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尘怪侠》

第22章

作者:云中岳

一谷一庄的人,总数不下六十人之多,除了派有一两个人警戒之外,全都聚集在树林中休息。

一听到笑声,所有的人跳起来严阵以待。

“什么人?”在最右方的姜少谷主沉喝,剑已出鞘,全神戒备。

五、六十步外的林缘,跟人缥缈渺神魔师徒,以及方外双残,四个人汗湿衣服,显然经历过长途跋涉。

“你应该认识老夫。”缥缈神魔森森地说:“老夫等你用七步断魂镖送我入地狱呢!哼!好象你师父隐元天魔不在这里呢!

“缥缈神魔与方外双残。”姜谷主魔鹰脱目惊呼:“你们还敢在庐山逗留呀?”

“老夫不是怕死鬼。”缥缈神魔逐渐接近不住狞笑:“藩阳王也许很了不起,但我缥缈神魔也不是省油灯,事实已证明老夫敢与藩阳王玩命,你姜老邪就没有这份豪气”葛宇轩狠断着姜少谷主,愈看愈冒火。“你,你这使用暗器称英雄,从背后暗算人的鼠辈,我向你挑战。”葛宇轩冲出去,指着姜少谷主叫阵:“你丢尽回鹰谷的脸,你还行脸站在这里充人样?”

姜少谷主怎受得了?脸红耳赤掠出。

“滚你的!你配?”姜少谷主羞怒地沉叱,顺手一剑挥出。

葛宇轩拔出匕首,闪电似的冲进,挣一声架偏长剑,扭身切入,匕首到了姜少谷主的右胁下。

缥缈神魔的得意门人,闪动的身法已获乃师真传,快得不可思议,所以敢用贴身搏击术行险攻击,拆招反击无畏无惧,胆气与攻击技巧日趋成熟。

姜少谷主吃了一惊,疾退文外,几乎让匕首刺破胁衣,一照面便被逼退,大感脸上无光。

“我非毙了你不可。“姜少谷主恼羞地厉叫,剑发出龙吟,要用神功御剑了。

“你给我退到一边去。”姜谷主冒火地向儿子怒叱:“你还真有出息,和一个小孩子短命啊!”

“爹”

“你还不退下去?哼!”姜谷主转向缥缈神魔说:“藩阳王的人已倾城而至,杨前辈,识时务者为俊杰。”

“老夫就是不识时务。”缥缈神魔冷笑:“目下已有风尘浪子相助,老夫已立于不败之地了。姜天翔,隐元天魔躲到何处去了,我唯你是问。”

“你与成老哥的过节,与在下无关。”姜谷主沉声说:“所以,在下不会透露有关他的消息,何况他是小犬的恩师,你要怎样,瞧着办好了。”语气强硬,立场坚定,除了各走极端以武力解决之分,别无他途。

“师债徒还,你儿子用成老狗的暗器,七步断魂缥打我,找找你的儿子,骨肉连心,你当然不会坐视。所以,你用六阳神功送老夫下地狱,是天经地义的事,就是这么办,你我就在这里来一次公平决斗,你不会害怕吧?”

缥缈神魔咄咄逼人,乎一动剑倏然出鞘。

“杨前辈,你说这种话就有欠思不量上道了。”白衣修罗及时抢出,雍容矜持地微笑,丝毫不带火气:“南康府城我儿子得罪了你,固然是他的不对,师债徒偿的规矩,未免不伦不类。”

你与成前辈之间的恩怨是非,我姜家毫不知情,你到底在行道江湖期间,与多少人结怨,你的门徒也必定毫无所知,难道说,也要你的门徒去偿还?”

“这……”缥缈神魔一愣,被对方扣佳话柄捉住痛脚,一时真不好强辩。

“俗话说,冤有头,债有主,前辈是否该去找成前辈了断?成前辈仍在江湖走动,前辈难道没找找他的能耐,不得不找我儿子出气吗?”

“胡说八道!”缥缈神魔怒叫:“如果老夫有这种念头,你的儿子早就死在南康了。范庄主的妻子玉笛飞仙也缓步涌出。女人出面可以灭少一些火葯味。

“杨前辈,此时此地,确是不宜理论前辈与成前辈的思唯是非,因为在场的人都不知道内情。”玉笛飞仙摆出调解人的态度,诚恳地说:“据本庄的人所获消息,成前辈一听前辈在南康现身,他便悄悄乘船离埠走了,也许他自知理亏而一走了之,前苯找他的门人出气,岂不落人话柄被他所笑?”

目下璇玑城高手齐出,全力对付前辈,前辈实在不宜仍以无关大局的恩怨,而耽误了前辈的要事。

缥缈神魔并不想在这紧要关头,与回鹰谷的人发生冲突,也不想以师债徒偿的藉口大打出手。

一谷的人手众多,不会容许谷主与八人单挑决斗,这一来,胜算微乎其微,何必打没把握的仗,落人之实。

“这倒是事实。”缥缈神魔收了剑:“老夫正与璇玑城的人作生死之斗,见一个杀一个。成元德那狗养的混蛋,我会找到他的。

哼!你们一谷一庄的人,最好离开璇玑城的人远一点,不然,老夫不会和你们面对面浪费工夫,老夫会不择手段用尽千方百计,逐一杀掉你们。”

“前辈真与风尘浪子联手了。”玉笛飞仙问上正题。

“不错。”

“这就怪了。”

“女人,有何可怪?

“前辈一代魔中之魔,凶残或有之,却不是犯婬戒世所不容的恶贼,居然与抢女人的婬贼们联手,岂不令人齿冷”

“胡说八道。”缥缈神魔鹰目怒睁,要冒火了。

“风尘浪子与夜游僧、天蝎星、浊世浪子联手合作抢女人,这可是铁的事实。”

“风尘浪子才是璇玑城主要目标,他有不择手段,为保命而与任何人联手合作,他公然抢女人。这女人正是藩阳王的女儿,他有权这么做。

他如果是婬贼,那会这样虚张声势穷嚷嚷?天下间比尤瑶凤美丽的女人多得很,他犯得着为了一个只有七、八分姿色的女人引起公认?你们最好离开他远一点,他那一身神奇的武功,绝不是你们能对付得了的。”

“也许他真的很不错……”

“本来就不错。”缥缈神魔向姜少谷主一指:“这小混蛋乘他不备,在客店的店堂暗算他,一记六阳神掌袭击他的背心,换了任何人也必死无疑,结果如何?小混蛋,他恨透了你,你最好永远不要和他碰头。

据老夫所知,迄令为止,他还没开杀戒,璇玑城已经有二、三十个人栽在他手中,这些人十分幸运。

等他一开杀戒,庐山一定会成为血海屠场险地。

再狼扫了众人一眼,摧同伴展开脚步飞掠而走。

“哼!老魔在恫吓我们。”玉宙飞仙向白衣修罗说。

“跟去看看就知道了。”白衣修罗淡淡一笑:“风尘浪子能逃经大阳神功一击,未必能接得下我的杀着修罗六绝,不久自有分晓。”

“我也要用笛中的三枚摄魂神针杀他。”玉笛飞仙杀气腾腾地说,却暗中捕捉白衣修罗的眼神变化。

“别忘了丈夫的承诺。”白衣修罗得意地说。

温飞燕的轻功独步武林,所以绰号称凌云春燕。当然她不可能象燕子一样飞翔,武林朋友中的绰号,本来就很抽象夸大,人毕竟是人不是鸟。

许彦方早知对方的底细,也就以轻功来激起对方的求胜心,降下陡坡,进入峰脚的丛林,身形逐渐加快,在树林间穿越忽隐忽现,快速备鸟穿林。

温飞燕先从三十步技近至十五、六步,用上了全功,有如流星赶月,心中油然兴起轻敌的念头,对方全力飞逃而不用窜匿术脱身,早晚会被她赶上的。但拉近至十步左右,便无法再拉近一步半步了。她本来就是一个好强的女人,在璇玑城一直是号令天下的女悍将,把心一横,银牙一咬,撤泽而鱼用了所有的余力,发狠狂追。

可是,仅拉近了一两步,最后反而拉远至十五、六步左右啦!

而她自己已香汗淋漓,呈现其力耗尽,贼去楼空的现象了。到底迫了多远,她已无法估计,反正已到了山峰的另一面。最后,她早已不见他的人影了。

升上峰鞍,松树矮而零星散布,遍山及膝茅草,地势相当平坦。

没有树林阻碍,她心个大喜过望,猛地倾余力飞纵而起,以飞燕穿策身法,向许彦方的背影疾穿而下,双手伸出。

下面,许彦方的身影突然一闪不见。

她大吃一惊,翻然飘落。侧方约两丈左右,一株矮松下人影暴起,她眼角瞥见有人影移动,而且是向她攻来,不假思索地娇喝一声,扭身一掌,向冲来的人影拍去。

真力已竭,气室空消,这一掌力道有限,但也具有令对方骨裂肉绽的威力是。许彦方,脸上汗光闪亮,但呼吸仍然稳定,马步依然沉稳凝实。啪一声响,双掌接实。

她感到右臂如中雷击右半身发麻,马步无法稳住,眼跄向后急退。

许彦方势如疯虎,如影附形跟到,掌发似奔雷下手不留情。

响起一连串拳掌着肉,一声比一声沉重。先是左右肩劲挨了两劈掌,打得她眼冒金星,双肩如裂,双手失去控制,完全失去招架反击的力道。

等到两肋再挨了确己重击,她的双腿也失去闪避的挪动能力了。终于的她发出一声哀叫,砰然摔倒在草丛中,只能绝望地抽搐狰扎,无法站起来了。

许彦方毫不留情地按住她,拉掉佩剑与百宝囊扔出数十步外,搜出臂套中的暗藏迷香色放管,以及腰带上乎放王者之香的特制香囊,在小蛮靴统外侧,搜出六枚暗藏在靴统插袋中的冷焰镖。

现在,她身上已久没有任何武器了,许彦方是搜身的大行家,隐藏的兵刀难逃被搜出的命运。

“现在,你可以调息,我等你恢复精力,再给你一次公平斗搏的机会。”许彦方笑吟迟地站在一分说:“我会给你施展冰魄魔罡的机会,看这种邪门魔功,是否仍然对我具有威胁,你应该比尤瑶凤的火候精纯三至四成,我愿意再试试。”

许彦方在璇玑城,挨了尤瑶凤一掌,几乎要了他的命,几乎死在璇玑城的秘室里。短短几天中,他先受六阳神功痛击,再被冰魄魔罡锻炼,死去活来,却因祸得福,修至阴阳相合,水火交泰的无上境界。

突破是练武人梦寐以求,不可能达到的超人成就,所以他对姜少谷主与尤摇凤,已没有怨恨可言。

“你……你趁我精……精力已竭下……下毒手……”温飞燕吃力地挣扎而起:“你简……简直卑鄙!哎……你你打得我好……好惨……”

“我对揍女人没有什么顾忌的。”他笑吐吟吟说:“唯一例久的是,我不伤害女人的脸蛋。你瞧,你依然是花穿月貌,脸没肿眼睛没有黑呢,嘴chún没破,依然红艳艳十分诱人。

牙齿也是完整的,我可以算是怜香惜玉的人吧?是吗?”

“你该死,你……”

“你再不坐下来调息行功,该死的一定是你。尤三夫人,你千万不要忽视我的警告,再动手将是决定性的拼搏,你必须把握这唯一的机会。

你要知道,我的身躯比你重,所耗的精力比你多一倍,所以你要恢复得比我快,你还有机会扳回劣势转败为胜。

“罢了,你是赢家。”温飞燕不可一世的气陷消失了。代之而起的是怯怯无不可可怜怜:“我已落在你手中,看来,只有任你摆布了,你要怎样?说吧!”

“这……”他反而愣住了。

双方都各功功已修至化境的高手,不需郑重其事打坐调息行功在任何时间与空间,皆可不着痕迹地行功调息恢复精力。

两人面对面打交道,都在暗中行功调恳,默默地凝聚散邀了的先天真气。

“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温飞燕的声调娇娇柔柔,神态怯怯弱弱,这才是真正的女人。

“你知道吗?以你的人才、武功、智慧、才华,都可以创出一番惊无动地的局面,与浊世浪子,夜游僧那些人鬼混,实在糟蹋了你自己,你实在用不着穷凶极恶抢女人肯甘心情愿跟你的美貌女人多得很呢!象我……”

“你?”他一惊,接着冷笑道:“夜游僧要你,你对他的胃口。

我要允瑶凤,她才合我的胃口。”

“也好呀!温飞死居然不生气,也没感到脸红:“让那贼和尚来找我,我会让他如意的。至于瑶凤,名义上她是正室的女儿,我不配管她的事,但事实上我传授她冰魄庞罡,是无名有实的师徒,我的话她还八听。我可作主把她许配给你,你可以做璇玑城的驸马,用不着你扮婬贼穷凶极恶抢亲。”

哈哈!你可是一厢情愿呢!他那邪地怪笑。尤瑶凤不是你,她的想法与你不同,不一定肯听你的话,我承认我风尘浪子逞强可以算人才一表,武功也聊可算不差的高手,会用计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2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尘怪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