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锋镝情潮》

第十八章 雷池鬼洲

作者:云中岳

“呸!不要脸,你过来。”

“我会过来的,你等着就是。”银衣仙子恨恨地说完,转身如飞而去。

西北角远处,君珂的怒吼声震耳,兽吼声如雷,显然,猪婆龙在发威了。

婉容像是热锅上的蚂蚁,她不敢出声呼叫,免得乱了君珂的心声,她知道君珂正与怪兽生死相拼,绝不可出声乱他的神智,只能在疏林中走动。她对银衣仙子的出现。并无多少激动,如果君珂是和她一起来的,君珂怎会出声叫她为“婉容妹”?这亲呢的称呼,令她心中起了极大的震颤,其他一切,皆不放在心上了。

不久,银衣仙子带来了三个俏侍女,小春、小秋、小冬,四个人都挟了宽木板,掷向十余丈宽的浮泥沼。

银衣仙子够狠,六丈之外已无法够上,她挟了两块木板,不顾一切飞跃而过。

岂知她挟着沉重的木板,再高的轻功也无法消去多少重量,一踏上泥上的木板,木板便向下沉,后面三名侍女,却无法飞越了。

到了最后一块木板上,她拼全力将左手木板抛出,人跟踪而起,刚好点上砰然而落的木板上,右手木板已脱手飞出,好高明的轻功!

婉容正手提长剑,在泥沼旁相候,剑徐徐举起,她要将银衣仙子打下泥沼。

“啪”一声暴响,木板下坠,银衣仙子也到了,右足向木板上点去,要纵向岸旁,相距不足两丈,按理,她尽可安全到达彼岸。当然啦!婉容的袭击自然不能计算在内。她真不怕死,妒火令她忘了一切危险。

人向下落,她的右手已经按在剑把上了,准备再次腾身而起时,在半途撤剑防备婉容的袭击了。

岂知木板前端用力太猛,沾上浮泥便向左侧转,她的右足刚点上,木板早已向下沉落了三四寸,再经她的足尖点上,向下急沉。

银衣仙子只觉力道被消去了一半,虽则纵起了,却去势锐减,冲力消失,原准备跃出三丈的只能够上丈五了,而起步处距岸仍有两丈左右。

“哎……呀!”她失声尖叫,不再拔剑,手足急振,向前急射。“噗”一声,双足已陷入浮泥中,直淹至股下,距岸仍差六七尺。

她身形一扭,双手向泥上急拍,想挣扎拔起身躯,反而向下急沉,浮泥巴淹至小腹了。

对面三个俏婢同声惊叫,小冬却飞纵而起,向已沉下五六寸的木板跃去。

“哎……”小冬狂叫,脚未站稳,被浮泥滑倒了。

“救我,春姐。”小冬叫,她侧身倒下,下沉速度不快,但是手足愈动愈糟,只好出声呼救。

叫声一落,她的口鼻已淹上了污泥,完了,无法救了。

小春向前一冲,小秋眼明手快,一把抓住她向后带,尖叫道:“春姐,不可饶上一命。”

两人掩面伏地狂号,等她们再次抬头,小冬的身影已经不见了,只有从泥中冒出一些气泡而已。

银衣仙子身形后仰,她知道这样可以下沉得慢些,不再挣扎,凄厉地骂道:“不要脸的小贱货,你累次勾引我的丈夫,我死之后,将变为厉鬼取你生命。”

婉容眼看小冬被活埋在泥中的惨剧发生,眼前的银衣仙子也将陷死在内,只感到心中惨然,以左手掩面不忍卒睹。银衣仙子骂她的话,她根本没听清。

银衣仙子已被浮泥淹至胸下,仍然尖叫道:“小春小秋,你们快走,不可同死在这鬼地方,回去告诉爹爹我的死讯。”

浮泥已淹至rǔ上了,她长叹一声,媚目中泪下如雨,哀伤地大叫道:“君珂,我找得你好苦好不容易,听到你的声音,我却要埋骨此地。君珂,君珂哥,我们来生再见了,愿你今生平安,毋忘我……”

她说不下去了,浮泥已淹至chún边。

婉容心中在天人交战,被她哀伤凄切的语声,和发自内心真挚感情的祝福所感,浑身一震,猛地挥剑砍断一株小树,奔至沼边伸向银衣仙子,急叫道:“抓住树,快!”

银衣仙子双眼尚可视物,奋起余力伸右手向上一抓,浮泥突然将她淹没,可是已被她抓住了树枝。

婉容以剑支地,缓缓用力向上拖。拖了四五尺,银衣仙子的头终于露出了浮泥。

“抓紧些,用双手。”她大叫。

用不着叫,银衣仙子已伸出左手,抓牢了树干,任由婉容将她拖上了草地。

银衣仙子伏在草地上喘息,片刻方缓缓站起,她像一个泥人,狼狈万分,伸手抹掉脸上的污泥,向婉容说:“小妖精,你为何救我?”

婉容摇头苦笑,幽幽地说:“本来我要将你打下泥沼,要你的命。为何救你,我也不知是原因何在?”

“你想布恩?”

“你死了最好不过。用不着布思。”

银衣仙子撤了长剑,冷冷地说:“武林中人恩怨分明,你该知道。”

“当然知道,你大可不必挂怀。”婉容也冷冷地答。

“你临危援手救我,按理我该放过你。”

“用不着。”

“但为了君珂,你我必须有一人肝脑涂地,在爱情之前,我绝不退让,援手之恩,抵销不了夺爱之仇,除非你不再纠缠我的君珂。”

婉容淡淡一笑说:“你该知道我的想法。”

“你如何想法?”

“当仁不让,我绝不让步。”

“那么,不是你便是我。”

“你说对了。”

银衣仙子徐徐举剑。厉叫道:“撤剑。”

婉容退后一步,一声龙吟长剑出鞘,叱道:“上!本姑娘等着。”

银衣仙子媚目中冷电外射说:“让你三思,我愿用任何代价和你交换。”

婉容坚定地举剑,一字一吐说:“不用三思,爱情无价,除非我死了。”

“你要死的,接招!”银衣仙子怒叫,揉身而上。

两支长剑幻化无数银虹,剑气锐啸,风雷乍起,两头为爱情发疯的雌老虎拼上了,草木纷折泥浆四溅,各展绝学抢攻,以生命作孤注一掷。

“铮!铮铮铮!”长剑相击的清鸣刺耳,她们竟展开了拚老命的强攻硬抢的打法,火花纷纷飞溅。

人影飘摇,剑虹漫天彻地,五照面九盘旋,各出二十招以上,硬接了七招之多,棋逢敌手、双方都豁出去了。

婉容的功力,原比银衣仙子高出甚多,可是在这九个月中,君珂的死讯几乎摧毁了她的健康,哀莫大于心死,她搁下了功艺,不仅停滞不进,反而大为退步。但银衣仙子却不同,她不知君珂的死讯,在找寻君珂浪迹天涯期间,仍然辛勤苦练,进境甚速,希望在支撑着她,她必须下苦功出人头地,与情敌争夺君珂,怎能马虎?如此互相消长,两人拉成平手并非奇事。

两人从西南移到西北,再退至正东,快接近东北角龙潭附近了。龙潭内,两头猪婆龙沉睡如死,西北角雷鸣也似的狂吼,也没将它们惊醒。那是另一对猪婆龙的吼声,它们对同类的吼声漠不关心,所以反而被吼声所扰,掩盖了两女在龙窟中剧斗的声浪。

两女舍死忘生拼命,三十招之后,双方由于接上手便强攻硬抢,全力相搏,所以后劲有不继之象,招式渐慢。一切巧招都抛开了,一记一落实,凶狠地要抢入中宫,恨不得一剑便戮入对方的心窝,或者砍掉对方的脑袋。

两人囊中都有暗器,但都无暇取出,因为防水,所以百宝囊扣得牢牢地,委实无暇取暗器制敌死命。

鬼洲西南,一条快艇正向泊在洲旁的游艇驶来,快艇的舱面,站着一名老牛鼻子。脸色阴沉冷厉,鹤发童颜,脸如满月,白眉粗短,大牛眼厉光炯炯,白髯拂胸,身穿已泛灰色的宽大青道袍,腰带上未带兵刃,大抽飘飘。看脸色,他正在盛怒之中,不然必定像个有道全真。天!他竟然是曾在九华观出现过的青城炼气士申公亮。

老道身后侧,站着肩上带伤的两仪阴神郑珩,这家伙本就吓人的鬼脸上,这时显得更狞恶更可依。

后艄,一个银色身影迎风卓立,人如迎风玉树,倜傥出群。是银剑白龙冷真阳。师徒俩恰好赶到了。

十二支长桨由十二名雄壮的大汉操纵,船像一条巨鱼,破水疾驶,奇快无伦,飞也似的射向游艇。

老远地,便听到洲上的“蓬蓬,雷鸣,远看泊在洲旁的游艇,鬼影俱无,船上的人大概被吓昏了头,全躲在舱中不敢出来了。

青城炼气士白眉略锁,阴沉沉地说:“唔!洲上有鼍龙,不止一条。”

“仙长认得这种怪物么?”两仪阴神问。

_“贫道曾经见过,并不可怕。当它们吃饱之后。便是无害之物,沉睡如死,在水中凶猛无比,在陆上并不足为害,听吼声,它们定然兽性大发了。”

快艇到了游艇之后,下了锚,艄后的银剑白龙大叫道:“船上有人么?出来答话。”

游艇一动,钻出一个脸无人色的水贼,看清了快艇上的人,骤叫道:“天哪!是冷大侠和郑老爷子,你们……”

“舍妹目下何在?”银剑白龙抢着问。

“已……已经上洲,许久许久了,不知吉凶……”

银剑白龙纵过游艇,大吼道:“怎么?你们竟敢让舍妹到鬼洲上冒险?你们该死!”

水贼们吓得俯伏在地,急叫道:“冷大侠容禀,令妹逼小可送至此地……”

青城炼气士像一朵轻云,飘至艇首,发话道:“真阳,不必责备他们,随我走一趟,你的小妹定然遇上了鼍龙,快!小心脚下,千万不可沾着浮泥。木板已沉下五寸,小心滑跌。走!”

走字一出,他凌空飘出三丈外,大袖向后一抖,身形再抽前急飞,脚不沾地飞登彼岸。

银剑白龙差劲,他的右脚在木板上点了一次。

天涯游子林君河并未淹死浮泥中。目下确在与猪婆龙拼命。

当他陷身浮泥中,一头巨鼍乘间爬来,伸出它那长满垒块巨头,张口咬到。君珂身向下沉,已到了生死关头,巨鼋乘机攻到,真是危险至极。

在他注视着丈外的树丛兴叹之际,脑中灵光一闪,暗骂自己该死,为何仍抓住那些毫无助力的怪草?便放掉手中的草,伸手拔出白龙筋鞭,拚全力扔出,鞭化一道白虹,突向远处的树干上射去。

白龙筋鞭一出,救了他的性命。

巨鼋的巨口,快沾君珂的脑门。君珂因用劲振鞭,人向下一沉,便躲掉巨口,同时伸左手迅运起神功猛拨,“噗”一声击中巨鼋颈部,顺势一钩,借力上升,挟住了巨鼋的颈脖,死死不放。

白龙筋鞭梢也在刹那间,缠住了树干,手一带,上身已脱出泥淖。

巨鼋上身扁平,光滑如镜,受力面大,加以有四只有蹼的巨型大爪,划动时如同陆地行舟,泥沼对它不起作用,所以能在这鬼域中生存。但它颈子被君珂挟住,万斤神力它怎禁受得起?脑袋想回转亦不可能,想用爪拨又怕身躯下沉,只好拍着巨爪挣命。

君珂左右逢源,猛地拔起身形翻上了鼋背,双足一登,右手一紧,放掉鼋头,飞越丈余空间平安抵达洲上,抖掉身上的污泥,向里急闯。

这次他心中警惕,洲既名为“鬼洲”,定然够凶险,看了满地泥沼,便知像刚才的浮泥所在。洲上定不会少,便顺手折下十余段长树枝插在腰带上,以防万一。他知道,浮泥固然可怕,但浮力当然比水强得多多,他在水上也可登萍而渡,在浮泥上不会有困难,刚才如不是自己大意,绝不会陷身在内的。

已开始有泥淖了,他放慢了脚程,费了许久工夫,已被他摸清了泥淖的底细。他发觉凡是不时泛起小气泡的地方,不管是否长有怪草,都是可以沉人的险地,反之却是仅深及膝的烂泥浅沼而已。

深入半里地,越过绵密的矮树和草丛,天!怎么了?前左右三方泥沼之中,出现了横七竖八懒洋洋的大爬虫,在这雷地名胜之区,会有这种可怕的大家伙?真是令人难以置信,事实却不容否认哩。

那是一大群巨鳄,听到了君珂踩在泥水里所发的响声,一一缓缓抬起吓人的巨头,齐向他瞪视。

身后,也响起奇异的怪声:“叭达达,叭达达。”

他扭头一看,心中一懔。四头圆径丈余的癞头鼋,正蹒跚地爬来,将后面退路堵住了。

他立即撤下白龙筋鞭,心中暗叫:“不好!两位小妹失陷在这儿前后六天,洲上泥沼星罗棋布,步步生险,复有洪荒异兽出没,为数甚伙。天哪!看来她们定然凶多吉少,不知目下怎样了,也许……”

他愈想愈心寒,一阵冷流从丹田下往上冒,瞬即传遍全身,蓦地气纳丹田,发出一声震天长啸,啸完大叫道:“碧瑶妹,婉容妹,你们在何处?我是君珂,我是林大哥。你们……”

叫声未落,五条巨鳄已快速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八章 雷池鬼洲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锋镝情潮》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