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缚 虎 手》

第26节

作者:云中岳

高翔偕群雄入村穷搜,一无所获,便知中了金蝉脱壳计,被江湖游神一群匪徒溜掉了。

他带了火把出村、在东南西水四条路上找线索。果然不错。在村南的小径上。找到了车辙。

他地带走一名村童,出村南软硬兼施,材童经不起他的诱迫,一一吐实。

原来那群人入村之后。便换了村夫衣饰,推车向南绕道走、在夜幕刚张时悄然南行、听说是要到什么赤山附近,夜间赶路不会引人注意。

众从开始出村,江湖浪子认为可沿车辙赶,高翔则不以为然,他要直向赤山湖。最后,决定分头追赶。高翔、小绿、金刚、了了神尼、吕芸主婢、天罡真人,走大路赶向赤山湖。江南浪子带了大批高手,循车辙走小路追踪.预定如无发现,则在赤山下会合。

赤山湖,在句容县西南三十余里,原称绎岩湖,旁有赤山(绛岩山)与九源山,湖水西流入秦淮河,会合处在秣陵镇不远,沿河有小路通向赤山湖,赤山原称丹山,古时名为丹阳,源出于此,但目下不属丹阳县,湖分居句容与上元两县——占地周广近百里,那时淤塞的情形并不严重。

消息外泄,功败垂成。

由于过了秣陵镇之后,走赤山湖是小径,众人道路不熟,夜间又找不到人带路,因此一而再走错,等到东方发白,找到人问路,糟了,竟到了县东南的四平山附近。四平山也叫方山,位于茅山的大茅峰南面。

往回走,前后耽误了半天工夫。

一阵好赶,便看到赤山下濒湖一面的龙坑祠右首,一处三家村中火舌冲霄。

高翔心中一紧,叫道:“吴兄他们先到了。快走!”

距火场尚有两里左右,树林中一声虎吼,跳出六名青衣劲装大汉,为首的人大喝道:“站住!你们来得好。”

高翔一怔,示意众人止步,独自上前问道:“诸位是……”

大汉一声虎吼,拔剑火杂杂迎来叫:“先擒下你们再说,龙尾山庄的好汉久候多时,你们定然是另一伙贼男女,快就缚。”

高翔一怔,叫道:“且慢!你们是龙尾山庄的……”

远处出现六个人影,领先的人大叫道:“鲍兄弟,不可无礼,他是南京的高翔老弟。”

听口音,高翔也喜悦地叫:“是杨总管么?在下正是高翔。”

双方欣然相迎,大总管杨奇上前抱拳施礼,笑问:“老弟台,好久不见,最近一直就不知老弟台的消息,到何处去了?”

高翔苦笑道:“为了缉凶的事奔波,到湖广跑了一趟。”

“怎样,有头绪么?”

“别提了,一步错全盘皆输,可说焦头烂额。嫌疑犯是抓了几个,慈姥山血案的凶手也查出来了,可是元凶首恶尚无下落。”

“哦!这不是很好么?与老弟同来的人……”

高翔替众人引见了,重拾话题道:“这次湖广之行,他们未能全力杀我,也可以说这是他们最大的失策。小弟对追查首恶的事,深具信心。这次返回南京,将是敌我之间的生死决斗。天网恢恢、他们必须受到惩罚.这一天将为期不远。”

“老弟台下湖广,必定据有可靠的线索,为何不知会敝庄…声?至少本庄可以提供一些人手……”

“冯前辈息隐龙尾山队,小弟委实不顾以这些事一而再惊扰冯前辈的安静。”

“老弟台未免太见外了……”

“不是见外,事实确是如此。哦,请问总管在此有何贵干?小村好象失火了呢?”

杨抡奇摇摇头.颇表困惑地说:“说起来也可笑也可怜,至今兄弟还弄不清是怎么回事。兄弟偕同庄中的子弟,从溧水返回山庄,经过此地,恰好有一批丁勇入村,兄弟一时好奇,便派一位弟兄前住探问,没想到那批丁勇不问情由,一拥而出,双方糊里糊涂便拼上老命。村中的人,也指咱们是盗贼,不由分说,与那些丁勇向咱们围攻,竟然那是些艺业奇高的武林人。咱们被迫自卫,闹得双方两败俱伤。”

“村中还有人么?”高翔急问。心中一惊。

“村里只剩有百十余名艺业惊人的村夫,并无老少……”

“目下……”

“已经被咱们扫平了。”

“可留有活口?”

“没有,兄弟正感奇怪,这些人为何宁死不……”

“哎呀!糟。”高翔跌脚叫。

“怎么啦?他们……”杨抡奇讶然问。

“那些丁勇中、有该秘密帮会的重要人物。”

“真的?这……”

“总管可曾见到道江湖游神?”

“是叫古山岚的人么?”

“是的,他是该帮会金蛇坛的人,也是杀霸王丐的凶手。他……”

“没看见这个人。”

“走,小弟要看看遗尸。”

尸骸有十二具,其中没有江湖游神与两老道。村中,也不见那辆神秘的手推车。

“只有十二名丁勇,他们已分途走了。”小绿心细如发,断然地宣布。

一直就陪伴在两人身边的杨抡奇神色肃穆地说:“高老弟,如果你的消息可靠。这些人便死而不枉了。此中大有问题。”

高翔语气坚定地说:“大总管请相信小弟的话,小弟从江陵镇便钉上了他们,可惜去迟一步,中了他们的金蝉脱壳计,既然他们在迷里有秘窟,小弟即派人往南京召集人手,清查附近每一寸土地,他们是无法兔脱的。”

“你要到南京召集人手?”

“请金刚李兄带小弟的手书到鹰扬卫走一趟,小弟与同伴在赤山湖附近监视。”

金刚李虹接口道:“高兄弟,事不宜迟,快找地方修书。”

“且慢!”杨抡奇叫。

“大总管有何指示?”高翔问

“赤山湖与敝庄是近邻,这件事在下必须请示庄主定夺。”

“大总管……”

“该帮会竟敢在本庄附近建立秘窟,不啻直接向龙尾山庄挑战。”

“这……”

“因此。这件事庄主必定大发雷霆。”

“小弟认为,贵庄……”

“敝庄决不坐视,兄弟立即派人前往将庄主请来。”

“将冯庄主请来?”高翔讶然问。

“是的。本庄有足够的人手,如果办不通,老弟再派人到南京召集人手好了。”

“这个……”

“北面九源山有一座源山砦,砦主姓陈,名仲先。这人外表平庸,内藏机诈,因此并末进一步查他的海底。以今天的情景看来,他可能与这里的人有关。该砦实力不弱,咱们要进去查底,很可能不能善了,必须由敝庄主亲自出马,那儿可能是他们的秘坛要地。”

正商量间,一名庄丁打扮的人奔近叫道:“东南角小径,来了一群人,脚程甚快、有男有女且是劲装.快到了。”

大总管兴奋地叫:“好,抓住他们问问。”

“大总管失不必动手,小弟先与他们谈谈,看看来的是什么人?”

“老弟台处事谨慎得很呢?”杨抡奇颇表赞赏地说。

“大总管夸奖了。”

众人出了东南角的树林,对方一行二十余人已接近至半里内了。

高翔看清了对方的身影。喜悦地说:“是巫山三煞三位姑娘,看样子她们这一路并末与人交手。”

杨抡奇一怔。说:“哦!老弟台是分几路追来的?”

“是的。”他将追踪的经过详说了、最后说:“看情形,他们可能也被对方摆脱了,另外分派人手追踪啦!吴兄并未一同前来。”

“谁是吴兄?”

“江南浪子吴坤。”

杨抡奇隐含惊,讶然问:“江南浪子吴坤?南明庄的庄主?”

“是的。”

“老弟,你不是开玩笑吧?”

他摇摇头,笑道:“上次小弟与冯前辈所遇上的人,是假的江南浪子,吴兄并非盗宝案的真凶。至于上次那位自杀的江南浪子,不知是谁叫他前来替死的。只要捉住了真凶、这件事便可水落石出了。”

杨抡奇不住摇头,苦笑道:“不可能的,不可能的……唔!这件事愈来愈离奇、奇得离了谱。看来,敝庄主这次又得重出江湖了,不然龙尾山庄岂不威信扫地?”

“这件事……”

“老弟可否替在下引见江南浪子?我相信庄主也希望与他见见面。”

“他如果来了,小弟自当替两伉引见。上次供给江湖浪子行踪的人,不知是不是贵庄的人?”高翔追问。

“不,他叫金眼雕贺斌,是隐居堂山的江湖奇人,与江湖朋友往密切。”

“他人呢?”

“不知道,可能已离开了南京。”

来人已近,领先的巫山三煞急步走近,大煞卢碧行礼笑道:“高爷,还是你占了先着,恶贼们怎样了?”

高翔摇摇头说:“我来晚了一步,你们一无所获?吴兄呢?”

“南面二十余里有一处岔道,车迹在岔道处消失,吴爷带人向东追,不知目下到了何处。我们从这条路追搜,一无所见。”

“哦!看样子,这群恶贼已经发现咱们追踪了。来,我替你们引见龙尾山庄的大总管杨兄抡奇。”

引见毕,杨抡奇笑道:“久闻三位姑娘的大名,想不到竟然是三位年轻貌美的姑娘,如不是亲见、仅听姑娘们三煞的名号,在下委实不敢相信,幸会幸会。”

巫山三煞三位姑娘眼高于顶,但在这位龙尾山庄的大总管面前,也感到有点不自在、当然杨抡奇的器宇风标极为出众,不由她们不心折,龙尾山庄的威名,也先在她们的心目中留下了深刻印象。大煞卢碧脸上一红,欠身道:“大总管过奖了。匪名有辱清听,请多包涵。”

“好说好说。高兄弟,这样好了,这里兄弟派人善后。并派人前往监视源山砦,诸位随兄弟至敝庄与敝庄主商量追凶事宜,不知老弟意下如何?”

卢碧一怔,问道:“高爷,这里是怎么回事?那边好像是失火……”

高翔将所发生的事说了,转向杨抡奇道:“不,这里至贵庄,脚程放些也得两个时辰,来回不要一天也要半天、人太多,赶路诸多牵制、而且小弟还得等吴兄前来会合,说不定他已经有所发现呢?”

杨抡奇摇摇头.笑道:“江南浪子吴兄很可能也会跟到此地来,或许会跟至源山砦。老实说,诸位如果硬柱源山砦里闯,很可能死伤惨重。得不偿失,不如等敝庄主前来,以一二十名顶尖儿高手硬闯,必定大有所获,在这附近守株待兔,不会有任何结果的。也许到了敝庄之后,敝庄主已经获得这附近的有力线索了。走吧?”

高翔仍不放心。坚持己见说:“大总管、小弟仍认为不宜打扰贵庄主……”

“你这是什么话?这里的事,已是本庄的事了,这些人是本庄的人杀的,卢舍虽是失火,但也可以算是本庄的人烧的,老弟难道认为龙尾山庄的人,就这样撒手不管了?”

高翔也感到这件事确已将龙尾山庄卷入了,盛情难却,只好略为让步说:“说吧,大总管,这样好了,小弟随大总管前往谒见海公,其他的人留在此地找线索,如何?”

杨抡奇沉吟片刻,点头道:“也好,那么,咱们立即动身。”

“我也去。”小绿扬声叫。

天罡真人与了了神尼也踏前一步,天是真人笑道:“十年前冯大侠尚未息隐江湖,贫道曾于淮安府有幸一赡冯大侠的丰采。一面之缘。十年难忘,愿随高施主前柱龙尾山庄,拜会冯大侠面致仰慕之忱。”

了了神尼也说:“冯大侠誉满江瑚,贫尼往昔无缘识荆,认为是平生—大憾事.既然有此机会,贫尼愿追随高施主前往一行,足慰平生。”

高翔己对龙尾山庄生疑,确也不想独自前往,只是不好开口请几个人随他一行,见有人愿往,心中欣然,点头笑道:“好,咱们四个人够了。这里请吕姑娘主持大局,在我末返回之前,切记不可擅自有所举动。卢姑娘请派人与吴兄联络,叫他尽快前来聚会。”

杨抡奇只带了两位从人,带了高翔四人匆匆走了。

吕芸主持大局,深感现任重大,便与龙尾山庄的人商量,最好离开龙坑祠附近,到赤山北麓歇息,以免附近的树民前来查问。

龙尾山庄二十余名高手的统领,是一位姓孙名涛的中年人,深表同意,等同伴们将尸体掩埋停当,方带领着众人绕至山北麓,再向前一指说:“前面便是九源山,此地距火场不远,仍不宜逗留,咱们到九源山下休息。那儿可找到村镇讨茶水。”

众人依言向九源山走。后面断后的人突然大叫:“后面有人跟来,不像是村民。”

众人左右一分,回身等候,藏身在路旁的草木中。吕芸心中一紧,心说:“希望是贼党的另一批人,可惜高大哥不在。”

她接住赶到的断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6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缚 虎 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