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尘怪侠》

第21章

作者:云中岳

许彦方对夜游僧浊世浪子两个人,一直怀有戒心,不想和他们久处,以免在疲劳过度精神懈怠时,受到他们的暗算。同时,他发觉这两个家伙靠不住,派不上多少用场,事先说好了分两路杀人,这两个家伙却一击即走,只在外围虚张声势,真需要他们时,绝难获得他们的助力,因此故意不着痕迹地把他们遣走,他们还以为得计呢!

他对天蝎星所知有限,也必需提防,但只有一个人他应付得了,所以并不反对天蝎星留下。

要了解情势,必须与对手保持接触。一个人行动方便些,同时他也不想让天蝎星多了解他的真才实学。

因此不理会天蝎星的反对,要求天蝎星潜伏在太平宫附近,监视温飞燕那些人的动静,他自己则四出侦查分布在山区各处的其他璇玑城高手,以了解这些人的正确动向。

他攀山越岭,超越西林寺,踏入通至香谷的山径。

他是在香炉蜂的西北山腰,发现了一组人进入香谷的,居高临下隐约可辨,人数约在二十余人左右,依稀可以看出有男有女,猜想必是璇玑城的人,所以跟踪前往察看动静。

这一组人,他几乎可以肯定地知道,是温飞燕一群中枢人物,至于她们为何要离开太平宫,就不是他所能了解得了的。

香谷以北一溜山峰,已经是庐山的北端了,站在东林寺南面的北香炉降山腰,就可以看到大江,和小如玩具的九江城。温飞燕这群人,为何要到香谷一带搜寻,除非那儿曾经发现主要的猎物。

主要的猎物应该是他,而他和浊世浪子四个人仍在东林以南。至于缥缈神魔师徒,该已从山南远离庐山数十里外。甚至远出百里外了,温飞燕这群人,实在没有搜向山北端的理由,应该还待在太平宫主持中区。

他却不知,缥缈魔师徒根本不曾南走。沿山腰的山径绕峰急走,沿途提高警觉,提防伏路的眼线用暗器偷袭,更留意埋伏。满山苍松,出于山腰坡度峻陡,这种松林不可能排斥野草生长,因此野草茂密,里面埋伏百十人,丝毫不露痕迹。所以他必须特别留心,以免一头撞到埋伏的口袋中,很可能脱不了身。正飞步急赶,想赶上那群人了解情势,突觉心潮一阵汹涌,暗暗惊心。一群山雀从山下向上飞翔,向松林穿降,突又惊嗓回头散飞,隐没在下面百十步远松林下方。他倏然止步,虎目中神光乍现。

他可以不走这一段松林中的山径,坡度虽峻陡,但在他来说,从上面或下面远绕而走不会有困难,只是稍辛苦些而已。众拳难敌四手,温飞燕一个人就可以缠住他。

他不得不承认,温飞燕是他所遇上的最强劲敌。

他还不知道他的无极大真力,是否抗拒得了温飞燕炉火纯青的冰魄神功致命一击。

他决定从上面绕走,不想硬往埋伏里钻。

刚向上攀升,上面白影倏现。他心中略宽,急急退下山径。不是璇玑城的人,当然不是温飞燕,而且只有一个人现身,他没有逃避的必要。

白影急急穿林而下,裙袂飘飘有如仙女凌空飞降,美妙地绕树穿越,好高明的轻功。不是仙女,是女神。香风入鼻,轻盈地飘落山径,迎面拦住去路。

“好!”他喝彩:“鹰翔身法,名不虚传。呵呵!只是鹰妄入林,威力无从发挥,隼才是林中之王。”

语气含有讽刺和嘲弄,隐射鹰翔身法仍然不够好,口吻说得轻松,其实心中暗栗。

上次他与白衣修罗照面,白衣修罗一点也不象一个凶恶的美丽女神,笑容含有善意。而现在却寒着脸,雍容华贵的神韵同时流露出浓浓的煞气。

“你认为你是谁。”白衣修罗语气不悦。

“不,我宁愿不是人,我并不认为做人会是很愉快的事,这世间必定灾祸更多。姜夫人,你们在这里埋伏,是不是做得过份了。”

“我会给你公平解决的机会。”

“我颇表怀疑。”想起姜士杰不顾堂堂少谷主身份,在背后打了他一记六阳神掌的事,他有正当理由怀疑,这世间那有公平二字。至少他为姜玉琪做了那么多事,回鹰谷的人就不该再找他的麻烦才算公平。

“你与浊世浪子联手了。”白衣修罗质问。

“没错。”他坦然答覆。“还有世所不齿的夜游僧。”

“对,还有女妖天蝎星。”

“那么,浊世浪子在府城劫持小女,真是你两人设下的阴谋诡计了。”

“我否认……”

“你还否认?可恶!”白衣修罗怒火急升:“用这种卑劣的诡计,以搏取小女对你的好感……”

“不要说了。”他也怒火上冲:“我风尘浪子不需搏取任何人的好感。”

“你会用强硬的手段任所慾为,是吗?”

“练了几天武的人,多少有点自以为强梁的趋向,因此气大声粗,发生事故使诉之于强硬手段,这是通病,不必少见多怪,这也是武朋友为世所诟病的原因所在,我也难免犯了这种毛病。”

“所以,你纠合一些歹徒恶棍,公然抢女人,用阴谋诡计坑害我女儿。”“抢女人?这……”

“尤瑶凤刚过去不久,你就追来了,你未免……”

“哦!不久前经过这里的那批人,果然是她们。”他欣然说,怒火已消:“你说对了,我正要抢尤摇凤,我正在玩弄阴谋诡计,我要引毒蛇出穴,走也!”

说走便走,猛地向路下方急窜。

“我不信你走得了。”白衣修罗傲然叫道,也向下急降,要堵住他的去向。

上当了,他突然一蹬树杆,身形破空便升上小径,沿小径飞掠,宛若劲矢离弦。虽然他已经知道前面有埋伏,他仍然向前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他当然有不怕虎的能耐。回鹰谷的人,武功以姜老邪夫妇最高强,其他的人,他毫不介意,连姜少谷主的师父隐元天魔,也被他揍得头青脸肿。目下姜夫人已被他扔脱在后面,埋伏中最高明的人只有姜老邪,他何所惧哉。料错了,现身拦着他的人不是姜老邪。

一声怪笑,玉面煞神英伟的身影倏然出现在路中。

“慢走!咱们谈谈。”玉面煞神声如洪钟,不怒而威的形象具有摄人的威严。

“范老黑,免谈!”他怪叫,声到人到,行势反而加快,快得令人目眩,行势也就显得更为猛烈。山径狭窄,路西是峻崖,路东是陡坡,用这种斗羊声势冲撞,哪象个身怀绝技的武林高手。

玉面煞神一代黑道之豪,名列江湖五霸七雄,真才实学,出类拨萃,玄阳真气与大天星掌力威震江湖,都是以柔克刚的武林绝技,对方用力愈猛,受创也就愈重,江湖朋友众所皆知。所以与范庄主交手故人,出手功击绝少敢完全用力。他竟然用莽牛似的声势前行,可把范庄主弄糊涂了,先是一怔,然后勃然大怒。“小子大胆……”范庄主怪叫。

砰一声大震,两人的左肩凶猛地撞上了。

他向北冲,按理应该抢内侧有利地势,用右肩冲撞,如果不敌,倒向路西峻崖而已,用左肩便在外侧,不倒则已,倒则必定摔下陡坡。范庄主功臻化境,格斗的技巧与经验无人可及,肩一接触,先吸收冲劲,再借力反震,这是玄阳真气的玄奥神技,以柔克刚借力反震,劲道可以骤增一倍。人抑马翻,脚下泥土草屑飞扬。范庄主斜退的震势猛烈,急急伸手抵住了峻崖斜壁才稳住了马步,几乎摔倒。许彦方却即冲而过,势若奔电。前面本来截出两名飞扬山庄的高手,看到庄主的狼狈象,不由大惊失色,惊叫一声向侧退,立脚不牢,失足向下滚落,幸而被树丛挡住了。

“不要拦……他……”范庄主大叫。前面埋伏的人纷纷现身,闻声惶然急急退回原处伏下躲避。范庄主是过来人,见多识广,经验丰富,自己全力撞碰也吃了亏,庄中的爪牙那堪一击。

许彦方飞掠而过,如入无人之境。“这……这小子可怕。”范庄主盯着如飞而去的背影,揉动着左肩自言自语:“江湖朋友都走了眼,我的儿子难怪提起这小子就神色不安,他哪算二流人物?”

群峰罗列,中间形成起伏不定的河谷,一条小溪蜿蜒向西北流,草木丛生,鸟语花香,风景宜人,比之高峰振衣千仞岗的意境又是另一种亭受。

三十余名男女,散布在溪旁猎人的小屋附近搜索。

温飞燕与尤瑶凤率领八名亲近侍女,仔细察看屋中的痕迹。没有家具,没有床,只有供睡觉用的草堆,巨木垒建的猎屋坚牢结实,是专供猎户歇宿的地方,平时没有人居住。

六根树枝系成两座三脚架,中间有火堆,余灰尚温,空间里仍然流动着淡淡的烤肉香。

“没错,走了不到片刻时辰。”负责仔细检查的江右龙女说:“三夫人,我们来晚了。”

“真是缥缈神魔?能证明吗?”温飞燕问。

“眼线十分可靠,而且认识老魔,不会走眼。”江右龙女语气肯定:“四个人,有两个穿道装,绝不会弄错,定然是闲云与野鹤两个老杂毛。”

“可是,他们不可能改向北走,从山南逃轻而易举,他们应该知道本城的人齐集山北。”

“这里面可能有阴谋,三夫人。”江右龙女眼中煞气森森:“老魔横定了心,妄想向本城报复,向主人的权威挑战。”

“何以见得!”

“大总管已经发现,共有七位伏路眼线失踪,定然是这老魔四个人做的好事。”

“但风尘浪子也可能铲除咱们的眼线。”

“不会,他们四个浪人男女,一直就在太平宫附近潜伏窥伺,象猫一样有耐性地等候机会袭击,咱们的眼线一直不曾发现他们露面活动,伏路眼线的失踪与他们无关,在时空上没有任何关连。”

“哦!有道理。既然他们仅走片刻,必定是发现咱们快速赶来,而匆匆搬走躲起来了,一定还在这附近,快传讯给北面的人,彻底往这一面搜寻,两面堵夹,他们躲不住的。”

以声号传讯,信号发出了。

“我们也去。”温飞燕向侍女们下令,随尤瑶凤退出猎屋。

江右龙女身边,也有四名侍女,退至门口回头察看四周片刻。

“作床的草堆翻动过。”江右龙女突然大声说,目光紧盯在屋左的草堆上:“来这里歇息的人,没有翻动草堆的必要,为何要翻动?去两个人,把草搬到另一边去。”

两名侍女应喏一声,手脚并用将霉味刺鼻的干草搬向屋右。干草积厚约尺余,数量不少,有些地方松,有些地方已纠结成厚实的一层,可容五、六个人同时安睡,寒气浓时,可另加干草覆盖身躯取暖。

猎户们登山猎飞禽走兽,通常五、六个人结伴,因为山中有虎豹,单身猎户绝不敢深入,所以猎屋建造得相当大而坚牢。搬除一半之后,地面突然出现木板。

“小心……”站在门口的江右龙女尖叫,同时传出剑出鞘的响声。木板突然飞起,干草纷飞,人影暴起。

令人心魄下沉的啸声传出,两个搬草的侍女同时惨叫,身躯飞抛而起。铮一声金铁交鸣使出,江右龙女连人带剑倒飞出门外去了。缥缈神魔位高辈尊,功臻化境,行走江湖期间,身上很少带剑,今天,他手中有剑。

原来草堆下有地窟,那是猎户们藏猎物的地方。

作床用的草堆,原来是摊放在屋右壁下的,被人搬到左壁下,盖住了地窟,人躲在地窟内,若不将干草搬开,不可能发现地窟。

缥缈神魔四个人,发现大批男女从谷两端快速赶到,已来不及撤走,事急矣!不得不巧布疑阵,躲在地窟内暂避风头。

没想到被江右龙女看出蹊跷,大事不妙。

人出窟,立即发出灭神魔音夺路。

猎屋只有一道门出入,魔音必须把堵在门口的江右龙女三个女人摆平,才能夺路外出,困死在屋内岂不万事全休?

两个侍女定力不够,大叫一声掩耳震倒。

江右龙女对魔音的威力早怀戒心,定力也够,但事出突然,抗拒的能力无法在刹那间发挥,运剑的功力大打折扣。运剑挥出,却被缥缈神魔震得手臂发麻,震得倒飞出门外,让出通路。

闲云道人立即超越,手中也有一把剑。

糟了,温飞燕并没离开。

十支剑半弧形排开,温飞燕在中,剑向前斜伸,本来动人的明眸冷电四射。

“果然是你们。”温飞燕向江右龙女挥手示意,要江右龙女退至一旁,不必急于抢攻。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1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尘怪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