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缚 虎 手》

第22节

作者:云中岳

高翔以骇人听闻的神奇剑术,一照面便擒住出其不意冲出袭击的人,把其他的人镇住了。

对方既然提出条件换俘,他不知思索地答应了。

送三女过来的人,是那位身材喷火戴了鬼面具的女郎。当对方走近时,他首先便嗅到了从那位女郎体内,所散发出来的相当熟悉的脂粉香。

这种香,浓而动人,在所有的大户大家或青楼脂粉中,从来就没有人使用过,香得极为特殊,因此他一嗅便不感陌生。

不感陌生。他当然曾经嗅过这种香。

他猛地心中一震,心中暗叫:“是了,在龙尾山庄,我曾经嗅到过这种香,翠微阁人人身上所散发出来的香气,就是这种香。半点不错,就是这种香。”

想到龙尾山庄,他有点毛骨悚然,那固若金汤的庄院,那上百位武林健者,那威震江湖的大豪玉狮冯海,那精明强悍的总管杨抡奇……当今之世,想撼动龙尾山庄的人,少做清秋大梦。

他脑海中涌起了阵阵疑云,想起了与玉狮冯海合作时的一切情景,玉狮那豪迈的谈吐,诚恳的态度、恢宠的气量,平易近人的风标……一一在他脑海中幻现。

同时,祖堂山伏击假江南浪子的事,也困扰着他。以玉狮的身份地位与江湖实力来说,不可能将假当真,那时他不是在与江南浪子会晤后,会对这件事动凝么?

他第一个念头是:玉狮是否与盗宝案有关?

这念头很可怕,令他悚然而惊。假使他的猜想是对的,要对付玉狮,谈何容易?那简直是以鸡蛋碰石头,很难想像其后果。

娇滴滴的语音,打散了他的酩想:“人交给你了,阁下。”

他定下神,向小绿问:“小绿。怎样了?”

小绿哼了一声,说:“他们用迷香暗算。”

“我说他们是否在你们身上弄了手脚?”

“没有、他们连碰都没碰我一下,只是吕姐姐主婢吃了不少苦头、被他们用搜脉手法迫供。”

他的目光,落在对面的人身上,惑然问:“那……他们怎知道你是我的女伴?”

“这……”

“他们问了吕姑娘?”

“没有。”

“那就怪了。”

“大概他们早就知道了。”小绿毫无机心地说。

她的话确也合情合理,高翔不再多问、将俘虏向前一推,转向楚狂道:“老前辈,放了那女人。”

楚狂有点迟疑,说:“哥儿,这是不公平的。他们已用刑向小徒迫供,而你并末问口供……”

“既然晚辈答应了,放了显得咱们度量大些。下次有的是机会,放了吧。”

楚狂方将百劫人妖拍醒,向前一推。

百劫人妖根本就不知被擒后的事,突然一跃而起,大喝一声,猛扑一旁的高翔,叫道:“还我的剑来!”

小绿在旁伸脚一勾,百劫了妖砰然倒地。她一脚将人妖踏住,叫道:“我的幻电神匕,还给我。”

一个女人将神匕抛过,高翔也将青虹剑抛出说:“在下从一数至百,数尽咱们又是生死对头。一!”

数至三十,九个戴鬼面具的人,已经走出视线外,无影无踪了。

是楚狂扶起了委顿衰弱的吕芸,忧形于色地加以慰问。高翔匆匆地说:“老前辈,速带令徒从西面远离山区。”

“哥儿,怎么了?”楚狂问。

“他们已高手齐集,要全力对付我。”

楚狂大笑道:“哥儿,你以为我楚狂是什么人?”

“晚辈也不想与他们在此死拼。”

“那……”

“我要引走他们,相机智取。”

“至少老朽可助你一臂之力,你赶我师徒不走的。”

“这……好吧,贤师徒可在此地设伏,如何?”

“你……”

“刚才那三个人的鬼面具在不在?”

“尸体在山沟内,尚未掩埋。”

“好,我们这就准备应变。”

不久,他与小绿已换过贼人的衣裤,戴了鬼面具,潜伏在东南角的丛草中,小绿则伏在西南角百步外。

不久,南面的人影出现。

是四个人戴鬼面具的人,蛇行鹭伏逐段掩进。

终于,接近了他的潜伏处,看后面不再有人跟来,他突然长身而起。

五丈外最近的一个人的身材壮实,似乎一怔,撤剑出鞘一跃而至。

他左手捏剑诀举至眉心,向外挥再搭上右肩,连点三次低声道:“金玄。”接着以手指天又道:“外坛弟子。”

对方放下剑,以手指地说:“金地。外坛香主。”

他掏出一块金色的令牌,牌上刻了一条蛇形图案,信手递出。

外坛香主不加验看,挥手示意他收回,问道:“你为何不撤回?这里只有地字辈的人方能接得下高小辈,你还不撤走?”

“未奉信谕……”

“你快走。”

“是”

“且慢,有何动静?”

“高小辈一群男女,往北撤走了。”

“哦!附近是否还有咱们的人?”

“有,在两面;”

“去告诉他们往南撤至山峡,候命行动。”

“啊。”

“如果在路上万一碰上高小辈一群男女,切记告诉咱们的人,不可误伤那位叫小绿的穿绿衣小姑娘。”

高翔心中大惑,但仍然沉着地问。“是,这是怎么回事?与她动手时,那丫头……”

“不许多问,我也不知道,这是上面交下来的事,咱们只管依命遵行。如果与她照面,设法回避。避不开只能出虚招应付,决不许伤她,知道么?”

“知道了。”

“快走!咱们要前往追踪监视。”

目送众人去远.他心中大感不安,难道说、对方认为小绿是他的女伴,要活捉小绿,迫他放手就范么?事已至此,他不可能放手。但万一小绿落在他们手中、他该如何善后?如何应付?

“火速将小绿送回南京。”这是他第一个念头。

同时,他对不久前三位姑娘的不同遭遇,也感到困惑。小绿是他的女伴,但并未受刑,受刑的是不相关的吕芸主婢。未免有点不合情理,对方竟轻易地以三位姑娘,来交换了一个地位不高的百劫人妖,岂不可怪?

但他已没有心情深入思索了,发出一声撤走的信号、五人向西撤,一口气撤过两座山头。

在一处山脚下,他停下休息。小绿不解地问:“翔哥,刚才那四个家伙,为何不下手捕捉他们?”

他摇头苦笑,不便说明。简要的说:“那四个人艺业奇高,看他们无声无息的搜人身法,你我两我决难讨好,而且他后面有大批高手正急急起来,再不走咱们就走不了啦!”

“难道我们就此罢手不成?”小绿悻悻地问。

“情势迫人.不得不罢手。”

“这么说.这次我们是失败了。”

“不然,咱们已弄清火焚南湖庄的人,与慈姥人血案的凶手是同一帮人,目下南京盗宝案可说完全明朗化了,唯一不明的是,他们的首领到底是谁。”

“不会是狄堡主?”

“当然不是。”

“那……我们……”

“我们必须回南京。”

“回南京?”小绿讶然问。

“是的,回南京,他们的首领仍在南京,我们得赶快回去。”

楚狂淡淡一笑,沉静地说:“高哥儿,南京出了不少案子,近来更闹得不像活,江湖上早就闹得风风雨雨,局外人也受到波及,各地的宵小毛贼,也受到鼓励而愈来愈胆大,血案丛生、湖广地境的歹徒们更是闹得天翻地覆。这些事,老朽与各地的朋友只因事不关己,而且大多数人皆又有各人自扫门前雪的念头,谁也不愿出来多管闲事。老朽在天台山附近已逗留一月以上,据我所知,天台堡狄堡主收纳亡命,本身与南京的那个神秘帮会无关、但所收纳的人中,恐怕不止招魂使者与飞叉太保几个人,他虽不是该帮会的,可是无形中便成了该帮会的外围同路人,在天台堡可能获得一些消息。你返回南京,我在此隐伏,有确息时,老朽便赶往南京协助,如何?”

“老前辈如果留在此地,只须在入山更道伺伏便可,不需至堡内浪费精神。”

“老朽理会得。”

“晚辈回南京,老前辈可至永安镖局询问晚辈的行踪,只消留下话,晚辈便会前来会合。”

“好,一言为定。”

“晚辈先走一步……”

“且慢!老朽这位门人,可伴你先一步返回南京。”

“这个……”

“小徒在南京有几位长辈,他们将倾全力助你。”

吕荟知道他心存疑问,笑道:“家祖又将于本月抄到达南京鸡鸣寺会友,他老人家绝不会袖手旁观。”

“令祖是……”

“届时自知,保证公子不会失望。”

高翔也不好拒绝,只好同意道:“有姑娘同行,在下不得不先行申明。从此地至黄州团风镇,沿途皆无人接应,如果碰上艺臻化境的高手拦住,姑娘必须自保,能走就走,千万不可放手一拼,不然在下恐怕照顾不来。”

吕芸灿然一笑道:“高公子是怀疑贱妾的艺业不足自保么?”

他俊脸一红,笑道,“在下怎敢?老实说,姑娘是在下所遇见的劲敌中,艺业仅次于那位穿豹衣裤的人,你真要放手一决,在下并无必胜的把握。在下的意思,是惟恐连累了姑娘而已,姑娘局外人……”

吕芸凤目带煞地接口道:“他们用迷香暗算,用搜脉封经酷刑迫供,我已不是局外人了。”

楚狂接口道:“时光不早,你们快走吧。”

“我们还得去找回行囊呢。”小绿说。

高翔摇头道:“行囊不要了,咱们必须早赶到团风镇,走!老前辈珍重。”

别过楚狂,一男二妇越野而走。

吕芸与小绿并肩而行,注视着走在前面十余步领先探道高翔的背影,向小绿低声地笑道:“华姐姐,你的翔哥似乎对我有成见呢。”

小绿对吕芸颇有好感,因吕芸不但人生得美,而且外表柔顺,不喜多说话,经常笑容可掬,予人有要保护的印象,有和蔼可亲的气韵流露。这一声“你的翔哥”,说得小绿心花怒放,毫无机心的笑道:“吕姐姐,我翔哥确是对你不无戒心。”

“咦!华姐姐、为什么?”

“他仍认为你有欺师灭祖之嫌。”

“哦!原来如此。那次的事,真是天大的冤枉,我根本就不认识谁是百劫人妖。”

“令师也曾经解释过,但在翔哥来说,心中不无疑问。吕姐姐,希望你今后说话留些神。”

“谢谢你的忠告,我会留神的。”吕芸诚恳地说。

正走间,右前方的山颠突传来一声长啸。

高翔心中一紧,扭头叫:“快走!跟我来。”

他放弃易走的山坡,向左侧方的深山中急走。

一个时辰之后,已经远出四十里外。

后面,五个脚程惊人的人,穷追不舍。

绕过一座峰脚,前面山坡上人影乍现,有人大叫:“此山我历有,此树我所栽,谁人走此守,留下买路财!站住!哪条线上的?”

是五个相貌狰狞的中年人,拦住去路。听口气,好像是此地的山大王哩!

高翔一马当先迎上,沉声道:“南京高翔,借路!”

为首那们斗鸡眼中年人哼了一声说:“没听说过你的名号,你凭什么借路?”

“不凭什么,套份交情。”

右首那位酒漕鼻中年人嘿嘿笑,阴恻恻地说:“即使你是玉皇大帝的亲娘舅,也休想向咱们天涯五义套交情。阁下,你必须留下些什么。”

“天涯五义?在下了也没听说过你们的万儿。说吧,你们是不是此地的主人?”

“不错。”

“你认识天台堡的狄堡主?”

“认识。”

“可有交情?”

“没有,彼此不相往来。”

“咱们……”

“废话少话,你,可以走,留下这三个雌儿。”

高翔哈哈狂笑,拍拍双手道:“在下正少盘缠,靠山吃山,正要向你们借些路费,你得好好打发高某,你上吧!先问一声,你贵性大名?那四位呢?”

酒糟鼻中年人大踏步上,冷笑道:“我,毕天龙,打发你上路。”

小绿突然疾冲而上一声娇叱,左的手拂向对方的胸膛,五个指头有意无意地拂向期门七坎诸重穴,疾如电光石光,着似平常,其实变化万千,谁也猜不出她意在何穴,不易化解。

毕天龙招发“小鬼拍门”,人向后退叫:“男不与女斗,叫男的来。”

小绿一招落空,竟然无法跟进、似被一座无形的墙所阻挡,身形一顿。脸色一变。

吕芸一惊,叫道:“这是城魔排山十二掌的奇学。他不叫毕天龙,而是天魔天钧羽士的唯一传人诅大风。华姐姐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2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缚 虎 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