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锋镝情潮》

第廿一章 望夫恶斗

作者:云中岳

天涯游子林君珂不是这种人,有时不但挑不起,也放不下,所以他根本就不配称为大英雄。

他明知银衣仙子是他的死对头,而且小楼风雨所铸的过错是被逼的。他却内疚于心,挑不起放不下。

对庄婉容,他也发生同样难挑难放的情愫。

龙游山村邂逅如珠,她的形影在他心中烙上了难以磨灭的印象。他想爱,却又不敢,想抹掉她的形影,却又难以割舍,可怜,真无可救葯。

昨晚他冒险救出了彭胜安父女,他将她背着冒死突围,在下意识中,他的敢于拼命虽说是为彭胜安,其实也为了如珠,他必须拼死保全心中难以或忘的意中人。

人救出了,他却又不敢面对现实,不敢和她走在一块儿,免得陷入不克自拔之境,他要逃避,因为对银衣仙子和庄婉容,他早付出真挚的感情,不能再卷入漩涡之中,所以他请无情剑客护送彭胜安一家子赴忏情谷,他自己藉故逃避现实,避免和如珠接触。

他已调息行功消除了昨晚狠拼后的疲劳,心中仍烦躁不安,想早早离开,免得难以处理感情上的纷扰。

他拾掇好行囊,小云却将如珠的意见传到,说是如果他不随行,她不放心让他轻身涉险,不肯随无情剑客首途前往忏情谷,不仅说是小姐的意思,也是夫人的意思云云。

他楞在门旁,小云走了许久,他仍未移动身形姿态,傻啦!

她不放心,不让他涉险。天!真够他回味的。

他眼前,似乎幻现出如珠那双深潭也似的大眼睛,这双眼睛,曾经令他震撼,曾经令他魂牵、梦索,这时似乎正在向他凝望。

“砰”一声,包裹落地,这轻微的响声,惊醒了他的幻觉。他将门掩上,烦躁地在室中往复走动。

猛地,他右拳擂在左掌心上,咬了咬下chún,突然吐出一连串喃喃低语:“我不能,走!我得走,我必须离开她,远远地离开她,我怎能一误再误,误人误己?我林君珂不是好色之徒,我必须走。”

他决定立即进行散布谣言的计划,取一条头巾将发结包了,换了一身褐衫,用灯烟将脸部涂成了薄薄的淡灰色,大踏步从后院走后门,进入闹市之中,向最近的一座酒店走去。传播谣言,酒店是最理想的场所。

不久,他又换了一种衣着装束,找到一家骡马店。神气活现定下了两辆骡车。九江府的骡车也走武昌,但不傍着大江走,经幕阜山余脉到兴国州,绕至兴国州的通山县,再分路西至岳阳,北走武昌。通常骡车在通山换车,由另一家骡车店接运,因为在九江至武昌,以水路为主,雇车走陆路的客人,太罕见了。

当晚三更,一艘小船悄然顺流东下,船中,内舱是彭夫人母女和小云,她们心中惶惶,余悸犹在,昨晚的刀光剑影,令她们永难或忘,外舱中,彭胜安与无情剑客熄灯对坐,暗中戒备。

君珂卓立船头,在夜色茫茫星斗满天中,向江面全神戒备,看是否有岔眼的船只在左近出没。

江面有夜航的船只,各自悄然滑行,船首的夜航灯一无异样,看不出有何不妥。

破晓时分,船抵湖口江面,船向岸旁缓缓靠去。

舱内的彭胜安一怔,讨然问:“钟大侠,是要登岸吗?”

无情剑客微笑着摇头说:“林贤侄在这儿有事,船不在这儿停泊。”

船距岸仍有三五丈,君珂大踏步进舱,长揖为礼,向两人说:“彭恩公与二姨夫请保重,小侄告辞,祝此行顺风,他日有缘,容再相见。请代向伯母及如珠小姐致意,后会有期。”

他抓起小包裹,头也不回闪出舱面,人如大雁凌空,轻灵飘逸地跃登江岸,一声珍重,隐没在夜色苍茫之中,迳自去了。

彭胜安惊讶地正慾站起,无情剑客一把拉住他说:“林贤侄乃是性情中人,让他去吧!他这次引贼西追,风险极大,但武林中人为义轻生,乃是份内之事。他功力超人,或许可以自全,你我唯一可做之事,便是为他祝福。”

九江府城中,沸沸扬扬,盛传着彭指挥使并未死于桑落洲,但妻女俱被所害,皇命在身,他已准备舍水就陆,赴施州卫就任。

第一天,九江至瑞昌的客人中,没发现岔眼的行客。

第二天,暗桩伏线探出有人定了骡车两辆,已付了车钱,去向是武昌府。但定车人始终未现身,说是三天后启程。

第五天,起初雇车的青年人来了,说是明日一早启行,退了一辆车。

店中伙计大概已得到警告,立即询问青年人的姓名,得到的答复十分令人满意:“林君珂”。

第六天一早,城门一开,骡车以不徐不疾的速度,驶出了城门。

消息在江湖人的圈子里,传得极为迅速。六天的日子不算短,银剑白龙尽有充裕的时间准备他将九江府的残局让千手如来去善后,自己率一群有头有脸的人物走了。不止此也,他的柬帖亦已传出了。

骡车没有赶车的伙计。只有一个英风超绝的青年人,正是天涯游子林君珂,他自己掌鞭。车门关得紧紧地,不知里面到底藏了些什么,车后行李架上,堆了两只大包,看去像是行囊,却又不太像。

巳牌正,车过瑞昌,开始进入山区,沿清盆山山麓向西急进。这一天太平无事,当天夜间,在银山宿店。

第二天午间,车经兴国州,沿富川上行,向通山赶去。

君珂为了不愿自找苦恼,毅然早挥慧剑斩断情丝,在湖口登岸飘然逸走,他要将如珠那令他震撼的眼睛忘掉,不许感情有进一步发展的机会,甘愿做一个临阵退却的情场懦夫。

他按预定计划进行,故意将行期延长两天,而且将五十两银子押给骡车店,不要车店所派的赶车老大,言定自己驾车,在通山将车交给车行的分店,换车到武昌。车店只要有银子,自然不阻止客人自驾车辆,顾客至上,少派赶车伙计更省事。

第一天平安无事。车过兴国州,不久便重新进入连绵不绝的崇山峻岭。

这条官道并不宽阔,只可让两辆骡车勉强并行。山区中道路起伏不定,赶车人如果不小心,不是上不了山,便是从山上摔下深渊绝谷,粉身碎骨而后已,从九江到兴国州,全程二百四十里,他几乎走了一天半,可知车速不太快,进入了山区,车更慢了。

这条路上的行旅少得可怜,走上一二十里,前后看不见人迹,端的是林密山高,人迹罕见。

转过一处山口,官道向右一折。这儿距兴国州,已经相去约有七十里了。

远远地,一座奇峰在眼前升起,峰顶有一座奇怪的巨石,远远看去,像是一个梳高髻、穿着长裙的女人,俯瞰着官道,确有七分相像。

官道之左,是奔流着的富川,右面不远处岭脚之下,有一个约有五六十户人家的小荒村,官道在村前通过,有五六个村中小伙子,正牵着牛缓缓走向村中,听到辚辚车声,都全扭头向来车注视。

君珂看看天色,已是申牌初了,放松了缰,两匹健骡八蹄一缓,车便缓缓而进。经过牛群旁他勒住健骡,向左侧一个小伙子抱拳拱手,含笑问:“小兄弟,请了!”

小伙子也点点头,讶然问:“赶车大哥有事吗?”

君珂满脸堆笑,往下问:“请教兄弟,这儿是什么所在,前面可有宿处?”

小伙子满脸迷惑说:“怪,大哥怎会不知这是什么所在?大哥的骡车,是九江府长安老店的,长安老店的赶车大哥,闭着眼也知道这儿是菁山太平村。”

“哦!在下乃是新来的伙计,不知这条路如何走法哩。”

“难怪。”小伙子恍然,又道:“这儿是菁山乡太平村,瞧前面这座山,就叫做菁山,请看峰上的人形石,像一个妇人。所以也叫望夫山。据说,很早很早以前、也许是干年以前的事,古老传说,有一个妇人送夫出征,在山峰上目送其夫远行,化为石像,由望夫山西行,约九十里到长山铺方有宿处。大哥定然不是早上从兴国州来,不然就不会错过宿头。”

“哦!在下近午方过兴国州,看来要赶夜路了。”

“赶夜路?”小伙子惊叫,又说:“这条路白天也鬼打死人,毒虫猛兽不时可以发现,走夜路怎行?还是在敝村暂过一宵算啦!犯不着冒险。再说,山路危险,车如果掉下山崖,岂不糟透了?”

君珂略一沉吟,忖道:“怕什么?也许会碰上贼人哩!反正彭恩公定然已过了池州,可能已由陆路到了黄山附近了,我将车儿往山崖下一推,岂不一了百了?让贼人死心,倒是好主意。”

他一抖缰,说:“谢谢你,小兄弟。在下必须赶路,多谢指教。”

小伙子直摇头,注视着冲出的车背影,仍在叫:“赶车大哥,还是在这儿歇一宵的好。”

君珂意气飞扬,加上两鞭,“叭叭”两声脆响,骡车直向望夫山下冲去。

太平村距望夫山不足十里,虽看得见山峰,但十里路骡车要花时两刻方可到达,车儿平稳地向前驶,车上的君珂扬鞭策缰泰然而进。

他感到奇怪,怎么沿途不曾发现过岔眼的人物?他却不知,可通车马的官道只有一条,贼人道路熟,根本就用不着派人钉梢,免得泄露行藏。

骡车在山坡林中不徐不疾趱程,将抵望夫山下了,前面不远处,出现了一座古森林,林木一片青绿,生机勃勃,官道穿林而过。

蓦地,林中飞扬起苍劲的嘹亮歌声,歌者中气充沛,入耳如在耳畔发音:“独闯江湖六十秋,剑上寒光贯斗牛,擎天倡义休相问,天下世情一剑勾。”

歌声铿锵,直震耳膜,君珂淡淡一笑,自语道:“是独剑擎天,他为自己的名号编了这首怪歌,道出了自己的心声,在四大魔君中,他不是最坏的一个,他认为自己不问世情道义,我看却不尽然。”

他举鞭一挥,“叭”一声脆响,两头健骡紧走,车儿向林中冲去。

车冲入林中,林中没有人,林空寂静,山风萧肃。他勒住骡刹住车,朗声说:“冯老前辈,请现驾赐教。”

林木深处,传来了回音:“小友,你的记性倒是惊人。”

“老前辈在歌中已显示名号,倒不是晚辈记性好。”

“小友,这条路危机四伏,群魔乱舞,不走也罢。”

“任他刀山剑海,晚辈也必须一闯。”

“车中人的安全,你该计及。”

“马行狭道,进退皆难,两害相等,取进舍退。”君珂豪气飞扬地道。

“事实确是如此,希望小心。”

“老前辈可否示知,对方来了些什么人?”

“为首之人乃是千手如来,他引来了宇内魔君怪物,还有早年的荆襄巨寇。此外,还有许多想来开开眼界的武林名宿,与久不出现江湖的怪人。”

“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多谢老前辈指教。”

“前途多艰,多加小心,老朽不能公然出面,只能暗中助你一臂之力,珍重。”

声音渐去渐远,显然独剑擎天已经走了。

君珂驱车再进,一面拾掇结扎停当,信口歌道:“天涯海角寄萍踪,游子心情九州同。日月如梭催白发,英雄豪杰总是空。”

官道在林中向上爬,终于到了望夫山下了。

道路从山腰左侧绕过,抬头可以看到望夫石,俯首可见奔流的富川溪,一道高崖在道右耸立,崖上藤蔓密布。

“唔!这地方很凶险,我得留心些儿。”他想。

车速锐减,缓缓走上了高崖下的官道。他左手控缰,右手插了长鞭,换上了白龙筋鞭以防万一,随时准备发难,与贼人拼个你死我活。

人在官道上走,看不清崖上的景况,藤萝和崖间生长的小树,将视线挡住了。

前面崖壁转角处,藤萝中有三双冷电四射的眼睛,正目不转瞬地盯视着缓缓而来的骡车。在转角处另一面,路上倒着两株大树,将官道堵死了。此外,看不见的危机,正隐伏在各处,似乎在空气中可以唤出死亡的气息。

蹄声得得,愈来愈近。

三双眼睛的主人,正用极轻微的声音在交谈,只有他们可以听清,其中之一冷哼一声说:“我就不信这小子有何惊天动地之能,用得着在暗中计算他?未免太辱没了咱们江湖朋友的名头。别说是他,即使是他老子天涯过客亲来,也不过接得下咱们三五个人而已,如此劳师动众,日后岂不让江湖朋友耻笑咱们是脓包?”

另一个摇摇头说:“周兄,你该知道这小子是银河钓翁老不死的徒弟哩。”

“哼!银河钓翁的徒弟又能怎样?练功的火候,与年俱进,他能有多大?又练了多少年?我不相信奇迹,银河钓翁老不一死又不是神仙,能给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廿一章 望夫恶斗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锋镝情潮》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