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锋镝情潮》

第 九 章 巧遇奇逢

作者:云中岳

忏情谷主裙袂飘飘,剑出“拂云扫雾”,虚佛君珂攻来的剑影,斜身而进,招变“飞虹戏日”攻向他的耳门。两人换了两次照面,三招中,剑一发即收,未注内力,错剑游走。

忏情谷主第三招一收,一声轻叱,剑发龙吟,但见白色身影冉冉而来,突化数个虚像,寒芒齐射,像是几个人由前左右三方同时发剑,看去不太快,其实快极。将君珂罩在中间,简直没有机会让他脱身。

他早有准备,剑动风雷俱发,奇招“风起云涌”出手,银芒四射,向上疾卷,人也化成数个虚影,眨眼间便脱出了重围,人影乍分。

“住手!”突然响起忏情谷主的沉喝声。

君珂额上见汗,捧剑卓立,忏情谷主沉下剑,讶然问:“孩子,你是谁的门下。”

“晚辈恩师王公,人称银河钓叟。”

“不!你的剑法绝非银河钓叟所授。”

“剑法传自一位红衣老道,但晚辈不知他老人家的名号。”

“你试将老道的相貌一说。”

君珂便将老道的相貌—一说了,忏情夫人又问:“你这一招名叫:”风起云涌’,第二招是‘轻云缥缈’,第三招是‘飞云逸霞’是么?“

君珂吃了一惊.讶然道:”前辈,这……这……“

”那是老身的师兄,道号称飞云散人,俗家姓瞿名印,我师兄妹已二十五年不见面了。“

君珂啊了一声,弃剑拜倒,他不知该怎么称呼,结结巴巴地说:”晚辈无状,前……老前辈请……请恕罪。“

忏情谷主将剑交与掠到的琴儿手上,向君珂伸手虚引,一股奇异的潜力,竟将他从地上吸起,说:”老身姓方名珊,年届知命,从师不到三年,先师即成道飞升,我师兄那时已在江湖成名,大我四十岁,便秉承恩师遗志,教养我成人,名虽师兄妹,情同父女,我的遭遇,恐怕他还不知道,定然在江湖寻找我的消息,却不知我在这儿痛苦了二十年。孩子,你可以叫我珊姨,起来,我先替你引见。“

君珂整衣而起,其实他早起来了,只是没站直而已。天!这条命有救了,飞云散人是三仙之一,他老人家真妙,胎息在水洞中救了他一命,救命三招再次令他在忏情谷主剑下逃生,而且这条命保定了险啦!

忏情谷主竟然牵了他的手,在众女的拥簇下八厅登楼,在楼上厅中替他引见。

二姨叫方妤,是谷主的亲妹,君珂不敢失礼,拜了三拜。

姥姥是谷主的奶娘,他又得拜。

四姐妹大姐姓范,名琴。二妞儿姓宁名玲。三妞儿姓张名笙。四丫头最小,只有十三四岁,姓李名裳。这四个人他长揖为礼,范琴仅二十岁,都比他小,一律称妹。

其余的是仆妇和侍女,通了名,他也长揖招呼。

忏情谷主命他在下首坐了,他不敢不坐,她看去不像个五十岁老太婆,大概是修为有成,如果不是二十年前丧夫的打击,她可能显得更年轻,道家修真,有所谓长生不老,返老还童,还有什么长春之术,也许都是鬼话,但也并非全是荒谬不经之事。

她不住打量他,久久幽幽一叹,说:”孩子,过去的事,希望你必不介意,看了你的气色眉心所隐暗纹,我替你担心。师兄教你的剑法,改变不了你的命运。“

君珂在生死相拼中,亮出保命剑法的第一招”风起云涌“,不但保全了性命,更知道了传他保命剑法的老道,是三仙中的飞云散人瞿印,忏情谷主正是飞云散人的师妹,真巧。

忏情谷主的一番话,令他悚然而惊。他不是一个宿命论者的信徒,但出之于忏情谷主之口,他不能不惊。

她说飞云散人传他三招保命剑法,改变不了他的命运。怪!其理安在?

也想到自己与飞云散人素昧平生,为何授他保命三招?又为何传他保命的玄门绝学胎息?这两种绝学,皆是不可乱传的秘术,为什么飞云散人会传给他这个陌生人?难道说,飞云散人也看到了他未来的命运么?

他心中懔懔,惶然问:”珊姨,珂儿的命运……“

忏情谷主摇头苦笑道:”命运之学,玄之又玄;但全付之天命,却又不可。俗语说;天道无凭,焉知祸福?不过在星相家而言,也不能说全属子虚。你是师兄属意的人,我自该关心,不能不说,说了又恐无形中左右你的情绪。但我可以告诉你,你一生中,情孽牵缠,如不小心,必将不可收拾。“

君珂心中更惊,他想起了银衣仙子和庄婉容,也想起了崔碧瑶,不由心中狂跳,脸色大变。

二姨噗嗤一笑,插口道:”姐姐,你何苦吓他嘛?“

忏情谷主摇头苦笑,凄然地说:”但愿我看错了。你曾想到你姐夫么?我也是看错了的,却无法看到我自己,痛哉!“

她又向君珂说:”防微杜渐,我该点醒你的,希望你好自为之,好好把握自己。不错,你外表刚强,了不起;但我敢断言,你的内心却不如你的外表刚强,骗不了你自己。请记住我的话:不管任何沉重的打击,你必须忍受下来,忏情谷为你敞开着园门,当你感到走投无路时,来吧,孩子,我将替你安排。“

君珂感到额上汗珠往下挂,惶恐地说:”谢谢珊姨,珂儿永铭于心。“

忏情谷主叹息一声说:”好了,不必再提了,把你的身世告诉我们。玲丫头去厨下准备酒菜。你入园那晚,曾许诺神钩郭树至少林报讯,用不着挂心,我放他走,下次他如果再来,就不会这么容易了。他是少林门下的成名人物,为人不坏。那穿金色被风的人,是不是你的朋友?“

”不是,珂儿是追天残帮的人来的。“

”这家伙怕死得紧,囊中带有许多毒葯,不是个东西。不管是不是坏胚子,我也放他,杀这种人,简直弄脏了我的猛兽毒蛇之口。孩子,你是本谷第一个受欢迎的客人,因你一来,也救了两个人,这两人,也许日后是你的朋友,也许是你的仇人。我准备给你一次考验人性的机会,由你救他们出险。“

君珂微笑道:”珊姨,这两人与河儿的命运有关么?“

”很难说,谁也不敢料定,至于那天残帮的事,你还是不必过问算了。他们是一群不算邪魔的怪人,与穷家帮争义气,明争暗斗互不相让,总有一天会大火拼,好了,该你说了。“

君珂便将家世—一详说,并将这次仙霞岭之行—一道出。当然,他不敢将徽州府所发生的事说出,也无法出口,瞒住了。

最后忏情谷主说:”孩子,你该尽力,这年头,报仇的太太多,报恩则极为罕见,我为你骄傲,可惜我不能出山助你一臂之力。你在这儿小住三五日,我将与保命三招有关的步法,好好指点你,以便用于拳掌之内,免得在十招之内就擒。“说完,她笑了。

君珂却脸红耳赤,瞥了琴姑娘一眼。她也粉面嫣红,正向他瞧哩。

一住三天,君珂在众香国中随珊姨苦练保命三招的全套步法,揉入拳掌之中,进可以攻,退可以守,诡异神奥,变化无穷;他为人聪颖非凡,也练了三天方行纯熟。

这三天中,除了忏情谷主姐妹俩之外。范琴四姐妹更轮番替他喂招,双方相处得极为融洽。练功之外,更在谷中清幽的人间仙境中留连。

人与人之间,尤其是男女之间。接触得久些,便会互相了解而生出感情。女孩子更是个感情不易自主的人,平时她们没有机会与年岁相当的异性交往接触,如果接触了,便会不期而然生出好感,这好感不能再向下发展了,再发展便转变为情,即所谓日久情生,情生则一发不可遏止。

所幸他们大多是五人一块儿相处,没有单独出外邀游的机会,所以感情未能进一步发展,但也到了情潮将涨的危险边沿,由她们的目光中,尤其是范琴和宁玲,她们经常会在一旁向他含情默默地注视,一触到君珂的眼神,便会没来由地低下螓首,粉须泛霞,羞态可掬。

君珂心中逐渐悚然而惊,他想起谷主的话,也想起徽州府河畔小楼的一段缘,和婉容小姑娘的婉转投怀情景,心中时生警惕。

这天练功毕,二姨方妤对他说:”君珂,今天是你留谷的最后一天,晚间,便要将那两个死囚救走,我先带你看看出入路径,以便按计行事。“

”谢谢二姨。“他感激地说。

她带他从林木深处盘旋而行,一面走,一面说:”君珂,我问你一些事,你得照实说来。“

”二姨请问,小侄知无不言。“

”琴丫头为人如何?“

”琴妹冰雪聪明,清丽出俗,兰心蕙质……“

二姨噗嗤一笑,打断他的话,说:”你的嘴好甜,如果向琴丫头说,准坑了你。我问你,你的感觉如何?不必太过阿谀,那是虚伪。“

”小侄乃是由衷之言,绝非阿谀。与琴妹相较,小侄确是自感形秽……“

”啐!这是违心之论。唉!说实话,她确是配得上你,可惜她与你无缘。人世间,这缘字十分奥妙无穷,虽则你们彼此之间相处得如水rǔ交融,大姐之处亦无阻碍;可是你有大事在身,自不能在此久留,前途多艰,日后能否相逢,冥冥中谁知道呢?“

君珂心中一懔,也怦怦而动,正想说话,二姨又道:”这几天,我可看出你确是尽力在收敛自己,这是好现象,希望你好自为之。还有,大姐所告诉你的话,也不必太过介意,免得影响你的心情。大姐的修为,就没有大师兄飞云散人高明,宿命论十分浓厚,没有大师兄旷达。“

君珂突然想起那晚偷听到姥姥的话,岔开道:”二姨,小侄也有些话请教。“

”咦!你聪明,岔开话题了?“她笑问。

”问得不当,二姨休怪。“

”你问吧,我不会怪你。“

”请问二姨夫贵姓大名?“

二姨脸色一变,久久没做声,最后幽幽一叹,说,”姓锺名飞,在江湖名头不大,但功力却佼佼出群,极少和人结怨冲突;但不出手则已,出手则不留余地,江湖人叫他为无情剑客。“

”二姨夫目下可好?“

”孩子,你问得太多了。“二姨木然地答。

”二姨,请原谅,小侄也是一番好意。“

”你怎会想起这些奇怪的事?“

”小侄那晚偷听到姥姥的话,故而问起。“他将那晚的事—一详说了。

”姥姥怎么说我?“

”她老人家不以为然。“他照实答。

二姨沉吟良久,苦笑说:”想当年,他先发觉姐夫与大姐之间的误会,却不将情形告诉我,以致我晚来一步,悲剧因而造成,他罪有应得。“

”二姨,你们曾解释过么?“

二姨摇了摇头说:”用不着解说了,他也不愿解说。“

”小侄感到,你们都太过主观与倔强,何必呢?彼此都伤害了对方,也伤害了自己。小侄不知其中详情,但请三思。不仅是夫妻之间,交友亦然;友直,友谅,友多闻;这是交朋友箴言,夫妻更不必说了。请谅小侄直言。“

”你会说会道,但值得反省。“她由衷地说。

他微笑着答:”这是小侄内心之言。希望下次小侄专诚拜望之时,能看到二姨夫。“

她转身凝视他好半晌,用奇异的声音说:”希望你不再重临忏情之谷,这是我的预感。记着我的话:我衷诚地希望你日后莅谷之时,是抱着欢忭之情而来的。“

说完,领他在树林深处,将往来出入路径,与开启机关的手法—一详说了,方返回园中。

晚间,忏情谷主设宴为君珂饯别,一再叮咛,并为其祝福。范琴四女直送他出园,黯然伤神不胜依依。这些天来,君珂心中警惕,不敢多与四位姑娘亲近,别时未免心中惭愧,他辜负了她们的一片真情。既已离谷,他只好硬着头皮,恳谢四位姑娘的关注,一声珍重,长揖而别。

夜色暗沉,已经是三更初。今晚,猛兽并未放出,兽吼声仍不时在空间里震荡。

君珂将长衫的衣尾掖在腰带上,一步步欺近神钩郭树的小石窗边,低叫道:”郭前辈,郭前辈。“

”谁在外面叫唤?“里面响起了神钩郭树急促的声音。

”晚辈林君珂,早些天曾与前辈商量过哩。“

”哦!你没被他们困住!“

”不曾,只是无法找到谷中主人。“

”老弟,不找也罢,快些出谷,请替我传信少林。“

”晚辈不能一事无成,愿为前辈尽力。“

”不!太危险,万一令你也失陷在这儿,我于心难安,速走!“

君珂一面由一旁欺近,一面搬动右侧的巨石,说:”前辈放心,我由一旁开辟进路,不走窗口,要不了多少时辰。“

机关早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九 章 巧遇奇逢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锋镝情潮》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