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尘怪侠》

第18章

作者:云中岳

刀魔在附近奔东逐北追了几圈,就是差那么一点点追不上。

他居然没看出危机,应该明白怪人不向附近的森林逃必有用意,该明白怪人的右脚如果真中了暗器,那能支持这么久?

五角的花形暗器,其实是可以回风折向的锋利铜片,薄如纸,大如钱,这玩意嵌人肉中可不是开玩笑,动一动就会扩大伤口,足以让人痛得头昏眼花,铁打的硬汉也支持不了片刻的。

终于,在一处小斜坡追上了。

“卸你的狗腿!”刀魔狂喜地怪叫,刀光疲落。

又差那么一点点,许彦方的腿上缩,身形上升,从空翻仅翻腾,一刀落空。

“噗!”一声响,刀魔的右肩挨了沉重的一端。

“哎!”刀魔吃惊地叫,人向下沉,右手一轻,沉重的剑刀脱手而坠。

这家伙天生的钢筋铁骨,所功更是炉火纯青,上次在玉房宫地牢,被许彦方打得乌天黑地,伤势居然在最短期间全愈,可知外力的打击很难伤得了这一代刀魔。

刀丢了,刀魔没有刀在手,名不符实,声威自然大打折扣。

许彦方飘落实地,两记力道如山的劈掌,凶猛地劈在刀魔的左右耳门上。

刀魔居然承受得了,但也狼狈万分,惊怒交加中,忘了及时反击,却虎扑着地急抓掉落的刀。

糟了,伸出抓刀的下是右手,而右手力道未复,抓不住略一停顿,赶忙换左手抓取,这刹那间的停顿,招来了无情的打击,给予许彦方放手重击的好机会。

先是两脚踢在左肋上,刀魔巨大的身逝被蹋翻、滚转,接着是跃起、端落,右脚狠端在刀魔的面孔上,沉重的劲道极为凶猛。

“呀……哎……”刀魔鼻眼难耐,禁受不起啦!一双手绝望地护住双目,滚身居然跳起来。

许彦方的拳掌加了两成功,脚上的劲道也增加了两成,但听拳掌着肉声连珠暴响,拳捣,掌劈、肘攻、脚踢,打击势如狂风暴雨,记记沉实。

刀魔仆而又起,倒了十余次,一着地就被抓起痛击,最后终于成了一堆死肉,五官流血失去知觉。

旁观的华阳夫人六个女人,被这场狂风暴雨式的贴身凶狠搏击,惊得澈体生寒,魂飞天外。

六个女人张口结舌发抖,挤在一起忘了拨剑自保。

许彦方恐怖的身影,逼近在华阳夫人面前,相距不足二尺,伸手可及。

“轮到你们了!”他的刺耳怪嗓音震耳慾聋,语气充满凶兆:“你们可以尽量施放迷香,六支剑可以发挥六合剑阵的威力。”

“你……你是……”华阳夫人惊恐地后退,完全失去拨刻的勇气。

“哼!不要管我是谁,想不到你竟然投入璇玑城做走狗“老天书可以作证,我……我是被迫的,我……”

“被迫的?骗鬼!”

“我发誓,我是被……是在返南康府城时,半……半途被他们胁迫……”二“详细说来听听,或许我能相信。”华阳夫人乖乖将被迫的经过,一五一十说出。“据我从江右龙女那些亲信口中,隐约知道从山中的人所传来的消息。”华阳夫人加以补充:“一谷一庄的人也来了,而且可能已受到胁迫,重新替璇玑城的人做马前卒。”

“我的实力,比一谷一庄差远了,受到胁迫理所当然,只能怪我运气太差。”“如果你反抗,会有什么结果?”他迟疑地问。“你知道结果的。”

“现在,你逃走该无困难。”

“现在或许没有困难,以后呢?”华阳夫人苦笑:“除非我能神不知鬼不觉,在最快期间逃回四川。那是我的地盘。”他默然,低头沉思。

藩阳王是事实上的江湖之王,十路统领分别在天下各地作案,没有人敢过问,妄想干预的人,将受到可怕的无情报复。

这是说,璇玑城的杀手,分布在天下各地活动,随时都能有效地给予仇家无情的打击与报复。

“我不勉强你。”他叹口气说:“我这次放过你,下次,你必须祈求老天爷保佑了。”

“下次,我们非见面不可吗?”

“那是一定的,因为你不敢摆脱他们,而我……”“你为何不离开远走高飞?”

“咦?我为何要离开远走高飞?”

“那个没教养,骄傲自负的女人,不值得你冒险,她配不上你。”

“哦?你说什么?他颇感惊讶。

“而且,藩阳王不可能招一个外人做附马,所以他才出动全城的人,誓除去你而甘心呀!”

“哦!你知道我……”

“你的嗓音改了,但那与俱来的五官神韵瞒不了我,许爷,听得进忠告吗?”

凭女性的本能,华阳夫人发现他是风尘浪子,他不得不承认化装易容术,对华阳夫人这种女人没在多少效用。也因此对即将打交道的温飞燕与尤瑶凤,提高警觉特别当心,因为温飞燕事实上比华阳夫人更精明,更细心。

“你想说什么?”他信口问。

“你不觉尤瑶凤的气质、人品、才华,并不比范云风与姜玉棋高一品半品吗?”

“哦!你是指这件事呀?”

“哦估计错了吗?”

“没错。”

“她甚至不比我的女儿非菲强多少。”

他留了北宫菲菲一眼,心个暗笑,原来这位名动江湖的女妖,在设法用心计推销女儿。

北宫菲菲正用情意绵绵的动人眼神向他凝注,与那天在码头上的放荡大胆神情向然不同。

“华阳夫人,你是情关过来人,这些话我认为心不由衷。

他心清楚,出说些言不由衷的话:“我喜欢尤瑶风,所以我不会和任何一位姑娘比较她的人品才华高低。”

“只要你肯助我一臂之力,一定可以带领我母女摆脱都阳王的威胁,你我都可以安全地远走高飞就算尤摇凤肯接纳你,她老爹……

“她老爹我应付得了,“你们可以走了,后会有期。”他不再缠夹,一跃三丈如飞而夫。

无雨花尚祖双肩骨碎裂,伤势沉重,双手已咬,这本子算完了。

刀魔总算十分幸运,头青脸肿但五官万会受伤,骨断了左三右二五根肋骨。如不及早医治,必将成残,如无有效的葯医治,就必须剖开将断骨取出以免后患,骨如取出就成了半废人。两人都昏迷不醒,生死操于华阳夫人手中。

“娘,我们怎么办?”北官菲菲狠盯着两个死人,眼中有怨毒的光芒放射。

“非把他们带给江右龙女不可,不然……华阳夫人把刀魔恨入骨髓,但情势不由人,必须留下活口,以免让璇玑城的人怀疑是她下的毒手,到时,跳在那藩湖里也洗不清,江右龙女怎肯饶她?”

“不如趁机摆脱,疾奔五老峰……?”

“那更糟,女儿。”华阳夫人断然拒绝说到:“把他们带给江右龙女,留心情势,见机行事。”

“如果再碰上风尘浪子……”

“我不是说过见机行事吗?哼!我要亲眼看到结果,不然不甘心。”

由两位仆妇把人背着,向预定的聚集点急走。

仅攀越一道山尾脊,便听到东北角传来两声惨号。

“另一组遭殃了。”华阳夫人悚然地说,“老天爷!风尘浪子的速度太可怕了,他怎么可能在这短短片刻,就远出四五里外找到另一组人?我们栽得不冤。”

她料错了,风尘浪子其实正跟在她们身后,利用她们领路去找江右龙女。

那一组人有九名之多,其中没有江右龙女。

九个人都是高手中的高手,每个人都可独当一面,都是被现城的精英。

可是,却碰上了武功更高明的人。

九个人正绕过一处峭壁,壁根附近奇岩罗布,草木阴森,风势渐紧,枝叶的摇动声如万马奔腾,听力大打折扣,根本不可发现潜伏的人。

四个人影骤然暴起偷袭,刹那间便击毙了四个人。

这四位仁兄负责在前面开道,连拨剑的机会也没抓住,甚至被杀后连被谁所杀也不知道,糊糊涂涂送了命。

后面的五个人来不及救应,意外发生得太快了。

“缥缈神魔!”领队的人掠叫,急急撤剑列队:“你……你这老狗一代凶魔,竟然偷袭暗算,你算什么前辈名家?卑鄙可耻已极。”

确是缥缈神魔手葛轩寻师徒,和两个残废的老道。

方外双残,大名鼎鼎老一辈名宿,断了右小臂的是闲云道人,断了左腿的是野鹤道人。

至于他俩的俗家姓名,江湖人士知者有限。

闲云道人的右手装了一支铁手,比真的手臂更管用。

野鹤道人左脚也装了木假腿,同样灵活行走无形,用假腿作兵刃十分霸道。

江右龙女估计错误,她估计缥缈神魔必定为了名头声誉,不会躲起来,必定堂堂正正挺身应付挑战,估计错误,注定了失败的命运。

“那是因为我老人家学乖了。”缥缈神魔狂笑,将扣住天灵盖还没断气的人抛出三丈外:“你们这些天杀的狗娘养的混蛋!

自从老夫一到九江,就再三碰上暗杀偷袭的人。连走在大街上,也有不起眼的人在身旁发射致命暗器,几乎多次要了老夫的命,老夫为何不能以牙还牙?现在,你们不要害怕老夫偷袭了。”

“对付这种倚多为胜的狐群狗党,还用得着客气呀?”

闲云道人阴森森地说:“咱们唯一可做的事,是利用所有机会,见一个杀一个,直至杀光屠绝为止,拨光所有的爪牙,藩阳王就会成为孤家寡人,看他还能在璇玑城躲得了多久?我挑这一个……”

声未落,人已电射而至,左手前伸有如鹰爪,劈面排空强行探入,速度与声势皆凌厉万分。

领队的人冷哼一声,全然被这种狂妄攻势激怒了,爪功再厉害,岂能狂妄地向有剑在手的高手正面抢攻?

简直太瞧不起人啦!

剑陡然吐出,跨地风雷骤发,锋尖幻化为一道玲芒,射向抓来的手爪。

双方的速度皆已列达极限,瞅眼间便已接触。

刹那间,阴云道人的右手,却后发先至,突然比左手伸长八寸。

“挣厂声暴响,剑气四散,风雷乍息,人影子向后暴退近数丈。

“方外双故也不过如此而已。”领队的人沉声说,手中剑发出隐隐震呜。

你确是不错,功贯剑尖已臻摧钢毁恢境界,贫道估错你了。”闲云道人沉着地说,重新移步逼进。

老道的铁手造型颇为特殊,直伸如掌,食中两指前伸,可点穴也可当刺使用。

天气指与小招横屈,可当沟勾物,当然也可伤人。拇指向上伸直,可以拱、挡架刁剑、斜刺,掌下线开锋,可当刀斧使用。

近身搏击,封方防不胜防,可以作多种兵刃攻击,比真的手霸道十倍。

野鹤道人一声怪叫,猛扑另一名大汉,大袖一挥搓风乍起。

大汉是行家,虽然知道这是可怕的铁袖功,但已来不及闪避,只好奋全力自保,大喝一声,狭锋单刀幻发眩目闻光,挥向拂来的大袖。

没有裂帛声传出,也没有撞击声,大袖却缠住了单刀,老道汗左掌趁虚外吐,按上大汉的右肋。

没有着肉声传出,大汉却狂号一声,脱手丢刀倒飞而退,砰一声,背部撞中两丈的一株大树干,砰然反弹倒地,口中鲜血涌出,仍然发出刺耳的号叫,临死仍向同伴告警,希望通知其它人赶来收拾残局。

缥缈神魔也同时冲上动手,赤手空拳扑向两个人。

葛宇轩足唯一有兵刃的人,拨出匕首猛扑最后一名大汉,格斗的经验增长了不少,匕首并势如狂风暴雨,贴身攻击出建攻要害,rǔ虎发成威锐不可当,主宰了全局。

片刻间,只剩下领队的一个人了。

闲云道人似乎不想速战速决,似乎认为碰上了有力的对手颇为高兴,铁手无所谓惧地硬往剑网中钻,逼对方易功为守八方奔乱。

“不要逗他了,老道。”缥缈神魔在旁高叫:“咱们在守猎,可不能等他们另一组人赶来猎我们,守猎是需要主动的,不是吗?”

“好好好,这家伙的剑路贫道已经摸透了,玩够啦!小辈死吧!”闲云道人最后一声怪叫,铁手崩开对方的剑,左手反掌向前一拂,一股无认的柔劲虚空袭向对方的小腹。

噗一声怪响,领队人的小脆突然内陷、破裂。

“你们走!”闲云道人低喝:“有人来了,贫道意犹未尽,只来了一个,他是我的。”

“小心了,老道。”缥缈神魔叮咛,向右知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8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尘怪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