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剑歼情记》

第十二章 道貌岸然一潜翁

作者:云中岳

“禀主母,芳芬她两恐怕丢失了!”小聪焦急地说。 

“难道真有鬼?”花魔抢着叫。 

“两位小妹巳进去许久了。”小聪提醒花魔。 

“小芬,小芬!”花魔大叫。 

村后山谷深处,回声破空传来:“小芬,小芬,小……芬……” 

仍然没有两女的回音,花魔凤目冷电乍起,哼了一声道:“闯!岂有此理!” 

“主母不可!”小聪急急出声阻止。 

“有何不可?” 

“小婢想,假使这儿是高人布下的诸葛八阵图?” 

“废话,四川成都府弥牟镇的八阵图,难道你没见识过?除了石堆多不胜数之外,有何奇处?” 

“禀主母,弥牟镇的八阵图是后人用来骗人的假货,这儿的石堆有点奇怪。” 

“随我来。”花魔断然地叫。 

如霜突然接口道:“娘,任何奇门生克,内有埋伏相辅,不然将成废物,小心为上,何不分头进入?彼此也有个照应。” 

“好!也许我气昏了,分开。” 

侍女们应声而动,向左右急掠,每人相距两丈余。向右侧一名叫八妹的侍女见身侧有石堆阻道,便绕石堆而过。 

这一绕绕坏了,刚转到另一面,后面巳看不见同伴,突觉脚下一虚。 

“哎……”她惊叫,向后仰身便倒,想躺倒再说。来不及了,下面出现了陷坑,上面石堆顶几块巨石突然下堕,“噗”一声击中她的胸腹,连人带石跌下了两丈深的陷坑,几声闷响,陷坑口的翻板倏然翻转,又恢复了原状。 

这种翻板陷坑造得十分高明,人走至中段方行翻转。翻板上的野草碎石,全是精工嵌上去的不会脱落,人掉下坑翻板再次复原,外表依旧,看不出痕迹,显然是花了不少功夫,出于名匠之手。 

侍女身手高明,但仍逃不出陷坑的骤然袭击,但她仍然发出了警告的叫声。 

石堆的另一端,另一名侍女闻声知警急绕而到,怪!她也踏在翻板上,但翻板似乎已经失了效。 

“咦!八妹!八妹!”她变色大叫。 

没有人回答,其他的人应声赶到,花魔老远便叫:“什么事?小菊。” 

侍女脸色大变,惊惶地道:“禀主母,八妹转过石堆,小婢听她尖叫了一声,过来一看,人不见了。” 

花魔大吃一惊,在地面细察了片刻,用脚尖拨动地面的枯草碎石,怒叫道:“下面有陷坑造得极为高明,散开用剑掘,先救人。” 

四名侍女站在三方,相距丈余,开始用剑掘进,挖一条小沟,果然挖到了坑板。 

等她们掀开了翻板,将下面的八妹弄上来,八妹已经断了气,大罗天仙也救不了胸破腹裂的人。 

花魔怒火冲感到,但也心惊肉跳。看情形要想进村不知要花费多少时辰,甚至不知还要枉死多少人,她怎能一步步破去埋伏入村?此行势在必得,必须速战速决,迟延不得。 

“先放火,用火将他们烧出来。”她狂怒地叫。 

天干物躁,草木枯黄,火一起片刻便势成燎原,向四面八方卷去。四面是已收获了的山田,刚冬耕不久,火不会向山谷深处燃烧。不久,火将烧近了村子了。 

花魔领着人退到高处向下监视,咬牙切齿像是要吃人的母大虫。没有人出现,一条狗从村口奔入山谷不见了。 

如霜向远处瞥了一眼,道:“有人来了,三个人。”三条灰影出现在谷口,是三个武林人,带有兵刃,向火场狂奔。 

“下去!要活的。”花魔低喝,人似电芒乍闪,急掠而下。 

三个灰影一是花甲老人,两个年约三十的壮年大汉。老人目力甚佳,突见一美女人从山根下掠出,虽相距在半里外,仍然被他看出了危机在谷口止步,突然道:“咦!这些人来之不善,难道说,这把火是她们放的?” 

一个年青人挪了挪腰中的长剑,抢着道,“她们都带着兵刃,大事不妙,葛大哥完了。”

老人脸色大变,抽口冷笑道:“糟了!是东海奇域的花魔,快走!咱们不是她们的敌手。” 

“不!咱们必须问明来意。”另一个壮年人沉声叫,一面将剑火速改背在背上。 

“不可!等问明来意,咱们的命便交到她们手上了。她们在这儿放火毁村,葛贤侄一家岂能活命?她们又岂能放过咱们这些不速之客?不杀人灭口才怪。夏贤侄,你先逃,必给留下性命,火速到南昌禀明熊老前辈,千斤重担交到你的肩上,你必须将信息传到。” 

“沈老爷子,您老人家何不自己走一趟南昌?”被称夏贤侄的青年人急急接口。 

沈老爷子神情凄然,苦笑道:“来不及了,你可看清她们的轻功身法?我和陆贤侄联手战她们,你快走!” 

“不!小侄决不偷生逃命。”夏贤侄大叫。 

沈老爷子“啪”一声给了他一耳光,声色俱厉地怒叫:“在这些宇内凶魔面前,活比死更困难,更不易,你想断送在这儿,易如反掌,但想活却机会不多。咱们全断送在这儿,葛贤侄惨死的消息将永沉地狱,熊前辈和公冶前辈永不能找到真凶为他报仇。你如果是有血性的人,快走,不然我先毁了你。别让我负疚九泉快走!恐怕来不及了。” 

夏贤侄泪下如雨,大拜四拜,泣道:“老爷子,陆二哥珍重,小侄将全力保全性命将消息传到南昌。” 

“快走!切记不可接任何人的招。”沈老爷子挥手叫。 

夏贤侄飞跃而起,向后狂奔。 

花魔已接近十余丈内,一声娇啸,以流光闪电似的身法飞扑而来,从侧方急截夏贤侄的去向,清脆嗓音入耳:“留下,在劫难逃。” 

另几名侍女慢了十余丈奔向沈老爷子和陆贤侄。 

沈老爷子一声长啸,拔剑截住叫:“鄱阳黄叶居士沈钧在此,慢来!” 

声出人到,左手一扬,七枚柳叶镖漫天飞射,阻住花魔的进路,镖破长空,啸声刺耳。

接着,剑涌万丈波涛,升起重重剑山,狂风暴雨似的攻向花魔,剑气发出龙吟虎啸般的震鸣,动人心魂,他用上全力。 

陆贤侄也向侧掠出,拔剑向飞掠出五丈外的夏贤侄:“快走!我掩护你的身后,快,入林。” 

如霜到了,白影一闪,接着寒光如电,光华如钢,身剑合一来势奇急,星沉剑发出震人心魂的啸鸣。 

陆贤侄一声长笑,剑化长虹,从身侧欺上,不接招却出招反击,“云龙三现”,连攻三剑。 

如霜没想到对方的避招身法如此高明,来不及应变,陆贤侄攻她的左侧,她变招便不够灵活,只好向右侧急遇,一面旋转。 

“着!”陆贤侄抢得先机,立即迫进猛攻,揉身而上,变招欺进,切入,出招,“流星赶月”,锲而不舍,放手进迫,剑势十分凶猛而狂野,白虹接二连三飞出,暴叱震耳。 

如霜一时无法还手,避开了三剑左胁几乎穿孔,危机一发,一着错,几剑全盘皆输。 

第四剑到了,她总算稳下了身形,一声娇叱,星沉剑从右后方旋进,“神龙掉尾’,转身回扑,电芒一闪,迎上刺来的白虹。 

“嗤”—声轻鸣,一条白影从陆贤侄的剑上飞出,是一般近尺余的钢刃,被星沉剑刮掉了,飞出五丈外。 

“着!”她娇叱,乘势反击三剑。 

“哎!”陆贤侄惊叫,右肩血如泉涌,飞退丈外。 

如霜丢下受伤了的陆贤侄,狂追已选出十余丈外的夏贤侄去了。陆贤侄右肩受伤,持剑的手巳不灵活,退势刚止,便追如霜,但另一名侍女小聪已经迫到,娇叱入耳:“丢剑投降,不然……” 

陆贤侄一声狂笑,道:“只有剑锋溅血的浪子陆星,没有投降的陆某人。” 

两人立即缠上了,剑芒飞腾。小聪虽然造诣不凡,比浪子陆星高明的多,但为了要活的,她一时无可奈何,换了五次照面仍未得手。 

其他的侍女全到了,除了三名跟着如霜追赶夏贤侄之外,四面合围,想走也走不了啦!花魔和黄叶居土换了十余招,仍未得手。老人家已豁出老命,全是两败俱伤的狠招。手中剑如同狂风暴雨,平添了三分威力,花魔想生擒他,短时间是难以如愿。 

如霜追赶夏贤侄,可是相距在十丈外,想在短时间拉近委实不易。追了里余,在林中奔逐,只接近了三四丈.夏贤侄为了逃命以便活着报信,跑起居然奇快,如获神助。 

房舍起火,火光冲天,熊熊烈火在狂风中起舞,浓烟直冲云霄。假使里面有活人,想冲出火场已不可能了。 

远处向这儿飞赶的劲装少女,看到山谷升起了浓烟,心中狂跳,脚下更快了。 

远处的青年人和老花子,也疯狂地向这儿急赶。 

小溪从丛山中蜿蜒而下,在西面分为两条支流,向南一条水的流量稍大些,而且其色碧绿。秋未的溪水,显得特别地清澈,既然色呈碧绿,可知定然相当深。这就是灵溪的源头,发自灵山的山谷。 

两个年约古稀的老人,正沿溪岸向南缓行。左首那拉老者白发如银,挽了一个道士髻,寿眉过目,耳大口阔,老眼中神光闪闪,满脸红光皱纹甚少,银须拂胸。腰中挂了一个鱼篓,手持丈二长的罗汉竹长钓竿,搁在肩上从容举步,脚下十分健胡。 

右首老人似乎显得老些,四方脸膛,脸上皱纹多些,眼中的神光也没有左首老人明亮,但身材较为高大。手中柱着一根紫褐色的龙首杖,但步履很娇健,似乎用不着龙首杖助步。

他们走在山的另一边,看不见斗场和火光。持龙首杖的老人清了清嗓子,慢吞吞地道:“公冶兄,你既然绰号称为鄱阳渔隐,怎么钓鱼钓到灵山溪来了?” 

鄱阳渔隐公冶申,正是葛春帆的三弟葛春风的师父,他在这儿出现,想的决不是为了钓鱼。鄱阳湖烟波浩瀚,上百斤的大鱼有的是,怎会到小溪中来钓小鱼?他哈哈一笑,笑完后道:“平翁,你既然称为潜翁,为何又出现在大庭广众之间?” 

“我替你接下去:这岂不是沽名钓誉么?哈哈哈!”潜翁抢着接口,笑声直冲天宇。 

潜翁司空平,正是八怪之一,一个孤僻古怪不合群的老怪物,但却是武林中大名鼎鼎的英雄,极为自道群雄所推崇的名宿。 

鄱阳渔隐呵呵一笑,挪了挪肩上的钓竿道:“接得好,呵呵!彼此彼此,用不着挑毛病。但我到这儿来垂钓找鱼踪,是有原因的。” 

“如果没有忌讳,愿闻原因。” 

“你也许知道,大唐天宝年间,一使臣在这条溪中投龙,虽不是能飞腾变化的真龙,也可略知这条灵溪确是不简单。呵呵!鄱阳湖没有龙,要钓龙只好到这儿碰碰运气。” 

“钓到了么?” 

鄱阳渔隐突然面现惑容,苦笑道:“这儿其实没有龙可钓,只有一条病鱼,唉!半生心血,眼看将成画饼。” 

潜翁神色一怔,问:“是指穷酸么?” 

“穷酸巳周游天下,游说各地英雄好汉,至今未返,是指我那徒儿的大哥。”鄱阳渔隐不胜感慨地说。 

“哦!令徒的大哥,不是从九幽魔域逃出来的葛春帆么?怪事,葛大公子的外舅父虚幻庐主熊世辉,乃是功臻化境与八怪齐名的武林名宿,为何却龟缩不出,放手不管?” 

“唉!平翁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你知道我和世辉兄所受的打击么?” 

“请教。”潜翁不以为然地答。 

“世辉兄的外甥女,葛春帆的妻子萧明瑾,已经投身九幽天魔的座下为弟子,带来信息说不许管葛家的闲事。我那徒儿是葛春帆的三弟,我自然脱不了牵连。一月中,接二连三有人到我那儿和世辉兄的虚幻庐騒挠,来的人都比咱们高明。同时,来人警告说,即使插手,不仅葛家满门受到惨烈的抱复,萧明瑾也将被处死。你想想,咱们怎能插手?又怎忍得下这口恶气?” 

“可是,难道你们就此罢手不问?” 

“谁说咱们罢手了?咱们已全力搜寻九幽魔域座落在何处,待机动手。” 

“哼!你们在这儿寻找九幽魔域不成?”潜翁冷笑着问,老家伙火气不小。 

“不!我这次走遍了大江南北,一无所得,回来问问春帆,到底还能记忆九幽魔域的山势水路形状……咦!起火了,不好!”郡阳渔隐吃惊地叫。 

“大火烧山,平常得很。”潜翁着无其事地答。 

“糟!那儿正是我那门人兄弟的居处枫林村,事情不等闲,我得赶两步。” 

“快!我伴你走走。” 

郡阳渔隐不再回答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二章 道貌岸然一潜翁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古剑歼情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