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尘怪侠》

第25章

作者:云中岳

回鹰谷主魔鹰天翔,名震江湖的姜老邪,一切皆以回鹰谷的生死存亡为中心。

名之为邪,所以做任何事也不怕江湖同道作议,很可能接收温飞燕母女,保证回鹰谷子弟的安全。

至于飞扬山庄庄主玉面煞神范飞扬范老黑,乃目下江湖上最具实力的黑道之霸,领袖大江上下无数黑道群雄,以道义作为领导中心。

因此,不能不顾道义上,而向缥缈神魔夺温飞燕母女,来作为保全自己的谈判价码。

但缥缈神魔是主动将人质奉让的,可名正言顺接收而不怕违反江湖道义,不至于影响江潮声誊。

所有的人,你看我我看你。

久久,地极阴魔苦笑一声,掉头木顾缓步离开。

“不关范某的事!”范庄主沉声说,也掉头离去。

“你留着吧!”康谷主虎目炯炯:“我回鹰谷的子弟,绝不会挟妇人女子为人质,苟且偷生。

久久,没有人再表示意见。

“该死的!是不是有人真的性情大变了?”缥缈神魔怪叫:“老邪不邪,老黑不黑,简直岂有此理,似乎只有我这老魔贪生怕死没出息,象话吗?”

“看来,杨施主,你我是死定了。”闲云道人沮丧地说:“死了还背上挟妇人女子苟全的骂名。无量寿佛!许施主真是害人不浅,害人不浅。”

下游,突然传来野鹤道人的叫声。

片刻,葛宇轩领着大总管铁拿开碑秦君山,以及一位女随从,昂然到达崖下。

“他们以谈判代表的身份,前来谈判并转达尤城主的要求。”

葛宇轩向缥缈神魔禀告。

铁掌开碑与女随从皆不带兵刃,连百宝囊也不在身上,真有谈判代表的气概。

在场的人中,缥缈神魔、地极阴魔,算是位高辈尊的人方外双残;虽与两魔相等,但声望却差了那么一点点。

范庄主与姜谷主,在共份上比两魔差上一点点,但江湖地位与声望,却又高出了多多。

在这些人中,想举出一个司令人,还真不是易事,彼此之间本来就没存友谊的存在。

“在下秦君山,璇玑城的大总管。”铁掌开碑神气地亮名号:“奉城主所差,与诸位的商讨化于戈为玉帛办法,那一位是此地的负责人?”

姜芬主与范庄主以前不会与璇玑城重要人员见过面;只有女神鹰保镖中的展鸿,曾经到过璇玑城的寓馆,谒见过秦大总管而已。

其他的人,谁知道这位大总管是老几?

缥缈神魔是唯一知道这家伙十分可怕的人。

灭神魔音毫无作用,一掌就碎剑伤人,绰号称铁掌开碑,岂但能开碑?恐怕可以在一丈以内遥碎碑石呢!

老魔心中有数,一比一,在场的人中,没有任何人对付得了这位大总管。

不会有人挺身而出。

范庄主毕竟是黑道之豪,是无数牛、鬼、蛇神的司令人,见没有人敢出面,他只好自己挺身而出。

“这里面没有负责人,都是无意中凑合在一起的时间,范庄主扬声说:“尤城主在狮子岩给咱们一个时辰的时间,是不是时辰到了。

“是的,的辰到了。”大总管傲然说。

“那么,咱们等你们发动。

“本大总管前来,希望能化干戈为玉帛。

“高论,在下洗耳恭听。”

“可否放风尘浪子前来面谈?”大总管鹰目四顾,搜寻许彦方的身影。

其实,他并不曾见过许彦方,见过也不相识。

“风尘浪子不在此地。”范庄主坦然说。

“叫么?他不在?”大总管一怔,目光凶狠地落在缥缈神魔身上:“老神魔,你在弄什么玄虚?”

“老夫又怎么啦?”

“你们劫持了三夫人,以及城主的爱女,游飘忽在山里山外,逗引得本城的人疲于奔命,昨晚本城的人赶到,计划地布罗张网,下半夜便掌握了你们的行踪,一步步把你们逼进石门涧,你居然说风尘浪子不在,骗谁?哼!赶快叫他出来与在下打交道。”

“老夫郑重地告诉你,风尘浪子前天便不在庐山了。”缥缈神魔的嗓门也够大:“你们的三夫人母女,都可以证明老夫的话是千真万确,我缥缈神魔为为凶残,但绝开骗人的习惯,哼!”“不可能!”大总管怒暴地叫。

远处,天蝎星抱出温飞燕往崖根下一放。

“三夫人……”大总管惊呼,迈步接近。

方外双残劈面拦住去路,双剑发出隐隐龙吟。

“你们可以交谈,请勿接近。”闲云道人沉声说:“贫道提醒你,你是前来谈判的代表身份,出了任何差错,自己负责。”

“哼!“你不要哼,如果你认为方外双残浪得虚名,贫道将纠正你自己的错误。”

“大总管。”温飞燕高叫:“那天杀的小畜生,的确在前天就不见了。”

“可是……”

“不要可是。”温飞燕摆出主母的权威:“回去禀告城主,速派人围捕,须防他另有阴谋,老不死的带了我母女山里山外乱窜,恐怕是小畜生阴谋的一部份。”

“城主已将全部人手,在此地布下了天罗地网,如果小畜生不在此地,岂不枉劳心力?这……”

“快救我出去。”

“这得由城主决定,属下即返报城主。”

闲云道人哼了一声,挥手命天蝎星将温飞燕带走。

“秦大总管,你已经获得重要消息了。”缥缈神魔大声说:“现在,把贵城主的要求说出来吧!”

“好,城主的要求有二。”大总管厉声说:“其一,要风尘浪子独自前往上游瀑底了断;其二,无条件释放三夫人与三宫主,你们便可平安离开。”

“老夫的答复是:其一。风尘浪子不在此地;其二,贵城撤走下游的人,咱们出险之后,立即释放三夫人母女,公平的交易。”

“必须先将三夫人母女释放。”大总管厉声说。

“办不到,老夫要求平安离开的保证。”

“城主一言九鼎,已经准许你们平安离开。”

“空口无凭,贵城主在他爪牙面前,或许一言九鼎,但在咱们这些老江湖面前,他的信誊并不佳,他的保证可信度有限。”

“杨老魔,你们根本无权提出任何要求……”

“你给我听清了。”缥缈神魔打断对方的话:“如果真的无权提出任何要求,你来干什么?如果贵城主真有江湖之王的风度和气概,他该在双方皆在公平的情势中,凭真才实学称英雄道好汉。

事实是他把咱们堵在绝地中,他自己躲在山岩上发施号令,在目已爪牙面前作威作福,要咱们相信他有一言九鼎的诚意和份量吗?”

“事到如今,你还想激怒城主吗?”

“算了吧!阁下,你心里明白,贵城主一代枭雄,宇内最凶残的盗魁,他那肚子里有些什么牛黄马宝,哪瞒得了咱们这些闯了大半辈子的老江湖吗?”

“连白痴的也明白,一旦人质交给你们带走,咱们这些人除了任由宰割之外,那有什么活路?你走吧!把唯一的条件禀明贵城主,咱们等候答复。”

“好,告辞。”大总管不再费舌,带了女随从由下游昂然走了。

“杨前辈。尤城主会答应吗?”范庄主忧心忡忡问。

“换了你,你会吗?”缥缈神魔反问。

“这”

“你会,因为你是一个以道义统率黑道群雄的英雄人物,这唯一的交换条件极为公平合理,也会因骨肉亲情夫妻情意而同意交换。”

“尤城主他……”

“他不会。”缥缈神魔斩钉截铁肯定地说。

“为何?”

“你们一谷一庄的人有交情,如果他讲道义,怎会把你们往绝境避?乘机消灭一谷一庄,正是太好机会,日后谁还敢管他璇玑城的事?”

“但他的妻女?”

“你还个明白?”

“明白什么?”

“璇玑城高手满城,美女如云,他的儿女众多,牺牲一个第三妾与三女,可以消灭一庄一谷的人示威江湖,他为何轻易放弃?”

“许小哥已经查出他就是红尘魔尊,对女人嗜好是多方面的,你以为他对自己的女人给予多少温情?”

“什么?他……他是红尘魔尊?”范庄主和美谷主留大吃一惊,其他的人也大感惊讶。

“半点不假,许小哥的消息绝对正确,他已经多次与假红尘魔尊斗智斗力,完全证实了他的猜想,现在,咱们必须及早提防变,迟恐不及。”

崖鞍上方,突然出现三十余名大汉。

抬头上望,崖高三十余丈便是崖鞍,有一段稍平缓的峰腰,然后再峭拔而升,峰顶高人云霄尖。

这些大汉,就是利用峰腰接近崖鞍的。

毒手判官与八极人魔,出现在十二名大汉的两侧。

十二名大汉提着大型竹萝,不知里面盛了些什么法宝,反正不会是好玩意。

“老杨、老胡,听到老夫的话吗?”八极人魔大叫,压下了如雷瀑声。

陡崖的倾斜度近乎峭壁,象是站在头顶上空叫嚷,当然是听得到,也可以看得到。

“有屁你就放!”地极阴魔也大叫。

“城主给你们三十声数时刻,限令你们丢掉所有的兵刃暗器,脱除外衣,在下游方向排列,先由三夫人和三宫主先走,再每人相距十步鱼贯动身,前面有人接你们,听命行事。”

数尽你们不加理采,老夫这里投下大量毒物与石灰,你们死无葬身之地,现在,老夫要叫数了,你们好好准备。—……二四名好汉,用铁棍撬松几块岩石,在叫数声中往下推,声势惊人。

它用石雷示威,下面的人惊恐地贴崖根躲避,情势危险,如果毒物与石灰撒下,那……那躲的机会也没有。

向下游,上游的人用暗器攻击与射死鱼差不多。

这就是绝地,有死无生。

“十五……十六……”八极人魔的叫数声震耳。

沙石仍在向下砸落,下面的人贴壁藏身,听天由命了,气候死神光临。

哪有机会丢兵刃,脱外衣、列队,显然尤城主已决定一网打尽他们,连妾与女也不想要了。

“二十一!高二十二……”

每一声喊数,代表死神已接近了一大步。

风是向西吹的,顺山谷向石门胸下游吹,把洞水送人大江。

崖鞍上的人,皆兴奋地下望,希望看到下面的人,求讨饶的狼狈象。

第一个人是毒手判官,是最东的一个。

八极人魔在最西,也就是最后的一个。

中间十二名大汉,开始蹲下来解竹箩的捆绳。

二十七!二十八……”

毒手判官向侧一歪,糊里糊涂的卧在峭壁上失去知觉,象是倦极沉沉入睡。

七十二名大汉,也—一困极入眠。

八极人魔的注意力全放在接下,没留意同伴的行动有异,得意地继续叫数。

“二十九!三十……呃……”

众人落脚的地方,有足够的活动安全空间,甚至可以奔跑,只要不太靠近崖口,不可能失足下坠。

他不该兴奋过度,叫出三十数,欣然转身举手向外一挥,要同伴将竹萝的毒纷与石灰往下倒。

岂知手一挥之下,眼中看到同伴的异像,惊恐之下。同时头脑一阵晕眩,浑身发软、发僵,手向外挥即带动身躯,在身躯外倒的前一刹那,已失去了知觉,向崖下一栽;滚了两匝便滑出崖口,向下沉将近三十丈的洞底飞滚而下。

许彦方从东面的石隙乱塞缝中奔出,后面是六个女人:华阳夫人、北宫菲菲、两仆妇和两侍女。

七个人,每人揣了一大卷群绳索。

那是用数条爬山索连成一条坚韧麻绳。

璇玑城的爪牙们,有些人揣有两至三条爬山索,事前已有周详的爬山准备,因此才花费不少时辰,有效地布下石门洞的天罗地网。

大总管就是带了一群爬山高手,从群峰的背腰攀越至石门涧下游,与从下游往上游追逐的人会合的。

本来预计一谷一庄的人与风尘浪子、缥缈神魔,必定冒死向下游突围求生,所以主要人手摆在下游。

显然这些绳索,是夺自璇玑城的爬山高手。

七个人快速地找出可紧绳的坚牢岩石,将绳尾向崖下垂放。

华阳夫人垂下自己揣带的爬山绳,急急提起一只竹箩招呼两名侍女也各揣一只,向东面的来路飞奔。

北宫菲菲也不慢,率领两名仆妇,各揣一只竹箩往西面急奔。

“啊!”许彦方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5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尘怪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