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尘怪侠》

第23章

作者:云中岳

温飞燕被丢在一株大树下,被摔得晕头转向。

“许彦方,你……你要怎样?”她恶狠狠地叫:“你不能这样对待我,你还想不想要瑶凤?你……”

“想不想要,与你无关。”许彦方阴阴一笑:“你无法凝聚先天真气,解不了经脉的禁制,现在,你已经成为一个平凡的人,很哀伤痛苦,对不对?”

“许彦方,你听我说……”

“你该听我说,尤三夫人。”许彦方打断她的话:我有权报复要杀我的人。我不想杀死你,但如果你不招出我要知道的口供,我保证你生死两难。”

“你……你要……”

“你这种人不易对付,不会乖乖招供,因此,我要先把你整治得死去活来,再好好的问你。”

“你……”

“我对付女人,是没有什么顾忌的,天仙美女我也照揍不误,哼!”

随着哼声,两劈掌分别落在她的左右颈根,力道不轻不重,打得她眼冒金星。

噗噗两声怪响,左右肋各挨了两掌,她感到痛入心脾,气血慾散。

又是一声闷响,胃部挨了一记重击,内腑立即蠕动抽搐,绞痛象浪潮般光临。

她忍不住了,发出痛苦的叫号。

“再给你几下,你就会痛得神智大乱了。”许彦方冷酷地说:“当你陷入半昏迷的境界,你就会有问必答了。”

“你这天……天杀的猪……狗……哎……”

又挨了两下,她的叫声逐渐低沉。

缥渺神魔突然出现在一旁,老眉锁得紧紧地。

“老弟,你这种问口供的方法太拙劣。”缥缈神魔正色说:“而且对一个能忍受痛苦的人来说,打死她她也不会招供的。”

晚辈不会打死她。而是先让她体内失去控制,再精神崩溃,最后用移神大法驱散某一部份灵智,她就会有问必答了。”

“哦!用移神大法就可以了,其他都是不必要的,不是吗?”

“不,有些定力够,或者信心特强的人,移神大法无法瓦解他的灵智与意识,不仅浪费工夫,甚至会误被遵引收到相反的效果,晚辈不想冒险。”

“这样好了,我用灭神魔音助你一臂之力。”

“这”

“信任我,一定有效。”缥缈神魔语气十分肯定:“灭神魔音,分刚与柔两部份,刚可令人心神崩溃,柔则可令人于混浊中返回过去,幻入未来。

你年轻,你还得在江湖有一番作为,如果你虐待一个失去抵抗力的女人,日后这件事传出江湖,会影响你的声誊,除非你愿意被人看成魔道的人物。”

“好吧!请前辈施展。”许彦方同意,退至一旁坐下。

缥缈神魔深深吸入一口气,足踏四平,双手伸至温飞燕的额前,口中发出低沉柔和的声浪,绵绵不绝,似乎不必呼吸,面声浪永不停顿。

前片刻,许彦方宝象庄严,神色丝毫不变。

但后片刻,他突然跳起来退至侧方,猛摇脑袋,眼神有点朦胧,们想将昏眩感或者随睡感赶八。

倚坐在树干下的温飞燕,前期仍咬牙切齿,杏眼睁圆,后,片刻便阳神涣散,目定口呆,浑身肌肉松弛,呼吸不绝如缕象是死人剩口气。

最后,缥缈神魔所发的奇怪声浪渐隐,似断似续,若行若无。

“现在你可以问了。”缥缈神魔收回双手说:“如果我不用刚音震聚她的灵智,她永远不会神智清明,成为一个行尸走肉。”

“前辈这种灭神柔音好可怕。”许彦方悚然地说。

“但并无大用。”缥缈神魔苦笑。

“为何?”

“双方交手握搏,有哪一个傻瓜笨蛋,站得四乎八稳由老夫施展呀?不但需要充裕的时间,而且所及距离不足八尺,所以毫无用处。快问吧!

“尤三夫人,你听得到在下的话吗?”许彦方在温飞燕前面坐下问。

“听得到,温飞燕用死板板的嗓音回答。

“城主化身为红尘魔尊,是吗?”

“是的。

“还有谁知道?”

“只有我知道,而且是雁洲歼灭群魔的前几天,接到城主的传书才知道的。”

“城主来了吗?”

“回城去了。”

“为何?”

“两次夜闹本城的人可能再来闹事,城主不得不赶回城严加戒备。

“庚字号统领白虎星关彪,应该赶到了吧?”

“他不会赶回来了。”

“为何?”

“夜闹本城的那个人,就为了追查他而来的,所以城主另派出飞符,命他隐身河南不许露面。”

“城主知道关统领在济宁洲,屠绝刘家的事了?”

“我不知道。

“除了城主知道各路统领所办的事以外,还有谁知道各路统领经手的事?”

“十路统领直接向城主呈报,其他的人不可能知道。”

“城主夫人主持降宫,应该知道。

“不可能,各路统领的呈捐,必须亲手上奉给城主,呈括所记载的每件事,以及所获的金银珠宝的数目;只有城主知道。

城主有时派内宫五星主前往查证,以防十路统领吞没财物,五星主各有专责,并不知道某件事情的详情。”

““要想知道各路统领所办的事,必须看过呈招才知这吗?”

“是的。”

“呈招存放在何处?”

“绿宫的内秘室练功房壁库,每年存一匣,五年销毁,不留副招。”

“你看过呈招吗?”

“内秘室练功房,只有城主可以启用,没有任何人能进入,附近绝对不许任何人走步,我怎能看到?”

许彦方一蹦而起,虎目中冷电四射。

缥缈神魔盯着他发怔,倒抽了一口凉气。

“老弟,你……你就是那个人?”缥缈神魔但乎仍不敢相信:“那个夜闯被视城的人吗?”

“是的。”许彦方咬牙说。

“老弟,流云剑客兄妹,不可能活在世间了。”缥缈神魔叹息着说:“除非他兄妹身怀盖世奇学,不然……十路统领在天下各地谋财害命,江湖朋友尽人皆知,他们心狠手辣,只揣带金很不带活口,除非活口身怀盖世奇学,藩阳王是收集美人和奇技异能的收藏家。”

“所以,那混蛋不要庚字号统领赶回来策应,怕被我捉住问出血案详情和结果。”

“你打算……?”

“我劫持温飞燕母女,本来打算逼尤城主出来和我了断的,妻女落在我手中,他能不出来吗?可是、他显然不会出来了。”

“那你……”

“我好恨,我失去了太好的机会了……”许彦方跌脚悔恨的说。

他又将与假红尘魔尊打交道的经过说了:“我本来就怀疑他化身为红尘魔尊,以为他一定会跟来的,没想到他溜回城自保,保根基比保妻女为重,他算什么玩意。这天杀的杂种儿!”

“她并不知道你就是闯城的人,也料定他的妻女以及众多爪牙足以对付我们。你放心,等他接到妻女被掳的消息,一定会暴跳如雷的赶来找你,我们在这里等他。”

“不,不能等。”许彦方恨声说:“他不会来的,他一定正在彻底整修璇玑城,严防我第三次入侵。”

“妻女被掳……”

“他不会在乎,他的女人太多了。哼!我要再去一趟。”

“什么?你还要再去?”缥缈神魔大吃一惊:“明知他们加强防御,你仍然……这算聪明吗?”

“我一定要去,去找出庚字号统领那本呈招,有了证据,我才能向他讨血债,没有证据,我不能滥杀,理字上站不住脚,决心和勇气就会大打折扣,我一定能胜得了他。当我觉得找理直气壮时,玉皇大帝我也不怕。”

“我陪你去……”

“不,那地方多去一个人,就多增加十倍的危险。前辈带了这两个女人,请辛苦些,绕山区飘忽远走,让这里的人不能赶回避现城加强防御。

晚辈这就潜赴九江找船,为期三日,以大后天晚辈如果不在庐山现身,前辈就不要再等我了,必须火速远走高飞。”

“老弟…”

许彦方一跃三、四丈,去势如电射星飞。

五个人注视着温飞燕和尤瑶凤发怔,不知该如何是好。

方外双残是去门弟子,对经脉穴道了解十分透澈,对天下各门派的制穴的控穴手法也涉猎甚广。

但是他经过详细检查,就是找不出许彦方的制人手法,当然无法疏解。

“除了许施主之久,恐怕没有人能解她们被制的经脉。闲云道人检查了老半天,不得不脸红耳赤地宣布:“贫道虽然不是经穴之学的权威,但自信天下各门派的制人特殊手法很难逃过贫道的法眼。

可是,许施主这种怪异的手法实在令贫道束手,所有的外表征候并无特殊异状,就是……就是找不出那上处经穴有毛病,这“这小子留下的难题实在可恶。”缥缈神魔显得毛点焦躁:“他说走就走,咱们若大年纪,这两个尤物咱们怎么办?江湖朋友怎么说?”

“说你神魔返老还童,也抢起女人来了。”野鹤道人朗口气似乎有点幸灾乐祸:“许施主是你的朋友,那是你的难题,与咱们方斗双残无关,恐怕你师徒俩,必须把她们背上走路啦!贫道只有一条腿,想背也轮不到我。”

“她可以背一个。”闲云道人指指天蝎星目光转落葛宇轩身上。

“我不干。”葛宇轩一般逼红,往后退:“要让江湖朋友误认我也是抢女人的婬贼,日后找还能混呀?没我的事。”

“许彦方到底怎么说?”天蝎星期眉深锁:“他到底到何处去了?杨前辈,他总该透露些口风吧?”

“屁的口风!”缥缈神魔粗野的埋怨:“哪小子一看我阻止他用酷刑逼供,一气之下含怒飞奔,一句话也没露下,谁知道他有何居心?”

“可是,他应该对我对个交待呀!我是甘心情愿追随他的,他.…

“你甘心情愿追随他?缥缈神魔半真半假地阴笑着问:“江湖朋友谁不知道,武林四浪子,都是独来独往的二流混混,他会让这位大名鼎鼎的江湖荡妇跟着他、拴住他?他一定乘机摆脱你了。现在,你有何打算。”

“我”

“老夫这就远走高飞,你走……”缥缈神魔挥手赶人。

“许彦方把这两个女人交给你,会回来找你的。”

“谁知道呢?”

“我会替你们背一个女人。”天蝎星明白地表示要与众人一起走:“我相信他会回来找我们,也会回来要这两个女人,这是他向藩阳王报复的目标,绝不会弄到手的人,就弃之不顾的。”

“晤!有道理。”缥缈神魔不再坚持赶人:“可是,谁来带另一个女人?”

“解了我的穴道,我跟你们走。”尤瑶凤尖叫。

“小女人,你还不明白吗?”缥缈神魔不耐地说:“老夫与方外双残,都解不了许彦方的制人独门手法,你以为老夫肯甘心自认技不如人呀?除了等他替你疏解之外,毫无其他的希望。

这样好了,把你们留在这里,你们的人会来救你,老夫不希望影响到老夫的清誉。”

“老不死!你想让庐山的老虎吃掉她吗?”脸色难看气色甚差的温飞燕大声咒骂:“除了许小狗,没有人能解我们被制的经脉,你们必须带着我们,等许小狗替我们疏解禁制,你休想推卸责任。”

“咦!你倒是会撒赖放泼呀?”缥缈神魔一愣:“你是不是忘了你的处境?忘了你是老夫的生死对头?老夭可以任意处治你,你的死活已经由不了你……”

“杨前辈,俗话说,冤家直解不宜结,有谁又不犯错?”温飞燕不再摆出女强人的态度:“有人侵入璇玑城闹事,救走了本城的死囚,这件事已经传遍整个江湖,严重的影响本城的威信。

而在这期间,在左近现身的高手名宿中,武功声望以前才为最高,本城的人怀疑入侵的人是前辈,乃是颇合情合理的推断,所以才大举的出动以前辈为目标。并不算是大错,不是吗!”

“就凭你们的推断,就可以大举出动要老夫的命?”

“我可以代表璇玑城向你道歉,今后……”

“你算了吧!你老公那种盖世枭雄,即使明知做错了,也不会承认错误的,不宰掉老夫,怎能维持他的威信?看来,老夫非带你不可了,不然许彦方赶来找老天要人,老夫如何向他交代?”

“好嘛!好嘛!师父,徒儿带就是了。”葛宇轩心不甘情不愿上前:“有事弟子服其劳。女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3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尘怪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