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剑歼情记》

第二十一章 宝剑啸山林

作者:云中岳

春虹心向下沉,咬牙忖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拚了!” 

姑娘在他分心的刹那间,突然脑袋猛晃,双手急挥,形如疯狂。 

他大吃一惊,幸而按住未被挣脱,赶忙用劲抱住姑娘的下身,用传音入密术俯身低吼:“小妹,你再动,你我死定了。 ” 

姑娘浑身似火,神智已乱,怎听得进他的话?口被掩下身被抱,但身仍不住移动,双脚一登,“光光勒勒”两声,荆棘被踢得发出了声响。 

“咦!什么声音?”丧门神低叫,站住了。 

春虹大惊,赶忙用双腿将姑娘的身体紧紧地压住。 

守正哈哈大笑,道:“大概是葛春虹,被咱们吓得发抖吧? ” 

谁都听出他的话中语气,纯出戏谑,果然引起了大家的哈哈大笑。 

老公鸭递过酒葫芦,讨好地道:“阮冗,歇会儿吧,姓葛的小子和挨了大煞一记玄阴赤阳掌的祥云小丫头,怎能逃出山区?厉前辈的暗器声称武林一绝,击中之后内腑必伤, 

决逃不出西华山的,阮冗大可不必奔忙,天亮后再找尸体,岂不省事?” 

丧门神阮冗停下了,接过酒喝了几口,抖衣袂坐下,道:“说真话,这个葛小子确也值得咱们尊敬。魔域二煞自从换了韩朱两位前辈之后,咱们的实力空前雄厚。梵净一狂的名头,足以吓破咱们的胆。但葛小子却毫无所惧居然敢单剑突围,而且伤了咱们几个高手。举目天下武林名宿,有几个人能和他相提并论?就是遁客,阴婆等老怪,竟然栽在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辈手中,可知他确是了不起。假使天明后发现了他的尸体,咱们好好替他安葬。” 

“兄弟也有同感。”守正的声音十分沉重,惺惺相惜之情外露。 

老公鸭嗓子大概是加入九幽堡不久的人,所知不多,却想多知道些实情。接口问道:“魔域二煞几时换了人?阮冗。” 

“那是三月前的事。巫山双奇知道自己功力稍逊,自甘让贤,让给黑僵尸韩前辈,和黑道第一巨魁恶煞东海朱前辈。老实说,巫山双奇的老人厉前辈确是了不起的高手,老二鬼爪霍天奇嘛,哼!我丧门神也没将他放在眼下。将他列为魔城内坛坛主,我就不服气,他凭什么?” 

守正“嘿”了一声道:“别提咱们内部高手……咦!又有声音,是……是……” 

他面向春虹藏身之处注视,所有的人全站起了。 

春虹按住姑娘,不许她挣扎出声,心中暗暗叫苦。他不敢制姑娘的穴道,恐怕在姑娘发烧之后,制穴可能毁了经脉。 

但一个被高烧迫得将近疯狂的人,想不让他挣扎呼叫,太困难了。当他听丧门神说姑娘中了一记玄阴赤阳掌,只惊得血几乎凝结了。玄阴赤阳掌,那是黑僵尸的绝招,出掌时毒汁代为飞雾,配合着可迫入人体的浑雄掌力,迫入毛孔中。先是奇冷彻骨,然后发高热,创口的变化更剧。如果被击实,当场毙命,掌风潜劲不击中要害,冷热发作两次之后,死状极惨。春虹知道梵净二狂的名声,当然也知道玄阴赤阳掌,只是他并未看到黑僵尸出掌,且荡魄香已将黑僵尸阻挡了,没料到姑娘所中的全是玄阴赤阳掌。 

他心中大乱,暗暗叫苦,一时大意失神,姑娘左脚突然一滑,“嚓“一声踢中身旁的荆鲸,发出了声响。幸而他反应疾快,即又将姑娘按住了。 

声音虽小,但瞒不了高手的双耳。丧门神心中起疑,缓缓向声响发出处走去。 

幸而天色太黑,看不清荆棘丛中的景况。八个人站起往前探看,徐徐前行。 

老公鸭嗓子走最后,突然将手向后轻扔。 

“哗啦啦……”有东西撞击草石的响声撞击。 

丧门神一声冷笑,突然转身向后飞掠。 

突然,姑娘的脚踏着荆棘,发出了声响,惊动了丧门神,春虹吃了一惊,暗叫道:“完了!”一咬牙心说:“该过大难是时候,生死在命,真糟。” 

他正想挟起姑娘与来人拚命,突变发生。 

丧门神转身飞扑,奇快无比,其余七人包括公鸭嗓子在内,反应迅捷绝伦,也回身纵跃如飞。 

八个人脚踏在荆棘和沙石上,声音当然不会小。 

丧门神破空飞出,大喝道:“小辈留下……去你娘的。”他比狐狸快,追过了头。狐狸慌了,向侧急窜。丧门神呆在那儿,他发现自己竟被一头小兽所愚弄,咒骂了一声,折了一段荆棘脱手打去。 

“吱”一声嚎叫,逃出两丈外的狐狸应手倒下,挣扎了两下便寂然无声了。 

丧门神恨恨地在一座坟头上坐下,苦笑着道:“丧门神姓阮的,你老了,老得眼花了,把狐狸当成逃命的高手,传出江湖不笑掉别人的大牙才怪!” 

老公鸭嗓子嘿嘿怪笑,也坐下道:“咱们也同样被愚弄了,同样可笑和不中用了。守正兄,咱们该往哪儿搜?” 

守正往春虹隐伏处一指,道:“咱们由此往南搜。阮兄,你们呢?” 

“好,咱们往北。”丧门神笑着说。 

丧门神口中说往北,荆丛中的春虹,已惊出了一身冷汗。 

姑娘口吐白沫,不住喘息,浑身肌肉如同火炭般炎热,疯狂地挣扎,要挣脱春虹的掌握。她的口已被掩住,听不见声音,樱口不住张合,不知她到底要叫喊些什么?而且力量愈来愈大,把春虹急得上天无路,暗暗叫苦不迭,豆大的汗珠直往下掉。 

守正该往南搜,春虹的心中一紧。往南,少不了必须经过他藏身之处,岂不糟了? 

老公鸭嗓子又说话了,哈哈大笑道:“兄弟不打算搜了,咱们一群天不怕地不怕的武林高手,半夜三更四处穷搜,却一无所获,日后传出江湖,说咱们十面埋伏也擒不了一个受伤了的小辈,岂不脸上无光?不如等天亮后再找,省些劲也光彩些。” 

说离,向西举步便走,守正一把将他拉住,道:“青云兄,西面不可前往。” 

“为何不可前往?” 

“老人家讨厌有人在他的地区里巡走。” 

老公鸭嗓子呆了一呆,道:“你是说,今晚咱们的魔域二煞全来了?” 

“不错。朱前辈是三更天赶来的,带来了二堡主的手谕,自告奋勇在鬼谷坪要道附近等传。” 

青云吁了一口气,用他那老公鸭嗓子苦笑道:“大煞韩前辈岂不脸上无光?连咱们也同样不光彩了。为了一个小辈竟劳动了这许多人,魔域二煞全部出动……” 

“朱前辈此来,与葛小辈无关。” 

“咦?那么,他来为啥?” 

“为了红绡电剑。” 

青云讶然问:“红绡电剑?她不已送黑虎龙威老匹夫全家逃走了吗?” 

丧门仰天打个哈欠,轻描淡写地接口说道:“黑虎龙威一群人进入了安江地境,便失去了踪迹。未失踪前,咱们从南昌赶传信的人,曾在途中发现马车中没有人,所以知道红绡电剑必定巳得到小丫头的信息,半途折返营救大有可能。目下神水堡屠龙客包堡主在前面把守着五面峰入山要道口,要和红绡电剑一决雌雄。其实包堡主有点心怯,他的儿子一再加害小丫头,他怕红绡电剑找他父子出气,躲在五面峰想在暗袭中混水摸鱼。假使红绡电剑前来营救,咱们这些人 

不是她的敌手。朱前辈不服气,他要独自斗一斗凤剑的主人,因此自告奋勇把守住鬼谷坪,不许闲人接近。如果我是你,决不会愚笨得前往自找没趣,弄得不好老命难保。朱前辈言出如山,你是守正兄一组的人,守正兄是领队,他早该将消息告诉你的。我走了,回头见。” 

丧门神带着人往北定了,隐没在北面的荒野中。 

青云目送丧门神一批人走远,守正拉了他一把向南举步道:“走吧!咱们往南搜。” 

荆棘丛中的春虹,这时倒觉得心中略宽。一是姑娘似乎已有转机,热度开始下降,呼吸逐渐平静了。一是强敌,去掉三个,即使动起手来,自信应付五个人不会有问题。听两人的口气,他们并非九幽堡主的重要爪牙,造诣不会心好到哪儿去。 

当然他知道不可能一举将五个人击毙,不可能阻止他们发出警讯,但事到临头,他不得不作最坏的打算。 

五个人向这儿走来了,他浑身的气血不住翻腾,手心沁出了冷汗,看来这一次行藏必定会暴露了。 

五个人从北面接近,正在上风,想用荡魄香也无能为力。瓶中的荡魄香也不够一次熏倒五个人,快用光了。色魔这为非作歹的迷香,令他感激不已,脑海中,他对色魔几乎未留下任何敌意。 

近了,他抽出一双手,抓住了绝尘慧剑的剑把,大拇指顶住扣鞘卡簧,心说:“老魔们,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姑娘挣扎力道浙失,呼吸悠长,星目徐睁。她几乎从恶梦中醒来,萎顿已极,凤目仍然亮晶晶。她看到爬伏在她身上的春虹,一只手掩住她,另一只手缓缓拔剑,剑无声息地,缓缓地滑出。她看到春虹的目光从她的头面上空透过,他的眼中,透射出凶狠之光。 

“嚓嚓嚓……”脚踏枯草之声渐近。春虹的肌肉在崩紧,眼中寒光更厉,压在姑娘下身上的左脚渐渐离开了。 

“危机来了!”姑娘想。 

她想告诉春虹不必再守护她,不能两同时埋葬在这儿。但她的口已被堵住,想说也无从说起。同时,从春虹的眼神分析,她知道强敌已近,按住她的口,就是禁她发声。她了解春虹的苦心,不敢移动身躯的任何部份,免得春虹分心。 

“嚓嚓嚓……”脚步声更近,可从地面的震动估计双方的距离了。 

春虹的目光,从荆棘的空隙中死盯住渐渐来近的几个身影,像一头待机扑出的豹子。 

近了!五丈,四丈,三丈五…… 

不能不顾一切扑出,他必须顾及姑娘的安全,除非叫对方发现,决不轻易暴露藏身之地。

三丈了,危机迫在眉睫。 

“啊……”鬼谷坪方向,突然传出一声令人心弦震动的惨声,划过长空,令人闻之毛骨悚然。 

领先行的守正站住了,毫无感情地道:“可能是由龙虎山出来的妖道,又死一个。朱前辈不愧恶煞,不将对方先弄个痛苦决不罢手,这杂毛倒了大霉了。” 

说完,踏进一步。 

春虹的剑徐伸,作势上扑。 

蓦地,走在左后方的青云兄,用老公鸭嗓子一声怪叫,一跃而起,向左侧方急射。跃出三丈再次叫道:“哪儿去?留下!” 

守正呆了一呆,举手一挥,四个人尾随急追,去势如电。五个人掠去的方向,正是春虹先前取水的小溪。 

春虹如释重负地长吁一口气,摇摇头,冷汗滴腮边,绝尘慧剑入鞘,伸手取道衣衫,站起身躯,按在姑娘口上的手拿开了。 

“大哥!”姑娘惨然地叫。 

春虹大喜,低声问:“小妹,怎样了?” 

“还好,大哥,你呢?” 

“肩下的镖伤不再发痛,不要紧。你中黑僵尸的一记玄阴赤阳掌,先冷后热,好让人担心。幸而高烧退了,目下感到怎样了?” 

“浑身无力,口干舌燥。我想,我不行了,趁强敌来到之前,大哥定吧。” 

“住口!”春虹低吼。突又捧住她的双颊,柔声道:“小妹,别把大哥看成无情无义的卑鄙小人。告诉你,你我生死相共,不许你胡思乱想。我要背你突围,任何人阻止不了我带你讨生的决心。” 

“大哥!我……一辈子会记住你的话,海枯石烂,亦不忘,即使我踏入坟墓,仍会带着你的话进入九泉。”她忘情地低唤,泪下如雨。 

春虹替她拭掉泪水,亲了她一下,笑道:“小妹,请放宽心。看大哥凭手中剑闯出虎穴龙潭,破十面埋伏。睡道人的得意门人,岂是任人宰割的庸才?” 

姑娘带泪笑道:“大哥,你是睡道人神仙的弟子?” 

“不错。小妹你认为奇怪么?” 

他一面说,一面将姑娘背上。姑娘在肩上亲了一下,喜悦地道:“我不感到奇怪,我高兴。老神仙是宇内第一高手,才能调教出义薄云天,举世无双的奇男子大丈夫。” 

“小妹,挖苦我么?”笑问道。 

“不!我说的是真心话。” 

“小妹,你听到贼人所讲的话么?”春虹转变话问。 

“不,没听到,我刚醒不久。” 

“伯母来了。” 

“谁?”姑娘摸不着头脑。 

“令堂红绡电剑。” 

“什么?谁说的?”姑娘惊问。 

“贼人说的。说令堂在贵溪护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一章 宝剑啸山林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古剑歼情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