信义,轻生死,飞扬山庄之所以能号令成千上万朋友,凭的就是这六个字。舍妹的生死名节,还不至于让在下做出出卖自己,违反江湖道义的贪生怕死无义勾当,范某回答得够明白吗?”

“很好,这证明了两位对璇玑城够道义。”温飞燕欣然说。

“三夫人之意……”

“她怀疑咱们扯谎,计算她的璇玑城。”姜少谷主拍桌而起:“罢了,范兄,咱们自己办事,犯不着在这里受侮辱……

“士杰,你的火气怪旺的。”温飞燕笑吟吟地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3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尘怪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