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尘怪侠》

第27章

作者:云中岳

范庄主十六个人,成一列蹲在草丛向下俯视,不约而同转身暴起,范庄主的剑已在转身的刹那间出鞘。

玉笛飞仙的特制玉笛也脱囊人手,反应极为迅疾。

“是你。”范庄主一怔,收了剑,我们都在找你,想请你到东林寺策划一切呢!”

“我不希望干预你们的事,范庄主,你依然是同道的司令人,你那些弟兄不会听我的。”许老方笑笑说:“在你们弟兄的心目中,我风尘浪子依然是人微言轻的二流浪人,我出面策划暄宾夺主,你麻烦大了。”

“小老弟,我会要我那些弟兄……”

“范庄主,你知道这是行不通的事,你必须保持你领导人的尊严,你看,目前恐怕就有了困难。”

“什么困难?”

“我要求你们放过夜游僧那群人,你能答应吗?”

“这…小兄弟,有理由吗?”

“有”

“请教。”

“金陵三杰大援已到,这些人只是其中的小部份人手,其中颇有些武功成就非凡的人,扬州五煞中的神手煞星杨波夺魄神手是爪功中自成一家的绝技。

这些人,已今具有相当强悍的实力,对藩阳王具有不小的潜在威胁,多他们一批人对付藩阳王,对咱们有百利而无一害;如果为了些小仇恨而先自相残杀,藩阳王恐怕连大牙都会笑掉了。”

“我明白了。”范庄主讪讪地说:“当局者迷。又道是事不关心,关心则乱;本来我对用诡、用谋、用权术颇有心得,但事故牵涉到自己女儿,就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好,我听你的。”、。

“谢谢。范庄主知道金陵三杰在大姑塘的事吗?”。

“知道,消息已传到东林寺,我的朋友正陆续赶来声援,姜谷主在东林寺坐镇,已着手广布眼线。

“可打藩阳王的消息?”

“有一部份人,已越过九奇峰南下,不走含翻口,由五老峰奔消康,但藩阳王一群死党,却毫无踪迹可寻,似乎平空消失了。”

他们地头熟,躲在山中等候机会残除所有的仇敌,人多不易潜藏,必定分区伺伏,你们也分开搜索,正好落入他的暗算中,敌暗我明,会吃大亏的。

“这……”范庄主脸色一变:“依你之见……”

“速返东林寺,准备到璇玑城,在这里和他捉迷藏,很可能被他各个击破逐一的歼灭。”

“哦!有道理……”

“攻他的老巢,兵临城下,他能不急急忙忙往回赶?璇玑城不是金城汤池,他知道我可以自由进出。”

“好,这是上策。小兄弟,一起走吧!”

“不。”他指指已通过下面山径的十四个人:“我要盯住他们。

“不要管他们了……”

“她们会引出一些人来,我非弄到几个活口不可。”

“引出什么人来?”

“藩阳王的人。金陵三杰毁掉了璇玑城的六艘船,杀掉船上的男女,船上的伤者与死尸,皆随船沉入湖底,也清除了派驻大姑塘的爪牙。

所以藩阳王恨金陵三杰的人入骨,恨比天高,图谋金陵三杰极为迫切,目下金陵三杰也犯了分批搜索的大错,这十几个家伙大祸迫在眉睫,我该走了。”

“许大哥,我们可不敢大摇大摆回东林寺呀!途中碰上埋伏,死路一条。”范云凤走近他愁眉苦脸的说,小丫头早就知道用心计了:“让我们也跟你去,顺便撤回东林寺好不好?那些人的去向在北,也许要你去东林寺呢!”

“好吗!”许彦方上当了:“但你们得辛苦些,本来最好在他们后面小心踉进。”

“为了安全,咱们宁可辛苦些。”范庄主欣然同意。

浊世浪子为人极为机警和狡诈,人愈多他愈会掩藏自己,如无必要,绝不出风头暴露真才实学。

对敌人也是一样,宁可来阴的,对英雄主义兴趣缺少。

目下行十四个人,除了夜游僧知道他深藏不露之外,其他十二个都是江湖上有名有气的所谓名家。

扬州五煞就是独霸一方,不承认任何组织和任何门派特权的桀骜茌强。

这些人,除了对夜游僧还行三两分戒心之外,哪将一个二流浪子的浊世浪子放在眼下?所以让他踉在后面,有头有脸的人,才配走在前面。

本来夜游僧应该走在前面,但婬僧宁可与浊世浪子走在一起,表示他与浊世浪子是同一伙的。

山径下降,穿越片及膝的盆地,两侧百步外是茂密的一片树林,峰崖壁立而越。

十四个自命不凡的人,只知用目光四处强望,搜寻活动的目际,懒得留心是否有人在草木中潜伏。

藩阳王一代枭雄,怎会躲起来装狗熊?一定停留在某一处可以住宿的猎屋或民宅中,只要观察山径是否有民宅,就可找到璇玑城爪牙的踪迹了。。

与其说他们来搜人的,不如说来游山还来得恰当些。

右面百步外的高崖上,长啸声划空而至,山谷为之应鸣,回声久久不绝。十四个人股有点不对,顿时脸色一变,讶然止步。

“什么人在上面鬼叫连天?”走在前面的人娇声说。

“风尘浪子示警!浊世浪子拉了夜游僧向后退:“是他,没错,他在发警啸,江湖朋友们自然都会懂得示警的啸声。

“她还敢警告咱们?”先前向许彦方用爪攻的中年人怒叫:“难道他还敢叫阵早死?”““胡说八道!你是他的仇人他会示警就我们?我着你怕成这贵样子,你不觉得一个胆小鬼可耻吗?和尚,你也怕得……”

破口大骂,“佛爷可不是你们的助拳人.在佛爷面前说话.你给我小心些.免得佛爷剥你的皮。你他娘的也许真大胆,那就往前走好了。佛爷没有胃口进璇玑城把你们拖出来。”

“老大.冷静些。”另一位中年人伸手拦阻:“也许.前面草深不及膝,怕什么?狐狸呢?还是狼?——神手煞星怪叫.“老三,你怕狐狸?怕狼?我看,你也快变成胆小鬼了”

“老大,我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老三拔剑出鞘:“老五咱们俩在前面TXTGOGO。

“也好,搜一搜也放心些。”另一位中年人拔剑。

慕地电芒激射,前面十足于步,面侧的矮草丛人影飞跃而来,足有二十人之多,前面十余人先发射暗器,再凌空猛扑,声势空前猛烈凌厉。

十二个人如果事先毫无戒心,刹那间恐怕就得死掉七成以上。

十步距离,是暗器最强劲的射程。

相距最近的四个人,所用的全是可破内家气功的外门暗器,速度十分惊人,骤不及防的人有死无生。

反应出乎本能,由于事前已有戒心,一见草动人现,十二个人不约而同的回头飞掠,用上了全力,居然能与暗器的速度相差不远。

人怎能与暗器群玩命?不逃才是笨蛋呢。

“哎……啊……”有两个人比暗器慢,狂叫着摔倒在草中挣命。

“啊……”另两位逃得慢的人,被凌空下扑的两个高手,一刀一剑分别砍掉一条手臂,手齐肩尖而折,惨叫着仍向前狂奔,奔出千余步外才痛倒在地。

十二个人,损失了三分之一。

“哈哈哈哈……”埋伏的人停止追逐,为首的几个人仰天狂笑,得意已极。

“没等到金陵三杰,三个混蛋狗三八,等到了你们几个不值半文,狗都不吃的杂种,委实遗憾。”为首的虬发中年人声如洪钟,轻拂着手中的虎头钩,站在草中象一个门神,高大、雄壮、狰狞、彪悍,胆气不够的人,膘一眼也会心胆俱寒。

死了四个人中,就有那位老五。扬州五煞的老么,冷面恶煞杜威。

“老五……”老本神手煞远在二十步外厉叫,扬剑迈进:“无耻的卑鄙小人!埋伏偷袭算是什么玩意?我跟你们拚了。”

“我认识你,神手煞星杨波。”虬发中年人用虎头钩向前一指:“你们这些杂种,半夜袭击本城毫无抵抗力的船只,比埋伏偷袭更无耻卑鄙百倍。

“狗东西!你还敢指责咱们卑鄙无耻?我璇玑城未尽宫宫主,生死一钩池信,我给你单打独斗生死一绝的机会,你来!”

二十二个人半弧形列阵,一个个神色冷厉,每个人都跃然慾动,每个人心头都有复仇之火燃烧。

这一面十个人,人数少了一半多。

夜游僧站在一旁,戒刀在手,却没有逞英雄争先叫阵的意思。

独世浪子更聪明,躲在夜游僧的左肩后。

对方人多,容许人少的一方单挑,算是讲道义够宽宏了,九个人只好眼睁睁目送神手煞星疯子似的冲出,冲向威风凛凛的生死一钩。

一声怒吼,沉重的虎头钩锋一声震鸣,钩住了电射而至的长剑。

神手煞星脱手弃剑,斜身撞入,右手抓住了生死一钩的右上肩,左手插向右肋,贴身了。

“哈哈哈……”生死一钩狂笑。

骨折声传出,神手煞星的神手,绝不比浊世浪子的铁臂功差,爪功可在虚空八尺内抓裂肌骨,沾身贯体比刀剑更强韧锐利,生死一钩大劫难逃。

可是,神手煞星的十根指头,就在沾及生死一钩身躯的刹那间,指骨折断血进肉绽。

“哎……”神手煞星厉叫,举起双手,惊怖的注视着血淋淋的碎软手指,如见鬼魅般向后退。

“生死一钩……”生死一钩喝声如雷震。

钩影一闪,神手煞屋的脑袋突然离劲飞起尺高。

“下一个。”生死一钩再次沉喝。

飞起一脚,神手煞星的无头尸体,决鲜血唆射飞洒中,飞跌出三丈。

“下一个是我卯字号统领的刀下亡魂。”出来一名高瘦的中年人,拔出晶亮如一泓秋水的狭锋刀:“我,快活一刀闻一霸,诚来送死。”。

武功最高的领队人神手煞星,一照面便完了,而且对方意让神手煞星全力施展绝学,才毫不费力一钩判生死的。

这说明生死一钩的武功,已到了不可测的化境,可把连夜游俗也算在内的九个人,惊得毛皮森立。

快活一刀亮名号挑战,又把众人吓了一跳。

这位快活一刀闻一霸,曾在在二十年前,凶名震荆湖的绿林巨寇,是荆山四大绿林魁首之一。

手中的秋水冷焰刀吹毛可断,是守内血腥最浓的三大名刀之一。

据说,命该死在秋水冷焰刀之下的应劫者,一看到这把的光芒,三魂便己离体,完全失去活功能力,刀气一及体便气绝,心脉断云云。

“大……师……父,挡……挡他—……挡……”一名中年人脸色灰败,向夜游僧求援。

“这不是佛爷的事。”夜游僧冷冷地说。

其实,婬僧已有点心寒,面对名人名刀,即使极端自负的人,也难免有点心中不平静,信心与勇气大打折扣,能避免生死一拚,当然求之不得,哪肯逞强替别人挡灾?.婬僧再笨,也不会做这种蠢事。

有人想转身溜走,有人想向百步外的树林逃。

“谁要想侥幸逃走,本统领要不把他剁碎,就不是人养的。”

快活一刀怪叫:“浊世浪子,你给我滚出来。”三夫人与三宫主,指定要看你的脑袋和心肝,本统领要砍你的狗脑袋,挖出你的心肝清偿,来吧!你”

指名单挑,对方必须有令人可信的正当理由,才能拒绝。

比方说:辈份不当;江湖或武林地位相差悬殊;彼此没有仇恨或利害冲突,甚至不相识;双方的武功修为相差悬殊;一方是妇人、少年或残废;等等,等等……

但目下的情势,任何理由皆不存在了,生死对头,不是你死就是我活,浊世浪子非出来不可了。

“在下对决斗毫无兴趣。”浊世浪子就是不出来。

不与人作英雄式的拚搏是他的宗旨,打滥仗是他的专长这时更没有逞英雄的必要。

“你这怕死鬼!狗都不吃的混蛋!”快活一刀破口大骂,“你真不敢出来呀?”

“本宫主只好下令围攻了。”生死一钩高举虎头钩大吼:“只留一个活口,其他的人分尸……”

人影飞掠而来,第一个人来势快得飞如电射云飞。

“在下对决斗打兴趣,来啦!许彦方声到、人到,人影重视,剑已在手。

“风尘浪子!”生死一钩骇然惊叫。

“你果然还在山区!”快活一刀也惊叫。

人群涌到,范庄主一家十六个人到了。

人数相当,不可能围攻了。

“哈哈……你们以为在下一定往南追,追他们另一批诱在下去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7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尘怪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