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尘怪侠》

第03章

作者:云中岳

阴手李奎的出现,姜少谷主似乎并不感到意外,昨天在福星客栈,许彦方的确制住了绝剑,已被认定是阴手李奎的同伴。

“不要追了,北宫姑娘。”姜少谷主叫住了要登城头的翠裳少女:“这小子很会逃窜,以后再说。”

“他是谁?窜走的身法高明极了,难测去向,滑溜如蛇,真不错呢!”北宫姑娘大感意外:“我居然没把他截住。可惜,胆气好象不够。”

“他叫风尘浪子许彦方。”姜少谷主傲然地说:“一个三流江湖人物,胆气没有武功做根底,壮不起来的,所以说艺高人胆大。”

“哦!武林四浪子之一。”北宫姑娘表示听说过这号人物:“平心而论,武林四浪子应该是二流人物,至少,他们成名比我们早。哦!这位姑娘是……”

“我替两位引见,这位是……”

姜少谷主替双方引见,表现得颇为热诚。

白衣少女叫范云风,飞扬山庄庄主玉面煞神范飞扬的女儿。

翠裳少女是华阳夫人的女儿,次女北宫菲菲。华阳夫人的称谓,江湖朋友也弄不清意何所指,本姓与夫姓皆无人得悉。

既然女儿姓北宫,应该是嫁了一个姓北宫的人,但知道内的人太少了,谁也弄不清底细。

她另有一个女儿,叫北宫芳芳,经常带了一群人在江湖遨游,已经出道四五年了。

提起飞花仙子其人,正道人士莫不感到心中凛凛,貌美如花,阴狠毒辣,几乎被公认为妖女,至于知道飞花仙子叫北宫芳芳的人,却不多见。

有些人在江湖行走,不喜欢通名道姓,因此绰号取代了本名,报出姓名反而知者不多。

至于使用假名假姓,也习以为常,尤其是曾经在官府落了案的人,使用假名假姓平常得很,但却舍不得放弃绰号,绰号代表江湖地位,想获得江湖朋友认同的绰号真不容易,怎舍得放弃?

范庄主是黑道大豪,对江湖情势十分了解,消息灵通,熟知江湖秘辛。

范云凤出道遨游,当然了解江湖大势,一听北宫菲菲是华阳夫人的女儿;心里面颇感不是滋味。

华阳夫人是名震江湖的妖女,如果和她走在一起,跳到湖里也洗不清了。

“令堂已经去远了,我们也该走了,再见。”范云风冷淡地说:“姜少谷主,江上来的船该抵埠了吧?你认得是那一艘船吗?”

湖上船只往来不绝,天色不早,靠码头的船陆续抵达,原来他俩是来接船的,并非有意跟踪许彦方。

北宫菲菲不介意范云凤的冷淡,与姜少谷主有说有笑,但两位侍女却等得不耐烦,促请主人动身。

前面的华阳夫人的彩轿,已经进入城门了。

“回头我们再连系。”北宫菲菲向姜少谷主媚笑着说:“家母已在狱麓宾馆订了客院,明天你来好不好?我等你。范姑娘,再见。”

“哦!舍妹住在狱麓宾馆。”斐少谷主欣然说:“不久之后,我也要前往……”

“姜小谷中要去找风尘浪子,“范云凤接口:“风尘浪子也住在狱麓宾馆。”

“嘻嘻!那岂不是正好吗?”北宫菲菲喜形于色:“那就用不着费神查他的下落了,再见。”

北宫非菲饱含深意地瞥了范云凤一眼,眼神怪怪地,带了两侍文匆匆走了。

“你这位朋友真不错,轻功之佳,不比你家的鹰翔身法差。”范云凤盯着姜少谷主说:“姜少谷主,你不会不道华阳夫人的底细吧?”

“华阳夫人的口碑不太好,这是人尽皆知的事。”姜少谷主笑笑说:“口碑的好坏,并不代表这人的本质,而是牵涉到每个人的利害关系,所以爱之慾其生,恶之慾其死。”

华阳夫人并没有威胁回鹰谷的安全,也没有对尊府飞扬山庄有所不得,你我没有听信江湖流言,而敌视她们的必要。范姑娘,要结交一个朋友并不容易,要结一个仇人却容易得很,你我都是出道不久的人,结交一些朋友是必须的,是吗?”

“但是……”

“范娘姑,贵山庄是黑道豪霸的山门,令尊是五霸七雄中佼佼出群的大豪,假使你碰上某一个人,你一亮名号,这人便变色而走,甚至反脸仇视,你有何感觉?”

理由充分,范云凤怔住了。

许章方没收了她的环钗变色而走,事实如此,刚才三方碰面,许彦方的表现更为明显,根本不屑与她打交道,这是颇为今人难堪的事,她想反驳也找不出辩护的理由,所以不得不承认姜少谷主的话颇有道理。

“算了吧!我们去找船。”姜少谷主不再多说:“我是在上月杪在武昌逗留,凑巧结识北宫姑娘的,我可没有与华阳夫人结仇的念头,做朋友并不有损回鹰谷的威望,所以彼此倒也谈得来,你不希望我和她们结仇吧?”

“我看得出来,北宫姑娘……”

“你可别胡猜。”姜少谷主亲呢地挽了她便走:“凭良心说,她人并不坏,但诚如你所说,华阳夫人的声誉的确令我深怀戒心,能避免牵连,我一定保持距离,虽则回鹰谷的口碑也并不怎么孚人望,是不是?”

两人在人丛中走动,吸引了不少好奇和的羡慕的目光,男的英俊女的美丽,吸引人自在意料之中。

范云凤感到一阵燥热,想挣脱姜少谷主的手却力不从心。

姜少谷主感觉出她的抗拒,手挽得更紧了些。

许彦方对府城并不熟悉,只知道狱麓宾馆在城北,所以本能向北走。

而阴手李奎似已知道他要走的方向,领先穿越小街巷往北走。

穿越第三条横巷,阴手李奎突然转身止步,无形中挡住了他,他不得不止步。

“许兄,有几位朋友想见你。”明手李奎笑吟吟边说:“兄弟希望能替他们引见。”

“哦!我为何要见他们?”他颇感意外地问:“晤!你象是知道我的底细。”

“风尘浪子虽则不是当今的风云人物,毕竟是闯出了名号小有地位的名人,有无数名门子弟,闯了许多年道,虽则武功出类拙苹,依然默默无闻呢!兄弟久走江湖,对许兄……”

“我对你并没有多少印象。”他直率地说。

“昨天在福星……”

“那件小事不值一提,那时,我并没有助你的意思,你老兄不必放在心上。”

右首的一家小院门打开了,踱出三个颇为抢眼的人,两男一女,男的已届中年,女的是媚目流转,浑身曲线玲珑的美丽少妇,三人都佩了剑。

“许老弟,请移玉客厅小坐,咱们有事请教。”那位目光森冷的中年人抬手肃容:“咱们正设法打听老弟的消息,没想到李老弟居然能把老弟请来,异数。”

“哦!太湖三水妖。”他警觉地移至巷旁,“居然与我这三流浪子称兄道弟,我心中怕怕,一流高手吃定我这三流人物了,拦路强请大概志在必得啦!”

“许老弟,咱们是诚意的。”太湖三水妖的老大孽龙余成友,正是这位眼神特别森冷的人,语气似乎颇为诚恳:“就凭昨天你敢面对飞扬山庄与回鹰谷那些人的胆气。足以挤身一流高手之林。”

“好说好说,余老兄,虽则阁下颇具声望,但信口捧在下为一流高手,算不了数的,你老兄还没有这种份量。说吧!诸位有何指教?”

“咱们是来为金陵三杰助拳的。”

“我知道。”

“没想到双头蛟神通居然如此广大,请来了江湖朋友畏之如毒蛇猛兽的一庄一谷……”

“还有华阳夫人一些人,阴手李奎刚才看到了。”他抢着说:“哪一个江湖人不为名利争得头破血流?双头蛟的祖父在八十年前朱陈两家鄱阳大战时,拾到了陈友谅一艘运金船,从此成为巨富。

双头蛟虽是小有名气的二流人物,也有的是金钱,有钱能使鬼推磨,他可以请到无数特等的高手名宿替他卖命,金陵三杰的名望并不比双头蛟高,但财力差了十万八千里,已经注定了是输家,诸位,赶快离开,劝金陵三杰不要来,还来得及。”

“咱们也在聘请高手助拳,所以特地邀请老弟……”

“算了,余老兄,我风尘浪子从来不参予私斗,不过问牵涉到名利的恩怨是非,甚至连自己的小恩小怨也不放在心上。”

“许老弟……”

“老实说,金陵三杰和双头蚊,都不是好相与的善男信女,地方豪霸面目可憎,我风尘浪子连看他们一眼的胃口都没有,请位,明白在下的意思吗?”

“哼!小辈,你不要敬酒不喝喝罚酒。”孽龙冒火地叫:“太爷三水妖亲自出面相请,是抬举你看得起你,你不要不识抬举……”

“闭上你的孽龙嘴!”他沉喝:“我这人做人有自己的主见和宗旨,谁也勉强不了我,你少在我面前说那些大话威胁我,我就是不识抬举,又怎样?”

“余某就……”

“就想用武力威迫?”他毫不客气嗓门愈来愈大:“阁下,千万不要轻试,那不会有好处的,你们双方在这里闹事,象是放了一把野火,妨碍了我的事,我已经不耐烦了,所以最好不要惹火我,道不同不相为谋,少在我身上打什么狗屁坏主意,告辞。”

“小辈斗胆!”孽龙怒吼:“要不是正在用人之际,象你这种混蛋,余某不活劈了你……”

“你还不配!”

孽龙忍无可忍,一闪即至,大手一伸,就是一记云龙现爪,劈面便抓,手上已用了真力,这一抓的速度与劲道,身手不够高明的人万难闪避。

四比一,许彦方不想陷入围攻境地,对方小看了他,他正好抓住机会速战速决,等巨爪光临胸口,立加反击,右手一抄快逾电闪,五指化为钢钳,扣住了孽龙的右手脉门,真力如山洪怒泻而出。

孽龙以为他要用擒拿术反制,或者要扭身将人摔翻,因此反应快地沉马步缩肘护胸,左手同时急抓他的肘部曲池制穴。噗一声音,他一脚扫中孽龙的右膝,出其不意攻下盘,一击便中,“唉!”孽龙哀叫,向下挫倒。

快决定一切,不等另两妖出手抢救,孽龙已被他拖起,左手勒住了孽龙的脖子,反扭往右手。

“谁敢上?我就抽掉这条孽龙肋筋。”向抢到的两妖沉喝:“退回去!”

“咦!”女水妖讶然叫。“你……你真是小有名气的的风尘浪子?”

“如假包换。”他狎着孽龙向侧退。

“你用妖术擒住了余老大?”

“在下对妖术欠学。”

“那你……”

“真才实学,当然,孽龙也大意了些,不知已彼而狂傲自大,早晚会送命的。”

“许老弟,咱们并无恶意。”阴手李奎用软的:“生意不成仁义在,老弟既然不接受聘请,也不必反脸成仇,是不是?咱们的确毫无恶意不想动武……”

“要是你们存心要我的命,我早就宰了这条孽龙。”他退出两步外:“下次见面,千万不要再向我动爪子,反击之猛烈,将让你们做噩梦,咱们后会有期,不要追来自讨没趣。”

他将孽龙推出丈外,扭头如飞而去。

孽龙几乎栽倒,喉和腕疼痛如裂,重重地撞入冲上的女水妖怀中。

“我……我是怎……怎样被……被他制住的?”孽龙如丧考妣地嘎声狂叫:“可……可能吗?我……我……”

“老大,你栽得好惨。”女水妖扶正他的身躯苦笑:“栽在一个三流小辈手中,咱们太湖三水妖的名号,将被降落三流人物的行列了,除非用其他的手段计算他,不然,咱们不会有板回脸面的机会。”

“我要用尽一切手段,不杀他此恨难消。”孽龙发疯似的厉叫。

许彦方得罪了各方面的人,他应该聪明地赶快远走高飞,趋吉避凶,这是保命的金科玉律。

他了解江湖情势,明利害识兴衰,所以打算赶回狱麓宾馆,退掉房间收拾行囊,远离府城找地方躲祸避灾,以免成为众矢之的。

一踏入客院,他知道来不及了。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看到姜士奇与那位翠裳少女一群人,皆同魁梧俏丽的八劲装男女推开房门涌出,他知道要糟。

一点不错,八男女是回鹰谷最剽悍的神鹰八卫,青劲装的左襟上,绣了一头银色的展翅飞鹰。

翠裳少女的相貌,有五分酷似姜少谷主,一看便知两人是兄妹。

加上昊天一笔,和两仆妇四侍女,十七比一,声势空前雄厚。

更糟的是,通向另一座客院的院门口,进来了华阳夫人母女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3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尘怪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