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锋刃绮情》

第22章

作者:云中岳

房屋建在河边,固然怕水淹,但也有好处,失火可以灌救容易。

火已经救熄,村民们皆离开罗家。

河岸泊了四艘船,三十余个劲装男女先后至火场附近察看,不久便先后返回,然后陆续驶走了三艘。

留下的一艘久久仍不想离去,等候远程搜索的人返回。

搜村四郊路程远,大概想寻找是否有受伤的人。

每次搏斗必定有人受伤,来不及抢救,或者当时没有同位在场,事后必须抱伤脱离现场,能走多远得看伤的程度如何,走不动很可能被对方的人追及。

显然这四船人来晚了一步,不但打斗已经结束,火也熄了,人早就不知去向,无法知道发生了何种变故和结局。

救火的村民们只知救火,一问三不知。

首脑人物只好失望地离去,去向是上游的三叉河。

留下的一艘船,连船夫也算上,只有十一个人。

三个船夫也携有刀剑,有强大的看守船只实力。

只有三个人站在岸上的大柳树下,等候至远处寻找线索的人返回,其中一人偶或发出啸声,催促同伴返回,等得不耐烦了,天色不早,三更将尽啦!

不久,啸声从村南不远处传来。

“他们回来了,准备走。”一个高大的黑影,从大柳树下踱出向泊船处走,然后发出两声短啸回应。

“真倒霉啊!这期间咱们办事,几乎没有一件事是顺利的。”另一名同伴懒洋洋跟在后面:“要不是在河豚冯家中穷搜寻耽误了,就可以一网打尽这里的人啦!”

“在冯家,我们没弄到半个人。在这里,咱们只看到灰烬。”第三个人大发牢騒:“一定有某些地方不对,简直就有点波诡云谲,每件事咱们都晚来了一步,配合上出了大问题,原因何在?”

“你算了吧!凭你也不配追究原因。”到了船边站在跳板上的第一个人说:“情势不由人,谁也不可能控制变化,慢一步就全盘失控,事极平常呀!幸好这次没通知区大爷,他如果来了,面对失败,一定会把咱们骂得狗血淋头。”

“也没有什么不得了。”第三人领先上船:“他们在南京快活,得到噩耗丢下酒色享受,赶来见人就骂,骂所有的人都是饭桶,威胁说如果追不回贡物,就没收每个人的家产……他娘的!一教一门的人如果落在我手中,我要不挖出他们的心肝来,就不是人养的。”

岸上出现五个人影,一个个浑身汗水,拼命快速搜寻颇耗真力,显得气喘如牛。

“没看到人?”上了船的人大声问。

“绕了两圈,鬼影俱无。他们走了?”向下走的人信口回答。

“他们先回三叉河去了。”

“咱们也走吧!”

“留在这里也毫无用处呀!咦!你们后面怎么多了一个人?”

五个人鱼贯降下河岸向步极走,后面十余步确是出现另一个人。

这一段坡岸长约五六十步,顶部是一排大柳树,附近是村民的泊舟区,仅生长着一些杂草。

星光朗朗,在十步内足以看清人的面貌。

五人警觉地转身,刀出鞘剑出匣。

已登船的人,也不约而同跃登河岸戒备。

“哎呀!赵……八……”第一个看清来人面貌的人惊叫,悚然向后退,挟着的哭丧杖一抡,布下最严密的防卫网,可看出心怯的神情流露。

是丧门一绝,独行狼的得力臂膀。

湖广钦差府的走狗中,丧门一绝的身分地位不上也不下。

在江湖牛鬼蛇神中,却是凶名昭彰的枭雄。

哭丧杖尾重头轻,全重约十余斤,抡动时重心在前可增力道与速度,一般的刀剑一触即断,极为霸道无可克当。

但上次这根威震江湖的哭丧杖,被赵八不费吹灰之力硬生生夺走了。

看清是赵八,这位凶魔的斗志迅速沉落,简直有望影心惊的神情流露,一朝被蛇咬,三年怕井绳。

“奇怪,你们居然能再三盯在一教一门的人身后,知道他们的动静,却又再三失手,此中有何蹊跷?”赵辛毫不介意对方有十一个人,轻拂着短枪徐徐逼近:“我知道你们从南京赶来的人在府城坐镇,派出搜捕的人却在绝剑附近活动。绝剑是最有希望替你们追回贡银的人,你们是不是想消灭他取而代之?我要找人逼供,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看谁在打绝剑的混帐主意,伤害到绝剑,也就是损害到我赵八的权益,因为我希望他能找得到贡船,绝不许任何人断我的财路。丧门一绝,我要你……”

“用暗器毙了他!”丧门一绝大叫,不进反退。

一听来人是赵八,这些走狗已是心胆俱寒,谁还敢挺起胸膛上前拼命?所有的人毫不迟疑用暗器攻击,洒出满天铁雨钢流。

赵辛立即飞退,黑夜中真不敢和暗器群赌命。

高手名宿的暗器非同小可,大多数是可破内家气功的歹毒玩艺,钦差府的走狗,十之七八可以名列高手名家。

暗器出手,走狗们不约而同向后飞退。

领队的丧门一绝已经先退,他们岂敢不走?

船立即驶离,跳板不要了,桨当篙用,船向外急冲。

所有的人皆在舱面用暗器连续攻击,果然有效地阻止赵辛登船。

“去告诉你们的主子,离开绝剑远一点,以免在下动了杀机,痛宰你们这些杂种走狗。”赵辛在岸上跳脚大骂:“等我查出贡船是你们策划串通外鬼,转手劫走的阴谋内情,就是痛宰你们的时候了。”

正在涨潮,船乘潮上航,速度甚快,船上的人根本没听清他的叫骂。

◇◇◇ 

◇◇◇ 

◇◇◇

食物必须到村中去找,村民仍在惊恐纷扰中,他们已经知道这场火的起因,看到鬼魅般出没的人影,火熄之后家家闭户,以免惹火上身。

在最外侧一家农舍叫门,接待他的村民惊恐莫名,不敢拒绝他的请求,替他准备了一鸡一鸭,两碟菜蔬,甚至一小箩饭。

等待期间,他在外面悄然走了几圈,感觉中,他觉得有人在暗中监视他的一举一动。

可是,始终没发现征兆。

他的搜寻术颇为精湛高明,可是却一无所见,心中颇感不安,被比他高明的人暗中监视,不是愉快的事。

他的注意力放在村外,却没料到潜伏的人在村内,而且就在邻居的屋檐下藏身,留意他的一举一动。

他毕竟不是一个已修至化境的活神仙,怎知内外有人蛰伏窥伺?

敌人好对付,他可以应付强敌的攻击,但蛰伏不动的暗椿,他无法发觉。

他走了之后,三个黑影并没跟踪,反而向北走,不再理会他了。

“我认为应该盯牢他,不然以后恐怕会失去他的踪迹,不易再找到他了。”矮身材的黑影是赵英华姑娘,显然主张继续跟踪。

“放心啦!只要盯牢绝剑,掌握杭教主那些人的动向,一定会见到他的。”赵长江语气充满自信;“他已经正式展开行动,时机成熟不会再打烂仗,不信且走着瞧,我看出他已经失去耐性了。”

“所以今后咱们必须更加小心,如非绝对必要,不可直接出面干预各方龙蛇的纠纷,今晚咱们就几乎要受到三方面人的反击。放火扰乱的事可一不可再,知道吗?”姑娘的老爹赵大郑重地指示机宜;“我们的人近期内暂时停止活动,扬州钦差府的走狗,已有人发觉我们了,很可能派人侦查我们的踪迹,千万不可忽视他们的侦查能力,要命阎罗就是顶尖的查辑布网专家。”

“那个女人就是阴神?不怎么样嘛!”姑娘的兴趣并不在如何活动。

“不知道,我不认识阴神。”赵大说:“年轻的人才辈出,天下生之者寡,食之者众,因此混世的人一天比一天多,且一个比一个狠,高手名宿多如牛毛,哪还能认识几个人?”

“丫头,你应该认识许多人呀!”赵长江的话有调侃味:“你在江湖鬼混了将近三年,起初戏称是武林七仙女,然后居然有了名气,弄假成真被承认是七仙女。其实称仙女的年轻女英雄雌为数可观,似乎天天都有新的仙女出道争名头。七仙女的认定各有不同,排名也会因各人好恶而高下有异。你所接触的人,比我们这些老名宿接触的更多。浑天教的人你认识更多,应该认识这个阴神呀!”

她被浑天教的人用诡计捉住,几乎送掉小命。

赵长江的话,分明在调侃取笑她。

“别逗她了,南星。”赵大爷称赵长江为南星,脱口而出,可知是惯常的称呼:“这丫头在江湖野心勃勃,眼高于顶,哪肯与一些邪魔外道鬼混?难怪不认识阴神啦!你根本没体会到她话中的弦外之音,呵呵!”

“不和你们说啦!”姑娘一跺脚,跑到前面去了。

赵大两人呵呵大笑,脚下一紧。

◇◇◇ 

◇◇◇ 

◇◇◇

登上船,他将食篮递给阴神。

阴神已洗漱停当,换上了青衣布裙村姑装,一头还没吹干的长发披肩,与略为莹白的面庞相映,黑白鲜明,另有一份清丽超俗的气质流露,比往昔的盛妆更为出色可人,像是脱胎换骨成了另一个人。

“食物充足,但愿合你的胃口。”他转身出舱,有点心猿意马。

“你不饿?”阴神伸手想拉住他,却又颓然缩手。

“我不饿。”他在舱面整理船具:“赶快进食。”

“你真体贴。”阴神揭开食篮由衷地说。

肉香扑鼻,整治食物的该是女人的事,劳驾大男人去找食物,她由衷地表达心意。

“农舍只能弄到一些粗糙食物,仅能充饥。”他用桨将船撑离河岸,再熟练地挂起双桨。

“咦!要走?”阴神在舱内问。

“此地不安全,岸上有不少人鬼魅似的飘忽活动,不久一定会找来的。”

“要到何处?”

“三叉河镇。”

“哎呀!镇上群魔乱舞,扬州钦差府的走狗……”

“呵呵!群魔乱舞才能获得消息,没有人活动怎知各方的动静?钦差府的人不会在镇上逗留,承认失败撤回府城了。走狗们这期间大忙特忙,丢下公务不管,税收大减,损失惨重,哪能再奔东逐北浪费时间?所以他们只能突然出动一击,如无所获就收兵撤走。可以保证。”

这里像是栖身在洞窟里。

身边,有一个他曾经心醉的女人,处境却是相同的,但心情却完全不同了。

激情的肌肤之亲,似乎已经相当遥远了。

那时,他与这女人是生死与共的同伴。

现在呢?他无奈地发出感慨的叹息。

现在,他应该与这女人处在生死对头的地位。

一教一门的人,都是他的生死仇敌。

但是,他无法把阴神当成仇人,杀他和杀绝剑灭口的主意,该是杭教主和陈门主所策定的绝户计。

其实,以一个江湖人的心态看这件灭口的事件,并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事,平常得很,有如家常便饭。

为了利益权势,人人都在玩这种血腥游戏,算不了什么严重的深仇大恨,玩输了的人活该倒霉。

不但江湖人士玩这种游戏,世间的芸芸众生也人人在玩。

仇恨的意识既然模糊,情的存在也就藕断丝连。

他觉得自己好蠢,听说这女人落在仇敌手中,便迫不及待奔波冒险营救,居然成功地将人救出险境。

而一教一门的人,毫无营救的举动,绝剑早已放出风声,按理一教一门的人应该全力以赴进行营救的。

绝剑显露的实力,虽然颇为强大,但仍然缺乏真正的超拔高手名宿的主力,号召力并不真的强,对一教一门的威胁其实并不大。

如果杭教主全力以赴,绝剑这些人胜算不会超过三成。

敢于向各地钦差府劫掠贡船,有如虎口拔牙。

天下各地虽然不时有人向皇贡的车队船队袭击,但成功的机会微乎其微,失败的例子却多。

杭教主敢在虎口拔牙,可知必定具有雄厚的实力,对付绝剑这一群临时组合的牛鬼蛇神,必定游刃有余。

可是,杭教主却无意全力对付绝剑,地位十分重要的月华门副门主阴神一而再失陷,杭教主陈门主居然无动于衷,不设法营救,岂不可疑?

也许,杭教主认为被擒的门人子弟,包括阴神在内,即使落在对头手中,也招不出重要的消息,所以不想冒险抢救,以免再损失本已有限的人手。

他所订定的劫船大计,详情只有杭教主和陈门主知道,除非这两个人落在对头手中,不然绝不会走漏重要的计划内容。

杭教主和陈门主如果另有计划,比方说:内神通外鬼转手夺走贡船。

可想而知,计划不可能让阴神知道,阴神被捉,不可能指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2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锋刃绮情》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