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剑歼情记》

第 二 章 初闯江湖

作者:云中岳

“呵呵!”老道笑了,睁开了龙眼,又道:“我老人家睡了整整半月,昏天黑地,管他是谁来了?”

“穷酸来了。”小家伙大声喊。

“算了,他还能找得到我这儿?少大惊小怪。说说看,他到了何地?”

“东面古杉岗的五通庙。虹儿在府城盯住了他,他在古杉岗五通庙旁落了脚。”

“这家伙真把师父瞧扁了,要找我怎能去五通庙找?不象话。你去,替师父将他赶跑。”

“什么?师父,你让虹儿去赶?”

“不叫你去还叫师父去不成?”

“虹儿怎接得下八怪的穷酸?师父,别叫虹儿丢你老人家的脸面好不?”

“笑话!睡道人亲自调教十八年的弟子,会接不下八怪中的穷酸?你少给我说些气话。”

“但……但穷酸与师父齐名,同列八怪,虹儿怎能赶跑他?”

“瞧你这副窝囊劲,真丢人!去,接不下再领他来,先给他几下子见面礼,千万别叫他占了便宜。”

葛春虹诡秘地一笑,道:“师父,先说好,可让虹儿用狂涛八掌?”

“不行!狂涛八掌只准用来保命,不是生死关头,决不许使用。”

“那……虹儿不去也就算了,那穷酸司徒修为已臻化境,……”

“去!去去!你就会捣鬼,明知穷酸比你高不了多少,你要用绝学露两手,去!何不用离合魔手?”

“好呀!虹儿这就去。”声落,人巳经出院去了。

这位睡道人,正是八怪中一僧一道的睡道人。所谓八怪,是武林中八个功力奇高的怪人。一僧一道,二女四男,每一个人都有每一个人的怪脾气,彼此之间有些是朋友,有些是仇人,行径怪异,令人难测,有时含笑杀人,有时又为侠义不惜抛头洒热血。

这些人中,睡道人以睡出名,其实并非如此,他的睡是行功苦练。白天不易见他活动,论到内力修为,睡道人首屈一指,深不可测。但他极少在江湖走动,也极少和人动手,整天懒洋洋的,要死不活半条命,如不是早年认识他的人,谁也不知道他是大名鼎鼎的睡道人。八怪的成名,是在三十余年前,那时他已修为臻至化境了。由于他好睡,武林朋友将他列入八怪之一,其实他那时的造诣,足以荣居其余七怪之上,以一比三却足以余裕。

睡道人,姓名早隐,武林朋友只叫睡道人不知名。

醉儒忘我禅师,俗家姓氏不详。

姹女司马碧瑶,她年纪最小,成名最晚。

阴婆尉迟琼,是个古怪阴沉的老太婆。

穷酸司徒威,一个不修边幅的落魄进士。

潜翁司空平,最讨厌不速之客打扰他的清净。

狂儒皇甫成,一个愤世嫉俗的狂士。

通客独孤余,孤独得不近人情的怪老头。

八个怪物早年都是江湖的风云人物,目下仍是武林的顶尖高手,只是他们都各行其事,不为名利所左右,不受任何人所收买驱策,谁招惹他们,谁准要倒楣。

他们都是怪物,但他们不至于毫无人性。从他们的绰号看来,都是些逃避现实愤世嫉俗的人。但从实质上和他们的行径看来,却又是些玩世不恭,入世行道的奇士。至于他们是正是邪,是善是恶,还未盖棺难以论定,只好凭江湖中受恩受怨的人去自己寻求解答了。

古杉岗,距天知院东面八九里路,是到府城必经之地,那是永安溪河谷旁的一个山脚小岗,上面生长有十数株百年的古杉树,岗下便是古楼村,人口也不太多。

村旁近岗另一面,建了一座五通庙,祀奉着五个邪神。本来,这五个邪神叫做五通神,在江南极为村夫愚妇所崇拜,称为五圣,据说是狐精马妖等玩艺所附托,所以称为邪神。

这座五通庙建造的历史并不久,只有二十余年,但香火之鼎盛,比任何寺、庙、祠都兴旺百倍。

神庙,该有道士,但这座庙没有道士,只有法师。本来,道士都可称法师,但这个庙的法师是属于巫师一类玩艺,决不是玄门修真之士。

附近有了这种庙,难怪睡道人的天知院没有信徒上门。

午后不久,五通庙十分热闹,附近几座村落的男女大多赶来,说是府城江大员外前来还愿,城里的绅士光临这个小山村, 难怪哄动远近。

这儿距府城不足二十里,并非穷乡僻壤,来赶热闹的人真不少,城里的乞丐也赶往这儿。

大殿中香烟缭绕,铜钹唢呐之声震耳,十余名花花绿绿的法师袍袄齐全,手执各种法器旗旖绕着上供的神案转,口中念念有词,眼睛却盯在各处的大姑娘身上。

神案前,主持法师,钢铃眼,满脸横肉留着掩口胡须,掩住了一口黄板牙,身材高大,年约四十左右,他就是庙中有名的施明大法师,据说可以驱神赶鬼,法力无边,符水治病,万应万灵。

他左手举起一张黄布灵符,右手斜举桃木剑,用桃木剑在符上乱划,口中念念有词:“摩可……萨……太上灵公……”

天知道他在念啥?像有些佛咒的口语,念了片刻,忽然喝声“疾”!“呼”刹那喷出一口气。

奇事出现了,这口气竟变成了烟雾,弥漫在神案前。增加了无比神秘感。

他又念了一遍咒语,又胡乱地挠了几圈鬼划符,桃木剑一点,灵符穿在剑上了。

法器轰鸣,咒语声震耳。

一旁有一名法师,右手执尖刀,左手将一只大雄鸡按在砧板上。施明大法师将灵符在爬跪在身后的男女头上拂过,那是江大员外全家男女十八口,俯伏如羊。

大法师念念有词,忽然怪叫一声。

提鸡的法师手起刀落,“嚓”一声鸡头落地。

钟鼓齐鸣,法器声震于耳。

大法师的声音愈来愈大,用灵符沾了少些鸡血,一声大吼,举符在神灯上点燃,符在剑尖上,不断挥舞,灵符烧完,大法师怪叫道:“五圣在此,恶鬼哪里走?呔!”

“呔”字一出,桃木剑信手飞掷,笔直地虚悬在神案上的一碗法水上空,剑尖刚好和水面接触,烧不完的残符拖掩在水中。

大法师俯身下拜,口中怪声怪气的念着咒。

大殿三方围了百余名男女,惊骇地注视着法水上的桃木剑,残符浸在水下冒出阵阵废烟,虚悬的桃木剑毫无幌动之象,不久,残烟渐散,法水变成了殷红色,似血一般,邪门!

人群中,挤出一怪人,头戴旧青巾,身穿百袖青儒衫,手摇羽扇,扇长尺八,没打开,这种大扇真少见。年约花甲,下额吊着一把灰色山羊胡,老眼似平有点昏花,瘦长脸,鼻梁倒是挺直,身材修长,他脸上泛笑,有意无意的向神案旁挤。这就是穷酸,江湖宵小闻名丧胆。

他身后,葛春虹穿了一件青直掇,个头高大,站在人群中宛如鹤立鸡群。

葛春虹脸上泛着明朗的微笑,紧跟着穷酸的身后向前挤,却不向穷酸注目,若无其事。

挤到两名村姑身前,一个妮忽然伸手轻拉春虹的衣袖,甜笑道:“喂!傻大个,你怎么也来了?”

那一声“喂”!委实令人心荡。这一代的人都叫春虹为傻大个,整天见人笑嘻嘻,见了女人脸红,怎能不傻?他果然红着脸,笑道:“是杏姑,你好,怎么,我不能来看热闹了?”

他脸红是脸红,但目光却不避人,他心地坦率,不怕任何人的目光,杏姑心想及时挑上一句,他已经挤向前面去了,但杏姑仍在娇声说:“傻大个儿,明天陪我到你的天知院里去上香。”

杏姑的声音,引起了老江湖穷酸司徒威的注意,回头一看,看到了身后的春虹,没做声,咧嘴一笑,仍向前挤,到达神案旁了。

施明大法师已念完了咒语,大拜三拜,站起整衣,伸手接过递来的一柱香,向神座敬毕,正待上香。

蓦地,响起穷酸的怪叫:“怎么?邪门!神案上来了金龙四大王,五郎神完蛋了。”

怪叫声如雷,压下了法器的声音,众人向神案上看去,果然不错,堆积如山的供品堆中,一条有角的三尺金色怪蛇,刚将头伸到盛法水的水盂前,金光闪闪的寸余长怪角昂起老高,黑色的长信不住吞吐,目光正视着施大法师伸着的手。

“哎呀……”施大法师魂飞天外,失手将香跌落案面,向后急退,“噗”一声响,脚后跟碰上了身后跪伏如羊的江大员外的脑袋上。

同一瞬间,他脱手从袖底打出一把飞刀。

金角蛇身躯一转,飞落刀空,忽然抖尾一弹,竟然腾空跃起,像利箭离弦,射向施大法师。

施大法师被逼得现出了原形,忽然腾身左窜两丈,从人头上空飞越,一面狂喝:“快逃!金角腾蛇,蛇魔卫老贼来了!”

十余名法师全都抛丢法器,鸡飞狗跳乱窜一气。

村夫愚妇不知金角蛇是啥玩艺,更不晓蛇魔卫老贼是谁,正惊愕中,江大员外回头就跑。

“噗“一声轻响,金角蛇射中江大员外背心,啪一声跌在身后。他不知是不是已被咬中,真似浑身都软了,挺身举手仰头向天大叫道:“施光,快……快救我……”。

施大法师早跃过人群离开了,没有人救他,他脸色死灰,手按背心头往地下瞧。

他脚下,金角蛇成为一条死蛇,卷曲着寂然不动,首先他看见蛇身有些地方扁了,有些地方断裂,蛇头的角也歪了。

他一把抓起地上的蛇尸,大叫道:“假蛇!有人作弄咱们,王八蛋!”

那是一条用蛇皮做成的假蛇,角和舌都是纸糊的,浑身涂上了金漆,乍看去非常相似。

他拉断蛇身,里面没有安装机关,假蛇如何能飞?怪事?他用目光寻找刚才怪喝的穷酸,穷酸已经不见了。人群纷纷向庙外逃,到何方去找人?

人的名,树的影,八怪七魔卫心照,为人亦正亦邪,亦神亦魔,喂了两条狠毒无比的金角蛇没有翅膀却能飞,被咬者立刻即毙,没有他的独门解葯,必能成为枉死城的新客。难怪他们心惊胆落。

旁观者清,穷酸的手法瞒不了一旁的的葛春虹,假蛇从穷酸袖底丢出时凭神奇的指力内劲摇控,手指和假蛇事实上相距不足两尺,信手拨出蛇便随劲飞抛,这在已修至化境的内家高手来说,并非难事。

穷酸拨飞了假蛇扭头便向人群中一躲,向庙门溜去。

葛春虹岂让他如意,衔尾急追,到了庙外广场,穷酸下手了,大旋手左袖疾扬,笑道:“来得好,傻大个儿。”

春虹不甘示弱,他出右手,向侧狠拍,硬接穷酸的“回眸反顾。”初生牛犊不怕虎,他用了七成劲。

“嘭”一声大震,掌袖接实,人影乍分。

春虹退了两步,感觉掌心麻麻的。

穷酸也退出两步,怪笑说:“呵呵!已有七成火候的无量神罡绝学,牛鼻子没偷懒,等一会,先跟我穷酸办正事。”

“怎么?你还想拆人家的台?”春虹笑问。

“你知道个屁!难道你师父也要你敬五通神?”

“你不可多管闲事。”

“闲事?你小子真糊涂还是假糊涂?”穷酸怪声怪气的问。

“我不管,不许你闹事,我们再来几下。”

“且慢,别叫妖孽漏网,我们等等再讲。”

春虹一怔:“什么,他是妖孽?”

穷酸没理他,舌绽春雷向涌出的人群大吼。

“大家听了,施明法师是妖孽,后殿建有地窟,藏了不少从外地掳来的妇女和小娃娃。抓住他们,江大员外也是散匪,别叫他走了!”

叫完,又向春虹道:“傻大个儿,那施大法师的轻功身法,与江大员外的称呼和江湖口音,你还不明真相?快!别让他们走了。”

穷酸向庙后飞赶,顺小路追上古杉岗。春虹聪明过人,毫不迟疑的随后急赶。

五通庙中,人群大乱。

穷酸在庙外的呼叫声,惊走了施大法师和他的党羽,十余名爪牙狼狈地飞逃,想从山区中脱身。江大员外也带了二女三男,向山上逃。

快接近岗顶,穷酸和春虹已追了首末相连,穷酸叫:“姓江的,你先留下,呵呵!免崽子你跑得了?傻大个儿,你追施大法师,小心他的迷香和邪术。”

春虹懒绕道,直赶而上。二女三男向侧急闪,一个女的走不及,反手扔出一把绿色粉末。

春虹屏住呼吸,身形疾射,闪过了绿粉,反手一掌拍出,奇快无比,“拍”一声击中女郎的右肩。“哎哟”女郎狂叫,“砰”一声抛跌在丈外,骨碌碌向下滚去。

春虹跃上四五丈,身后穷酸的叫声入耳:“傻大个儿,你逞能躲过迷香,愚蠢已极,不可!有些迷香不用经过口鼻的。”

春虹忽省,回头喊:“记住了,穷酸。”喊声刚落,他已跃出十余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二 章 初闯江湖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古剑歼情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