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锋镝情潮》

第十七章 孤剑闯寨

作者:云中岳

君珂恨得直挫牙,不用问,这婬贼之名,自然是银剑白龙赐给他的了。他懒得再辩,冷笑道“在下前来贵地。要找银衣仙子与贵寨于当家。”

混江鲤摇头答:“真巧,他们都不在。”

“银衣仙子与贵寨有何交情?”君珂往下问。

“她与敝寨并无交情可言,但敝寨当家却与她哥哥银剑白龙交情深厚。”

“噗通通”两声水响,君珂的桨掉下水中,他瞠目结舌,脸色泛灰。混江鲤这两句话,像两声焦雷,向他脑门上劈下,震得他浑身麻木,额上大汗如雨。

他感到浑身一阵冷,冷气从脊梁上升,直透泥丸宫,用像是来自天外的声音问:“天哪!你你……你的话可真?”

混江鲤还弄不清他为何如此,咧着厚嘴chún说道:“废话!朱某的话怎会有假?这一次敝当家率寨中高手外出,就是应银剑白龙之召而赶往助拳的。他的妹妹银衣仙子走了五六天了……糟了!”

原来君珂失神落桨,小船便顺水漂流,向后漂退到两艘快艇之前,快艇上的贼人见机不可失。有两个家伙突然将手中的船钩,闪电似的向君珂腿上钩到。

君珂愈听愈觉心乱如麻,如被五雷轰顶,真糟!糟得不可再糟,银衣仙子身上的玉锁,那“冷家珍藏”四字。足以千真万确地证明了她的身份,不会错了,那么,她当然是银剑白龙的妹妹无疑。也就是说,她是死对头寒风掌冷沛年的女儿了。而他,却与银衣仙子恩爱,天哪!这未免太残酷了,太残酷了。

正当他失神之际,船钩已近膝骨,怎瞒得了他?立时引起了他的怒火,加上情感上的刺激,他像一头疯狮,一声狂怒的啸声响起,伸手扣住了船钩,手一挥,船钩一荡,将两名使钩小贼震出三丈外,跌下水中去了。

似乎是同一瞬间,他暴怒地狂吼,飞跃登船,丢掉两柄长船钩,撤下了长剑,信手一挥,有两颗人头飞起,再向左右疾点。

混江鲤一看有人递钩,便知要糟,对方既敢单身闯寨,岂会是三流脚色?没有超人能耐,绝不会前来送死,两名手下妄自出手,大事不好,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他一摆分水刺,大吼着道:“孩儿们,上!毙了他。”

君珂急怒攻心,血腥一冲,登时暴怒如狂,找小贼们发泄心头的愤怒,长剑矢矫如龙,狂野地挥舞,所向无敌,但见冷电疾闪,只片刻间,便从船头杀至船尾,惨叫之声雷动,他不为所动手下绝情。

船上有十四个人,最后一名掌舵的大吼一声,抽出舵柄拦腰便扫。

君珂左手一抄,抄住了扫来的舵柄,长剑白芒一闪,贯入对方的胸膛,飞起一脚叫:“你得死!”

人早已死了,用不着叫,尸身飞起丈余高,“噗通”一声跌落波涛之中,整条船的人没留下一个活的。

人杀光了,他心中突然一震,灵智一清,心说:“天哪!我怎么竟做出这种残忍的事?疯了么?”

_事实上已没有抉择的余地,四面八方船只齐集,贼人们杀声震天,“砰”一声暴响,另一条船已经撞到,十余条好汉已飞跌过船,兵刃疾闪。

他一看小贼们递招的功架,便知这些可怜虫不堪一击,他不是个好杀的人,心中一软,举剑左荡左决,拨开攻来的兵刃,猱身抢入,掌拍足飞剑发风雷,将兵刃全都震落,在狂叫声中,贼人纷纷落水。

船太密集,他使凌空凝气轻功绝学够高明,一跃四五丈,足沾水面突又上升逸走,八方飞腾,不但船上的贼人被逼落水中,剑飞掌拍处,船只的舷板四分五裂,只片刻间,便有近十艘向下沉没。

混江鲤不是个傻子,他一看不对,赶忙大吼:“散开,从水下对付这家伙。”

散开乃是易事,但要在水底下对付君珂未免太难啦!君珂不下水,如何对付?

君珂知道不可久缠,必须先进入水寨找到翻江神蛟理论,他得走。

说走便走,走必须夺船。这时,贼船四散,附近四丈左右正有一艘快艇,正掉桨移开。他立身之处,乃是一艘行将下沉的小艇。

“你们做梦,哪儿走?”他大吼,抓起两支长桨,向最快的快艇掷去。稍后,人如怒鹰,凌空而起,向快艇落去。

“快!”快艇上的首脑大吼。

十二支大桨齐动,快艇向前急射。

“啪啪”两声大震,水花四溅,君珂掷来的两支大桨,不偏不倚地落在快艇刚才离开的水面上。

君珂到了,人向下急堕,右足一点浮桨,人再次凌空纵起,以“飞鸟投林”的身法投向那快艇。

快艇没有君珂快,艇上十四名悍贼大吃一惊,近尾艄的六名大汉,包括两名正副首脑在内,齐发怒吼。两把分水刀和四支大桨,迎面便截。

君珂确是了得,人如电射,宛若怒鹰下搏,身剑合一射到,剑在身前左右振剑护身,左手剑诀变指为掌,在“噗噗噗”闷声中,人已震开,大桨疾射舱内。

“哎……呀!”最先两人狂叫着,被桨上传来的凶猛劲道所震倒了,“噗通噗通”掉下水中去了。

为首悍贼知道完了,大吼道:“弃船,跳!”

吼声中,他挺分水刀逼进,连挥三刀,以掩护其余贼人跳水逃命。

水声急骤,剩下的十一名贼人几乎是在同一瞬间跃下水中的,拼命没有人争先,逃命谁都不慢。

君珂屹立船舷,运剑左撇左格,展开了两刀。蓦地,舷下水中一声轻微水响,一只大手伸出了水面,奇快地扣住了他的左足向下一拉。

他没防到水下有人出手,骤吃一惊,幸而出手的人手脚差劲,力道不大,无法制住君珂已运生死门神功护身的双足。像是扣住了一根火热的铁柱,向下拉,如同蜻蜒撼铁柱,未动分毫。

君珂继续化解第三刀,同时左足向上提,竟将手的主人拉出了水面,突然向后一踹。

“嗯……”手的主人闷声哼,那一脚正踹在他的脸门上,眼鼻向内陷,撒手沉下水底里去了。

君珂化解了第三刀,向舱中错剑欺入,将刀向右猛压,左手出如电闪,一把扣住对方的右肩叱道:“你不错,够义气,舍身掩护同伴逃命,值得饶你不死,给我滚!”

他将贼人凌空扔起三丈余,“噗通”一声掉下水中。随即收剑入鞘,抓起两支大桨,双桨齐动,船像劲矢脱弦,破水走了。

船两侧本来已伸上了八只手,正要将船弄翻,船以奇速飞驶,八只手谁也抓不牢,驶出十余丈,所有的手全扔脱了。

君珂的船直向远处的水寨破水急射,后面大批船队呐喊着狂追不舍,可是愈拉愈远,到了水寨附近,双方已相距在百十丈外,所有的贼人,全部脸上变色。

水寨的外围木护墙上站满了人,叫啸着举兵刃示威,水寨门铁栅已闭,船已无法通行,护墙高出水面三丈。在武林朋友来说,算不了什么.可是在船上作势纵起,船着力即晃动下沉,消去了不少力道,便无法纵上三丈高的水寨墙,何况墙上还有许多贼人等候,想平安上去,难难难了。

君珂不怕难,他运起双桨向前冲,要冲至木墙下,腾身上墙突入寨中。

相距还有十来丈,近了。

水下,依稀的人影向上浮,那是寨中的水鬼,他们已在水下等待着了。

距护墙约有四五丈,无数尖锐的铁柱隐隐可见,尖端距水面约有一尺左右,船如经过,必定撞上这些水面下的铁柱,绝难再进。

君珂不知水寨的虚实,船如流矢冲到。

在轻微的水声中,两侧船舷伸出了十来只手,但一触舷板,没有教他们掀船的机会,船太快冲力奇猛,十余只手,只有两只手抓牢了舷板,毫无作用,这些水底的好汉们,阻不住君珂的船呢。

船扔脱了水底下的人,以凶猛的奇速,向木寨墙冲去,当然也向水底下的铁柱猛撞。

“蓬蓬蓬”一连串暴响,船身猛震,铁柱贯穿了船底,船身破裂,江水怒涌,由于冲势太急却又突然刹住,弹性作用将君珂向前扔,去势奇急,从船尾直冲至破船头,他反应力超人,突然扔掉桨,双足借力猛点船首,加了十成劲,速度更快,像一头飞隼,向寨墙猛冲。

当面寨墙上分列着十余名悍贼,全被他这种凶猛的冲势惊得张口结舌,呐喊声倏止。

就在这刹那间,君珂已登上了寨墙,悍贼们神魂入窍,同声大吼,迎面的五枝银枪同一时扎出。

寨墙宽仅五尺,像是一道本栅架台,前后有护栏,人在上面只能排列,而不能围攻,施展不开,因为事实上没有人他没防到水下有人出手,骤吃一惊,幸而出手的人手脚差劲,力道不大,无法制住君珂已运生死门神功护身的双足。像是扣住了一根火热的铁柱,向下拉,如同蜻蜒撼铁柱,未动分毫。

君珂继续化解第三刀,同时左足向上提,竟将手的主人拉出了水面,突然向后一踹。

“嗯……”手的主人闷声哼,那一脚正踹在他的脸门上,眼鼻向内陷,撒手沉下水底里去了。

君珂化解了第三刀,向舱中错剑欺入,将刀向右猛压,左手出如电闪,一把扣住对方的右肩叱道:“你不错,够义气,舍身掩护同伴逃命,值得饶你不死,给我滚!”

他将贼人凌空扔起三丈余,“噗通”一声掉下水中。随即收剑入鞘,抓起两支大桨,双桨齐动,船像劲矢脱弦,破水走了。

船两侧本来已伸上了八只手,正要将船弄翻,船以奇速飞驶,八只手谁也抓不牢,驶出十余丈,所有的手全扔脱了。

君珂的船直向远处的水寨破水急射,后面大批船队呐喊着狂追不舍,可是愈拉愈远,到了水寨附近,双方已相距在百十丈外,所有的贼人,全部脸上变色。

水寨的外围木护墙上站满了人,叫啸着举兵刃示威,水寨门铁栅已闭,船已无法通行,护墙高出水面三丈。在武林朋友来说,算不了什么.可是在船上作势纵起,船着力即晃动下沉,消去了不少力道,便无法纵上三丈高的水寨墙,何况墙上还有许多贼人等候,想平安上去,难难难了。

君珂不怕难,他运起双桨向前冲,要冲至木墙下,腾身上墙突入寨中。

相距还有十来丈,近了。

水下,依稀的人影向上浮,那是寨中的水鬼,他们已在水下等待着了。

距护墙约有四五丈,无数尖锐的铁柱隐隐可见,尖端距水面约有一尺左右,船如经过,必定撞上这些水面下的铁柱,绝难再进。

君珂不知水寨的虚实,船如流矢冲到。

在轻微的水声中,两侧船舷伸出了十来只手,但一触舷板,没有教他们掀船的机会,船太快冲力奇猛,十余只手,只有两只手抓牢了舷板,毫无作用,这些水底的好汉们,阻不住君珂的船呢。

船扔脱了水底下的人,以凶猛的奇速,向木寨墙冲去,当然也向水底下的铁柱猛撞。

“蓬蓬蓬”一连串暴响,船身猛震,铁柱贯穿了船底,船身破裂,江水怒涌,由于冲势太急却又突然刹住,弹性作用将君珂向前扔,去势奇急,从船尾直冲至破船头,他反应力超人,突然扔掉桨,双足借力猛点船首,加了十成劲,速度更快,像一头飞隼,向寨墙猛冲。

当面寨墙上分列着十余名悍贼,全被他这种凶猛的冲势惊得张口结舌,呐喊声倏止。

就在这刹那间,君珂已登上了寨墙,悍贼们神魂入窍,同声大吼,迎面的五枝银枪同一时扎出。

寨墙宽仅五尺,像是一道本栅架台,前后有护栏,人在上面只能排列,而不能围攻,施展不开,因为事实上没有人可以由水面向上爬上墙头,用不着派多人防守。岂知碰上了绝顶高手林君珂,无法将他挡住。

君珂上了寨墙头,冲势已消,五根银枪扎到,小意思,他双手上翻,捞住枪杆向外抄,人也就踏入了护墙,突发沉喝:“滚!挡我者死。”

枪的主人没有机会放手,被枪杆一拨,像石头般往下掉,连人带枪跌出护墙外去了。

君珂一脚沾墙内木板,身形一伏,躲过了从两侧攻来的三支枪两把刀,立即出腿反击,贴地狂攻。但听狂叫声乍起,枪跌刀飞,他的一双脚像狂风,把落叶一般的小贼全踢下栅顶,人如怒鹰,一声长啸,飞越三丈阔的内护栅,又击倒了内护栅墙的十余名贼人,撤下了长剑,沿扶梯降下了水寨的西寨,到了寨前以木板铺设的广场上。

寨门大开,早已涌出的贼人看君珂仗剑射到,全都骇然变色,呐喊着向上围。

“站住!叫于寨主出来答话。”君珂发出了震天大吼。

“退!列阵。”寨门口传出了混浊的叱喝声。

群贼纷向两侧退,鸦鹊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七章 孤剑闯寨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锋镝情潮》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