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缚 虎 手》

第12节

作者:云中岳

白羽箭曹世纶等人以代表身份前来应约,做梦也没料到对方会翻脸留人,想到要糟。

目下的形势是一被擒,一受伤,他白羽箭一个人,独力不可回天,敌众我寡,彼此相去悬殊,他毫无侥幸的机会。

但他也不甘俯首就擒、冷笑道:

“谁上来曹某杀一个够本,多杀一个便是对本利。曹某的白羽箭可破内家气功,你雷堡主练的是乾元真气,最好亲自试试,不要叫别人前来送死。”

狂鹰向永平伸手拔出身侧一名青衣大汉的剑,突然飞扑而上剑出“灵蛇上天”,身创合一凶猛上扑。

白芒一闪、看到白芒,白芒入目即已消失,快极。

狂鹰突然浑身一震,脚下一慢,但仍向前走,只走了三四步,踉跄停住了。

白羽箭山羊眼木然前视,阴森森不言不动。

狂鹰终于踏出一步,剑重新举起。白羽箭的左手微抬,白芒再现。

同一刹那,五毒叟也左手一抬,五毒针出手。

“砰”一声响,狂鹰仆倒在地。

这瞬间,白羽箭扭身向五毒叟发出第三枝箭。

两人对发暗器,相距仅丈余,谁也躲不开对方捷逾电闪的暗器,两败俱伤。

“嗯……”五毒叟闷声叫,向上一挺,扭身便倒,箭中小腹,只有寸余白羽箭露出外面。

“哎……”白羽箭厉叫,向殿外飞退,但身形一起,便摔倒在地,起不来了。

右手虎口裂开,右臂抬不起的一戟擎天冷笑道:“雷堡主,你在自掘坟墓。”

神机堡主哈哈狂笑,笑完说:“朋友.你说得太严重了。哈哈!”

“哼!你不要九尾狐活?”

“交换人质,他死不了。”

“咱们三个在申牌左右回不了家九尾狐便会被活活吊死。”

“哈哈!这么说来,贵友必定距此不远了。”

“哼!你永远别想知道。”

“你们会招出来的。”

“头可断,血可流、千刀万剐,你绝对问不出半句口供。咱们敢来,便不会是出卖朋友的人。”

“本堡主却是不信。”

“信不信由你。反正九尾狐是死定了,因此一来、你的手下弟兄作何感想?你令他们寒心,不消多久,你会众叛亲离,自食苦果。”

神机堡主又是一阵狂笑,笑完说:“你少做梦,神机堡主的弟兄,谁不是忠心耿耿,随时皆准备舍身的好汉?死一个九尾狐算得了什么?首先,本堡主要分了你的尸。”

北溟老怪走上前、附耳道:“堡主,杀不如放。”

“什么?放?”神机堡主也附耳惑然问。

“放,他可以领咱们找到江南浪子的隐身处,此其一。江南浪子可能倾巢而至,挟忿前来救人,咱们立即召集人手,一网打尽,此其二。”

神机堡主会意、挥手向一戟擎天道:“姓尹的,你退在一旁,看本堡主迫供,我不信姓曹的是熬刑的能手。”

两名大汉正替五毒叟起箭裹伤,由北溟老怪取出五毒叟的一颗解毒丹,架住白羽箭强将丹刃纳入咽喉,笑道:“姓曹的,五毒针要不了你的命,你如不吐实,等会儿熬刑,恐怕活的机会微乎其微。”

白羽箭咬牙切齿地说:“太爷死且不惧,何惧酷刑?”

神机堡主举手一挥,喝道;“将他的手按在神案上,逐一砍掉他的十个指头,砍一个问一句,不招便继续砍,动手!”

两名大汉架住白羽箭,将他的双掌按在神案上。

北溟老怪拔剑上,冷笑道:“姓曹的,你准备了,要招早招免十指砍成了废人,岂不庆冤?识时务者为俊杰,姦死不如恶知活,你还是……”

“呸!”白羽箭向老怪吐出一口口水叫。

北溟老怪闪开,狞笑道:“你伤心,老夫砍慢些,慢慢割断你的手指头。保证你快活。”

神机堡主冷冷一笑,叫问:“曹世纶,你招不招?”

北溟老怪的剑神出了,狞笑着像一头饿狼。

一戟擎天乘众人分神的好机会,踊身一跃,“轰隆”大震中撞毁了原已快坍了的窗户,逃到外面去了。

神机堡主高举右手、制止众人追赶,向北溟老怪挥手示意。

“兔崽子,你走得了?”北溟老怪叫,火速装腔作势追出,追入风雨中走了。

换上了一名大汉,拔剑候命行刑。

神机堡主得意地一笑,再次叫问:“姓曹的,你招不招?”

蓦地,后殿门口接二连三出来了五男女。领先的是高翔,接口笑道:“雷堡主,你何不问我讨消息?”

神机堡主大惊、脱口叫:“高翔,你……”

“咦!堡主居然认得在下,妙极了。”

最心惊是该是勾魂使者陆光,有眼不识泰山,居然走了眼,将名震江湖,武功撼山的高翔误认为村夫,而且已经轻易擒住捆在后殿,岂不可惜?

已裹好伤的五毒叟,只惊得瘫软在地,后悔不迭。

狂鹰已经死了,看不到他自己所犯错误的后果啦!

高翔身后是巫山三煞,这三位凶名昭著的煞星左右一分,全以怨毒无比的眼神,分别死盯住勾魂使者与五毒叟、以及那三名黑衣大汉。

可惜,北溟老怪已经走了。针形暗器创口细小,北溟老怪只挨了大煞一针。服了五毒叟的解葯取出针,小小针口算不了什么,所以老怪尚有余力追人去了。

同样地,二、三两煞也挨了五毒叟的一枚五毒针,服了解葯起出针,这时也毫无痛楚了。

唯一受不了的是大煞,她挨北么老怪一记摧枯掌,内伤颇为沉重。

降龙僧头上血迹斑斑,神色委顿。

神机堡主先前威风八面,这时对年轻温文的高翔,脸上已变了颜色,显然心中已虚。他举手一挥,四名大汉立即在他左手列阵。

三名黑衣大汉,则看守白羽箭与金环夺命两个俘虏,与掺扶着受伤难支的五毒叟。

神机堡主定下神,说:“阁下名震南京,是南京的风云人物,谁不知你是高翔?”

高翔在丈外止步,含笑问:“高某与阁下有仇?”

“无仇。”神机堡主硬着头皮答。

“有冤?”

“无冤。”

“无冤无仇,阁下为何要说服江南浪子的朋友,联手对付高某?”

“这……”

“在下洗耳恭听,希望你阁下能给在下一些满意的答复。”

神机堡主一咬牙、冷笑道:“阁下大闹南京,兴风作浪,闹了个鸡飞狗走,人心惶惶,咱们这些江湖人混不下去了。不杀你此恨难消。”

“哦!你神机堡主在淮阴,在南京混有何用意?”

“你少管本堡主的事。”

“好,不管你的事、只向阁下讨公道。”

“哼!如何讨法?”

“你不是要杀我么?”

“不错。”

“为何还不动手?”

神机堡主见他赤手空拳,未带任何兵刃,不由胆气一壮,徐徐迫进说:“一比一,公平交易。”

“悉从尊便。”

“划下道来。”

“客随主便,你是主人。”

“先徒手相搏。”

“很好。”

“生死一决。”

“那是当然。”

神机堡主突然闪电似的冲上,一掌拍出、掌势似乎并不迅疾,手掌轻得很,毫无异样,不像是内家掌势。

高翔不敢大意、左跨一步伸掌虚拨,突然一股凶猛无比的潜劲涌到,一拨之下,手掌似被反震,暗劲直迫心脉,令人有窒息的感觉。

神机堡主的第二掌到了,接踵而来的是一阵狂野万分的快攻,指掌并施,攻势绵绵不绝,一招比一招凶猛,一掌比一掌沉重,开始听到气流激荡的破风嘶啸声了,罡风潜劲直边内腑,快速绝伦,锐不可当。

高翔沉着地接招,身形鬼魅似的在掌风指影间隐现,只片刮间,便接了二十招以上,连换八次方位,终于被他摸清对分的修为火候了。

他不再飘移、喝道:“你也接我十招!”

声落,狂野的反击随之,一招“指天划地”化去对方攻来的一掌一指,切入贴身了,来一记“追云拿日”抓向对方的上盘。

神机堡主已打出真火,攻了二十招并未遇上高翔的可怕反击胆气一壮,以为高翔并没有什么了不起,因此已决定施展绝学行雷霆一击,大喝一声,一掌向抓来的大手劈去,左掌疾吐,发出了震撼武林的玄门绝学一无掌力,真力发如山洪,全力一击志在必得。糟了!掌反而被抓住了。接着一无掌力突被对方反震而回舱万钧。

“砰”!一记掌力回头反走,击在腰腹上如击败甲,身躯向后急退。

退不了,右手已被抓牢。

高翔向下一挫,仍然抓实神机堡主的手。

“噗”一声响、神机堡主爬伏在地,“哇”一声喷出一口鲜血,只感到五内如焚、浑身一软,眼前金蝇乱飞,完全失去抵抗力。

高翔扣住了神机堡主的右手脉门,左手扣住肘部的曲池、将人向上拖,笑道:“别赖在地上,起来。”

四名青衣大汉同声大吼,拔剑冲上救人,四剑齐聚,像是四绝剑阵的杀着“万流归宗”。

高翔反应奇快,信手拔出神机堡主的剑,一声长笑剑出“乱洒星罗”,以一敌四,泰然挥剑发招。

“铮铮!”两把剑被震飞。

风雷乍隐,人影飞散。

两个丢了剑的大汉虎口血出,另两人一在胸前开了一条三寸长血缝,一在右颊穿了一孔,血涔涔而下。四人皆飞退丈五六,脸无人色。

他一照面便将神机堡主的四名保镖击溃,把神机堡主吓了胆裂魂飞,出其不意倾全力一挣,挣脱了高翔的扣抓,奋身一跃,如飞而遁。

勾魂使者扭头向庙门狂奔,逃命要紧。

高翔哈哈大笑道:“这里已没有我的事了。降龙大师快救白羽箭,在下少陪。”

声落,他已冲入狂风暴雨中。

勾魂使者逃出里外,抢入一座树林,脚下一慢,扭头回顾。运气不错,身后不见有人奔来。他抹掉脸上的水珠,拍拍脑袋,惊魂初定地说:“谢谢天!两世为人,这姓高的小辈可怕极了,幸好我跑得快。”

蓦地,右侧一株大树后闪出高翔高大的身影,笑道:“你跑得不算快,还得下不少苦功,可惜你年岁己高,再下苦功也是枉然,不可能有进境了。”

勾魂使者大骇,扭头就跑。

糟,右肩被搭了一只大手.重如山岳。

他不甘就擒,猛地扭身一肘猛攻。

太慢了,肘部重穴曲池像被一把大铁钳钳住,浑身脱力,一切都完了。

高翔将他拖至一株大树下,在他的顶门轻轻摩掌片刻,用低沉的声音问:“陆光,想想看,神机堡主藏身在何处?”

勾魂使者双目半闭,喃喃地说:“藏在北固峡的钟灵庙。”

“还有些什么人?”

“约有二三十名江湖上名号响亮的人。”

“你们在幕府山有何贵干?”

“调查经过南京的高手名宿。”

“有何有意?”

“不知道,在下只知奉命行事。”

“难道你就不知神机堡主的所作所为有何用意?”

“在下确是不知道,神机堡主手下有食客三千,他的所行所事根本就不肯告诉我们这些食客。”

“哦!原来如此,招魂使者是你的师弟他何时离开你的?”

“六月十四。”

“咦!那不是不久前的事?”

高翔耸眉问道:“南京盗宝案与令弟有关吗?”

“我不知道,他的行动我管不着。”

“他目下在何处?”

“到湖广洞庭去找朋友。”

“神机堡主听命于谁?”

“不知道,似乎经常有些神秘人物与他夜间往来。”

“江南浪子又是怎么回事?”

“在下只知奉堡主之命,与江南浪子派来的代表见面,其他的事在下一概不知。”

“江南浪子不知是死了么?”

“不会的,如果他真的死,雷堡主怎会要咱们全力宰他?雷堡主消息灵通。决不会将死人当活人捉的。”

“唔!其中有古怪。哼!你们这些人在幕府山鬼混、必有最诡秘的阴谋。”

“在下不知雷堡主是否有阴谋。”高翔吹了一声口哨、抹上勾魂使者的眼皮,摸摸对方的脑袋,向侧一闪不见。

雨愈下愈大,勾魂使者大概被寒气一冲,突然打一阿欠,睁开双目,吃惊地一蹦而起,讶然叫:“咦!我怎么就在这睡着了呢?”

在大雨中睡着了,真是奇闻,怪的是他竟完全忘了刚才发生的事,忘了高翔现身截击被擒的经过,一分辨方向。急急走了。

北门峡,在幕府山最南的一座峰头,下面有一座很深很隐秘的名洞,洞侧便是香火冷落的钟灵庙。

勾魂使者一口气奔过虎跑泉,像游魂似的南奔北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2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缚 虎 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