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缚 虎 手》

第16节

作者:云中岳

华小绿姑娘是在温室中培养出来的一朵花,从不知江湖的情形,也不懂什么武林规矩、她出手全凭本能,只求取胜别无他念,因此发起突击凶狠无比、掷剑毙敌并把另一名大汉打得半死,凶悍绝伦,委实令人乍舌。

大汉已是半条命、一看来人只是个黄毛丫头,不由心着叫苦不迭。

江湖人对三种人深怀戒心,那就是妇女、小孩,出家人。妇女阴毒泼辣.男不与女斗,碰上了自认倒霉。小孩不知天高地厚不知轻重,在大欺小受人非议,碰上了宁可忍口气退之三舍。出家人神秘莫测,可能真有奇拉异能,喜怒不现于词色,很难应付,少惹为妙。

大汉心中雪亮,看了小姑娘那种泼辣的身手,便知大事去矣!碰上这种初生之犊,一切威迫利诱吓皆用不上、愈强硬愈糟,一句话不对,就可能有杀身之祸。小姑娘不知利害,从不顾后果,有理说不清,除了乖乖顺从之外、反抗只有自讨苦吃。

“请……请让我喘……喘口气……”大汉哀求地说。

小绿上一次当学一次乖,刚才她上了当,心中余恨未消,怜悯之情早就消失厉声说:“给你喘息你便会作怪,你带不带路”

“我……”

“不带路就砍断你一双狗腿?”她拔回剑凶狠地说,发剑作势不劈。

“我带,我带……”大汉恐惧地叫。

“走!”

大汉怎敢不走?踉跄向谷底举步。

小绿跟在后面,一面走一面问:“你们捉到关入地牢的人、姓甚名谁?”

“不……不知道,只知是一个英俊的年……年轻人。”大汉提心吊胆地答。

“捉了多久了?”

“不久。实际情形、我们这些下人根本不知道。”

远远地,便看到谷底山根下,建了一座以巨木建成的高基木屋,像是楼,但却又不是楼,下面是空的,共有三栋两进,没有廊,三面栏杆。上面剖竹为瓦,整齐美观。四周栽了花木,外围是参天古林,从树隙中看人,房屋显得古朴雅致,建屋人颇费匠心。

这种脱俗的木屋,该是隐世高人的居所.可是却是字内凶魔的魔窟。

大汉不敢再走了,颤抖地说:“姑娘,那就是谷主的住处。左面山崖后另建了三座木屋,便是谷主的三位门人的居所。地牢在三位门人的居室下,不入室是进不去的,姑娘慈悲,小的如果被他们看到,将会受到剥皮抽筋的惨刑处死,请高抬贵手,放小的逃生去吧。”

小绿心中一软,说:“好,饶你,你给我赶快远走高飞。”

“谢谢姑娘恩典……”

“且慢!贵谷主那三位门人是何来路?”

“咱们称他为大爷二爷三爷,大爷孙伯川,二爷李绵全,三爷林昆,都是三十余岁的人,尚未正式出师,但却经常到各地掳劫财物与美貌妇女带回谷中享受。”

“你们这些畜生!”小绿怒骂。

大汉打一冷战,急道:“咱们执役的下人有十五名,根本就不许走近谷主的住处,刚才姑娘擒在下的房屋,便是咱们下人两处居所之一,只负责守谷,并末外出做那些伤天害理的事。”

“你们为何要为虎作依?”

“咱们都是十年前被谷主擒来执役的,谁敢存心叛逃,被捉住便会受到剥皮抽筋的惨刑处死。谷主艺臻化境,三位爷同样可怕,小的恐怕也逃不出山区,死路一条,万无生理。”

小绿毕竞缺乏经验,容易上当,喝声“滚!”将大汉往谷口赶。

大汉如逢大赦,仓惶而遁,远出半里地,便发出了警讯,通知谷底的人准备。

小绿向左绕,蛇行鹭伏小心摸进,果然不错,左面一箭之地另有三间土瓦屋藏在树林与山崖之间,除了屋前的练武场寸草不生之外,任何方向皆可惜草掩身接近。

“怎么不见有人?”她猜疑地想。

鬼影俱无,未免太不合情理。但她急于救人、不管是否合情理,龙潭虎穴她必须去闯。

她到了屋后,听到了屋内传出妇女的嘻笑声。

她像个无形质的幽灵,飘入了后院。青天白日,她的胆气委实壮得令人不敢领教。

后院没有人,也从后窗进入内室。

嘻笑声清晰入耳,不只一个女人哩!她悄然从内间的壁缝口,向内堂偷看。

这一看,看得她又羞又恼,无名火起,愤火中烧。

内堂其实是一间左有院,右有廊的雅室,廊窗光线明亮,院中花木映掩,整座雅室明亮清静,地板上铺绒为毯,人皆席地而坐。中间是一张短案,上面摆设了不少酒菜。

三个壮年大男人一个比一个精壮丑陋,都是豹头环眼满脸横肉的家伙,分踞三方而坐,一身精赤,毛茸茸的胸膛与手臂,乍看去不像是人而像野兽。下身只穿了犊鼻裤,那光景,大闺女看了委实尴尬。

每个男人身旁,另有一个近乎半躶的年轻女人,发乱钗横,酥胸半露,粉弯雪股横陈,半躺在男人的臂弯中、媚笑着以樱口度酒,往男人口里灌。这光景,好此道的人自然不足为奇,道学先生看了便得吹胡子瞪眼睛。

一旁另有两名半棵的少待席,都是些千娇百媚的出色姑娘。

小绿只看得芳心抨抨跳,脸红耳赤要拔剑冲入。

上首的大男人在女人口中喝了一口酒,抚摸着女人饱满的胸膛,向右首的人笑道:“老三,你把凌云燕那四个雌儿送给师父不感到心疼么?”

老三是林昆.在自己的人女人胸前重重地吻了一记响吻。笑道:“她又不是活宝,我为何要心疼?听她说,她要拜师父为师呢,如果师父他老人家肯点头——当然师父肯点头,她便会成为咱们的师妹了?”

“哈哈哈哈……”老二李绵全大笑,笑完说:“师父如果肯为天香门撑腰,那该多好?他娘的!咱们不愁找不到深解风情的美女快活了,哈哈哈哈……”

他身旁的美女根根地拧了他一把,娇嗔道:“你这没良心的,难道我就不解风情么?”

李绵全一把将女人揪翻在怀里,拉掉她虚掩着酥胸的罗杉,几乎成了赤条条的棵人,揉动着她狂笑道:“哈哈!你?看这你浪劲,这叫风情?你算了吧,至少你得跟人十年,你才懂什么叫风情……”

“嘭”一声大震,内堂门被人因开了,绿影一闪、小绿飞纵而入。

小绿看得冒火,冒失地破门而入,狂怒地扑进内堂,却不知屋主人已经在等候她上当。

身形渐进,脚末沾地,上面设有承尘的顶端、突然落下一张绞有九合金丝的大网,将她一下子便罩住了。

“哈哈哈哈……”狂笑声大起。

巨网一收,小绿在里面左冲右突,急得要吐血,只拉断几根网绳,便被一根牛筋索勒住了脖子。

老夫孙伯川与老二李绵全,各拉住牛筋索的索头、狂笑道,“小姑娘,再挣扎便勒你个半死。”

老三林昆猛地将她的腿一扳,她倒下了。

“噗噗!”林昆两掌劈在她的双肩上,力道奇重。

她失去了抵抗力,浑身被网缠住了,牛筋索再缠住脖子,双肩被劈双臂发麻,她只有任人摆布了。

不久,她的手脚分别被捆得结结实实,气门穴也被制住了。

三门人重整怀盘,将小绿放在旁边。老大孙伯川得意地狂笑向两位师弟说:“师弟们,这丫头好美,好一朵含苞待放的鲜花,把咱们谷中的美人儿全比下去了。”

“不错,不错。”老三林昆表示同意。

“咱们快去禀知师父。”老二李绵全说。

孙伯川一手拉住她,沉下脸说:“师父正与凌云燕四个雌儿缠绵、你要前往煞风景,保证你吃不消得兜着走。”

“别开玩笑,师兄,有了这小丫头,凌云燕四个破罐烂鞋算呛玩意?保证师父乐不可支呢。”李锦全道,起身慾行。

孙伯川一把将拉住,冷笑道:“这小丫头是一块无鹅肉,对不对?”

“对,很出色,非常的出色。”

“你不想吃?”

李绵全—怔,迟迟地说:“师兄的意思是……”

“咱们留下享用。”孙伯川一字一吐地说。

“留下受用?老天!如果被师父知道……”

“谁去告诉他?你么?”

“我……”

“傻瓜,师父不在乎一个女人……”

“但……这是入侵入谷的人……”

“反正师父只知道有人入侵,而入侵的人又被捉住送入地牢怎知另有女的进来了?”

“这……”

“你怕事怕责罚,赶快出去到谷外巡视、表示你并不在场,怎样?”

李绵全狠狠地瞪了小绿一眼,猛吞口水说:“师兄,话讲在前面,这次不能给你尝新,不能按规矩让你占先。”

“你……”

“咱们三人抓阄,各碰运气,不然……我可不愿担风险、担风险必须有代价。”

“好,三弟去做阄,大家碰运气。”

林昆取过三根牙签,做了三根阄,说:“长一短二,各碰运气,两值师兄先请。”

孙伯川抢先便抽,狂笑道:“人算不如天算,我是长的。”

结果,三人的次序与他们的排行完全相同,李绵全第二,林昆第三。

孙伯川将伴他的女人推开,兴奋地叫:“快走!快走!这地方是我的,我不要人伺候,你们都走。”

只片刻间,室中只剩下孙伯川与小绿姑娘了。

孙伯川拖过小绿,一面替她解脚上的绑,一面轻簿地抚摸她的粉颊,婬笑道;“小丫头,你听清楚了,太爷会怜香惜玉,只要你安分些肯合作,太爷保证你快活。不然,太爷给你灌下一杯藏春酒,那你就十天半月别想起床,知道么?到了神魔谷,你像是到了天堂,饮食男女随心所慾,这才是人生,你千万不可错过机会。”

小绿后悔已来不及了.她急得几乎要嚼舌自杀。但她是个坚强的人,生死关头末到,她不愿自杀,等到双脚的束缚一解,她便暗自准备。

很糟,气门穴被制,用不上劲,怎办?

孙伯川迫不及待地去解她的罩裳,要失睹为快。

气门被制.用不上内力,但基本功夫仍在。她看得空隙,全力一脚蹬出。

“噗”一声响,正中孙伯川的心坎要害。

孙伯川反应甚快,但竟未能躲开一击,被蹬得怪叫一声,跌翻在地。如果能用上内力,这恶贼将胸骨全毁,九条命也完了。

他禁受得起,爬起怒吼一声,将小绿抓起.连抽她四耳光,暴跳如雷地说:“小母狗,太爷要灌你一杯藏春酒。”

说完,将她丢下.转去取酒。

小绿一不做二不休.双腿再次一绞。

孙伯川以为已吓破了胆,不敢再反抗.因此毫无戒心,一绞便倒。

“小母狗,你……”他爬起怒吼.便待将她抓起。

门外有人弃来,门拍得震天介响,有人叫:“师兄、快出来师父传来了警讯,快去看看。”

孙伯川将小绿丢入内室,悻悻地说:“小母狗,太爷回来时再好好摆布你。”

师兄弟三人赶往八荒神魔的木屋,木屋前的广场已是剑拔弩张。

八荒神由白发如银,身材瘦削,颧骨突出,下颚外伸,三角脸红润,皱纹甚少,鹤发童额精神健旺,穿一袭银灰色的博袍,手持拂尘,梳着髻,很像一个遁世隐修的高人逸士,可惜他那张三角脸不易引起好感,凌厉的眼神,也令人不敢领教。

他身后,共有十二名千百媚的美女,其中包括了凌云燕四个人。

来客是紧迫华小绿来意不明的黑袍白脸怪人,阴森森地站在两丈外,脸上不带表情。

两侧,有两名少妇被击倒了,挣扎难起。

师兄弟三人三面一分,包围了黑袍怪人。

怪人视如未见,不加理会,向八荒神魔冷冷地说:“老神魔如不将那位小姑娘交出,老夫要捣毁你这藏污纳垢的龟窝,你又得另觅巢穴。也许老夫拼死了你这老婬魔,你没有机会再另建巢穴了。”

“呸!你好大的口气。揭下你的人皮面具,让老夫看看你是啥玩意。敢向我神魔叫阵的人,并非无名小辈,老夫要看看是否认识你,是否值得老夫亲自活剥你的皮。”

黑袍怪人桀桀笑,说:“等会儿动起手来,也许你可以指出老夫是谁,当然老夫不希望被你看出身份,因为老夫在世间还有重要的大事待办,放了老夫的人便罢,不然此处神魔谷毁定了。”

“那位小姑娘是你的什么人?”

“老夫不知她的底细,但要从她身上追出一个人的下落,老夫原以为她会领老夫前来打要打的人,没料到却是你这老婬魔。”

“哼!你……”

“不要哼,告诉你,人交出万事皆休,老夫不想管你闲事;不交处,老夫闹你个天翻地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6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缚 虎 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