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缚 虎 手》

第18节

作者:云中岳

吕芸用的是宝剑,火光下电芒刺目,光华流转闪烁不定、像是活的灵蛇,而且全术精纯,修为已臻上乘,内力亦出奇的浑厚,内功剑术相辅相成,再有宝剑配合,如虎添翼,威力大得惊人,因此占尽了上风。

高翔感到对方所给予他的威胁凶险绝伦,所受的压力奇重。这是他自从上次恶斗神秘豹衣人以后,第一次遭遇如此高明的对手。对方有无坚不摧的宝剑,因此这次处境比上一次更为凶险、应付更为吃力。

他支持了六十余招,终于一步失机,剑被对方的神刃所击毁。

幻电神匕出鞘,他已抱定了破釜沉舟的决心、要将这位美绝尘寰却又艺业神奇高深的少女击溃,不然救助楚狂的希望将绝。为了救那位侠名满江湖望重武林的一代狂侠、他必须冒险与对方放手一拼。

一寸长一寸强,一寸短一寸险。剑长三尺,匕长一尺二寸,除了靶与护手,双方的锋刃是一与三之比。双方都是艺臻化境的高手,双方用的是神刃,一接触之下,如果存心拼个你死我活,便很可能在一照面间生死即判。

百劫人妖机警绝伦,一眼便看出高翔手中的剑是幻电神匕。为了这把神匕,江湖上风风雨雨。慈姥山血案震动江湖,成为罪案的线索。神匕原落在凌云燕手中,这时出现在这位年轻人手中,她一猜便猜了个心胆俱寒,便知凌云燕已是凶多吉少,这位青年人是不是冲她百劫人妖来的?她惊得顶门上走了真魂。

“溜!”这是她第一个念头。

论艺业,当年在慈姥山袭击擒龙客的五个凶手,只能算是武林二流高手,都是凭鬼计多端心狠手辣而出名的凶魔,真才实学不登大雅之堂,这种人的名头,在江湖反而大得多、比那些一流高手更令人害怕。

百劫人妖比任何人都机警,一看风声不对,便溜之大吉,在江湖行走时男时女,射过了不知多少凶险,逃过了不知多少危难,所以绰号叫百劫人妖,她一看到幻电神匕便知不妙,她的艺业怎敢与高翔一拼?

她向后退谁也不知她何时溜走的。

百劫人妖终于溜掉了。

吕芸的目光,落在幻电神匕上,沉声道:“你没有任何机会快将人交出,饶你不死。”

高翔冷笑一声,滑步迫进道:“不交出解葯你难逃大劫。”

吕芸一声娇叱,一剑急攻。双方皆误会了对方的话,一言不合再次交手。

高翔闪身避招,扭身迫进一匕挥出,光华流转,疾探而入。

吕芸再次抢攻,剑幻干道晶虹,八方飞射,一步赶一步,一剑连一剑,绵绵不绝攻势如潮,撒出重重剑网,要捕捉高翔这条灵活的鱼。

高翔近不了身,八方游走觅机进招,快速绝伦地易位;不时攻出一两匕引对方暴露空门。

又是一场好杀,旁观的人为之目眩神移。

一声暴叱,吕遇向上飞跃。

高翔从下方急滚而来,光华以半分之差,掠过吕遇的靴底,危机间不容发。

双方再次面面相对。再次快速抢攻。两人都打出真火.都被求胜之念激起万丈豪情,招式愈来愈凶险霸道了,胜负不久便可分晓。

高翔已开始冒险贴身相搏,刚才滚倒攻下盘便是证明,他要造成近身一击的机会了。

吕遇到底是女人,先天上体质便落于下风,久斗之后.逐渐有点不够灵活了。

两侍女在一旁戒备,只看得心惊胆跳。

高翔逐渐进迫,机会快到了。

蓦地,远处传来一声娇叱,清晰入耳。

高翔一惊,听出是小绿的叱声,一声便知小绿遇上了强敌,大事不妙。

他飞退丈外,喝道:“不要追来,小心暗器。”

他向北面飞纵,脱离战圈。

迎面火光疾闪,两名大汉以火把劈面点来,要将他迫回,吼声震耳:“此路不能,退回去……哎……”

人影闪电似的一晃,从一名大汉的胁下飞越而过,火把飞抛大汉狂叫着跌出两丈外。

吕芸已飞跃而过,叱道:“恶贼留下……”

“按暗器!”是高翔的叫声。

“啪啪啪!”吕芸的剑击碎了三颗五花石,人向下落,突然“哎”一声惊叫,屈左膝跪倒。

原来另两颗五花石击中了她。一中右鬓,击碎了鬓旁的一朵花;一中左膝,凶猛的打击力直震骨髓。

两名侍女跟到,一人上前搀扶,一人越过急追。

“不可追。”吕芸急叫。

扶住她的是小秋,急问道:“小姐,怎样了?”

她站起揉动着膝盖,凛然地说:“这恶贼的暗器利害,可怕极了。”

“伤了么?”

“不要紧,他像是手下留情,不然……”

“小姐,快至庙中歇息,须防他去而复回。如果他折回送死我们三剑合攻毙了他。”

“但师父在他手中……”

“等天亮再去找。”

她领先进入庙中马爷在后面大叫:“陈姑娘,陈姑娘……”

众人这才发现百劫人妖失了踪,撇下了吕芸主婢三人,举着火把在附近穷找。

高翔轻易地摆脱了吕芸,向小绿藏身处飞掠。不久,他听到前面传来了桀桀怪笑声,心中一定,小绿尚未落在对方手中。

他放轻脚步,一闪即逝。

在一处林空中,小绿被一个高大黑影迫得不住躲闪。黑影用的是一根杖,杖动处罡风骤发,声如隐隐殷雷,啸风之声令人闻之毛骨悚然。

小绿的剑不敢与杖相碰,大概曾经吃过苦头,只能四面奔窜挨打,毫无还手的机会。

黑影是尚未逃离山区的山魈房坤,摈铁龙杖威风八面,一杖点出叫:“小丫头,还不丢剑跟我走?”

小绿向左急闪,山魈的“横扫千军”已接踵追袭,而且笑声乍起,快速绝伦,小绿大急,向下一伏,奋身急滚,杖掠顶而过危极险极。

“你逃得掉?”山魈怪叫,变招沉杖向下跟踪便扫,力道如山劈向姑娘的右小腿。

杖突然抓住了,星光下,光华闪闪的幻电神匕顺杖向上一拂,捷逾电闪。

“哎……”山魈厉叫,左手四个指头应匕而断,只剩下一个大姆指,握不住杖啦!

同一瞬间,“噗”一声响,高翔的右脚踢在山魈的小腹上。

高翔只感到脚掌发麻,像是踢在铁石上,反震力极为凶猛,几乎整条腿都麻了。但山魈却屹立不动,浑如未觉根本不在乎。

他反应奇快,一脚无功,神匕立即送出,丢了抓住的杖斜掠而走。匕峰一带之下,立将山魈已练就九成火候的铁布衫奇功击破,划断了两条肋骨。

“啊……”山魈终于叫号着向侧冲。

抓杖、断指、伤胁,几乎在同一瞬间发生,一气呵成奇快绝伦。山魈受创冲出,小绿刚好跃起。

“小绿快退!我来对付他。”高翔叫。

小绿怎肯退?有高翔在旁,她胆大包天,一声娇叱,跟上就是一剑。

“噗!”剑砍在山魈的右后肩上,剑弹起老高。铁布衫功因受创而瓦解消散,但这一剑仍未能砍入。

小绿丢了剑,跃起飞踹,“噗噗”两声端在山魈的背心上。

山魈向前一冲,厉叫一声,如飞面遁。

高翔摇摇头,收了幻电神匕叫道:“不要追了,这家伙皮粗肉厚练了铁布衫,如不以十成内力击中他的要害,无能为力,很难将他置之死地。”

小绿抬回剑,也悚然地说:“我砍了他六七剑,剑都卷了口好利害。”

“楚狂老前辈呢?”

“在林子里。我担心你的安全,因此出来看看,却碰上这山魈,好可怕。”

“下次得小心了吧?”

“下次希望不要碰上他。翔哥,怎样了?”

“一个白衣少女,艺业之高世所罕见。我仍得走一趟,找他们要解葯。”

“他们……”

“他们在破庙中安顿。你小心藏好,我去去就来。”

“我也去。”

“不行,我也占不了上风,你一去、反而分我的神,太危险了。”他将恶斗的经过说了。

小绿也心中懔懔,与山魈交手,她那目空一切无所畏惧的信心有点动摇,总算知道人外有人天上有天,因此不再坚持同往,叮吁一声小心,让高翔独自前往。

高翔走后,破庙中有了突变。

吕芸在打坐调息以恢复疲劳,两侍女替她护法。她调息的坐式,赫然是佛门弟子的坐禅式。

由于唯一的女人百劫人妖已经失踪,处身在这群山悍狰狞的人当中,两侍女岂敢大意?守在左右戒备森严,不许旁人接近。

四煞的尸体仍在壁角下,火光下益得狰狞可怖。

不久,大、二两煞首先入庙。

马爷随后进入,惑然地问:“郑兄,陈姑娘到底是怎么回事?平白失了踪,岂不怪极?”

大煞的目光,贪梦地落在吕芸身上反复打量,不耐烦地说:“谁知道她搞什么鬼?”

“大概她已不辞而别了。”

“大概是吧。”

“郑兄,她不是与你们约定往南京一行么?”

“不错。”大煞一面说,一面走近窗口。风从窗口吹入,微带凉意。他袖底,泄出了一阵无色无息的轻烟。

马爷阴阴一笑,向侧移动问道:“那么,你们还不动身?”

“动身?”

“陈姑娘已经走了,你们为何不走?”

“你少废话!”

马爷冷笑一声,问:“你知道这一带是谁的地盘?”

“是山魈房坤的。姓马的你以为是你们天台堡的地盘不成。”

马爷信步移离下风,沉声道:“陈姑娘已将这里的事说了。阁下,限你们立即离开,把尸体也带走,没有人愿替你们掘坟墓的。”

大煞哼了一声,冷笑道:“阁下你配赶老夫走?你混蛋!”

马爷发出一声低啸,召唤外面的人进庙,手按剑柄阴森森地说:“你不走,咱们就埋葬了你,配与不配,立可分晓,你少在我马某人面前托大吹大气。”

小秋一惊,叱道:“要动手,你们就出去。”

“小丫头,没你的事。”马爷叫。

“你们怎么啦?”小秋沉声问。

马爷嘿嘿笑,说:“这两个家伙是天涯四煞的两煞,杀人如嘛,心狠手辣,他们用毒暗算了楚狂目下正用迷香计算你们……”

小秋大惊,伸手拔剑。可是,手一动,突然扭身便倒。

小菊直挺挺向前一栽,也倒了。

吕芸竟能一蹦而起,可是下一步也倒了。

大煞大喝一声,一记“推山填海”分攻马爷与另—名大汉。掌劲如山洪骤发、突下毒手。

三煞身形疾射、伸手急抓失去知觉的吕芸。

马爷的十余名同伴皆已涌入,呐喊声乍起纷纷抄兵刃动手。一名脸色姜黄的中年大汉剑奔二煞的下盘,沉声大吼:“卸下你的狗腿。”

二煞如果舍不得放弃吕芸,便得陪上老命,两害相权,老命到底要紧,大吼一声.向前一窜,避过了卸腿的一剑,撞上了对面一名大汉,一掌打出,“噗噗”两声,大汉的单刀应掌而折,掌探入登在胸口上。

“哎……”大汉狂叫,向后飞抛,“砰”一声撞在朽壁上,墙壁轰然倒坍,尘埃滚滚。

姜黄中年人挟了吕芸,闪至殿后。

大煞一招攻两人,太贪心了些,反而徒劳无功,马爷扭身避招,另一名大汉也向侧急闪,拔出了长剑。

大煞火速拔出腰带上的带钩钢杖,大旋身一记“回风拂柳”,“噗”一声敲破了一名大汉的头颅。

这瞬间,马爷悄然发出了三把飞刀,接二连三贯入了二煞的背心。

二煞击飞了一名大汉,大汉的尸体撞倒了墙壁,正向墙外飞窜,殿堂窄小,想到外面施展,却没留意马爷从烟尘滚滚中从后面发飞刀偷袭,毫无躲闪的机会。三把飞刀全中,二煞发出一声惨号,冲出黑暗的庙外去了。

大煞听到二煞的厉号,愤怒地大吼一声,一杖击断一名使剑的腰背,奋身一跃,撞毁了朽窗,窜出厉叫:“姓马的,你该死,出来!”

马爷的手下共死了三个人,纷纷追出,火把齐明,还有十二个人。除了三名爪牙分别带了吕芸三主婢之外,九名高手将大煞围住了。

马爷疾冲而入,沉声道:“在下已经给你逃走的机会,你却不领情,目下你杀了咱们天台堡的三位弟兄,你罪该万死,注定了传首江湖示做的命运,杀!”

声落,剑出“白云出岫”,攻向大煞的中盘要害,剑上风雷骤发,霸道绝伦。

大煞冷哼一声,“铮”一声暴响,杖钩住了剑,猛地一绞,喝声“撒手”!

“叮”一声金鸣,马爷的剑断了尺长剑身,被钩断了,骇然飞退,一招便毁了兵刃。

大煞如影附形迫进,钩杖兜心便捣,势如山岳搬压到,悍野绝伦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8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缚 虎 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