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剑歼情记》

第十九章 仗剑追鬼王

作者:云中岳

春虹狂追泰山鬼王,他的轻功虽比泰山鬼王高出一两成,但竹林中追逐一场,左折右旋不易靠近,有几次几乎追错了方向。 

追到腥臊岩下,细算不错巳接近至五丈内了,小道又出现。 

泰山鬼王慌不择路,只知道后面有人穷追,有多少人他却搞不清楚,真力将竭难以为继了。 

前面大溪阻路,溪对面还是腥臊岩,溪水形成三座十余亩大,深入见底的深潭。溪下游向南折,从两山之间流过,两山之间搭了一座石墩木架大桥,这便是仙人桥。左面,入山小径绕腥臊岩下,再延向仙桥。 

泰山鬼王气喘吁吁,到了岩下,他本想向东逃命,可是,那是一处小径弯曲部,弯曲半径相当大,而且左右的水田个干了,通行无阻。假使他向左绕,连躲闪的地方都没有,决跑不掉,腥臊岩下竹木甚多,事急可能转折逃命,不致被人很快的追及。 

巳无暇思索,折向右折,奔向腥臊岩。 

春虹脚下快极,纵跃如飞,近了,接近至三丈内沉声大喝道,“泰山鬼王,除非你能土遁,遁入阴曹地府。”

泰山鬼王到了潭旁,绕潭向左折。 

春虹已算定他要往左折,先一步折向截出。 

泰山鬼王好似鬼,突然回头反走,绕潭向右狂奔,奔向仙人桥方向。 

仙人桥的两端,五名大汉刚踏上桥头,居高临下看得真切,立即急掠过桥。 

泰山鬼王到了桥头,后面的春虹已到了后面不足丈二了。他委实难以支持,突见桥下有人影,定神一看,不由大喜过望。 

他不走了,走也力不从心,往侧一闪,“砰”一声将盛人的大囊扔下,拔刀出鞘。 

春虹未料到对方有这着,刹住了脚,纵下桥头,泰山鬼王反而到了背后。 

泰山鬼王朝来路瞥了一眼,小径中空荡荡的,除了春虹之外,没有第二个迫来,心中大定,火速吸入了一口长气,调匀呼吸准备一拚。

“哼!”春虹恕吼,回身反扑。 

泰山鬼王被迫得无名火起,看清原来是擒住金甲神的人,大吃一惊,举钊大喝:“且慢,你为何追我。” 

春虹在八尺外止步,冷笑着问:“说!你是不是九幽天魔的爪牙?” 

泰山鬼王用缓兵计,要等桥下的五大汉赶来,冷笑一声:“江湖道上,谁不知我泰山鬼王柳某人是独行大盗?你问九幽天魔有何用意?” 

葛春虹一步步迫近,厉声道:“从实道来,贫道留你一命。” 

“放你娘的狗屁!你他xx的是啥玩艺?在下不知九幽天魔是谁,你也不配问。” 

“据实回答。” 

“去你的娘!”泰山鬼王怒吼,原来五大汉快到了。 

春虹一声长啸,赤手空拳扑近,双手张开“饥鹰搏兔”身法扑上,不在乎光芒闪闪的长剑。 

泰山鬼王已调和了呼吸,争取了时辰,见春虹胆敢赤手空拳进扑,只气得七窍生烟,一声怒啸,剑上突发风雷,招出电闪,挥出五剑之多。 

葛春虹心细如发,他并非大胆轻敌,而是另有绝着,逗引鬼王怒火攻心,乘机放手一拚。锲入袭来的剑芒之中,恍若电光一闪。 

“铮铮”暴响震耳,剑形分合。 

“啊……”泰山鬼王的厉叫声,从剑影中传出。 

剑气爆散,泰山鬼王人向前扑,他偏一剑裹在剑中,贴地疾滚,凶猛地滚向舂虹的下盘,洒出不少血珠。 

春虹从剑影光球上空纵越,顺手招出“神龙掉尾”。 

“铮”一声击中了脚下剑芒形成的光球,光球乍散,泰山鬼王的长剑断了寸余长的剑尖,人已滚出丈外,站起撒腿便饱,窜上了桥头,他右胸前鲜血如泉涌,脸色如厉鬼,侧垂着断剑,窜上桥头,身形一晃,几乎扑倒。 

春虹不等身形落地,半空中大转,脚尖下点,点中了泰山鬼王丢落的大包裹,在凌空急射,扑向桥头,鱼龙反跃法,他巳练化至不可能的境界。 

桥头奔来的几名大汉,被他这—手惊人轻功吓的目瞪口呆,脚下一缓,惊叫出声。 

春虹脚下点的真巧,恰好点中许姑娘被制的亲门穴,悠悠苏醒。 

泰山鬼王右胸挨了不轻不重一剑,真力将竭的时候,怎吃得消?一顿之下,身形还未站稳,春虹已飞射而至,沉喝入耳,如在项后出声:“哪儿走?站住!” 

他心胆俱裂,再次前扑,向旁急滚,断剑也全力挥出护身。 

春虹脚踏实地,绝尘宝剑飞点。 

“手下留情!”暴喝声及时传至,是五大汉之一出声大喝,同时飞掠而至。 

“铮!”泰山鬼王的断剑又断了一段。 

“唰唰唰!”春虹连挥三剑,最后一剑将疾滚的泰山鬼王的左腿开了一条大缝。 

剑尖在泰山鬼王的胸口停住了,冷叱震人心魄:“蝼蚁尚且贪生,你岂可无故枉死?”

泰山鬼王绝望地长叹一声,闭上鬼眼躺着不动,猛挫钢牙,恨声道:“你下手,柳某人今天栽了,任何消息你休想从我泰山鬼王口中得出。” 

五大汉已先后到了,全不敢上前,在丈外一字排开。先前叫手下留情人抽口凉气道:“道爷,怎么回事?清平世界公然杀人,不对吧?这人自称是泰山鬼王,定是江洋大盗,何不将他交与官府究办?” 

春虹向五人瞥了一眼,心说:“一个比一个长得凶猛狞恶,看来非是善类。” 

五大汉年约四十上下,一个个虎背熊腰,高大凶猛,豹头环眼,满脸横肉,暴戾之气迫人。中间发话的人,生有一张鲶鱼嘴,金鱼眼睛中带着凶光,大八字胡,在凶暴狞恶中,透出三分愚蠢气。 

“诸位不必管闲事,贫道的事自有主张。”春虹心平气和地答道。 

鲶鱼嘴大汉抱拳一礼,哈哈笑,上前一步道:“在下南京安庆府五义老大翻江龙田祖义,请教道长,上下如何称呼?” 

安庆五义的大名,春虹没听说过,他剑眉略轩,道:“贫道松明,诸位在何处得意?”

安庆五义是长江大大有名的水贼,但在陆上的江湖朋友中,知者不多。翻江龙从春虹的语气和年轻的外型上,已看出是一个初出道而不是出身名门大派的毛头小伙子。哈哈一笑,信口胡扯道:“敝下身在公门,在府衙混口饭吃,此次到贵溪办案,要捉一个绰号金甲神的姓白教民。” 

春虹哼了一声,道:“诸位不必为那家伙跋涉关山了,金甲神已被……不必提了,诸位请便。” 

翻江龙指了指泰山鬼王,道:“这家伙定不是好人,何不交与在下解上宫府究办?” 

“呸!少管贫道的闲事。”春虹凶狠地叫。 

翻江龙手一抄,拔出腰中分水刀,青芒如电,冷气森森,大喝叫道:“皇法条条不容情,决不许私下处治!” 

“你们走还是不走?”春虹抢着道。 

翻江龙喝道:“私治人罪,罪不可恕,不将人交与在下,连你也擒下送官府究办。” 

声落人到,一刀斜挥,刀带风雷之声,功力是十分深厚,赫然是一高手,不像办案的官差。 

春虹脚尖疾跳,制了泰山鬼王的章门穴,冷叱道:“不许踏进一步。” 

“铮”一声暴响,分水刀被剑震出偏门。接着剑影飞腾,跟踪追击。 

仙人桥宽约丈余,足够施展,安庆五义的其他四人,几乎同时拔刀剑向前冲,同声道:“小杂毛,你敢拒捕? 纳命!” 

声落同一时间,春虹一掌击中田祖义左肩,翻江龙惊叫一声,人落在水中。 

一名大汉惊叫—-声,向同伴叫:“我下去救大哥,你们务必擒下这无法无天的小杂毛。” 

说完,人往下跳,“噗通通!”水花四翻。 

桥面看不见桥下的事,其实翻江龙并未跌水中,春虹以为他被打下水去了,而翻江龙站在桥下的方木柱上,示意同伴跳水掩饰举动。他利用桥下的木柱,移向泰山鬼玉躺着的地方。

其中三人鬼叫连天,一剑二刀向春虹疯狂挥砍,一面怪叫,示下面后退,引春虹离开泰山鬼王。 

春虹不知有诈,果然挥剑追进,先将这三个讨厌家伙赶走,方可将泰山鬼王带走拷问九幽天魔的消息。 

桥头,人包裹中的许姑娘早巳醒来,但穴道初解,而中途被人扛走了好半天,想立即破囊而出也力不从心。她在囊中运气行功疏通径脉,耳中却将桥上人的对话听了个字字入耳。

当她听出春虹的口音时,喜极慾狂,但春虹通名却自称松明,一再自称贫道,却令人大惑不解。为了急慾知道底细,她加紧行功,总算在紧要关头破囊而出。 

桥下,翻江龙快接近泰山鬼王躺倒之处了。 

“嘶嘶”两声裂帛响,许姑娘突然破囊而出。 

翻江龙的上身突然从栏外上升,右手猛扔,三把歹毒的飞鱼刺,来势如电,射向不远处挥剑赶人的春虹后心。同时,他翻越栏杆而进,伸手去抓泰山鬼王。 

许姑娘第一眼便看清眼前的景况,她从在双方的对话中知道泰山鬼王已被口音极似春虹的老道所制住。相距不足五尺,她一眼看出躺在桥上的灰衣人,正是擒她的泰山鬼王。 

她着急地大叫:“春虹哥,小心身后。” 

她的大叫声,叫掉了翻江龙的命。春虹事实上在飞剌到达前,无法听到许姑娘的警告声。他从三个恶贼的眼神和举动中看出了危机临头。 

翻江龙打出飞鱼刺,三名贼人岂敢仍站在暗器的飞行路线上?不约而同左右一分,并向前方急退。 

他们眼中的喜悦光芒,与奇异的举动,逃不出春虹的神目,向右前疾闪,追逐右前方的两名大汉。 

同一瞬间,姑娘的叫声到了,第一声入耳,春虹已转身扭头向后看,看到了连珠飞射恰到身侧的三把怪异暗器,然后才听清“春虹哥”三个字。 

举剑一挥,打掉最近的一枚飞鱼刺,人如闪电激射而回。 

翻江龙已抓起泰山鬼王,刚向后撤。 

许姑娘月白色的路影,也正向桥中抢到。 

翻江龙被许姑娘的大叫声所吸引,扭头向姑娘注视,一面抓着人往外退,正想超越桥栏,却忘了看飞鱼刺是否已经将春虹击中。 

“着!”春虹大吼,绝尘慧剑脱手而飞。他对翻江龙所自报的官差身份根本不信。江湖人在外表上有一种瞒不了人的奇特气质,一看即知,所以他剑下绝情,飞剑遥击。 

翻江龙活该横死,他只顾留意奔来的白衣小姑娘,做梦也未想到三枚飞鱼刺全部落空,剑到,他毫无所知。 

“大哥快躲!”其他三名大汉厉叫。 

一切都太晚了,三名大汉的厉叫声传到,人已经中剑。 

翻江龙只听见一声“着”,那是春虹的叫声,他扭头一看,怪异的剑影入目。他假使丢掉泰山鬼王,也许不会枉死,但他却一声大吼,将泰山鬼王向侧猛带,贴身扭转,想用泰山鬼王挡飞来的剑影,便慢了一刹那,剑过无声,擦泰山鬼王的右胸而过,贯过他的右肋,入体尺余。 

“啊!”他发出一声凄厉惨叫,便呜呼哀哉了。 

三大汉同声怒啸,各打三枚暗器,六枚银镖,三枚袖箭,向春虹的背影集中。 

春虹到了翻江龙身旁,抓回绝尘慧剑。 

“小心暗器!”姑娘惊叫。 

春虹一声暴喝,大旋身抖出一重剑网,左手巨掌连探,无量神罡以洪水怒涛的声势进发。

风雷声贯耳,厉啸声刺耳,九枚暗器全被震碎,雨点似的反向激射。 

桥左,腥臊岩进入山区向南折的方向,出现了一群锦衣大汉,最先的,赫然是神水堡包少堡主。一群人折过岩脚,便看到桥上的景况,相距已不足两丈远了,他们是在山区中搜索许姑娘失望而回的人,碰上了。 

春虹穿了道装,包少堡主还未看出,却看清穿月白劲装的许姑娘背影,—声长啸,飞掠而来。 

春虹听到啸声,扭头一看,立即无名火起,他感到浑身血液沸腾。 

但他到底不是笨蛋,同时看清了奔来的许姑娘,有姑娘在,他不能任意胡为。神水堡的梅花神弩和神水腐骨箭厉害,为姑娘的安全着想,这一口怨气必须压下。 

“小妹,过桥!”他沉喝。 

姑娘一听“小妹”二字,笑喜慾狂,喜悦地叫:“谢谢天,果然是大哥。” 

春虹挟起泰山鬼王,冲向脸无人色的三名大汉,喝道:“跟我来,等会儿再说。” 

“大哥,教训那包小畜牲。”姑娘还不想走。 

春虹在这刹那问,已接近三名大汉,长啸震耳。绝尘慧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九章 仗剑追鬼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古剑歼情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