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锋镝情潮》

第十五章 祸兮福兮

作者:云中岳

银剑白龙看了看崖壁间的小径,再看看那八个大字,淡淡一笑,泰然牵牛走上小径。

这条路怎算得险?宽的四尺,右有崖壁可倚,左面虽是百丈深谷,但由于草木甚高下面景物被草木所掩,看不见谷底,令人心中大定,即使是患了恐高症的朋友,看不到下面的景物,恐高症自会消失,根本用不着害怕嘛!

人敢走,牛也敢走,被拖曳着的君珂,已经昏昏沉沉,不敢也得敢。

他已陷入半昏沉的境地,眼前模糊,像死人般被拖曳着,拖上了小径。

崖上不时有水珠向下飘,飘落在他的身上,身上似乎愈来愈冷,他朦胧地想。“我要死了,我要死了。”

“哗啦”一声,他被拖过一窝子冷水潭,只觉全身一震,心中的呼唤声似巨雷般狂响:“我不能死,我不能死。我有大事在身,爹交给我的重任没有完成,我怎能死?我不能死!”

他想挣扎着站起,脚一动,只觉脊骨一阵奇痛,痛得他浑身颤抖,身上每一颗细胞都似乎要分裂,每一根神经都像要炸毁。

十一节脊骨下脊中穴里,射入的细针被触动,那滋味真不好受,简直非人类所能忍受得了的彻骨奇痛,还有那令人酸麻虚软的奇异感觉,皆是难以忍受的折磨。

本来,针扎入穴道,如果不移动针,些少酸痛算不了一回事,如果动了针,那就大为不同啦,神经跳动、肌肉抽搐、脸色铁青、冷汗直流……真够瞧的。

他咬紧牙关,哼也没哼一声,尽管他心中在狂叫呼号,但表面上仍然忍住了,任由牛儿向前拖曳,绝望地在等候一刻到来。

这条崖壁的小径,长约三里左右,走了里余,对面又出现了人影。

前面不远处,近崖一丛茂草中,一条一节青一节红小蛇,正将三角形的小头,伸出草隙之中,它那阴森鬼眼般的眼睛。凝住着小径,黑色的长信,正有规律地伸缩不定,向四周探索。

前面的人影,披着一件敞胸大褂,露出排骨嶙峋的灰白色胸膛,身材高瘦,脑袋像是一层皱皮包着一个骷髅,手中点着一根白光蒙蒙的枯骨杖,披着一头乱白发,乖乖!长相之恶,无以复加。这人正像个幽灵,随风飘掠而至,好快好俊的轻功。

“怪物魔君全来了,这条路真像是黄泉路。金鸡岭这场热闹,定然非同小可。”银剑白龙眼看迎面而来的人影,轻声自言自语。

路宽仅四尺,一条大水牛几乎已将路全部堵死了,谁让路?即使让,也没有多宽可让人通行,走外缘的人,必须冒被挤下百丈深谷的危险。

对面的怪物,正是四大魔君之首,白骨行尸吴剑飞,一个残忍得没有人性的魔君,老远地,他向这儿厉叫:“让路!带着牛走这条险道,你小子不是在玩命吗?”

银剑白龙认得白骨行尸,在这绝崖之上,他心中凛凛,自问斗不过这位凶残恶毒的魔头,便忍下一口气,将牛向崖壁下一带,倚壁等候。

白骨行尸在丈外站住了,鬼眼连翻,用他那独特而不带人气的嗓音怪叫道:“什么?你小子无礼。”

银剑白龙心个暗暗叫苦,祸来了躲都躲不掉,定下心神,恭身道:“禀老前辈,晚辈不敢。”

“不敢,哼!你让在内侧,只留下不足一尺险地让我老不死的行走,岂不是想将我挤下崖去吗?”

“老前辈明鉴,牛不敢避到外侧……”

白骨行尸怒叫着抢者说:“你的牛值钱呢?抑或是我的命值钱?呸!”

银剑白龙心中有所畏惧,陪笑奉承地说:“前辈功臻化境,宇内称雄,何不由顶上跃过?”

“废话!咦!你知道我老不死的名号?”

“看前辈的穿章打扮,定然是白骨行尸吴老前辈。”

“唔!你倒有点眼力。你用牛拖曳一个血人走这条小径,为什么?干什么?”

银剑白龙行走江湖,心怀大志,自然对武林人物的好恶,有独到的了解,下了不少工夫,躬身道:“这人借侠义之名,行姦恶之实,欺世盗名,可恶之至,他做了见不得人之事,却嫁祸在晚辈头上,恰好被晚辈撞着,他却向晚辈突然下毒手暗袭。晚辈恭请老前辈卓裁,看这人是否罪该万死?老前辈辈高望尊,宇内无双,言出九鼎,晚辈恭聆吩咐。”

白骨行尸不喜戴高帽子,但戴得恰当,戴得了无痕迹,仍然欣然接受,咧着嘴说:“该死,自然该死,你可以任意处治他,哦!你小子姓什么,叫什么?”

“晚辈姓冷,名真阳。”

“师事何人?”

“家师人称两仪阴神郑公。”这家伙不再说青城炼气士,因为如果说了,他的辈份即与白骨行尸差不多,怕引起白骨行尸生疑,甚至引起反感。他将师祖暂说成师父,其中有也道理,因为两仪阴神也不是个好东西,同恶相济,同臭相投,自然会博得行尸的好感。

白骨行尸桀桀笑道:“不错,你是两仪阴神的好徒儿,自认姦恶,不欺世盗名。桀桀……其实那些自命侠义的人,比谁都姦恶,却用侠义外衣掩起本来面目,可恶之至。你,很好。你给我趴下。”

银剑白龙大惊,这行尸喜怒无常,怎样生气了?何处触怒他了?讶然问:“老前辈要晚辈趴下?”

白骨行尸脸色一沉,厉声说:“你不趴下,等我行尸走过或从上飞越之际,突然来上一记,我行尸岂不真要与鬼为伴?”

银剑白龙松了一口气说:“晚辈不敢。”

“哼!我行尸为恶一主,仇人如恒河沙数,有杀人之心,也有防人之心,谁也不信任。趴下了。”

银剑白龙忍下一口气,不忍不行,这行尸名列四大魔君之首,功力比六大怪物还高,动起手来准倒霉,尤其是在这种绝地,像是鼠斗于窟,施展不开,力大者胜,犯不着冒险。他权衡利害,尤其是在这儿,心中暗恨,心说:“等太爷练就五六成罡气,第一个要杀的就是你这行尸。”

他心中发恨,却向崖壁一伏。

白骨行尸像一个幽灵,飘然而过,落在伏在地下喘息的君河身旁,咧着嘴说:“冷真阳,你小子这一手真绝,与你师父相较,真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他俯下身,伸手在君珂脊中穴一接一吸,在满身鲜血中,穴中现出一星青色针影,他一时好奇,用力将针吸出,就日光下审视。

针长两寸,两头尖,青芒闪闪,不沾血迹,细如牛毛,弹性极佳。

银剑白龙心中暗暗叫苦,因为这种针乃是千手如来的独门暗器,他刚才自称是两仪阴神的门人,怎会有千手如来的暗器?

他站至路中,一拉牛绳,牛向前急走,将君珂拖久了丈余。

银剑白龙跨一步便有四尺,刚从小蛇顶端跨越,小蛇未动分毫,仍泰然伸头吐信。

笨牛有四条腿,正向小蛇匿伏处走去。

果然,白骨行尸发作了,回身大吼道:“你小子骗我,你小子是千手如来的门人,岂有此理,站住!”

最后一声大喝,如同石洞里响起一声焦雷。

银剑白龙猛地一带牛绳,便待急溜。

牛被吼声所惊,向崖壁一靠,四蹄乱踏,前脚恰好踏在蛇身上。小蛇受惊,猛地一口咬在牛颈骨上。

蛇毒一入人畜体内,循血液流动,传流得极快,牛立起反应,突然发起疯来。

白骨行尸正要掠过牛旁,牛突然脑袋一歪,一角挑出,凶猛地倏然转身,红着眼,挟紧了尾巴,疯狂地猛攻白骨行尸。

白骨行尸没料到牛会突然发疯,那一角几乎挑中他的肚皮,来得太突然,危极险极。

他反应够快,突然后撤。没等他站稳,疯牛已狂野地冲到,蹄声如雷,千斤力道撞中,那还了得?

地下的君珂,在白骨行尸替他取下牛毛针之前,神智仍在,已将两人的问答听了个字字入耳,可是却无法出声分辩。

其实他也不想分辩,在徽州破庙中解婉容被制穴道之时,他已和行尸朝过相。他用借力打力的招法击倒了庙柱,庙倒了,把百毒真君和白骨行尸弄了个灰头土脸,两个魔头把他恨死了,要捉他抽筋剥皮消气,他怎敢在这时露脸分辩?所以伏着不动。

白骨行尸无意中替他吸出穴道的牛毛针,他只感到背背痛苦渐渐消失,精神来啦!赶忙运功调息。

岂知牛突然发疯,他还未转念头,危机已至。

牛冲过他身侧,幸而未踹中他虚弱的身躯,他心中大惊,突觉身体一滑,心往下沉,血往上浮。

“完了!粉身碎骨。”这是他第一个念头。

念头刚兴,血肉之一涌,“砰”一声闷响,人撞在一颗树干上,立时昏厥。

在昏厥前的刹那间,他知道牛正带着他向百丈深谷里疾沉,本能地知道,这次真完了。

原来白骨行尸见牛冲到,无暇多想,白骨杖一挥,一声厉吼,击中牛头,立即血肉飞溅。牛向侧一滚,压垮了路旁草木,带着君珂掉下百丈深谷去了。

银剑白龙抢救不及,咬牙切齿地转身,展开轻功拼全力如飞而去。

白骨行尸一声厉叫,急起直追。可惜,他被牛耽搁了一些时光,起步在十余丈后,看样子追之不上了。

不知经过多久,君珂从昏迷中醒来,只感到身躯悠悠荡荡,双腕奇痛彻骨,有东西在他身上拂扫,耳听吱吱之声入耳清晰。

他睁开双目,吃了一惊。斜阳余晕照在他身上,身畔的藤蔓在微风中拂着他的身躯,天!活着哩。

确是活着,被吊在距谷底三十余丈绝壁之处。他抬头一看,暗叫侥幸不已。

由下往上看,可以看出牛跌下之时,砸毁了不少林木,最后压折了十余棵巨树,恰好拦在一株千年古松的枝树上,被夹住了,整条牛已不成牛形,血肉模糊,皮骨剥落,五脏外流,怪!牛血不是紫黑,而是灰黑色,显然,牛是被最霸道的毒葯所毒毙的。

他绑在牛上的绳子未断,吊在下面,身畔有从松枝下挂落的藤萝,在枝叶间,不少猴子在吱吱叫,不时伸出毛手毛脚推拉吊住他的绳索,所以他感到像处身在云端里一般,悠扬轻落不已。

“我没死,确是没有死。”他喃喃地自语。

他开始运气,可是内腑伤势太重,外伤亦烈,虽则穴中牛毛针已除,仍然无法恢复精力,他吊在那儿,上不沾天,下不着地,绝望的感觉又爬上心头。

但他不能绝望,他必须活下去,必须设法脱困,怎能在这儿等死?”

他看清了处境,希望又生,身畔的藤萝粗大,只要荡过五六尺,便可用脚挟住,以便慢慢设法。

他忍受着无边的痛苦,小心地行动,终于,丹田下真气在他坚忍顽强的斗志驱策下,开始凝聚了。

真气开始在体内运行,经脉中淤积,逐渐被驱动外排,这痛苦真非人类所能忍受,但忍受下来了。

日落前,他已恢复了一成体力,开始向里荡。荡了十余次,终于双腿一勾,勾住了巨藤。天,有救了。

他忍痛逐腿上盘,爬上了五尺。双腕被捆,但手掌仍可活动,手脚齐用,又被他上升丈余,到了古松枝枝上了。

长在山崖上的古松,干不大,但十分坚韧,他趴伏在横枝上,剧烈地喘息,暂时歇息以恢复体力。

不久,他重新振作而起,慢慢运动,用缩骨功挣脱了腕上的绳索。

“我自由了,我又活了!我将重返江湖,我将会找到你,银剑白龙。”他仰天狂叫,语声甚厉。

身上痛苦仍在,而且饥渴交加,由于失血过多,浑身虚软无力。但他必须降下谷底寻找食物果腹,无论如何他得克服这困难。困难是什么?是这三十余丈高崖。

他开始用指甲用牙齿搜集巨藤,一段段接上,逐尺向下垂放,贴着崖壁下挂。

还没放抵谷下,天色已经黑了,谷中兽吼此起彼落,吼声震耳。他是生长在丛莽中的人,一听便知谷下有虎豹一类猛兽,大事不好,下去不得。目下他手下只有百十斤力道,怎么能和猛兽拚搏?

“唉!今晚只好挨饥忍渴了。”他自言自语。

还好,这株石有的松果特别硕大,有许多都熟透啦!他无法可想,只好收集松果,将死牛推下谷底,坐在横枝上剥松子充饥。

这一夜在他说来,太漫长了,三天的寿命,眼看过了将近两天,他怎不焦急?他感到内腑的伤势愈来愈沉重,真气逐渐焕散了。

“假使不是白骨行尸替我取下穴道上的针,又假使我不能及时脱出捆绑,我岂不要被吊死在这儿?唉!生死恐怕确是数有前定的,我已再世为人,不必去想死期了。”他苦笑着自语。

不想是假,脑中乱极了,前情往事纷至沓来,似乎—一在眼前显现。

银剑白龙说他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五章 祸兮福兮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锋镝情潮》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