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尘怪侠》

第15章

作者:云中岳

许彦方心中暗惊,但不动声色。

许彦方想起昨晚温飞燕把红尘魔尊逼得施展不开的事实,他替缥缈神魔担心。受人之恩不可忘,他立即感到焦躁不安。

“哦!尤城主没去?”他信口问。

“璇玑城有的是人,一个过了气的老魔,还不值得尤城主亲自出马呢!”

“当然啦!璇玑城不但本身亮有无数高手可用,更有外围的人供驱策,所以尤城主才能号称江湖之王。你,就是他们的外围爪牙,替尤家的一群娘子军对付我,现在她们走了,你我的帐也该—清二楚算个明白……”

双头蛟怎敢算个明白?他扭头撒腿狂奔,往路左的茂林深草中一钻,溜之大吉。三名打手倒还够道义,大喝一声,三人同时扑上抢攻,掩护主人逃走。

击倒三名打手,迟滞了片刻,双头蛟已钻入茂林。遇林莫人,他不该追,但他不理会禁忌,狂笑中衔尾跟人。

笑声突然终止,但逃出三、四十步的双头蛟却全力的狂奔,急如漏网之鱼,比平时快了三倍。

打手们相搀相扶走了,不再等候主人。

林空寂寂,好静。久久,一无动静。

不远处的一株大树后,一个人影贴树藏身,不住的倾听四周的声息,用目光搜寻可疑的动静。

这里的地势略高,视野宽广。但林深草茂,不可能看清林下草丛的景况,除非草木呈现异常的晃动,或者传稍大的声息,不然即使有人伏在近处,也不可能发现。

久久,这人终于忍耐不住了,离开树干,小心地向东北角移动,下脚轻柔,徐徐拨动枝叶,避免发出声音,是一个追踪的老行家。

移动了十余步,身后突然传来一声轻咳。这人脚下一慢,徐徐止步转身。

身后不足三丈,许彦方负手而立,笑得邪邪地,眼神也怪怪地。

“和我这种老江湖捉迷藏,你不嫌太老了吗?”许彦方嘲弄地说:“我有耐心等,等三天三夜又何妨?你能有耐性等吗?”

这人赫然是红尘魔尊。一代婬魔位高辈尊,哪有耐心等三天三夜?

“老夫完全估错了你。”

红尘魔尊不得不服老:“好小子,你的武功与经验见识,比老夫所估计的份量强十倍,居然能在众多高手狂攻中轻易脱身,值得骄傲。”

“你这老王八真无耻!”他破口大骂:“你表现得象个真正的高手名宿,骨子里却是下三滥的混蛋,出其不意出动五个狗男女围攻。任何一个人的身份名头,都比我风尘浪子高几倍,呸!你真不要脸,你……”

“去你娘的小混蛋!”红尘魔尊也破口大骂:“那只是考验你的胆气,真要围攻,你逃得掉?仅火风申凤姑一个人;就足以将你打入十八层地狱,你少臭美!”

“老狗王八,你尽管吹牛好了。”他开始解腰带:“今天碰头,不是你这老狗死,就是我风尘浪子除名,谁怕谁呀?”

红尘魔尊取出如意蛟筋鞭,但火气却旺而后衰。

“小混蛋!你犯不着与老夫拼命,拼,你占不了丝毫便宜,差远了,你。”老婬魔似乎缺乏斗志,语气色厉内荏,甚至外不强中亦干。

“真的呀?”许彦方却毫不让步:“老狗,你没有什么好吹的,你,在高手名宿中号称一代之魔,魔中之尊,我,一个聊可名列二流混混的江湖浪子小辈。向你这种名气大地位高的老前辈挑战,是我这种小辈梦寐以求的扬名终南捷径,不论胜负,对我都大大的有利,所以我没有什么好怕的。而你,却赢了不能添光彩,输了……你输不起,老魔,你连命都会输掉,你实在不该主动向我这种人挑衅的。”

“混蛋!你以有老夫只有一个人来?”

“人多没有用,老狗,这地方宽阔得很,树干粗大不宜围攻。我知道你不是一个人,这附近就有四个,火凤、唯我公子、欢喜禅师,还有一个女的,我不认识。

“把他们叫出来吧,别象胆小鬼兔子一样躲起来,我和双头蛟打交道时,就知道你们已径来了。”

不等红尘魔尊招呼,西面草木丛中先后出来了两男两女,远在三十步外,并不急于接近。

“这小辈果然非常了不起。”火凤最先走近,水汪汪星目紧盯着他:“奇怪,他在江湖混了六、七年,表现平平,没有任何地方杰出。武林四浪子中,除了四海浪子武维扬还有些胆识之外,其他三人包括这小子在内,从来就没干出任何一件稍象样的事迹,可是,昨天……”

“昨天,你这泼妇的烈焰剑,也奈何不了我。”许彦方身在重围,依然毫无惧容:“今天,你们仍想五个一代高手名宿倚众围攻吗?”

“不会。”红尘魔尊说:“咱们昨晚栽得很惨,除了留在船上的人幸而及时远撤之外,登岸布伏的人死伤八成之多,目下正是用人之际,只希望你参加咱们……”

“什么?要在下参加你们?参加你们这些慾海男女?把在下也看成婬……好色之徒?混蛋!”许彦方大感意外,火气往上冲。

“你不要嘴硬,小辈。”红尘魔尊居然不生气:“你向咱们讨取范、姜两女,追逐尤瑶凤,不是好色之徒又是什么?这是双方有利的事,你能用胡缠的手段,把那几个千娇百媚的小女人弄到手吗?”

“哼!你们……”

“你帮咱们把尤城主的女人弄到手,咱们负责把范、姜两个丫头完整地交给你。”

“你们行吗?还敢打鄱阳王那些女人的主意?算了吧!我已经打听出来了,范、姜两个小女人,你们已经把她们丢掉了……”

“咱们没想到范老黑赶来了,把两个小女人救走的人,是地极阴魔胡鸿钧,这老魔是范老黑两子一女的师父,乘快舟先行赶来隐起行踪,悄悄地将人救走。只有这老魔才能突破船上水下的防卫网,这老魔很幸运,抓住老夫不在船上的好机会侥悻成功,老夫随时都可以送他上西天。小辈,帮咱们把尤城主的女人弄到手,老夫负责……”

“你少做春秋大梦!”许彦方大声说:“我与尤城主无冤无仇,我也无意抢他的女人,更无意向他的江湖之王权威挑战,少烦我。”

“你……”

“去你的!”

随着叫声,许彦方的脚向上挑,一丛碎泥草根向红尘魔尊飞砸,象一阵暴雨。

红尘魔尊本能地向下一挫,双手齐封,左手大袖狂拂,右手的如意鞭也一圈一抖。罡风乍起,碎泥草根回头四散而飞。可是,许彦方却从上方飞跃而过,手一搭横枝,斜穿入树丛,速度奇快绝伦。

火风四个人,做梦也没料到他胆敢从红尘魔尊的头顶飞越,急急飞掠而上,从两侧超过狂追。

在落星湾渔村,他们面对面也追不上许彦方,这时附近的地形,比渔村复杂百倍,怎追得上?

最快的火风起步也在十余步外,想得到必定白费劲。

从南康至九汉,最方便最快的是乘船。

许彦方不打算乘船,范老黑是私枭头头,吃水饭的江湖人多少与范老黑沾些交情,甚至是供奉飞扬山庄旗号的同盟。因此,乘船绝难逃过范老黑的眼线追踪。强出头的爪牙与朋友更多,水路不通。他取回包裹,走上了湖西大道。

湖西大道是至九江的陆路,绕庐山东麓北行,沿途有不少村落,也需经过一些峰峦,很不好走,所以罕见旅客。

而游庐山的游客则在山中往来,也不走这条湖西大道。

远出二十余里,开始离开湖滨田野,进入小峻峦起伏,林深草茂的山区。_

他以为扔脱了所有的追踪者,应该不会有人猜出他走陆路奔向九江。

大道绕过一座峰脚,前面展现一道三四里长的平缓山坡上长满了青葱的丝茅草,草高过膝,远看真象北方的麦田。

微风过去,草根颇为壮观。

据说,猛虎最喜欢这种草岭。

他一点也不在乎猛虎,庐山的猛虎对他毫无威胁。

为了山行方便,他手中拿了一根竹杖,既可以借力问路,也可以防范意外。

到达草坡中段,他突然站住了,虎目中电芒乍现,出现肉食猛兽特有的光芒。

前面二十余步的路右草丛,升起红尘魔尊的身影。

“你才来呀?”红尘魔尊阴森森地叫。

他向前走,心中暗栗。

他与这老婬魔两次照面,老婬魔一直是老渔夫打扮,那双老眼一直半开半闭,老眼朦胧要死不活,毫不引人注意,毫无一代婬魔的慑人威严。

而现在,第三次照面,老婬魔的老眼不再半开半闭,不再老眼朦胧。

眼中阴森森的光芒,似可透人肺腑,凌厉如冷电利刀,目光顾及,摄人心魄的威力,足以令人颤惊发冷,浑身不自在。

胆气不够的人,真会直不起脊梁来,在凌厉威势下失去自制力。

“老婬魔,你吓不倒我的。”他暗中行功戒备,警觉地接近至丈五六才止步:“不要在我身上浪费工夫了,我风尘浪子不与人争名夺利,不与人合作为非作歹,不干预与己无关的事。阁下,我说的够明白吗?”

“老夫不吃你那一套。”红尘魔尊厉声说:“除非你肯合作,不然……”

“你耳聋了是不是?”他怒火渐升:“老婬魔,你什么都不是,你只是一个狗屁不如的老色鬼,一个众手所指的邪坏人心……”

一声怒叱,红尘魔尊愤怒地一袖抖出。

罡风似殷雷,凶猛绝伦的劲道猛如山狱般向前推压,要把他压碎震烂。

他丢掉竹杖,双掌护胸双足内收,身躯暴缩。

罡下风及体,他感到无穷的强猛压力无可克当,象被万斤巨锤的痛击,身形被击飞出两丈外。

气血一阵翻腾,眼前有点发晕,双脚一伸,踉跄着地,一挺腰杆,收缩的身躯恢复原状了。

仰天吸入一口气,他脸色有点苍白。

红尘魔尊呼吸一紧,眼中出现惊骇的神情。

“你好歹毒!”他一字一吐:“神功可在丈二以内遥碎石,被击实的人必定筋骨寸裂,肉腐如糜。你我无冤无仇如为何一见面便用奇功绝学要置我于死地?”

“你……你练了些什么邪功奇学?”红尘魔尊吃惊地问道:“你一定穿了防身软甲,一定……”

“我不会告诉你什么,”他强忍住冲上反击的冲动:“你是魔道至尊,魔性取代了人性,所以阴狠恶毒,已经不是人了。我不想和你计较,你记住,下次,你最好离开我远一点,以免我勾起今天的仇恨,我会用千方百计来送你下地狱。

“你……”

“后会有期!”他向侧一跃三丈,越野飞掠而走。

红尘魔尊想追,却又颓然止步,真力耗损甚巨的神情相当明显,知道追也枉然。

“这人,是……是个祸害……”老婬魔盯着他已经远去的背影喃喃自语:“须及早图……谋……”

绕过一座山峰,许彦方停在一座竹林前歇息,信手捡了一根枯竹,折成一根手杖备用。

他倚在一株竹杆上坐下,闭上双目沉思。

红尘魔尊固然是魔中之魔,但据他所知,真才实学比宇内八魔高不了多少,没想到内功之浑厚,已到了不可能的境界。

那一袖真可以把一个内功火候修至六七成的武林高手,震成一团碎骨烂肉。

假使他不曾经由至阳至阴两种迥异的神功锻炼,因祸得福,功力骤增内丹已成,那么,他该已变成一团碎骨烂肉了。至少也成了一具不怎么完整的死尸。

昨晚,老婬魔能一袖震飞白无常,但却被温飞燕一支剑逼得无还手之力,那温飞燕的内功剑术……

他打了一个冷战,心想:我对付得了温飞燕吗?

难怪尤城主派温飞燕到九江对付缥缈神魔。

老神魔的处境凶险极了。

“我真该与老婬魔合作,就可以对付温飞燕了。”他不胜后悔地自语。

蓦地,他一蹦而起。

竹林下视野广远,但竹林外缘草木森森。

竹林内不见有人,似乎一无所有。

“老婬魔,你真不肯罢休吗?”他向三十步外竹林的外缘树林沉声问:“你来,咱们再谈谈,谈不拢再拼骨,我要拆散你一身狗都不吃的烂骨。”

枝叶簌簌,先后钻出几个千娇百媚的女人。

“是你们?”他颇感意外地说。

是华阳夫人母女,两仆妇,两侍女。

“你也来了?”华阳夫人走近嫣然一笑,流露出万种风情,一代尤物,果然魅力十足。

北宫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5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尘怪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