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缚 虎 手》

第13节

作者:云中岳

龙骧卫,是本朝开国时,御林亲军十七卫中之一,原设卫于南京。后来京师北迂,龙骧卫北调,曾经多次出边,是边军中最骁勇的一支劲旋。

该卫之所以战功彪柄与众不同,原因是卫设的武学教头,并不从卫军中选任,而是从外界聘请的,再就是武学的生员子弟规定八岁入学,而其他诸卫则规定是十二岁。

卫武学最值得骄傲的是我聘的教头制度,这些人不受卫所其他的军官指挥,直接由指挥使统率,以超然的西席佳宾地位任教,极受礼遇,不受旁人牵制,甚至一卫之长的指挥使、也不会干涉他们的行事。因此,该卫武学的教头,皆能竭尽心力造就人才,且多方延引具有奇技异能的武林高手前来应聘,确是出了不少超尘拔俗的佳子弟,人才辈出,名震京畿。

这些教头们并无兵籍,但名义上仍称卫所的人。对内,一律尊称教师;对外,外人皆称他们为龙骧勇士。在京城与边墙各关隘重镇,提起龙骧勇士,极获好评,而且极受尊敬。

十七卫之一的鹰扬卫并末被调往京师,仍然留驻南京。这小卫的武学,作风与龙骧卫相同,不同的是两卫的教头各有所长。龙骧卫罗致了北地高手名宿,鹰扬卫则集南七省的精英。

由于所处环境不同,龙骧卫不时调往边关,与骡悍的蒙人作战,在荒寒的边荒与沙漠出没,所以养成了骁勇、进取、骠悍、勇猛的性格。与人交手,攻势之凶猛十分骇人,不出手则已,出手如同狂风暴雨,锐不可当,敢斗敢拼,气吞河岳。

魔扬卫的人则以沉稳,扎实、阴狠见称。

京师三雄,是龙骧勇士中大名鼎鼎的人物。老大崔君豪,绰号龙须虎,虬须长及腰部,威猛绝伦。老二铁臂金刚徐水春。老三燕山神熊史仲良,都是铁剑无敌的顶尖儿人物。

缥缈魔僧以一敌六,居然能全身而走。其实京师三雄并不知对手是名震天下的缥缈魔僧,每人只用了三成劲、事急救人,因此魔僧得以全身而退。

龙须虎崔君豪一征,说:“咦!这家伙委实了得,咱们三人出手竟然被他一袖震退哩!”

“他知道大哥的天雷掌,显然是江湖上了不起的人物。”铁臂金刚徐水春有点激动地说。

燕山神熊史仲良笑道:“不管他是谁、反正敢在南京闹事的人,断非无名小卒。我去看看那位被击倒的人。”

到了树下,燕山神熊一怔,说:“咦!人呢?”

所有的人,皆看到高翔被击倒在断树旁,但这时却消失不见人影,居然平空消失了,岂不可怪?

对面三个娇小的黑影皆末离开,龙须虎亮声问:“你们为何夜间在此拼斗,是否有意犯禁?诸位,亮名号。”

“巫山三煞。我,大煞卢碧。”

龙须虎一怔,说:“唔!在下听说过你们的名号。”

“京师三雄威镇此地,消息灵通。阁下是龙须虎崔前辈么?”

“正是区区。”

“崔前辈的天雷掌如果再加两成劲,咱们巫山三煞可能伤在你的掌下了。”

“卢姑娘还没有说出来意呢。”

“咱们是来助高翔的。”

“高翔,你是说介入南京盗宝案的高翔?”

“正是他。”

“咦!他在何处?”

“走了,挨了老魔僧雷霆一击。”

“谁是老魔?”

“刚才那人就是武林中大名鼎鼎的缥缈魔僧。”

“哎呀!可惜不知他。老魔僧的九绝掌是武林一绝,你说高翔挨了他全力一击,并末毙命?”

“前辈找不到人,当然他已经走了。”

“快!带咱们去找他,姑娘知道他的住处么?”

“走,到兵器店去找他。”

六个人离开现场,直奔兵器店。

缥缈魔僧见机撤走,沿城根奔抵静海寺末端,沿途脚下甚慢,一面走一面调息。

在他真力将竭时,碰上了来自京师的顶尖儿高手京师三雄,被天雷掌击碎了大袖,他感到脸上无光,也十分气恼,愈想愈火,一面走一面嘀咕:“在老衲离开京师之前.还得会一会你们京师三雄,九绝掌与天雷掌看谁高明。”

偌大年纪,他仍在存有好胜之念。

前面是一座树林,小径穿林而过,直达半里外的静海寺.距树林尚有十余步,人影乍现。高大的黑影挡住去路,熟悉的语音震耳:“你这恩将仇报的老秃驴!你记住了,今晚你打了在下一记九绝掌,日后在下将本利一起与你算清。”来人赫然是高翔。居然不曾受伤。

老魔僧一惊,讶然叫:“咦!你还没死?”

“在下死不了的。在下已摸清了五七分,你无奈我何了。你那发而无不中的十二擒龙手,也有不少破绽,如此而已。”

“哼!你再挨老衲一掌试试看。”老魔僧激怒地叫,疾冲而上,掌伸出了。

高翔飘退入林,鬼魅似的飘掠闪动,冷笑道:“任何神奇的绝学,也伤不了不想与你拼命的人。在下的内力修为火候尚差,而克制你两种绝学的技巧尚未纯熟,因此,在下暂且让你耀武扬威。”

“哼!老衲今晚誓必将你置于死地。”

“哼!你别想。”

“打!”说打便打,一记“左右逢源”攻出,如山潜劲从两侧向内聚。

高翔却凌空直上,穿枝跃登树梢。

“砰……”—株大树被掌力合聚所震倒,枝叶摇摇,声势骇人。

高翔已跃至另一株巨树上,向下恨声叫:“你最好夹尾巴滚出南京,以免连累华冠英父女。目下高某不愿与你拼命、不久便找你一决雌雄。你如果不走,龙骧卫的南下高手,将埋葬了你这老魔僧,也将捕杀华家的老少,不信你可以拭目以待。”

老僧飞跃而上,怒叫道:“毙了你这婬贼,天下太平……”

高翔向下跳,一溜烟走了。

林深草茂,夜黑如墨。天色已近四更、老魔僧想追赶也无能为力了。

高翔当时用九阴真气护身术,挨了一记九绝掌,居然以柔制柔,以阴抗阴,丝毫不曾受伤。九绝掌与九阴真气皆以阴柔发劲,互相抵消,他在百忙中用九阴真气承受一击、冒了万千之险。敢走险的人有福了,居然幸而化险为夷随力飞抛丈外而毫无损伤。

他信心大增、所以敢于跟踪老魔僧,出言上激,引诱魔僧再出九绝袭击。以便进一步体验以柔克柔的结果。

结果他极为满意.收获甚丰。至少、他已拭出老魔僧并不如想像中可怕。

返回兵器店,居天成告诉他、刚才有六名男女夤夜造访,由于他不在,来人并未通名便告辞了。

他猜想是京师三雄来了,而且猜出京师三雄是龙骧卫的人。至于那三女郎,他并不知是巫山三煞,以为也是京师三雄带来的人。

居天成追问他为何外出,他急于休息,仅称是缥缈魔僧来了被魔僧所追袭,经过一场厮斗,隐下了华夫人前来的事。这件事他确是不好启齿张扬,以免有玷小绿姑娘的名节。

从龙江关至落星山江神祠,将近四十里。至于城西南的落星岗,与落星山一南一北,名同地异,不是一地。

他必须一早启程,希望早些赶到,也好事先探探动静。五更天,他便动身走了。居天成本来坚持跟来,但他坚决拒绝;一个人办事方便,多一个需要照顾的人委实是累赘。

落星山西接摄山(栖霞山),江庙对着大江。这一带是林深草茂,人迹稀少,临江一带全是乱石荒丘,荆棘丛生。往昔的三层大楼落星楼,早成为荒野废墟,已无痕迹可寻了。

辰牌末巳牌初,他赶到了落星山。

他并未带刀剑,但袖底藏了一个一尺长的金针筒。这是他上次袭西风山庄时,所掳获的精巧暗器,一次可发射九枚四寸长的金针,专破内家气功,是霸道绝伦的可怕暗器。

距辽神庙尚有六七里,远着呢。

荒僻的小径罕见人迹,走了好半天末发现人影。

远处传来了三两声豺狗的长嗥,凄厉刺耳,令人闻之毛骨悚然。

左面荒林中突然传来一声鬼啸,令人感到毛发森立。

他向草丛中一窜、一闪不见。

久久不见有何动静。

他潜伏在草中,心说:“我有的是时间,咱们耗上了,看谁的耐性好,我不相信你们有耐心等候。”

一刻时辰过去了,两刻也过去了。

日上三竿,时候不早了。

三刻、半个时辰……

小径西南有了响动,东北也传来了衣袂飘风声。

“来了。”他心中暗叫。

东北人影一闪,有人越过小径,钻入对面的矮林一闪不见。

他靴统里共有四把飞刀,拔一把左手忖道:“不论明暗,我陪你们玩玩。”

当然,他也知道处境相当险恶。江南浪子的余孽,是不会轻易放过他的。敌势未明,他怎能逞血气之勇硬往龙潭虎穴闯?

万赖俱寂,一切声响皆静止了。

又是漫长的等候,看谁沉不住气。

久久,西南角又有了响动。

他躲得更隐秘,整个人皆钻入密草中,上面加了草叶遮掩,除非一脚踏在他身上.不然即使站在他身侧也难发现他的身影。他完全以耳代目,以不变应万变。

鬼啸声再起,咆哨声此起被落。

他心中一紧,忖道:“来了,人数真不少。”

共有五组蒙面人,每组六名,皆穿了深绿色劲装,绿巾蒙面只露出一双眼睛。

五组人分区并进,逐段遍搜树林、山坡、沟渠、荆棘与稍高的草丛。

可是,他们忽略了水草区。

第一次搜索,有一组人从他身侧三四尺通过。

接着,是第二次卷毯式的搜寻。有两个从他身左右通过,其中一人几乎一脚踏在他的脑袋上。

五组三十名蒙面高手,在他的右方三四十步外的山坊矮林会合,他听得到对方的语音,有人说:“怪!分明看到了一个人进入咱们的地段,就在此地消失,青天白日,难道咱们碰上鬼魅不成?”

“不会的,这人十分机警,决不是来游山的人。”

“会不会从东面溜向临沂山去了?”另一人向同伴问,显然不信有鬼魅。

“会不会是高小辈?”另一人间。

“大有可能,希望不是他。”

“为什么?”

“为什么?”

“如果是他,那么,他定已知道咱们在等他了岂不糟糕?”

“咱们再搜一遍,派人知会前面的人,决不可让任何人通过这处山峡,必须在此地收拾高小辈,不许他至江神庙与那些釜底游魂会合。”

“怪!咱们,为何不干脆将那些亡命徒,在到达江庙之前宰了?”

“他们乘船来,主人已命小白龙带人在江上拦截,为防万一,因此必须双管齐下对付高小辈。”

“走!快搜,如果让不相干的人闯入,主人怪责下来,谁也担当不起。”

五组人再开始细搜,仍然白费劲。

高翔等他们搜出百步外,便用巾蒙上脸,贴地急窜.逐段绕出东面,不久便登上了北端一站,一声长笑震天,笑完退下隐起身形。

笑声引来搜山的五组人,三十名高手纷纷赶来。

他伏身在山丘下,距山丘约有百步左右,估料这些高手们必从他伏身处奔上山丘查看。

果然不错,三十名高手像一阵狂风,一窝峰向上赶。

这一带全是短草区,表面上看一无遮掩,谁也没料到有人躲在草坑中,更没料到名震江湖的高翔会在此地藏身。

第一组人到达山丘顶端、举目四顾,目光所及处,哪有半个人影?

蓦地,有人惊叫:“咦!周兄弟呢?”

“胡兄怎么不见了?”另一组有人叫。

只到了二十八个人,确是不见了两个同伴。

“快来,周兄弟……”有人高叫。

“胡兄你在哪里?”叫唤声急促高亢,三五里内亦可听到。

但没有回音,人硬是平白失了踪。

叫唤了许久,为首的人悚然地叫:“不好,咱们快找。”

二十八个人往下找,不再追究刚才在山丘长笑的人了。回到丘下的矮林,五组人分途寻找,人平白失踪,委实不可思议。

不久,各组人马重新在丘下聚集。糟了五组人只到了四组,第三组六个往东搜的人,一个也没回来。

为首的人大惊之下,立即不再分组。二十二个人火速向东搜,寻找同伴的踪迹。

在一座树林中、他们发现了六名同伴,六个人皆被打昏,用腰带反绑双手吊在树上。

众人大骇,火速将人解下,七手八脚将人弄醒。这六伉仁兄醒来时一切茫然、只知自己脑门上挨了一下子重击便人事不省,如此而已。

警讯发出了,信号迅速传抵江神庙。

江神庙附近危机四伏,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3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缚 虎 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