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尘怪侠》

第09章

作者:云中岳

许彦方躲在对面一家小食店的店堂内,目送姜少谷主与众女离店。

“这几个女人真是璇玑城的人?”他向同桌的一名大汉问:“没错?”

“没错。”大汉肯定地说。

“没听说璇玑城主的手下在外面走动吗!”

那大汉神秘地向店外张望了一下,确信姜少谷主与众女已走远了。

才朝许彦方笑了笑说:“年轻人,你定要知道吗?”

许彦方在江湖上也历练了七年,一看就明白这大汉对璇玑城的事知道不少,不过没有代价他也不会细说。

“这位兄台,人生难得相逢,今日就由小弟作东,尽醉方休吧!”

许彦方一面把自己的酒壶端起给那大汉酌了一杯,一声大呼:“店家,再来二斤好酒!”

那大汉忙不迭连声说:“打扰老弟了。”

一抑脖“吱”一声把酒喝干。笑容满面道!“不瞒老弟,不才乃祖屋此地。”边说一边喝“吱!”

“璇玑城主为人处事处处透着鬼秘,但一举一动还是瞒不过区区在下的一双眼睛。”

“哦!”许彦方故作不知,又给大汉满满酌上一杯。

“不但尤城主的手下经常在外走动,连尤城主也经常外出的呢!”

“不是说尤城主从不出门的吗?”

“老弟,你不是本地人,当然只有听信江湖传闻的罗!”

大汉“吱”又是酒到杯干,撇撇嘴说,“尤城主明里是从不出门,但暗下经常到各地走动,以为没有人知道。”

“你知道?”

“随从中有黑白两无常?”

“黑白两无常是摆在城里让人乱着的,小老弟,不必多问了,吃你的吧!

“对,吃喝才是正经事,有关这些巨霸大豪们的事,知道得愈少愈好,以免祸从口出,老兄,敬你一碗酒,酒足饭饱好办事。”

姜少谷主栽得比范世超还要惨,在客店众目睽睽下,挨了一盆水成了落汤鸡,这在一个成名人物来说,等于是贻人笑柄。

范世超虽然被出其不意打得天昏地暗,甚至陷入半昏迷任人宰割,但发生在小巷子里面,除了范云风之外,并无其他目击的证人,至少在颜面上好看些。

隐元天魔也挨了揍,幸运地没有目击的证人,所以老魔羞愤难当溜之大吉,没有人知道这件事。

与混混小辈们交手,高手名宿通常将之列为大忌,胜之不武,输了可就后果严重啦,所以一些想冒险成名的小辈对向高手名宿挑战叫阵相当踊跃。只要曾经与某一位高手名宿交过手。不论胜负。都可以平步青云叫出字号来,向成为知名人物的途径迈进。

姜少谷主心中的愤怒可想而知。快至瀑炸的边沿。尤其是在众多美丽女人面前出丑,实在受不了,把许彦方恨入骨髓,一到码头,立即向神鹰八卫下达搏杀令,不走了,发誓要将许彦方搜出来剥皮抽筋。

船是选集城的,温飞燕对擒捉许彦方更为热哀,片刻间,双头蛟手下脑府城狐鼠,几乎全部出动,遍搜许彦方的下落。

许彦方已经出了城,消失在城郊无形无踪。

飞扬山庄的人也全部出动了,凡是与山庄搭的上线的黑道朋友,自然义不容辞参予奔走。不同的是,飞扬山庄的人,并没奉搏杀的指示,仅要求所有的人提供行踪线索而已。

一天过去了,红日西下,依然毫无线索。

入泊得阳门码头,天黑便灯火辉煌,这种中型快船,有三舱双桅,两侧的舷板宽大当做走道,可容纳数十位乘客,俗称画舫或游船,内部布置得十分华丽,尤其是中间的所谓官舱,甚至可做为三五名歌舞伎的表演场地。

警卫共有五个,前后舱面、左右舷板、中舱的舱顶,互相之间目视能及,任何人接近,皆逃不出警卫的耳目,警戒颇为严密有效率。

左右皆有船停泊,这一带是客船与私有船只的码头泊舟区,西面,才是货船的码头,近城根一带建有公、私营的塌房(仓库)。

天一黑,码头区普遍地忙碌,谁也没留意有人将从水下接近船尾,因为有些船夫在船后的水中洗澡,多了一个陌生人,在黑夜中谁也懒得过问。

尤家的快船建有舵楼,大型船只通常都有舵楼,艄公才能看得到航向和全船,才能指挥舟子操作。

要从后舷爬上舵楼相当困难,所以船夫们都利用舷板出水入水,这时船船相并,舷板互相靠在一起,便不能利用舷板上下了,舷板的警卫相当的安全。

一个黑影像条壁虎,缓缓地爬上了舵楼。

舵楼前面的后舱面,那位警卫相当内行,不站近船边,避免有下人越舷墙袭击,或者从舷板进出处用暗器偷袭,只消留意船舷的上空,一切纵跃攀爬皆难逃眼下。

黑影像灵猫,悄然钻入舵楼。

舵楼晚上没有人留驻。那是艄公的私人王国,船夫们绝不敢撞入,艄公权威,有时比船主还要高。

官舱里,姜少谷主身在众香国,温飞燕母女置筵款待他,在旁伺候都是娇媚的侍女。

“士杰,风尘浪子救了令妹的事,恐怕不会如令妹所说那么简单吧?”温飞燕笑吟吟地问:“就算浊世浪子与风尘浪子互相勾结定下圈套计算她,也应该及时现殷勤送她返店,英雄救美理所当然,为何自己天亮才返店呀?这岂不是平白放过勾搭令妹的机会吗?”

“这件事我也弄不清楚,舍妹一口认定两个浪子的确不是一路的,浊世浪子杀死乾坤双恶灭口,也是千真万确的事。”姜少谷主的确不知详情,只好直说:“我所耽心的事,是许小辈与缥缈神魔有关,有诱使家师出面的阴谋,所以我绝不放过这小辈,至于缥缈神魔可能至贵城生事的可能性并本大,老魔与尤城主往昔并无过节,他没有理由到贵城生事自找没趣,老实说,凭老魔的真才实学,还不配向贵城叫阵,他只凭往昔的八魔声威唬人而已,连我也不见得被他唬住呢。”

“等搜到许小辈,就知道其中详情了。”温飞燕另起话题:“咱们在九江等候几天,如无进一步消息,我希望走一趟黄山,至贵谷拜会令尊,欢迎吗?”

“家父必定无任欢迎。”姜少谷主欣然说:“回鹰谷与贵城不同,欢迎好朋友们往顾,家父是十分好客的,当然,也不希望仇敌上门。”

“那就一言为定,你可以先派人回谷知会一声……晤!有点不对。”温飞燕悠然而起,举手一挥。

众女的反应甚快,立即堵住左右舱门。

一声怒叱传入,温飞燕真像只燕子,裙袂飘飘,从右舱门飞射而出。

舱顶,警卫与入侵的黑影,正在绕着主桅杆闪动,各用重掌进攻。

后舱面那位警卫,昏倒在舱面上。

温飞燕身躯倒翻飞而起,升上了舱顶。

入侵的黑影是许彦方,行藏败露已萌退意,不等强敌加人夹击,两起落便飞回舵楼,一声怪笑,鱼鹰入水笔直插入三丈外的黑暗湖水中。

从后舱抢出的璇玑城高手,纷纷往水里跳,他们都是水性超人的高手,要在水中擒人。

许彦方的水性,更是高明,笔直插入四丈左右,向右潜泳有如巨鱼,片刻便从五十步外的另一艘客船后艄飞登,在船夫们的惊叫声中,跃上码头,向东面码头尽处的青葱湖岸飞掠而走。

后面追的人像鸦群,码头区大乱。

追的人如果够冷静,必定发觉这位入侵的人,逃走的举动不合情理,黑夜中从水中脱身轻而易举,追入水的人水性再高明也无用武之地,犯得着登船从码头逃走?

这也难怪追的人不够冷静,人多口杂,你呼我叫,见人就追,那有时间冷静分拆?上当自在意中。

等从水中爬上来重新追赶时,人已经追散了。

姜少谷主的人住在前舱,追得比尤城主的人快,姜少谷主为表示自己了不起,追得比任何人那快。

码头东面的湖岸,草木丛生,不时出现三两栋贫民搭建的棚屋,算是城郊无人管理地带。

湖岸在七八里外向北伸展,形成小起伏的丘陵地带,也就是鄱阳水贼的秘密活动区,也是不安份人物进出庐山的浑水码头。

三追两迫,人都追散了。

姜少谷主追向西北角,把前后的人都抛在后面,只有两个人紧跟着他接应,是神鹰八卫中的两卫,其中一人正是满肚子怨火的展鸿。

展鸿对少谷主勾搭上璇玑城的人极感不满,却又无可奈何,温飞燕略施手段,回鹰谷的人便成了替璇玑城缉凶的打手爪牙,想起来就令人感到万分不自在。

今晚,又成了帮璇玑城捉刺客的打手了,窝囊透顶。

姜少谷主有所发现,所以穷追不舍。

不知追了多久多远;前面廿余步黑影时现时隐,在草木丛中窜走如飞,高速撩动枝叶声音不断传来,证明追的方向是十分正确的。

展鸿毕竟是见过大风浪的人,己看出有点不对了。

三人的轻功出类拔萃,纵掠如飞速度骇人听闻,怎么逃跑的入速度一直保持在目视距离内?好像故意急赶急走,慢赶慢走,不赶不走!不像是存心逃命的人呢。

“少谷主,穷寇莫追!”展鸿跟在姜少谷主身后说:“黑夜中咱们地形不熟,可能会上当。”

姜少谷主怎肯放弃?恰好看到前面的黑影闪了一下,象是脚下被某样东西绊住,幸好没被绊倒。

“我要追他上天人地。”姜少谷主乖戾地说:“你们小心跟来,我要全力施展了。”

“少谷主……”

姜少芬主的鹰翔轻功,比神鹰八卫高明多,这一全力施展,像是突然破空飞去,起落间远及四丈外,已到了人的体能极限,半空中振臂弹腿加速,冲落时真有如苍鹰下搏般快捷急猛。

前面的黑影速度也加快了,窜走如脱兔远涵,速度骇人听闻,眨眼间失踪,随即在前面五六丈现身,恍若鬼魅幻形。

片刻间,身后的两卫不见追来了。

姜少谷主发现自己只有一个人了,但他一点也不害怕,艺高胆大,他咬牙切齿誓要将黑影追上擒住。

追上一座小岗,突然看到廿步外岗下的草坡,黑影向下飘荡,只觉眼一花,黑影突然消失了,象鬼般隐没,也像是幽灵般幻化了。

他已经向下飞跃,天色太黑,视觉出差错并不足怪,以为黑影一定伏下躲在草丛中,绝不能象鬼魅般隐没消失,这种杂草地躲不住的。

他毫不迟疑地在丈外跃落,暂时停止走动,用锐利的目光搜索附近的草丛。

“出来吧,躲不住的,我不信你真能变成一只老鼠,老鼠也会被我赶出来的。”他一面大声提出警告:“敢向在下挑衅的人,必定是有头有脸的高手,要被赶出来,象话吗?”

原野寂寂,附近怎么可能藏人。

杂乱的草丛高仅及膝,不可能潜伏而不露形影。

“你真不出来吗?”

姜少谷主沉声大叫。

展鸿两个人,闻声出现在岗顶。

“少谷主,那家伙躲起来了?”

展鸿冲下问少谷主。

“是的,就躲在这附近。”他指指先前黑影隐没的地方:“向下一伏,使人影俱消,可能爬走三五丈左右,咱们三面向里搜。”三面一分,形成廿步方圆的圈子,开始拨草搜寻。

人的体积甚大,其实用不着存细寻找。

三个人仔细寻找,毫无所见。

“咦!怎么可能?”他站在黑影隐没处讶然自语:“真的是我眼花了?”

“会不会是窜走了?”展鸿说。

“不可能,窜走必定可以看到草动,岂能逃出我的眼下?”他肯定地说,“除非这里有地洞藏身,可是……”

“可是,没见有地洞。”

“分开再仔细搜一遍。”他不肯罢休:“我不相信世间真有会土遁的人。”

三人又从中分开,各走一方用脚拨草探索。

展鸿搜出十步外,眼角余光瞥见右后方有物移动,刚想扭头定神注视,后脑便挨了份量恰好的一击,缓缓向前仆倒。

是被人抓住背领摆平的,所以没发出倒地响声。

姜少谷主与另一卫士,远出廿步毫无所见,慢慢止步回身,准备侧移换方向往回搜。

另一卫士毕竟经验丰密,立即看出有异。

“展老三!”

士卫高叫。

展鸿不见了,叫声足以远传两三里外,不可能听不到,除非展鸿是聋子。

姜少谷主吃了一谅,感到毛骨悚然,展鸿仆伏在草中的身影清晰可辨,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9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尘怪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