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尘怪侠》

第05章

作者:云中岳

好一场惊心动魄的肉搏,上了年纪的人最怕这种以功深力胜的贴身肉搏,老魔知道要糟,但已无法挽回。

许彦方禁受得起打击,不许老魔有喘息斗技巧的机会,死缠不休,攻势一波一波绵绵不绝。

老魔除了双目还能严密保护之外,没有一处地方可以避免受击,连下阴也被许彦方先后攻了七膝踢了三脚,逐渐接近气散功消,真力将竭的恶劣凶险境界。

蓦地砰一声大震,老魔被摔翻在荆棘已被压平的地面上手脚一松,气喘声隐约可闻,青道袍似乎可以绞出三五斤汗水来。

一声厉叫,老魔的手搭上了剑把。

许彦方一脚扫在老魔的手肘上,扭身反扑、抓住了老魔的佩剑猛拖,拉断了系带虎跳而起、将剑扔出七八丈外,拉开马步在老魔身前严阵以持,神色极为可怕。

他也浑身大汗澈体,脸色有点泛青,但虎中神光湛湛,呼吸颇为急促,算是经历了一场大灾难。

“站起来,我等你!”他怒吼:“起来!”

老魔刚刚跳起来,还没站稳马步,他的打击已如雷霆光临一掌劈在老魔的左颈根,左拳有如千斤巨锤,吻上了老魔的右太阳穴。

这部位如果换了旁人,足以将脑袋打得稀烂,太阳穴算是要害,轻轻一击便可将人打昏。

但老魔承受得了,护体神功仍可护身,嗯了一声,狂乱地舞动双掌护身,踉跄后退。

“去你的!”他大吼,一脚扫中老魔的右小腿。

老魔屈膝挫倒,身形未定,凶狠的打击再次光临,下额挨了一鞋尖,仰面飞倒。

“噢!”老魔终于忍受不住,发出绝望痛苦叫号,挣扎难起。

“站起来!”他沉喝:“我等你站起来!”

“你……你……”老魔挣扎着叫:“你是杨……杨一元的……门人?”

“不是。”他大声说:“我告诉过你,我不认识缥缈神魔杨一元,我就是我,一个在江湖鬼混的浪子,你这老凶魔偌大年纪,依然魔性不改,我今天要向你讨公道,你早该埋进土里做真的魔鬼了。站起来,我要拆散你一身骨头,免得你在江湖现世,到处造孽到处吓唬人”

老魔一声厉叫,拼余力跳起来,双爪向前猛捞,爪上力道依然十分凶猛。

他上盘手崩开搭来的双爪,一记魁星踢斗,踢在老魔的下阴要害上,合身抢入不等老魔倒地,在小腹上加上二脚,打击空前猛烈。

砰一声响。老魔仰面便倒。

“站起来!”他怒吼。

老魔站不起来了,手脚一阵抽搐,失去知觉。

“这……”他一愣:“我要破你的气门。这可是你自找的。”

吸口气脸色一沉,他伸出的食中二指变成火红色;向下徐降,要点落命门与丹田,破老魔的气功。

指尖在丹田上空停住了,他突然摇摇头,散去指上的奇功,退了两步。

“我真该在交手时破他的玄功。”他自言自语:“我不能向一个失去抵抗力的人下毒手。”

他瞥了气息奄奄,象头病狗的老魔一眼,呼出一口长气转身大踏步走了,脚下显得虚脱不稳。

任何一个在江湖闯道的人,都不会把自己挨揍的事向别人透露,拆自己的台。

隐元天魔也不例外,反正又没有目击的证人,当然不能将自已被一个年轻小辈打昏的事,告诉自己的门人姜少谷主。

因此,姜少谷主仍然把许彦方看成三流混混。

星子酒楼的店伙,证实了许彦方不但是当时的酒客:也证实了许章方曾经与熊管事发生冲突。

店伙当然认识鄱阳王的熊管事,大概曾经受到警告,不许将熊管事挨揍的事说出,所以只说两人有些争执不欢而散而己。

福星老店中,回鹰谷的人成了热锅上的蚂蚁,高手齐出所有的地头蛇全部出动,紧急追查姜姑娘的下落,几乎闹翻了天。

狱麓宾馆旅客一空,只有许彦方一个不受欢迎的客人,关上房门睡大头觉,他实在太累了,必须早些恢复元气。

店中的负责人,已经向他提出警告,今后如果再发生斗殴事件,必定报官清公人前来弹压。

一觉睡到申牌初正之间,他交代店伙今晚不回店歇息,出店径自走了。

他要利用这段时间打听消息,以免又聋又瞎,三更后再前往天机星君处受教,有两三个时辰可以利用,时间并不太充裕。

已是薄暮时分,他到了西门附近的天安寺。

蛇有蛇路,鼠有鼠路,江湖人各有门路。他是颇有名的浪子,走遍了大半壁江山,七年的江湖经验;老江湖当之无愧。

在一间庙西横街卖香烛的小店内,他找到曾经在九江混过的一位小蛇鼠,打听璇玑城尤城主的动静。

小蛇鼠的消息,比那些大霸大豪还要灵通。

他打听出璇玑城的人大半已经撤出府城,而且放出口风璇玑城不再过问约斗双方的恩怨,但绝不许可任何人在湖岸十里之内,当然包括了沿湖各地的水面,寻仇搏杀灭鄱阳王的威风,违者格杀勿论。

但城内例外,城内有官府弹压。璇玑城的人不加过问,也无权干涉,因不在湖岸十里的范围。

城内往来的旅客甚多,其中难免有高手名宿过往,璇玑城的人不愿树敌。所以不过问城内的事。

他感到有点失望,想不到熊管事虎头蛇尾,他真希望璇玑城介入这次纷争,他好乘机从中取利,平白失去太好的机会,他真该废了熊管事激起众怒的。

出了香烛店,突然发现街角出现一个熟悉的人影,正折人一条横巷。

阴手李奎,这家伙虽然扮成水夫,用头巾半掩住面孔,但难逃他这个老江湖的神目,心中一动,暗中跟下了。

不久,他发现阴手李奎也在跟踪前面的一个青衣大汉,大汉行色匆匆,不知已被人盯了稍。

螳螂捕蝉,不知黄雀在后。

所有在府城有所图谋的人,几乎都是老江湖,就看谁的神通广大,谁机警沉着了。

他是盯梢的行家,黄昏时光,街巷有不少人行走,跟踪术不够老练,容易把人跟丢,但也便于接近紧跟,不至引起对方的注意。

他不知那位大汉是何来路,只须盯紧阴手李奎便够了,大胆地接近至廿步内,夹在行人中沿巷子急走。

阴手李奎也是跟踪的行家,也逐渐向大汉拉近。

大汉到了一家没挂门灯的小屋前,毫无顾忌地推门而入轻轻关上门,象是返家的主人般。

阴手李奎往前走了三四十步,闪身窜入一处院墙下,看前后无人,轻轻贴墙上升,一闪不见。街巷的房屋格局,与乡村的格局不同,大多数是连栋的建筑,小户人家更为狭隘,唯一的空间,是内进的天井或院子。

这一家有三进两天并,天井的厢房只有一面,外面的人不论从那一方面接近,非从屋顶翻越不可。

二进厅灯火明亮,三个刚膳罢的人,正在厅中品茗,外面进来了两个人,其中之一是从前门悄悄进入的大汉。

上首高坐的人是浊世浪子东门振芳,神情显得春风满面。

主座上的人鹰目勾鼻,怪眼如铜铃,穿一袭表示斯文的青博袍,粗犷剽悍的外貌,却看不出丝毫斯文昧,倒有点象要吃人心肝的泼野强盗。

“陈兄回来了,消息如何?”主人欣然问。

大汉就是陈兄,另一人是将陈兄领入的门子,将人领入便走了。

“消息不太妙。”陈兄在右面的交椅落坐,自己斟茶:“毒手丧门传下话,要咱们助拳的人撤离府城,免得被鄱阳王的人逐一收拾,情势混乱,双头蛟的一群猪狗朋友,很可能随时发动袭击,咱们没有多少时间了,早走一刻便少一分危险。”

“我早就警告过你们,鄱阳王一定会暗助双头蛟的。”主人冷冷地说:“双头蛟是他的近邻,而且是大财主,这年头道义不值半文钱,鄱阳王嘴里尊重江湖道义,手里接了双头蛟的黄金白银,明里主持公道,暗地里却为双头蛟撑腰,你们居然相信他的大嗓门,吃亏上当自是意料中事。”

“现在说这些已无意义。”陈兄苦笑:“问题是,咱们该早早远走高飞,东门老弟,你有何打算?”

“走,当然要走,但兄弟却不想象丧门之犬般溜之大吉。”

独世浪子泰然地说:“兄弟是小有名气的浪子,自信身份还没暴露,那些高手名宿们,不可能知道兄弟是替金陵三杰助拳的人,所以……”厅门出现阴手李奎的身影,哼了一声举步入厅。

“所以,你放心大胆浑水摸鱼,施展浪子猎艳手段,掳走了回鹰谷主的女儿,提前掀起狂风巨浪。”阴手李奎站在厅中沉声说,目光凶狠地落在主人脸上:“浪里鬼姓尚的,我知道你在搞鬼,你是此地的隐身龙蛟,只有你才敢帮着浪子胡作非为。”

“李兄,请听我说。”主人浪里鬼一脸尴尬:“东门老弟其实是直接打击双头蛟,回鹰谷的人,接受双头蛟二千两银子……”

“尚老兄,你知道这件事的后果吗?”阴手李奎厉声问。

“你知道这是犯忌的事吗?金陵三杰还没赶到,咱们这些助拳人却激怒他们提前发动,你们不但在帮倒忙,而且有浑水摸鱼激起大变的嫌疑。”

“李兄,不要说得如此严重好不好?东门老弟藉陈兄昆仲下手极为秘密,对方根本不可能知道是他们所为;假使对方提前发动,原因绝不在此。”

“哼!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陈老兄昆仲已落在对方眼线下了,你知道不知道?”

“李兄,别唬人了。”陈兄怪笑:“咱们根本没留下任何线索,姜小丫头那几个仆妇丫鬟,在看到咱们的形影前便已昏迷

“陈兄,你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阴手李奎摆出教训人的面孔:“你捏制泥团制毒烟弹,便自以为可以掩人耳目,但你却忽略了飞扬山庄的人中,有成了精的老江湖,你不该自作聪明,把你的绝活天息香混入鸡鸣五鼓返魂香中使用,却不知这两种*葯的性质各有特征,鸡鸣五鼓返魂香固然是一般江湖混混常用之物,不易查出使用人,但天息香却是*葯中的一绝,知道阁下昆仲乾坤双恶陈家兄弟拥有此物的人,为数不少。鸡鸣五鼓返魂香泼水即醒,天息香如无高明的解葯,须昏睡十二个时辰,你们掳了人撤走之后,恰好赶到惊走你们,让你们来不及杀人灭口的五个人中,其中就有*葯大行家迷魂使者张啸天,他从爆开的泥团残骸中,便已查出是天息香渗在返魂香中混合使用的诡计。”

“这……”陈兄不自觉地打一冷颤。

“只要你陈老兄被人认出身份,你死定了。”阴手李奎厉声说:“咱们的人中,也有不少人知道贤昆仲暗中前来助拳,在下就是其中之一,只要有一个人落在回鹰谷的人手中,还怕这位仁兄挺得住酷刑不将你们招出来?”

“老天,我得走。”陈兄大惊失色,向邻座的乃弟叫:“赶快,咱们连夜远走高飞。”

“东门老弟,你必须把姜姑娘给我带走。”阴手李奎向浊世浪子厉声说,“但愿你不曾污辱她,不然……”

“不行,我绝不将人交出。”吨世浪子沉声拒绝:“你们如果怕死,向回鹰谷的人说明好了,好汉做事好汉当,让回鹰谷的人,在天底下人世间找我,我不怕他们,有姜姑娘在我手中,我怕什么?今晚我就把人带走,天下大得很呢!让他们找我好了。”

“东门老弟,你……”

“不要说了。”油世浪子坚决地说:“我费了不少心机吃了不少苦头,好不容易把这丫头弄到手,怎能把人交给你?她是我浊世浪子的护身符,是我与回鹰谷主谈条件的本钱,光棍不挡名利的路,李兄。”

“你知道这会枉死多少人吗?”

“天下的人死光了,也与我无关,我不死就成。再说,我已经打听出有了代罪羔羊。”

“代罪羔羊?”

“对,代罪羔羊。”

“你是说……”

“风尘浪子许彦方,他就住在狱麓宾馆,本来就与回鹰谷的人有过节,前些天我潜伏在宾馆等候机会,小丫头鬼情灵不上当,但不知道是我,咬定是风尘浪子所为,曾经大兴问罪之师……”

“哈哈!”

突然,厅门外传来震耳的狂笑。

众人吃了一惊,骇然惊起。

“风尘浪子!”阴手李奎脱口惊呼。

“阁下记性很好。”许彦方赞许地说,踏入厅中注视着浊世浪子笑笑:“你这混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5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尘怪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