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尘怪侠》

第20章

作者:云中岳

三个煞神负责断后,走在最后面,不时轮番回头察看,用目光搜寻可疑的征候。

没有路,必须循峰脚稍为平坦的地方攀行,沿途全是直古无人涉足的原始丛莽,几个人在林下行走,举步维艰转折困难。

有些地方必须手脚并用上下升降,背了一个人更是苦不堪言。

能走的地方有限,有些地方几乎是必须从此通行的狭窄危坡,没有绕走的空间,非从此地通过不可。

这处勉可通行的坡道,正是夜游僧从圆通寺掳走姜玉琪,降下山脚谷底,前往崖穴藏身的路线。

许彦方追摄夜游僧,所以对这条路线印象颇深。

陡坡上升四五丈,古木丛生,下面野草浓密,藤萝蔽天悬垂,众人攀藤撒树而上。

开道的人上去了,丙字号统领在坡顶止步,伸手拖上背了同伴的煞神,正伸手拖第二位上来。

“小心!”丙字号统领向下面厉叫。

断后的三名煞神还在坡底,最后一人恰好身形一晃,失足下栽。

“哎……啊……”栽倒的煞神着地方发出可怖的叫号,骨碌碌向下滚,幸而被树干挡住了,但却无法爬起,左手掩住右肋,继续叫号。

稍上方的两名煞神,也接着摔倒,也发出痛苦的哀号,三个人堆成一团。

丙字号统领一声历啸,飞步向下滑。

“夜游僧,我要剥你的皮……”丙字号统狂吼着降下坡底,拔九环刀狂追。

只听到右下方枝叶簌簌发声,知道有人窜走,却看不见形影,到底是不是夜游僧,他自己也不敢断定,只凭先入为主的意念认为是夜游僧而已。

窜走的声音甚大,在这种地方只能倚仗听觉追逐,丈外人影难辨,听声源,窜走的人已在三十步以外了。

一听便知窜走的人速度有限,怎能不追?

丙字号统领被愤怒激昏了头,咬牙切齿不顾一切,奋勇排草分枝狂追。

八名煞神,已有五人重伤。

开道的煞神向下急降,惊煌地救助问伴。

背同伴的两个煞神,也放下同伴奔下察看。

三个同伴全被小树枝贯入右背肋,入体四寸左右,伤势比伤了肩并的人更严重些,有内出血的显明症状,必须越快及时急救。

因此,他们无法再留意统领的事了,三个人照料五个受伤的同伴,已经忙不过来啦。

走的是回头路,但却不是原来走动的路线。

而丙号统领白以为武功超绝,轻功出神入化,大白天在狭窄的山脚丛林守,追一个比他差劲的夜游僧,应该没什么困难。

因此放胆狂追,用上了全劲。

可是,响声始终保持在目视距离外,对方似乎熟悉地势升降转折忽东忽西,始终无法拉近。

偶或可从枝叶的空隙中,隐约看到高速闪动的形影,无法看清,忽隐忽现闪烁如电,无法断定是不是夜游僧,除了愤怒地狂追之外,别无他途。

不久,前面突然声息沓然,除了山风掠过林稍的声浪外,连禽鸟的鸣声也听不到了。

“咦?追过头了?”他停步自语,定下神调和呼吸,凝神倾听四周的声息。

“哈哈哈……”狂笑声突然从左前方的山崖下传末,声源似在百步外。

“这怎么可能?”他骇然自关:“难道说,我碰上妖怪了”?一阵毛骨悚然的感觉袭来,他打了一个冷战。

一个武功修至化境的人,本身就具有超出常理的神秘本能,比方说,刀枪不入就不是常理。

因此,这种人还真有点相信妖怪的存在。

就算对方不是妖怪,能在瞬间无声无息远出百步外,逃过他敏锐无比的听觉,凭这点神乎其神的神技,他哪有勇气前往查究是妖是怪?

他心中一寒,扭头飞遁。

狂奔出里外,他心中大定,天老爷保佑,后面没有人或妖怪追来。

他脚下一怪,抓住机会调和呼吸以恢复元。

缓行二十余步,前面突然传来一声轻咳。

他大吃一惊,定神察看。

他本来就向前看的,但不时扭头回望,先前自力所及处,是一处崖脚前的松林。

松林下仅有一些不怕松树的稀疏小草生长,松针厚度有尺余,视野可以及远。

本来一无所见,这时怎么突然有人出现了?

三丈外,许彦方年轻英俊的伟岸身影,倚在松树上抱肘而立,脸上有邪邪的笑意。

他心中大定,一个年轻人算得了什么?何况身上没看到任何兵刃的形影,打扮也不出色,有什么好怕的?

“喂!你在干什么呀?”许彦方主动打招呼:“你老兄好象鬼撞墙似的,乱冲乱撞汗流侠背,气喘如牛,累不累呀!”

“小兄弟,你又是干什么的?”他不怀好意地狞笑,不着痕迹地缓步向前,接近至八尺内:“晤!我好象认识你,你姓张,没错,姓张,对不对?”

“哈哈!老兄,少胡扯,你怎么可能认识我?把我小李叫成姓张,荒唐!”

“哦!我记错了,对,你姓李,小李,叫李……喂是李什么?”

“你知道老子姓李就是了……”

“咦?你怎么无礼称起老子来了?”

“老子本来就称李呀!老子,就是法师们的祖师爷李老君呀!你怎么如此无知……”

他突然踏前一步,挟着的九环刀连同刀匣,猛地向前扭身急撞,刀柄闪电似的向许彦方的右胁凶狠地撞击,力道极为凶猛。

许彦方身形一扭,右手扣住了刀匣,左拳发如雷霆,噗一声击中他的左太阳穴,反击之快,无与伦比!他连转念的机会也没抓住。

这一拳如果换旁人,很可能被击昏。

他受得了,但也眼冒金星,仰面急退。

手一震,九环刀易手。

一声怒吼,他冲上一拳攻出,黑虎偷心势沉力猛,拳风如山洪怒发。

许彦方丢掉九环刀,左手一抄,带马归槽勾住对方的大拳头一带,挫身避过撼心的拳头,一记霸王肘凶狠地撞在对方的左肋上,力道千钧。

没有骨折声传出,丙字号统领架受得起这一记力道千钧的霸王肘。

许彦方立即在拳掌上加劲,展开令人惊心动魄的快速凶狠打击,三掌夹一拳,再脚踢膝撞肘攻,贴身痛击势如狂风暴雨,拳拳着肉,掌掌透骨。

暴响似连珠,好一场惊心动魄的空前暴烈痛击。

丙字号统领只能狂乱地盲目封架,最后被压迫在一株古松上狠揍,挨了百十下重打,终于气散功消,五官流血,发出痛苦的、狂乱的叫号声。

最后,奄奄一息躺下了。

不远处躲在一株松树后旁观的姜玉琪,惊得手脚发软,花容失色。

她终于亲自目击许彦方发威了,那种泰山压卵式无畏地强攻的声势,真有雷霆万钧的浑雄威力,铁打的人也将在拳掌下崩溃,风云变色。

没有技巧,没有花招,紧迫狂攻如影附形,根本不理会对方的反击,也不给予对方有反击的机会。

快速的打击连绵不绝,直至对方气散功消身心惧溃方行住手。

她在想:假使挨揍的是她的哥哥,光景如何?

她连想都不敢想,太可怕了。

显然,她哥哥也曾吃过苦头,难怪见到许彦方,有如老鼠见猫,往昔不可一世,骄傲自负的神态一扫而空,可知那一顿揍一定狠不好受。

“你……你把他打……打烂了?”她惊惶地叫。

“他死不了,我不要他死。”许彦方一把揪住丙字号统领的发誓,拖死狗似的往林子深处移动:“我要问口供,你在这里等我。”

“我……”

“我问的事如果你知道,今后你的处境将危如累卵,听话。不然今后我再也不理你了。”

“好嘛好嘛!我听你的话,我……”她打一冷战,悚然而惊,显然许彦方所要问的口供十分重要,所以不希望她听致。

听到不该听的秘密,后果是十分可怕的。

丙字号统领虽然功臻化境,凶狠冷酷经历过大风大浪,功力超人无所畏惧,是璇玑城在外做案的十大高手之一。

江湖上的高手名宿也畏之如蛇蝎。

但在许彦方的播弄下;气散功消神魂出窍,心灵与肉体皆濒临崩溃边缘,已成了极为平凡的半死人。

“关统领目下在何处?”许彦方用怪怪的嗓音柔声闷,一手轻轻地在对方的脑门止轻抚着。

关统领,指庚字号统领白虎星关彪,号称地行仙的尚书宫宫主水火真人招的供,任何人落在许彦方的手中,也会不由自主地招供。

“他那一路人马,本来在河南活动。”丙字号统领也用怪怪的嗓音回答,声音虽弱,但咬字倒还清晰易辨,似乎发自心腹深处的声音。

“本来在河南,现在呢?”

“可能快要赶回来了。”

“怎见得?”

“城主夫人以十万火急的绛宫飞符,召回本城的人马保卫璇玑城。飞符限定每天传六百里,我这一路就是接到飞符,便昼夜兼程赶回来的,一到九江便接到城主的命令,立即入山擒杀风尘浪子与浊世浪子几个人。

关统领活动的地区并不比我的云梦地区远多少,所以应该在这两天赶到,璇玑城有警是前所未有的大事,本城的人敢迟延?”

“你知道今春山东济宁州所发生的事故吗?”

“不知道,每一路人马,只过问自己的事。”

“那时,关统领在何处?”

“在山东一带活动,押送回城的花红足有十万两纹银,是成绩最好的一路,杀的苦主也最多,总有一天,我的成就会超过他的。”

“城主在城里吗?”

“应该在,传信人是从湖上来的,如非绝对必要,城主不会在外露面。”

许彦方心中一动,原来的城主在绝对必要时,仍然要在外露面的,雁洲夜斗,尤城主不是在府城露面了吗?

“你并不知道城主的行踪。”他整衣而起。

“除非城主露面,没有人敢知道城主的行踪。”丙字号领仍用一贯的柔弱口吻说。

“因此,用不着你了。”许彦方腔调一变,俯身一掌拍在丙字号统领的后脑上。丙字号统领浑身一震,开始呻吟叫痛。

许彦方将人扛上肩,大踏步往回走。

攀上至圆通寺的山径,许彦方将成了白痴的丙字号统领往路上一放。

“绕过前面的峰角,两里外便是你先前逗留的凉亭。”他向姜玉琪说:“再碰上意外,我不负责,一切得靠你自己了。”

“许大哥,请你……”姜玉琪拉住他的手臂恳求。

他一跃三丈,如飞而去。

蛇有蛇路,鼠有鼠路。浊世浪子与夜游僧,对藏身的处所有默契,失散后的聚会处也事先有所约定。

除非有一方一走了之,不然必可在某一地方重行会合。

现在,多了一个天蝎星。

这是山腰的一处不太峻陡的松林,四面都可攀援升降,而且视野广阔,有人接近,五六里外便可看到。

除非接近的人事先知道这里的松林有人潜藏,藉草木掩身悄然接近。

附近不是有名的小峰,也没有掠径小道,谁知道有人躲藏?

浊世浪子最先到达,他怎甘心一走了之?

不久,夜游僧与天蝎星穿林而至。

“好小子,你他娘的还没死?”夜游僧用袍袖拭汗,精疲力尽地跌坐在松树下:“这些璇玑城的狗腿子,武功之高委实令人难以置信,你小子能逃得性命,也许真是你祖上守德呢!?”

“别提了,真他娘的走了亥时运。”浊世浪子沮丧地说:“真也借了你那板乐浮香的光,他们手忙脚乱自顾不暇,我才能抓住机会脱身。”

“没想到……罢了!风尘浪子那混蛋!雍姑娘,你怎么也跟来了?”

他本想说出碰上许彦方的事,却又怕和尚知道他怕死不出手挤搏,反面自私自利,偷偷带了姜玉琪从另一个方向逃走,不反脸成仇才怪。

“我不能跟来吗?”天蝎星凤目中冷电乍现:“浪子,多一把剑,力量可增一倍,你不愿意?”

“我那敢不愿意呀?只是……”

“只是什么?”

“我与和尚计划抢女人,你又为了什么?”

“我要和璇玑城的人周旋到底,理由充分吗?”

“在我来说,不够充分。”浊世浪子冷冷一笑:“既然知道璇玑城精英齐出,比在雁洲夜袭的实力更雄厚,你还敢奢言与他们周旋到底,岂能让在下心服?”

“信不信由你,哼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0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尘怪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