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尘怪侠》

第14章

作者:云中岳

洲上有草无木,一目了然。

接近洲中心,温飞燕先发出一阵银玲似的娇笑。

“你们如果不出面现身,本夫人要象赶鸭子似的,把你们赶出来。”她向寂寂的夜空高叫:“你们不是希望璇玑城的女人前来送死吗?我们来了,该现身了吧!

前面不远处,升起三十余个人影。

“哈哈哈……”红火魔尊的笑声十分刺耳:“来得好咱们这些字内猎艳名家圣手齐聚一堂,志在向威震天下的璇玑城权威挑战。

久闻贵城美女如云,集天下国色天香之大成,璠阳王已经亨够了人间的艳福,应该让咱们这些人沾些光了。

老夫公羊化宇,小娘子,你一定是艳名满江右的凌云春燕温飞燕,老夫。早些年就想一亲若泽啦!我等你。”

将近一比三的局面,璇玑城的人稳占优势。

“我花花太保要尤瑶凤,一到南康我就看上她了,她是我的。”花花太保大踏步而出,语气奇狂:“尤城主的爱女,人间绝色,朋友们人不要和我争。”

高大的白无常一身白,一摆勾魂令,胯一步足有五尺距离。

“红尘魔尊,你这活得太长久,狗都不吃的老杂种,那配向三夫人叫阵?”白无常的嗓音阴森刺耳:“嘿嘿……我白无常勾你的魂,你算什么玩意?凭你这种料,也敢向璇玑城的权威挑战?混蛋?”

黑无常挺着大肚皮,倒拖着锁魂链大踏步而上。

“花花太保,你是什么东西?”黑无常的嗓门更惊人:“凭你这没娘养没娘教,在女人胯下称孝子的九级龟公,也配向三宫主张牙舞爪爪?”

“你简直太瞧得起你自己了,呸!我黑无常要把你弄成一堆杂碎,免得你在江湖上活现世。”

尤瑶凤是尤城主的三女,宫中的人皆称她为三宫主。

她是有名的火爆母老虎,怎受得了花花太保那种人的侮辱嘲弄?”

人影电射而出,超越大步迈进黑无常,一声娇啸,剑如经天长虹,身剑合一猛不可一世的花花太保,愤怒出手,她的冰魄魔罡已从剑上发出。

花花太保感到她的剑势猛烈异常,则心中惊惊,澈骨冷流已先一刹那及体,不由得大吃一惊,本能地马步一挫,起剑急封,神功骤发。

“铮”一声剑鸣,火星飞溅中,各向侧震飘出文外,似乎剑上的劲道半斤八两。

但花花太保右膝着地,几乎陷倒。

“黑影象山岳般压到,黑无常近身了,沉重的大铁链,以千钧力道斜扫而来,凶猛的劲道历体。

同一瞬间,尤瑶凤玉手疾接,一道冷流破空,她的可怕暗器冷焰镖电射而至。

花花太保搏斗的经验极力丰富,一剑硬接便知道要糟。傲气全消,心胆俱寒,怎敢接力道千钧的锁魂链?

向后仰面躺倒,半途翻转双手着地,草声簌簌,贴地直窜三丈外,奇快绝伦。

不但躲过销魂链的扫击,也躲过中者僵死冷焰镖。

在窜势将尽,准备滚身而起的刹那间,慌忙中白无常扭头回顾,只感到心向下沉。

红尘魔尊一鞭击中白无常的沉重勾魂令,把白无常霞飞出丈外。

可是,温飞燕及时切入,剑发慑人心魄的啸吟,剑术极为神奥猛烈,把红尘魔尊的如意蚊筋鞭一直封在外侧偏门,一剑连一剑攻势如潮。

红尘魔尊似乎除了仗快速的身法闪躲之外,毫无还手之力。

“咱们估错了璇玑城的人。”花花太保心中狂叫:“此时不走,使得葬送在此地了。”

他再也站不起来了。亡命向前急窜。

当温飞燕冲上掩护白无常时,已发出全面进攻的信号,似乎所有的人事先皆分组停当,三个人为一组对付一个强敌,默契十分圆熟。

片刻间,血肉横飞。

聪明人永远知道看风色,风色不对就脚底下抹油溜之大吉。

这群慾海中的男女,都以为自己武功胆绝,绝对可以把璇玑城的人杀得落花流水,所以气势甚壮。

岂知一开始接触,为首的人竟然禁不起一击,这才知道估计错误,大事休矣!

聪明的人立即开溜,四散而逃。

一个浑身曲线极为夸张的女人,先蛇行再鼠窜,以前所未闻的奇速向北逃,片刻便远离斗场百步外,以为自己机伶必可安全脱身啦!

缓过一口气,脚下一慢,收了剑扭头回望。

这一望,只感到澈体生寒。

“一个留了山羊胡,腰间悬剑,手中有一支拂尘的老道,象鬼魂他的站在她身后,伸手可及,无声无息,似乎早就站在那儿的。

那支拂尘柄部十分怪异,比一般僧俗使用的拂尘粗大三五倍,简直就是一根亮大棒,十分岔眼。

“你……你是……”女人骇然间,惊恐地重新拔剑戒备,反应已是相当惊人了。

“贫道姓初,道号水火真人。”老道阴森的语音闻之毛发森立:“你不会知道贫道的身份来历,但贫道却知道你是谁。七妙香狐令狐香,也叫香狐,没错吧?”

“水火真人……水火真人……”七谷香狐似乎想从通号或绰号中,勾起某段回忆。

“听说你遍身奇香,一身艳肉媚骨……”

“哎呀!你是甘余年前,闻香教主座了三大弟子之一的水火使者,执刑屠夫……”

“你倒是见闻广博呢!

七妙香狐一声尖叫,挺剑猛扑,剑出的那一刹那,袖底喷出香雾,左手飞出五枚肉眼难辨的梅花针,用上了全部所学行险的一击。

“孽障大胆!”水火真人沉叱,拂尘一指,左手大袖一拂。

罡风大作,梅花针与香露消失在左方。

一声怪响,七妙香狐的剑却向右翻腾着走了。

“七妙香飘一声惊叫,被可怕的强烈袖风反震得急退丈外,衣裙飘飘,有如在风中狂舞的蝴蝶。

水火真人如影随形跟到,左手虚空乱抓,奇异的气流激旋发出锐啸。

狂舞中的蝴蝶仍在狂舞,彩羽片片离体飞扬。

“叭匐!”她终于摔倒在草地中,身上已无寸缕,成了玲珑透凸的躶女,在草中挣扎,口中发出痛楚的呻吟,无助地要向外爬起。

“站起来!”水火真人沉叱:“听贫道发落!”

“七妙香狐不是一个知道羞耻的妇妇,酥胸一挺,勇敢地站起,毫不忸怩作态,反而流露出万种风情,逐渐缓步向水火真人走去。

生死关头,她要用天生的本钱作孤注一掷。

“你确是法力无边。”求生的本能压下她的恐惧,说话居然不颤抖:“袖功与爪功皆修至通玄境界,你是无法抗拒的神仙,我听你的吩咐。”

夜色朦胧,她那赤躶的胸体洁白晶莹,显得朦胧无穷的魅力,丰盈喷火的曲线在男人的心目中,是无可抗柜的。

水火真人可不是无知的处男,丝毫不为所动。

“你们这些慾海妖孽,去年初秋皮花花太保的号召,异想天开结成同盟,妄图慑服天下群雄,以使任由你们逍遥天下。”

你们早知璇玑城富可敌国,美女如云,权势大得不但是藩阳之王,而且是实至名归的江湖之王。所以,你们男的志在权势美女,女的梦想金银珠宝,慾男荡女有志一同,妄图计算本城,向本城的权威挑战。

“本城眼线遍天下,起始就洞悉你们的阴谋,因此将计就计,把你们引来一举破除,既可向江湖立威,更可除去心腹之患。现在,你知道结果吗?”

水火真人的话,可把七妙香狐惊得浑身发冷。

原来对方早就布下天罗地网,等她们进网入罗,这次行动是诡计中的诡计,她们自取罗网死路一条。

她听出无穷的凶兆,璇玑城的人绝不可放她一条生路,她的狐媚功夫,也迷惑不了这个早年闻香教的屠夫,结果之悲惨不难想象。

鱼龙反跃后撤,她的轻功值得骄傲,一翻之下便远出三丈,再向侧斜飞跃。

可是,水火真人已及时出手,左手大袖一拂,狂风再起劲气如潮。

斜飞出的身体如受狂风所飓,半空中嗯了一声,鲜血溢出口角,砰然大震中,摔落草丛急剧滚动,余势依然猛烈,压倒了无数茂草。

“你不会死得痛快。”水火真人阴森森地说,急步接近,今晚前来雁洲的人,都必须用来示警江湖,你将生死两难。什么人?留下!”

半昏眩中,她发现自己停止滚动处,压伏着两个人,她想动,但浑身象是崩散了。

这两个人长身而起,作势飞跃窜逃。

水火真人左手虚空急抓,神奇的爪功再次发威。

这次老道不抓衣,抓人。

相距仅丈余,正是爪功的威力所及范围。

“砰!叭!”两声怪响,身形刚起的两个人重重地摔倒在地。

“哎晴……”女性的叫声入耳。

是两个女人,范云民和姜玉浪。

这两个小姑娘小心眼,都不想逃,芳心已放在许彦方身上,不约而同急起追赶许彦方,一头撞人洲心斗场边缘。

她们被惨烈的恶斗吓坏了,躲在这一带草丛中智避。

没想到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鬼使神差碰上了最可怕的水火真人,目击水火真人闹神奇的袖劲爪功施威,她俩早已惊得浑身发僵。

七妙香狐被剥光的景象,把她们惊得魂不附体,完全失去抵抗的意志,唯一的念头便是逃走。

怎逃得掉?假使他们不丧失斗志,凭他两的武功修为,二比一即使不胜,也可以制造脱身逃走的机会。

但她们却一时心慌胆落,以背向知任由妖道宰割。

“又是两个女的,妙哉!”水火真人努悦地叫,大笑着奔上察看。

“晤!不一样的女人……”

水火真人到了范云凤的身侧,黑暗中难辩面目,但半躶光赤的双手和半露的酥胸,当然不是七妙香派的同伴。

湿淋淋的头发和沾满泥浆的贴体褒裤也相当刺目。

不一样也要捉,老道俯身抓人。

黑影乍现,无声无息出现在老道身后。

老道号称神仙,道术通玄,功参造化,竟然没发觉身后有人接近,手刚抓住范云凤的光赤手膀,人还没抱起,脊心便接了沉重的一击。

“呢……”老道嘎中一叫,仆伏在范云凤身上,立即陷人昏迷境界。

是许彦方,来得正是时候。

其实,他早就暗中盯住了老道,老道追逐七妙香狐,却不知道有人反盯在身后。

他松开老道的身躯,运指如风加剧老道任督二脉,急急剥除道袍,搜掉剑拂兵刃,抛掉八宝袋,老道便成了赤身露体,玩弄不出玄虚的凡夫俗子。

“你两个丫头真是不知死活。”他把两位姑娘拖放在一起:“抓伤了督脉,你们想做废人吗?但愿我能疏通,你们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老道志在揭人,抓劲收发由心,仅制住了督脉,身柱失去探制而已。

没有想象般严重,略用真气推拿,两位姑娘的禁制应掌而解。

“还不给我快走!”他将两女拖起严词叱喝。“再落在那些人手中,你们……要不,快去找璇玑城的三夫人或尤瑶凤,记住,千万不要说我在洲上。”

“我们不去找璇玑城的人!”范云凤泪汪汪地撒赖。

“你要带我们走,你不走我们也不走!”

“我才懒得理你们的死活。”他愤愤地说:“你们不知道自己讨人嫌吗?”

“我知道你要找尤瑶凤,人家是三宫主……”

“你……不关你的事。”他向七妙香狐躺倒处走去。

手一触七妙香狐的耳下盼颈,他颓然放手。

摸了一手血,是从七妙香狐口中流出的,藏血穴的大动脉已停止搏动。

“她死了,内腑已被抽劲所震裂。”他向跟来的两位姑娘说:“很抱歉,我不能掩埋她,搜索的人随时可到,让他们善后吧!”

他扛起水火真人,向水滨急走。

两位姑娘踉定了他,象是他的影子。

“你带这妖道干什么?”范云凤忍不住追问。

“不要你管。”他答得干净俐落。

“该留给璇玑城的人救治……”

“叫你少管。”

“他是璇玑城的尚书宫宫主”。

“我知道。”

“你带走他……是……是为了灭口吗?”

“今晚的事,如果你两人透露一丝口风,哼!我和你们没完没了。”

“这”

“透露出去,璇玑城的人也不会饶你们一庄一谷。”

“所以,我不怕你们透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4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尘怪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