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锋刃绮情》

第23章

作者:云中岳

阴神迈出两步,却又停步不进,目光移注在赵辛脸上,似在征询他的意思。

赵辛呼出一口长气,打出要她赶快离开的手式。

“原来如此。”赵辛向绝剑说:“难怪她受到你的优待,你这家伙还真有女人缘。我不会在女人身上打主意,所以不会向她要求任何承诺。当初在一起时,她把我当成亲密的朋友,日后不论情势如何演变,我也不会向她要求对她不利的任何承诺。就算她愿意带我去找杭教主陈门主,我也不见得肯答应呢!”

阴神仅退了两步,没有离开的意思。

“柯姑娘,劳驾去把傅灵姑带来。”绝剑对阴神拒绝进厅,感到脸上无光,怒火上冲。

“我不去。”云华仙史先是一怔,然后大为不悦:“你把我看成随从打手?你有没有弄错。”

论名头声望,绝剑的份量哪能与云华仙史比?

云华仙史是绝剑的好朋友,请来合作追寻贡船的人,不是雇来的随从打手。

在天风亭云华仙史抢出追逐赵辛,并非听命出动,而是一时好奇,自动追逐的。

追寻贡船下落的事毫无着落,徒劳无功,眼看将成画饼,贡船的财宝无望,这位大名鼎鼎的女妖仙,已经有点心灰意冷,竟然被绝剑当随从使唤,怎受得了?

另一原因是不想与赵辛起冲突,女妖仙已看出赵辛不会置身事外,与赵辛冲突,那等于和自己过不去。

“抱歉,我是请你去。”绝剑的怒火迅即消退,陪笑低声下气:“我不便和她拉拉扯扯呀!”

“你曾经亲自看管她,现在去拉她也是理所当然呀!在座的全是你的好朋友,总不能叫朋友代劳去拉女人吧?你自己去好不好。”云华仙史说得理直气壮,总算消去了心中的不快。

有意无意中,透露绝剑和阴神的亲密关系。

阴神没受到绝剑的虐待,这是事实。

赵辛救走她时,她手中是有剑的。

但当时赵辛没留意,仓卒间制了睡穴扛了就走,室中黑暗,也没注意何人手中有何物品,也无暇留意俘虏中有否乘机逃脱的人。

按情势估计,阴神当时应该可以抓住机会逃走的,黑暗中情势混乱,看守与押解的人已自顾不暇。

“我去好了,我可以拉拉扯扯。”另一位穿蓝紫色衫裙的美妇离座而起,替绝剑解了窘。

阴神急走几步入厅,这次不再迟疑,疾趋赵辛身后,躲在后面托庇。

赵英华姑娘手疾眼快,把阴神向侧推开,凤目中冷电湛湛,不许阴神靠近背后。

“不许站在他后面。”姑娘毫不客气地提出警告:“防人之心不可无。”

既然阴神对绝剑有承诺,就表示与赵辛站在敌对的一方,应该严加提防,不能让强敌站在身后,有严防不测的必要。

“哟!找男人护花?”袅袅娜娜接近的美妇,用调侃的口吻说,目光却是落在赵辛脸上的,语气相当大胆,表明也是一个百无禁忌的女人。

“呵呵!按理我也该挺身而起护花。”赵辛怪笑着站起,右手拈着有盖的茶杯:“在我和傅灵姑成为仇敌之前,我们曾经是男欢女爱的江湖伴侣。这件事绝剑徐老兄应该心中有数。本来杭教主的甥女兰小霞喜欢我,绝剑徐老兄却横刀夺爱不许我接近兰小霞。我承认武功不如徐老兄,不敢和他争风打破头,所以退而求其次,与阴神傅姑娘相好。徐老兄,我不管傅姑娘对你有何种承诺,那都是在被迫的情况下承诺的,情况有变,承诺也自然失效。放她一马,好吗?”

“你还没问我肯是不肯呢!”紫衣美妇已到了桌旁,媚目水汪汪紧吸住赵辛的眼神,笑容有挑逗味,语气具有强者的气势。

“说来真是诡秘的内情。”云华仙史突然站起高声说:“你们都曾经是一伙的,甚至与一教一门是一伙的。杜小妹,不要逞强,退回来,男女的情爱纠纷,让他们亲自解决,局外人插手,反而不可收拾。”

云华仙史出于好意,意图阻止杜小妹插手,不便说出赵辛的武功深不可测,转用男女感情纠纷的理由直接劝阻,以免被赵辛伤害。

绝剑一直没把赵辛放在眼下,只想笼络赵辛策划追寻贡船的下落,只有这位女妖仙,知道赵辛不好惹。

“为了贡船的下落,也是我的事呀!阴神是迫杭教主出面的保证,我必须控制住她。”杜小妹无法体会云华仙史的好意,不肯放手,手向隔桌的阴神一伸:“过来。跟我走,乖。”

阴神突然打一冷战,眼神一乱,但立即斜移一步,凤目中冷电乍现,左手一抬,阴风微扬,随即出现猛烈地迸发气旋。

“你是江湖十新秀之一的离魂姹女杜紫姑。”还没坐下的赵辛说:“你的道行并不比阴神高多少,你两人如果在有地方行法的处所斗法,还不知鹿死谁手,不要在大庭广众间惊世骇俗好不好?一旦施展你们的邪术,这地方的人更迷信了,江南的五通神已经令君子受不了啦!再加上两位女……好!碎心指。”

茶杯盖突然离杯飞升,叭一声碎成十块。

杜紫姑本来指向阴神的,食中两指突然屈曲转向点出。

赵辛的巨爪,像大章鱼抓住了螃蟹,把离魂姹女的玉手抓得牢牢地,右手的茶杯,举在那令人想入非非的酥胸上方。

离魂姹女的手被抓住,无穷大的压力向外侧扭转,身躯本能地抗拒却又力不从心,上体头后仰、胸前挺、侧转,痛得脸色泛青,肌肉抽搐吃足了苦头。

所有的人,皆失惊而起。

离魂姹女名列江湖十新秀,是众所公认的超级高手,名头声威直追老一辈的十新秀,怎么用碎心指突袭反而被制住了?

绝剑最为吃惊,几乎难以相信目击的事实,对赵辛的评价,陡然提高数倍,油然兴起强烈的戒心。

云华仙史是唯一神情自若的人,似乎早就知道结果,不以为怪。

“你……你如果把茶倒在我胸怀里,今后你我将是生死冤家。”离魂姹女感到手上的抓力徐消,咬着银牙恶狠狠地说。听字义,与打情骂悄差不多。

冤家两字出在漂亮女人口中,听到的大男人会乐得忘了生辰八字。

“呵呵!我不笨,不会和你这种迷死人的女魔做冤家。”赵辛收回杯,喝了一口茶,放了离魂姹女的手:“退回去,乖。”乖字学离魂姹女的口吻,维妙维肖。

离魂姹女还没站稳,起脚便挑。

“粉腿绝佳……”赵辛伸手便捞。

“我会找你。”离魂姹女的反应极为惊人,挑起的腿居然猛然中止,身形向后疾退,几乎被赵辛捞住小腿,半途收劲的功力可圈可点。

“你最好不要找他。”已经从一侧抢到的赵英华,狠盯着离魂姹女说:“我一定会打断你的粉腿。”

“你……你配吗?”离魂姹女哪将一个小村姑放在眼下?稳下马步要伸手了。

“这丫头是我的小妹,她的武功比我强一倍,你说她配不配?”赵辛坐下说:“你的邪术或许可派些小用场,用碎心指攻击,她一定可以折断你的手指,最好不要冒折指之险和她玩命!”

“大姑娘,不要不服气。”赵辛遥指脸色不正常的绝剑:“当初我们一同落在杭教主的手中,我这位小妹所表现的英风豪气,就比这位绝剑徐老兄有骨气有所为,他就知道我这位小妹相当了不起。”

离魂姹女狠瞪了赵英华一眼,转身回座。

“又是秘密。”云华仙史摇头苦笑:“老天爷!你们之间,到底还有多少不能让人知道的秘密呀!”

“柯姑娘,没有所谓秘密,江湖朋友之间,多少有些不希望第三者知道的恩恩怨怨。”绝剑完全打消动手相逼的念头;“目下的情势,是每个人都在尽力攫取皇贡庞大的财富,目标是一致的,其他个人恩怨,没有提的必要。赵雄,咱们公平地开诚布公合作,我保证公平对待你,绝不玩弄阴谋诡计,不会在事成后,做出灭口的蠢事。欢迎你以朋友身份,合作夺回本来应该是我们的财富,你一个人决无成功的可能。”

“阁下的诚意,在下心领了。”赵辛将赵英华拉回坐,低声说:“你要特别留心那另一个女人,云华仙史柯窈娘,她的彩虹飞电碌,五丈内发则必中。”

赵英华心花怒放,心情极为愉快,杀气全消,笑容十分可爱。

赵辛当众捧她,压下绝剑的威风,公然把她称为小妹,已经让她乐不可支,更细心叮咛她防范意外,关切的情怀让她浑忘“小妹”的身份。

“我不怕她。”紧傍着赵辛坐下,偎得紧紧地,转头敌视着不知所措的阴神:“你还不走?难道要等他们动手捉你才甘心吗?”

“赵辛帮助我……”阴神期期艾艾。

“我们不会帮助你。”赵英华大声说:“谁知道你对绝剑许了何种承诺?我敢武断地说,你们所订的任何承诺,绝不会对我大哥有利。你走吧!还来得及。”

“我会掩护你走。”赵辛叹了一口气:“叫你不要来,你……这些人正式交手一比一,能比你强的人只有云华仙史而已。但这些人不会和你一比一公平相决,大白天你连藏身的地方也不会有。你的身份已经揭破,除了绝剑之外,其他群雄肯定会把你当成猎物,当成发横财寻获贡船的保证,你……你难道不想活过三十岁?唉!”

除了绝剑的六男女之外,留下的群雄仍有十二名之多,所有的光,皆向阴神集中,真像一群饿狼,狠盯着羊群准备扑出。

“你……你不是……不是无情无义的人间贱丈夫。”阴神暴发似的狠盯着他:“我……强敌环伺,我……我已经无路可走……”

“罢了,我们一起走。”赵辛无可奈何地抓起身侧的短枪:“冲码头方向走,谅他们也不敢在码头人多的地方行凶。”

窗口突然出现兰小霞美丽的面庞,邻窗也出现夺命飞虹李如花的面庞。

夺命飞虹是月华门的外堂总堂主,六寸长的双飞虹针威震江湖,号称暗器一绝,与云华仙史的彩虹飞电碌性质近似,都是杀人的利器。

“傅姐,撤。”兰小霞高叫:“偷听了老半天,以为有热闹可看,岂知你们这些江湖高手名宿,只会光说不练,并没预期打起来,他们既然不肯拼命,你该走了。”

原来阴神的出现,目的是引起争夺制造暴乱。

人影齐动,各方齐发。

绝剑飞跃而起,像飞鱼般向窗口头前脚后疾射。

云华仙史的彩虹飞电碌,找上了夺命飞虹李如花。

阴神像鬼魅般乍动乍逝,消失在厅口。

两名大汉后一步追出,被幻现的赵辛一记劈空掌所挡住,劲气进爆似奔雷,两大汉急退三四步,居然不曾受伤,掌劲的力道有分寸,无意伤人。

“我们走。”赵辛挽了跟来的赵英华姑娘,出厅步履从容离去。

没有人追赶,任由他俩手拉手昂然出店。

追随绝剑追出窗的三位男士,已经消失在窗外。

兰小霞与夺命飞虹,早已溜之大吉。

招呼阴神撤走的计划完全成功,失败的是没能引起预期的拼斗。

◇◇◇ 

◇◇◇ 

◇◇◇

经过镇西的大街,赵辛急步进入一条向东伸的小巷,不时留心后面是否有盯梢的人,时走时停小心翼翼。

“怕他们跟来?”姑娘笑问,其实一点也不担心有人跟踪:“那就不该走小巷呀!”

“走小巷可以早一步发现跟踪的人,反正我一定要往东走的。”

“哦!你似乎知道一教一门的人,藏身在镇东四里外的小村里,可能吗?”姑娘颇感惊讶。

“没错,我查过了,镇上有几位包打听,很能干的精明蛇鼠。你的人很聪明,所以知道一教一门的人躲在何处。我没料到的是,他们竟然敢在大白天在镇中出入。”

“他们的人手众多,而且邀来一些朋友助拳,似乎发誓要把贡船找回,不像与人勾结把贡船转手呢!”

“必须找到他们求证,再言其他。”

“你不是说另有神秘的人……”

“这只是第二种可能,第一种可能仍是杭教主内神通外鬼,所以必须先找杭教主,我得先了断他谋杀我灭口的是非。”

“大哥,你仍不打算放弃吗?那些财宝……”

“你真笨,你看我像一个贪财的人吗?我冒充李家的人,想混入钦差府,用意并非为了谋财,而是找机会警告税监陈阎王。你想到钦差府行刺,也笨得可以,就算你能接近那姦阉,杀掉他必定替荆州的百姓带来无穷的灾害,他是皇帝派去的钦差,钦差被杀与造反相等,明白了吧?”

“那你……”

“我打算加阉他。”

“你……”姑娘脸一红,拍了他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3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锋刃绮情》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