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尘怪侠》

第26章

作者:云中岳

华阳夫人母女各中了三枚暗器,都是可破内家气功的歹毒玩意,幸好未中要害,但伤势不轻。

死了一位仆妇和一位侍女,另两名伤势也相当沉重。

范云风四女带有救伤的膏丹丸散,华阳母女的金创葯物也是极品,四条命保住了,但短期间内必须找到藏身的地方治疗。

这是说,必须及时离开庐山,甚至远离九江一带,这一带是藩阳王的有效控制区,无法藏匿。

许彦方利用四女救治的机会,在一旁行功以便及早恢复元气精力。

连续以绝学保命,体内贼去楼空,他真需要时间恢复精力,显然时间却不由他控制。

范云凤出现在他身边,慾言又止。

他用五狱朝天式打坐,象个没有生命的石人。

“我知道你及需要恢复精力,但时不我留。”范云风终于忍不住焦灼地说:“我把情势说出,让你衡量利害。其一,一谷一庄撤往九江途中,受到尤城主无情的袭击,死伤过半,目下暂避东林寺,近期内璇玑城的人不敢公然入寺行凶。”

其二、家父的朋友侦出璇玑城曾经另派人手,抄捷径分两路追赶你和华阳夫人,显然这一路高手几乎成功了,另一路很可能即将到达。

其三、我和姜小妹冒险赶来找你,希望你能赶到东林寺会合,有你在,或许不会被他们把我们铲除净尽。”

许彦方挺身而起,脸色仍然苍白,可知元气未复,仅恢复部份精力。

“时不我留,不能在这里等死。”他神色不安,但语气坚定有力:“而我需要时间。华阳夫人处境万分凶险,我不能丢下她们,请帮助我背她们走,我找地方暂时藏身,天黑我就可恢复元气,再和你们乘夜至东林寺与今尊会合,你们能帮助我吗?”

“水里火里我和姜小妹都愿意追随你。”

“谢谢你们,这就走。”

他抬了一把剑,越野而走。

不久,沿山径追来的人到了,共有二十四名男女,为首的人是大总管铁掌开碑秦君山。

现场摆了十三具尸体,其中有天蝎星。

仆妇和侍女的尸体不在现场,已被范云风和姜玉琪草草掩埋在半里内的石岩穴中。

全军覆没的情景,让这位自以为双手可以翻天覆地的大总管心中发毛,也愤怒如狂,只派了一个人看守尸体,带了人发疯般向东狂追,直追至大姑塘。

天色不早,小区中云雾四合。

藏身的地方在白沙河的这一面,山腰中的一座矮松林内。

向东望,正好俯瞰谷口,可看到先前雷霆杀搏的现场,甚至可以隐约看到排列在山径旁的尸体。

许彦方所选的藏身处,是往回走的。

璇玑城的人绝不可能反往回路搜,必定认为他领了华阳夫人母女向大姑塘逃,因此会同在女儿港的船上人手,穷搜大始塘附近,彻查看船只租赁的湖岸村落。

透过枝叶的空隙,他们看到一群来自大姑塘的人,运走了十三具尸体,并没派人在附近搜索。

许彦方已经恢复元气,众人揣带了饮水与干粮,等候夜幕光临。

“范姑娘,在大姑塘你可以找得到贵庄的朋友吗?”他对坐在他身畔的范云凤问。

“可以。”范云凤肯定地说:“许兄,你还想到大姑塘?”

“必须把华阳夫人四个人送走。”:“她们确是不易照顾。”

“所以必须请贵庄的水上朋友,把她们送走。”

“不宜找大姑塘的本庄朋友。”

“晤!尤城主对家门附近的情势,必定了如掌招,贵庄的朋友,恐怕完全在他的有效监视下。”

“只要设法弄到灯火,我可以用本庄的灯火信号,召请过往的朋友靠岸打交道,同时可将家父遭难求援的信息传出,只要一天半天,家父的弟兄便会从四面八方云集九江庐山了。”

“成为黑道朋友的司令人,确是神气万分的事。”许彦方笑得有点勉强,神色中一点也没人羡慕的成份:“我有点明白了。”

“你明白什么?许兄。”

“你们一谷一庄,才是他璇玑城的威胁,才是他藩阳王必须防犯的隐仇,才是影响他雄霸天下权成的妨碍,除去之后才能安心的病根。”

“胡说!这……”

“天蝎星沿途留下了暗记,但尤城主却未亲自出马追赶,仅分遣两路爪牙对付我,一路找捷径赶亦前面埋伏,一路循路穷追。而他,却带了全城精锐,大举追击你们一谷一庄的人了。”

“他追我们是必然的,跟我们最近……”

“不是理由,小姑娘。你们一谷一谷,江湖潜势力强大,只要把首脑歼除,他就可以接收你们的地盘,他犯了严重的错误,认为我即使有天大的本事,也只是一个孤身闯荡的浪子,不足为害。”

再就是认为两路大手,足以对付我,何况还有一个天蝎星在我们身旁弄鬼。稳可将我打入十八层地狱。

你们两个小丫头冒险出来找我,老天爷!你们知道后果回……也许,老天爷恰好闲得无聊,恰好伸手照顾你们!

“这叫做破斧沉舟,置之死地而后生。”姜玉淇不甘寂寞接口:“事实经证明,我们冒险成功了。”

“目下言之过早,等你们能安全速回东林寺才算成功。你们来了,妨碍了我的计划。”

“什么计划?”

“我本来打算毁去尤城主泊在女儿港的船,断绝他乘船逃回璇玑城的归路。”

“为何不按计划进行?”

“你们……”

“不要为我们的安全担心。”姜玉淇显得兴高采烈:“至少,我们可以替你摇旗呐喊,多四个人,闯起来也热闹些,不是吗?”

“你们这些江湖豪霸,喜怒无常,性情难测,我可不愿和你们走在一起生阔气,你老娘白衣修罗不好惹,要是你又出什么纰漏,她又得掂着剑找我……”

“你不要冤枉好人。”姜玉淇羞态可掬:“上次我娘找你,本来想见见派。”

“提着剑见我,会有好事?”

“许兄,你真笨呀!”范云凤撇撇嘴:“人家是丈母娘想看看未来的女婿,是否配得上她的女儿,你却一见面就溜之大吉,恶言相向,难怪人家后来横了心穷追猛搬,非要……”

“你呢?”姜玉棋大发娇喷:“你老爹范老黑一肚子鬼心眼“你们两个好象吃错了葯。”许彦方一蹦而起:“你们两家人都不好惹,我怕你们,似乎又要节外生枝了”。奇怪,你们俩怎会走在一起的?”

“是她赖着要跟来呀!本来我是一个人来的。”范云凤嗓门大得很。

气色甚差的北宫菲菲忍不住噗嗤一笑,笑得两人脸红耳赤。

“你笑什么?”姜玉淇可找到发泄的对象了。

“想当初,我们三个人。”北宫菲菲仍在笑:“一个用剑逼他,一个用迷香摆乎他,一个乘机浑水摸鱼掳走他,到头来,谁也没有得到好处白费劲。

现在,仇敌变成了朋友,还在争,许兄,我看你呀!看你如何收场!如果我所料不差,那一头风,尤瑶凤,一定躲在某处的地方等机会,你可得防着她一点。”

“鬼话!许彦方不耐地说。

“鬼话?以前你放出口风,说她是你的,你把她激怒了,她又怕又怒。现在,她有理由化恨为爱……。”

“你们四个都可恶。”许彦方似笑非笑:“除了尤瑶风被我好好继治了一顿之外,你们三个我都没能抓住机会揍一顿消消气,想起来就不甘心。该动身了,我带华阳夫人,范姑娘,你在前面领路,联系贵庄朋友的事,得靠你了。”

东林寺的护法檀秘名单,几乎包括了九江府所有的高绅名流,连历任知府大人也列名在内,在东林寺出事,其后果是极力严要的。

藩阳王在江湖道上声威显赫。在都昌县知府大人也仰他的鼻息,他敢称江湖之工,但在都昌他只敢称尤城主,天胆也不敢在公然的场合里称王。

南昌就一位藩王迎镇,谁敢公然称王?那可是灭门抄家的大祸。

因此,在九江府城的名流高绅中,他璇玑城主尤仁是老几,谁也不知道,也许有人知道他就是藩阳王尤天裕而怕他三分,但为数毕竟有限,知道的也不敢声张。

这些知道的人必定是与江湖道上的人士有关,高绅名流的地位并不高,绝不敢包庇他的罪行。

这就是尤城主有所顾忌,不敢杀入东林寺彻底消灭一谷一在残余主脑的原因所在。

他并不在意,人能在寺内躲多久?

四面八方一围,内面的人就便成了笼中之鸟。

可是,所有的璇玑城高手,每个人都是忧心忡忡。

城主最得力的女护卫,丹房五星主的死讯,吓坏了不少人。

璇玑城三度被人入侵的消息,是傍晚时分传到的,不但绛宫大部份被毁,负责看守机要的内室五星主全部罹难,练功房全毁。

这消息象一声春雷,震得璇玑城的人心胆战。

号称无险的根基也不安全,大山野里岂不更为危除?

尤城主认为风尘浪子就是入侵的人,这一来就推翻了他自己的推断,风尘滚子在庐山是不令的事实了。

那么,昨晚入侵的人又是谁?

入侵的人已经离城,城内有人善后,这时赶回去已无必要,这里的事必须彻底解决,功败垂成委实不甘心,一咬牙,他留下了。

一步错,全盘皆输,他该立即赶回璇玑城重行布置,作固守的准备。

天终于亮了,朝霞满天。

东林寺的展钟声响澈山林,山门外的石牌坊下,出现许彦方的身影。

负责监视的两名大汉大吃一惊,立即将信号传出。

“喂!两位辛苦了。”许彦方笑吟吟地到了右面大道旁的山墙下,向两个把路门神似的大汉打招呼:“在下许彦方,风尘浪子许彦方,两位老兄想必认识区区在下。”

“在下该认识你吗?”那位豹头环眼大汉硬着头皮大声表示自己勇敢。”

“如果不认识,你老兄麻烦大了,如何发信号通知!贵城主呀?招子不亮,担任监视绝不会称职。”

“好,在下认识你,在南康府城,在下留经见过你风企浪子。”

“这就对了,可以免去不少舌chún。劳驾传口信给贵城主,说我风尘浪子要见他,请他在已牌正。”许彦方向西面一指:“在虎啸桥面谈,解决双方的过节。”

“城主为何要听你的?”

“他会听的,因为他必须与在下当面澄清过节的证据确否。”

“阁下,你不够份量。”大汉冷冷地说:“并不是每一个阿猫阿狗,都可以向位高辈尊的权威人士,当面提些鸡毛蒜皮的琐事来麻领他的。”

“就凭我风尘浪子昨天屠尽贵城主的丹室五星主,搏杀埋伏的十三个贵城超等高手,应该够与贵城主当面谈判的份量了。”

“你还不配,你必须等城主出现时……”

“呵呵!老兄,你是不肯传在下的口信了。”

“不错。

“哼!哪一种手段?”

“在下要把两位仁兄,弄得半死不活,你老兄故会回去据实禀报了,对不对?

两大汉两面一分,同时撤剑。

“两位一定比丹室五星主高明百倍,所以敢拔逞英雄。”许彦万左掌一摊,掌心有两颗飞蝗石:“在下要弄瞎你们的右眼,用这两颗飞蝗石嵌入眼眶代睛,不会影响两位跑回去传口信。”

两大汉脸色灰败,握剑的手发抖。

丹室的五星主是尤城主的贴身护卫,内功拳剑的修为,岂是外城爪牙所能企及的?

“好吧!在下替你传口信。”大汉屈服了,惶然收剑象斗败的公鸡。

“那多谢啦!请转告贵城主,这次会晤是和平的,他如果害怕,可以带众多的爪牙来防险或示威,他有权做他高兴做的事。

呵呵!两位请吧!”

东林寺是晋代高僧慧远的道场,白莲宗的圣地。

十八高贤在此给白莲社,可说是佛门净土宗的开山道场,但至宋代才大兴土木扩建,目前仍然香火鼎盛。

寺内除炙人口的古迹人三笑堂和虎溪桥,是流传后世的文坛佳话,慧远大师送客不过虎溪桥,过则猛虎吼呜。

传说他曾送陶渊明与陆修静两位文坛泰斗过溪,猛虎吼呜三人相向大笑,这就是流传后世的三笑典故由来。

但陆修静游庐山是在嘉元末年。

那时,慧远已经涅扎三十余年,陶渊明也逝世二十余载,三个人怎么可能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6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尘怪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