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缚 虎 手》

第21节

作者:云中岳

小绿认为高翔已经死去、她心碎了,在了无生趣之下,她形如疯狂地向八名凶手报复,用幻电神匕下杀手,一口气以狂风扫落叶的声势,毙了七个人。

追命鬼陈禄发现形势不利,想逃走已失去了机会,被削断双手拖至高翔身旁,注定了被分尸的命运。

满地都是碎尸,血腥刺鼻,令人渗不忍睹,惨绝尘寰。小绿本来就心肠硬,爱侣一死,她灵智已昏,杀起人来哪管它是否残忍?哪管它是否有伤天害理?在她的心目中,对方是兽不是人、她唯一的意念是剁碎他们,替爱侣报仇,用这些凶手的血肉,来慰爱侣在天之灵。

她不想活了,发誓要屠尽天台堡,再自杀追随爱侣于地下,这念头在可怕了。

她看到了三位不速之客,本待扑上,却发现来人是楚狂师恍便不加理会,剑与幻电神巴、同向断了双手、号叫饶命的追命鬼陈禄身上落去。

楚狂不知内情,只看到满地碎尸,不由惨然,飞掠而上叫:“姑娘请手下留情。”

她的剑一转,指向近身的楚狂,厉声道:“老前辈,不要管我的事。”

楚狂的目光,落在高翔身上。骇然叫:“高翔怎样了?”

“死了。”

“什么?”

“被这些人害死的。”

“让老朽看看。”

“不许动他。”

吕芸偕侍女小菊走近,上前笑道:“小绿姐让我看看……”

“住口!早些天你不是要杀我高大哥么?”小绿咬牙切齿地脚。

“小绿姐姐,那是一场误会……”

“误会?我不信任你。”

吕芸幽幽一叹,惨然地说:“小绿姐,那晚确是误会,小姊到了山川将军庙,便碰上那些人,他们说家师被高大哥与姐姐掳走的。小妹毫无经验,中了他们的诡计、无知地恩将仇报,反向高大哥动剑。小妹错了,只希望姐姐宽恕。高大哥遭了毒手,小妹也感到心中好痛,让我看看他……”

“你看吧,你……姑且信任你一次。”小绿让步了,退在一旁。

楚狂与吕芸上前,一探脉息,着手处冷冰冰,手都僵了,已不用费神啦!

两人绝望地站起,楚狂凄然地问:“华姑娘是怎么回事?”

小绿将所知的事一一说了,说至心碎处,珠泪夺眶而出。一咬牙,一剑向快断气的追命鬼砍去。

楚狂大袖一挥,将她的剑裹住,叫道:“何不问问口供?”

吕芸有的是灵葯,给了追命鬼一颗丹丸,止住了血。不久,追命鬼悠然苏醒,将昨晚定计诱人的经过一一招出,连叫饶命。

昨晚招魂使者与飞叉太保确是参与袭击,但招魂铃是在有人中伏之后,交与矮魅诱敌、这都是事先早已定下的妙计。偷袭不成便进行下一步诱敌追的计策,没料到功亏一篑,小绿姑娘并末参与追杀,山君一群人终于断送在小绿手中。

小绿分了追命鬼的尸,伤心地背起了高翔,举步默默地向北走。

楚狂伸手虚拦,怆然问:“华姑娘意慾何往?”

“到天台堡。”她一字一吐地说。

“老朽也到天台堡,愿与姑娘同行。”

“老前辈……”

“老朽到天台堡索取在衡州采花杀人的凶手,这人叫独眼灵官葛万春。”

“我要杀尽天台堡的人。”

“姑娘,杀多了有伤天和……”

“老前辈,你我各行其是。”

“这……”

“一万条性命,也抵不了我翔哥的命。”

“我们……”

“高大哥曾经救了贤师徒的性命,人在人情在,人死两丢开他死了,你们用不着……”

“华姑娘……”

“我并没要求你们替他报仇,但却有权要求你们不要替天台堡的人请命,你们这样做,会令泉下的人不安,难道你们就不介意?”

楚狂耸耸肩,苦笑道:“我们且一同前往,再见机行事好不好?老朽不是不知感恩的人,当然要替高哥儿报仇……”

“那就走吧?”

“高哥儿的尸体……”

“我要先找地方藏好,如果有可能,我要将他的尸体带回南京。”

“走吧,尸体交给老朽……”

“不必了,我背着他。”

四人向南觅路,吕芸走在小绿身侧,脸色阴沉地说:“小绿姐,等会儿你我双剑合璧。”

“为什么?”

“杀他个落花流水,以慰高大哥在天之灵。”

“好,谢谢你。”小绿铁青着脸说。

他们走后不久,另一批巡山的人赶到,把吊在树上那位末死的人救走,讯息立即传出了。

天台堡风声鹤唳,山下的人全部撤上,留下了宾馆几座空屋。

楚狂四人赶到,最后撤上的人已升上半山。

小绿恨重如山,首先抡登,但上面滚下了十余根雷木,攀登的绳梯已经拽上,无法飞渡。

她一怒之下,正要火焚宾馆,楚狂却及时阻止,沉静地说:“华姑娘,如果放火焚屋,他们便永远不会下来送死了,不可鲁莽。”

“老前辈之意……”

“我们在宾馆安顿。他们会派人下来探虚实的。”

“假如他们不来……”

“晚间再设法爬峭壁。”

“时早两天,我与翔哥已看清了地势,从西北角的绝崖,可用木桩攀登,但白天恐怕不能如意,晚间却又危险,万一失足便不堪设想。”小绿忧形于色地说。

“危险也得试,对不对?”吕芸问。

“对,可先准备打入石缝的木桩与挂索。”小绿斩钉截铁地说,开始在宾馆内搜集爬崖的用具、意志坚决。

近午时分、山上一无动静。

楚狂从山下匆匆返回,突然地说:“快走、后山一带崖壁草木丛生,我们去放火。”

“放火?”小绿反而大惑不解。

“是的,放火。那一带的草木,逼近他们的后堡墙。我们只有四个人。天台堡为了保全他们的声誉;怎肯轻易甘休?任何人也受不了被人火焚后门而无动于衷,他们必会下来与我们当面解决。”楚狂颇为自信地说。

小绿正希望如此。四人立即动身赴后山。果然不错,这一带的峭壁石缝间,长了不少草木与藤萝,一直伸展至依峭壁而筑的堡墙上。堡墙高仅八尺,可看到里面伸出墙外的树枝。虽则放火焚烧,对堡内并无任何威胁,但在心理上,确可收到激怒对方的效果。

四人找来了大批枯枝与干草,沿崖根一带堆起。

崖上有警哨,起初一无动静,不久,大批高手纷纷下山、向东北角一座山谷飞掠。有三个人则绕向后山,向四人急急接近。

小绿刚将一把枯枝扛上肩,“嚓”一声响,一枝五尺长的猎豹挥铁标枪划空而至,从枯枝后面贯入,透前面而出。要不是枯枝甚大,她的脑袋向左歪,那么这一枪将恰好贯透她的脑袋瓜。

她丢下枯枝,火束这拔剑旋身。

百步外,人影一闪,隐没在树后,是个青衣人。

她发出一声低啸,知会附近的楚狂师徒,展开轻功飞掠而处,向百步外藏身树后的人扑去。

第二枝标枪破空而至,啸声刺耳。穿透树枝其声响亮,声势极雄。

她左跃八尺,仍向前急掠。

青衣人扭头便走,去势如电射星飞。

楚狂也飞掠而来,吕芸主婢随后紧跟。

八十步、七十步……双方逐渐拉近。但视界反而不良.树林渐浓渐高,只能遁声追赶,看不见人影了。

响声渐近,但已追入一座山谷。小绿一看山势,便知入至绝魂岭的路上来了。

楚狂师徒仍未追上,相距尚在四五十步后。

追至早些天徐婆婆现身的山谷,青衣人已失了踪。她站在山坡上迟疑不进,等楚狂师徒赶到后,方说:“这附近有恶贼们早年掘好的地道与秘室,不易搜索他们了。”

楚狂略向四周打量,说:“你放心,他们会有人出现的。刚才此我们追赶的人,用意是引我们前来决一死战,还怕没有人出面?不信且拭目以待。现在,我们快隐起身形,切记不可鲁莽冲动,一切由我应付。”

三人钻入峰右的树林,隐起身形静候变化。

久久,似乎声息毫无。

楚狂抬头看看日色,低声道:“快正午了,忍耐些,他们快出来搜索我们了。”

小绿居然沉得注气,蛰伏不动出乎意外地冷静。

第一个出现在谷口的人,是个灰衣老者,手点一根大型山藤杖,一步步走向四人先前隐没处的树林,并末带有兵刃、除了手上那根粗大的山藤杖外,身无长物。

小绿正想跃出,楚狂却摇手相阻,低声道:“再等一等,这是个诱饵。”

灰衣人只进入林中两丈左右,即不再深入,改而沿林缘绕走,不久便接近他们隐伏的地方。

楚狂老眉深锁,锐利的目光不断向四周搜视,哼了一声说:“记住,不可出林,他们要将我们诱出,可能是用弓箭来对付我们。”

说完,拾起一段尺长的枯枝,向相距三四十步外的灰衣人上空一抛。

“唰!”枯枝下坠,穿林而降。

灰衣人不假思索地向林外一窜,撒腿狂奔,奔出短草坪三五十步,扭头回望,鬼影俱无。

“咦!”灰衣人讶然低叫,揉揉眼睛,最后拭探着往回走,脸色不正常,一面走一面嘀咕:“可能是听错了根本没有人。”

楚狂向两位姑娘低声道:“这家伙胆小如鼠做诱饵不称职。从他的行径看来,他们确有七八分畏惧,华姑娘残杀八凶手的手段,确把他们吓坏了。”

“师父,他为何向外逃?”吕芸问。

“最少有二十张强弓,控制住山下的半里地矮草坪,只要我们追出,箭便会同时集中攒射。”

“那……我们……”

“等会我们从前面绕过,抄他们的后路。”

“这个灰衣人……”

“芸儿,你负责擒他,要活的。”

“老前辈,交给我。”小绿阴森森地说。

灰衣人还不知已落在别人计算中,重新向前搜来,蓦地,前面大树下站起楚狂的身影,叫道:“阁下,过来谈谈。”

他一声长笑,向林外飞退。

林外丈余的草丛中,升起小绿的身形,冷峻地叫:“退回去,此路不通。”

他骇然变色,山藤杖当胸便点。

小绿左手作势拔杖,揉身直上。

杖突然脱手射出,直射胸前。

就在她举手慾拨的刹那间,她看到白光一闪,冷锋跟踪及体,原来山藤杖内暗藏锋刃,是一把狭锋剑。

她反应超人,扭身便倒,杖套间不容发地擦身而过,跟来的剑锋也就落空。

灰衣人一剑落空,顺势一剑下拂,为了急于脱身,一拂之下夺路前奔。

小绿的身形着他的刹那间,反向对方身下一滚,便避过一拂伸脚一绞。

“哎……”灰衣人叫,向前一仆。

小绿翻身虎扑,一掌便劈在灰衣人的右膝上。

灰衣人一剑挥出,小绿恰好将对方的腿向上一掀。“嚓”一声灰衣人将自己的膝盖削下了。

“毙了他们!”灰衣人厉叫。

在箭雨到达之前,小绿已拖了灰衣人。飞跃入林,直入林木深处。

楚狂一拉吕芸的衣袖,急叫道:“糟,快撤。”

第二阵箭雨划空而过,但听异啸刺耳,破空而至的箭有异,着地火焰飞腾,不片刻林上下到处升起火苗,枝叶爆裂声震耳。

林四周皆火势冲霄,这场大火可能把这一带山林烧光,天台山亦将波及,损失之重,可想而知,狄堡主被迫出此下策。可知已下了破釜沉舟的决心,要将宇内第一狂侠楚狂置于死地,任何代价在所不惜。

楚狂心中叫苦。向山下冲,必将受到箭雨的袭击,九死一生凶险可知。不出去,也是死路一条。

“向谷内闯,走一步算一步。”他叫。

小绿一剑将灰衣人劈了,四人沿烟火弥漫的林缘向谷内急走,狼狈万分。

谷中段怪石如林,正、左、右三方一箭之遥、山坡上各站了二十余名高手,每人手中有一张强弓一袋箭,虎视眈眈,在恭候他们进入乱石散布的空坪。后面大火冲霄、热浪迫人。

他们被迫入死境了,死路一条。

正前方的山坡上。二十余名高手雁翅排开,箭上弦严阵已待,每个人皆威风凛凛、杀气腾腾。

堡主神鞭狄奇站在中间。掀须大笑道:“哈哈哈哈!楚狂,早些天你死里逃生,便该乖乖离开的。生有时。死有地,半点不由人,果然不错。乖乖扔下兵刃出来投降。也许本堡主大发慈悲饶你的老命。哈哈!给你片刻工夫权衡利害,本堡主等候你的答复。”

四人进入乱石丛,一座座大石皆高不足三尺、仅可爬伏在地挡箭,而且也只能躲一方的箭,无地躲避三方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1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缚 虎 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