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缚 虎 手》

第20节

作者:云中岳

江湖道上、提起关中武林大豪绝魂金剑雍仁,可说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这位仁兄天生有一副铁打的心肝,血管中流的血是冷血,一言不合,他便会杀人,金剑出鞘,不见血绝魂剑不归鞘罢手。江湖朋友提起此人,莫不心惊胆跳大摇其头。

二十余年前,他的闺女雍君出道闯江湖,未满一年,连外号也未混到,便蓦尔失踪、音信全无。

绝魂金剑本人,向外宣称他没有生女儿。谁敢当面提起雍竹君触他的霉头、虽至亲好友他也会挥剑取命。

但纸包不住火,江湖上传说,雍竹君在湖广,姘上了一个姓关名萍的人,与护送的雍家子弟冲突反脸,从此私奔失踪,下落不明。

但江湖道上,从没听说过有关萍其人。能获雍家大小姐青睐的人,岂会是默默无闻的无名小卒?但江湖朋友确是不知关萍是何许人物,消息的唯一来源是雍家的子弟,不然谁知道雍大小姐与关萍私奔?

雍竹君失踪、是在白无常被囚禁地底之前,因此白无常这个早年的魔头。知道有这么一回事。此事已成为江湖秘辛,二十年来,江湖朋友大都淡忘了这件不愉快的事。

高翔如不是用迷魂大法从秀芷口中问出底细,怎知雍竹君的底细?

雍竹君怎肯放他走?因此威胁他要砍小左手,方释放小绿,这当然是存心不良的诡计。可是,高翔却禁不起吓唬,他怎能眼看爱侣被杀?只急得额上冒汗,心中叫苦不迭。

小绿见他神色有异,芳心更急,尖叫道:“翔哥,不要上当……”

“啪”一声响,少女给了她一耳光,掩住她的嘴,叫不出来了。

雍竹君哼了一声,喝道:“女儿,先割了那丫头的上chún。”

少女应喏一声,拔出了幻电神匕。

“且慢g”高翔满头大汗地叫。

“你少废话。”雍竹君叫。

“你不是说给在下一次公平决斗的机会么?”他大声叫。

“老身说过了,但公平决斗,你这女伴必须死。”

“这叫公平么?”

“公平二字,看法各有不同。在老身说来,这就是公平。”

“你……”

“我问你,目下优势在谁手中?”

“这……”

“你不承认老身已占了上风?”

“但……你也有人在我手中。”

“我那侍女即使你不杀她、老身也要将她置之死地,你根本一无所有。”

“这个……”

“因此,老身为何要放弃自己的优势?如果让你公平决斗,也许你幸运伤了老身的人,所以你的女伴必须先死。在老身说来这已经够公平了。”

“你……你强词夺理……”

“呸!你到底是愿决斗,还是愿断手?说!老身不愿和你说理。”

高翔一咬牙,沉声问:“在下入果愿断手,有何保证?”

“老身从不向人保证。”

“这……”

“愿不愿那是你的事、没有人勉强你。”

高翔真被迫得走投无路。举起左手心中为难。

张小云居然对他关心,押着秀芷走近说:“高爷,使不得。你不知这是她们的诡计么?等你的手一断了,便得任由她们宰割了。”

“但……我怎能见死不救?”他惨然地问。

“断了手,你更救不了她。听这鬼女人的口气,便知不是好东西。”

白无常一跃下石,狂笑道:“小伙子,你真是个挑不起放不下的大笨虫。这位女娃娃说得对,非女人不足以了解女人。俗语说:青竹蛇儿口,黄蜂尾后针,两般皆不毒,最毒妇人心?你如果断了手,这叫做自掘坟墓,你能相信这恶毒女人的话?”

“老鬼!你少给我插嘴。”雍竹君怒叱道。

“哈哈!你少在老夫面前大呼小叫,老夫我行我素,你也并末占得了老夫的上风。你还没问老夫是否肯放过你这弃家私奔。断情绝义的婬妇呢?”

说完,白影一闪,飞扑而上。

高翔心中一动,人急智生,定了了大胆的冒险行动、冲出大叫道:“不许动手!休误了在下的事。”

白无常一声怪叫,大袖一挥,叱道:“滚你的蛋!”

“嘭!”一声大震、高翔被飞沙走石的罡风所击中,砰然倒地,骨碌碌向少女滚去。

白无常一声狂笑,猛扑雍竹君。

老太婆一声怒叱,拔剑闪出相迎。

场中大乱,少女被白无常那摧山倒海的袖风所惊,一怔之下形入死人滚近的高翔,已射出了三颗雨花石,一闪即至,飞沙走石中谁也看不消飞石,太快了。

变生仓卒,少女还以为高翔已被大袖击毙了呢,尚来不及转念,到底经验不够,同时也不忍心将与她长相相差不远的小绿杀死,便着了道儿。

“噗噗噗!”三颗雨花石全部中的。一中握神匕的右手曲池,手臂立即僵死;一中右肩井,右半身麻木;一中右膝,扭身便倒。

快!生死关头。高翔滚到,抱住了小绿,抓回神匕,奋身一蹦而起,飞跃两丈外,脱出险境。

老太婆与白无常,正舍死忘生狠拼。白无常一双大袖飞舞,风雷俱发,狂风乍起走石飞沙,刺耳的怪笑飞扬,把老太婆迫得团团转。

变化太快,高翔冒险成功了。

雍竹君一声怒啸,像怒鹰般猛扑高翔、剑出如电闪。

高翔将小绿放在一旁,幻电神匕已涌起千道光华。势如疯虎反扑,咬牙切齿,形如疯狂。

人影接触,剑影漫天。

蓦地青影飞射丈外,人影倏止。

“当当叮叮……”碎铁粉末,如同满天花雨。

雍竹君飞飘丈外,手中只剩下剑把。

一星金虹飞落在三丈外,是雍竹君发髻上的半段金钗,被高翔削断挑飞,带飞了一绺散发。

高翔目毗若裂,虎目瞪圆.咬牙切齿叫:“下一招,要你的狗命,换剑上!”

雍竹君苍白的脸色变成青灰色,丢了剑把纵向少女,抱起一跃两丈,急问:“女儿,怎样了?”

“右肩井、膝关、右曲池被制。”少女竭力大叫。

雍竹君快速地解了女儿的穴道,拔女儿的剑,向跟来的高翔叫:“你换剑,公平一决。”

高翔哼了一声,说:“好,在下给你一次机会。”说完,向打得飞沙走石的白无常叫道:“沈老前辈.晚辈已答应她们公平一决,请住手。”

白无常一声狂笑,一袖迫退老太婆,飞退两丈外叫:“好,这才是大丈夫行径。”

高翔退至小绿身旁,替小绿解了气门穴,将幻电神匕交到她手中,顺手取了张小云的剑。

小绿忍不住珠泪双飞,忘情地扑入他怀中,抱住他哭了个哀哀慾绝。

他轻拍姑娘的背腰,苦笑道:“小绿,小绿,一切都过去了不要哭了。”

他轻拥小绿到了张小云身旁,接近秀芷,解穴说道:“你走吧!得罪得罪。”

秀正在距雍竹君三丈左右拜倒,泣道:“奴婢侍奉小姐二十余年,忠心耿耿无二心。追随小姐含辛茹苦,出生入死毫无半句怨言,昨晚奴婢被擒,他们对奴婢只字末问,奴婢此心,天日可表,决无出卖小姐的罪行。小姐既然不念奴婢耿耿此情,奴婢不配侍候小姐了,四拜辞恩,请从此诀。”

她叩首再四,拜摆挥泪转身,如飞而去。

雍竹君一怔,大叫道:“秀芷妹,请听我说……”

但秀芷已远出十丈外,头也不回地走了。

雍竹君不死心,奋起急追。

高翔劈面拦住,大喝道:“站住!你活在仇恨中二十年。你没有理由将侍女与奶娘也留在身边被仇恨所毁,你这遗腹女也没有理由接受你硬加在她心灵中的仇根念头。你已经失去人性,目前该是你自反自赎的时候了。”

雍炸君一声厉叱、剑涌千朵白莲,抢制机先进招,势如狂风暴雨凶猛地冲进,拼命了。

张小云挽了仍感虚弱的小绿,匆匆向林内隐身说:“我们先避开,免得高爷有所顾忌。”

小绿居然同意了,同时她确是需要找地方安静地歇息,大概昨晚她吃了不少苦头。

高翔无畏地挥剑接招,一口气接下了雍竹君猛烈无比的九剑急袭,立还颜色取得空门奋勇突入,以排山倒海锐不可挡的三招九剑回敬,不但夺回让出的地盘、更将对方迫入近山崖的死角。

三丈内剑气裂肤彻骨,飞腾的剑影漫天彻地,好一场空前猛烈武林罕见的恶斗,双剑相接交错的啸鸣动魄惊心,激烈的冲刺快速的闪避令人目不暇接,双方每一剑皆直迫要害,险象横生,生死须灾。

开始,双方似乎势均力敌。

不久,雍竹君剑上的啸鸣在显著地减弱。

白无常袖手旁观,先是神色肃穆,不久便恢复了轻松的表情,最后咧着大嘴狞笑道:“绝魂剑术如此而已,婆娘、你的内力火候太差,剑术虽佳,但威力仅仅发挥六成。与这位小伙子相较,仍然差得远。哈哈!小伙子,这一剑真可惜再进一寸便得手了。哎呀!怎能手下留情……”

雍竹君已被迫至石崖下.猛地大喝一声,剑势倏变“叮叮”两声震鸣,突将高翔的剑带出偏门,剑虹一闪,诡异地袭向高翔的右肋,从不可能的方向排空而入。

高翔不得不扭身左闪,挫腰招出“星河倒挂”,不但躲过了连续攻来的剑影,也剩机急袭对方的下盘,同时想夺回原位,不许对方脱困。

可惜,雍竹君的剑势变得太突然,威力似乎增加近倍,已经换了方位脱出困境,离开崖下死角了。

“呸!”雍竹君再次暴叱,展开另一种更为霸道的剑术,攻势连绵不绝无尽无穷,只片刻间,便攻了百十剑,把高翔迫退了十余步。

高翔先是一惊,沉声地接招化招,这种似曾相识的霸道剑术他不陌生哩!一面设法稳住,一面讶然叫:“好啊!很有意思、你也接我几招奇学。”

一声低啸他攻出了一招“银汉飞星”,接着是“七星联珠”凶猛地回敬,用上了十二射星散手剑术。

两人再次大发神威,比先前更为凶猛,更是猛烈,更为险恶。

在一旁观战的白无常,脸上骇人的狞笑消失了,代之而起的是更为吓人,更为狞恶的怒容,鬼眼中凶光暴射,脸上涌现着浓厚的杀机,哼了一声自语道:“好小子,你犯了最大的错误。”

不远处的老太婆也哼了一声,接口问:“丑鬼,那小子犯了什么最大的错误?”

白无常狞笑地撇撇嘴,问道:“你为何要问?”

“不能问么?”

“可以问。”

“说来听听。”

“这种剑术,是不可传给女流的。”

“什么?”老太婆不解地问。

白无常阴阴一笑道:“凶猛霸道的剑术,必须有雄浑的内力御剑。你那位主母内力火候本来就差劲,用这种剑术作回光返照式的攻袭,支持得了多久?”

“你刚才是说我家小姐?”

“当然。”

“她不是小子,老身以为你指的是那姓高的小辈呢。”

“老夫一点也替那小伙子担心。”

“我家小姐也足以应讨。”

“咱们走着瞧。”

“别忘了还有老身呢。”

“我无常鬼当然也替小伙子撑腰。”

“哼!老身并未将你放在眼下。”

“老夫一指头也可以送你归阴。”

两人在斗口,激斗的双方就在这瞬间分出了胜负,只见高翔连攻三剑,豪勇地挺进。重新将雍竹君迫于崖角重陷入绝境了。

雍竹君已有力竭之相,狂乱地作困兽之斗。一声冷叱,突然连人带剑奋勇向高翔的怀中撞去。

“嗤”一声厉啸,人影疾分。

高翔退了三步,冷笑道:“你还能支持三五招。”

雍竹君的右肩外侧裂了一条缝,鲜血涌出,脸色泛青。咬牙道:“不见得,你说早了些。”

高翔一声低叱,招发“七星移位”,表面上看像是攻袭右下角、其实却是虚实相成攻中宫的杀着,剑芒疾叶,洒出了七道如虚似幻的剑影。

雍竹君不知利害,急封右下角大挪移化招。

一剑封出,落空了。

高翔的剑虹乍隐乍现,一星寒芒攻至对方的左胸方寸要害,排空直入。

白影来势如电,喝声如乍雷,罡风袭到,人影切入。

生死须臾,高翔的剑尖已点到对方的衣襟,剑气迫体。

“嘭”一声闷响,白无常的身形排空直入,大袖从中间拂过,拍在石崖上势如山崩。

高翔的剑被罡风震偏、在彻骨罡风及体时,撤招侧飘八尺,叫道:“老前辈怎么了?”

白无常的右大袖,卷住了雍竹君的剑,左手两指点在雍竹君的右耳下藏血穴上,扭头说:“人借给我。”

老太婆来不及拦阻白无常,站在丈外不知所措。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0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缚 虎 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